非營利組織的“贏利”趨勢與稅收規制

論文類別:財政稅收論文 > 稅務研討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
上傳時間:2006/7/28 14:54:00

過去,在公眾的心中,非营利機構應該致力於一些有價值的而往往是賒本的事業,它們的存在本身被看作要依賴於慈善捐贈,而賺錢與慈善事業是水火不相容的兩回事。近年來,由於市場驅動,非營利組織介入營利領域,以商業收入來支持公益事業的做法日益普遍,商業運作的形式日趨多样。盡管該項收入占非營利組織總收入的比例依然只是很小一部分,但是卻影響著非營利事業的發展規模和發展方向。因此大多數國家在立法上越來越重视對非營利組織所得收入的管理和規範,傾向于給予非營利組織更多的選擇發展空間,由限制向營利領域介入轉向规範其商業經營。一般来說,為確保組織活動的非營利宗旨,防止稅收的流失,稅法至少應解決如下問題:一個免稅的非營利組織可以開展多少與組織宗旨無關的商业活動?對與組織宗旨相關的商業收入和無關商業收入的稅收規定应作怎樣的區分?法律依據是什麽?對於非營利組織經營所得的使用法律應作怎樣的限制?對資金流向要如何從稅收上加以管理?事實上,這些問題一直是理論界和政策部門爭論的焦點,同時也是立法不斷完善的關鍵所在。

  一、非營利組織的“赢利”趨勢

  1.非營利組織“贏利”的現實性分析。非營利組織的资金來源大體可分為四部分:財政補貼,包括來自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撥款和項目經费;社會捐贈,包括个人捐贈、企業、基金會及國際組织提供的資助;服務收費,包括會員繳費、服務取酬;經營性收入,包括經營實體收入、投資收入、產品銷售收入等。而不同的社會發展時期非營利組織的筹資渠道又會有所不同。羅森堡(Nelson Rosenbaum)以美國為典型,把美獨立戰爭後非營利事業的演進分成四個階段,相應地非營利組織的籌資也分為四種模式,即20世紀初期之前的民主互助模式、工業革命階段的慈善贊助模式、經濟蕭條阶段的人民權利模式以及當代市場競爭階段的商業經营模式。在前三個階段,非營利組織的資金來源分別是靠私人互助、富人慷慨解囊、政府資助。而在市場競爭日益激烈的今天,單靠傳統的資助模式已不足以維持非營利組織的生存和發展,它們必須自謀生路,全力尋求資金來源上的自給自足。

  現實的发展也證實商業收入是當代非營利組织的不可缺少的資金來源。根据約翰。霍普金斯非營利部門的比較研究項目(GNP)對全球22國的統計結果顯示,各国非營利部門的平均收入來源是會費和其他商業收入占49%、公共撥款占40%、而慈善捐贈僅占11%,而且該項收入包括了個人捐贈、基金捐贈和團體捐贈在內。其中,以會費、服務費和經營收入為主的國家占59%;而以政府撥款為主的國家位居第二。該項研究反映出的最明顯結論是,過去想當然認為非營利組織的經費主要來自民間志願捐贈的觀念是錯誤的,事實上,没有一個國家的非營利部门是主要依靠私人慈善捐贈生存,盡管這一直是非營利組織积極爭取的重要資源。即使在美國這個私人捐贈最為盛行的國家,私人捐贈占非營利組織資金結構的比重也僅為12.9%,而多達3200億美元(占56.6%)是來自服务收費和經營性收入(1995年)。隨著非營利組織的籌資環境逐渐變得復雜,自籌資金的比例逐步增加,適當的市場運作正被引入非營利領域,成為新时期非營利組織壯大規模和推廣其社會使命的重要手段。

  2.非營利組織“赢利”的可能性分析。隨著公民社會的發展,非營利組織的商業化經營逐漸得到公眾的認同。這些組織在不改變其公益使命的前提下可以從事合法的经濟和商業活動,可以有市场、有營銷和利潤,甚至可以使用與營利組織相同的方式賺錢。但是,伴隨非營利組織在營利領域的活動日益多樣化,有關組織是否可以“贏利”以及如何“贏利”的探討成為焦點。按照理論界的說法,由於非營利組织的非營利性,使其不能通過以營利為目的經營活动來獲得利潤,維持自身的存續與發展,這是它有別於企業等市場主體的根本特征。那麽,非營利組織“不營利”是否意味著它不能从事商業活動及創造收入呢?

  20世紀90年代初,非營利領域的知名學者萊斯特。塞拉蒙教授就非營利組織的“非營利性”作出了明確界定。他指出,非營利組織區別於商業组織的基本特征-“非營利”應體現在以下三方面:①不以營利為目的,即非營利组織不以獲取利潤為組織的根本宗旨;②不能進行利潤分配,即非營利組織允許從事一定形式的經營活動賺取利潤,只是贏余收入不能在成員間進行分紅或利潤分配;③不得將組織資产轉為私人資產,即非營利組織的資產是一定意義上的“公益或互益資產”,屬於社會,不歸組織经營者所有。

  由此看來,非營利組織完全可以開展一定形式的經營性活動及產生利潤,只要該活動遵循“非營利”的原則,而不是受利潤驱動,以營利為目的。事实上在大多數國家,只要不違背“非營利”的宗旨,非營利组織的商業經營就是合法的,就能獲得社會的認同,其稅收上的減免稅待遇也不會受到威脅。

  3.非營利組織“贏利”的必要性分析。在市場化程度較高的競爭時代,消費者的購買有了比較选擇的機會,非營利领域也逐漸擺脫了通過在市民中間的精神說教獲取捐款的依賴心理,而引進了用項目、社會影響等無形產品參與市場競爭的概念,他們必須具備更強的市場運作能力、更多的發展資金才能保持不敗的業績,而傳統的資助模式顯然難以維持非營利组織不斷擴大的項目及活动開銷。一方面,私人慈善捐贈的市場規模始終有限,另一方面,隨著政府逐步退出在社会福利事業中的壟斷地位,公共部門給予非營利組織的財政撥款也日益削減。由於資金不足,很多管理人才被挖走,活動開展受限,社會影響力低下。事業成長与資金收縮的矛盾是目前很多非營利組織都面臨的問题。因此,在慈善捐贈不盛行和政府投資日益減少的今天,非營利組織介入營利領域的經濟活動將是發展的必然趨勢,未來發展公益事業所需的資金將更多地依賴服務收費和商業運作資金。

  目前,世界各國的非營利組織都在積极尋求通過商業化的渠道籌款,以維持組織的運作和提供服務,保證完成組織的社會使命。自營创收的活動被看作是比捐款和撥款更为可靠也更為穩定的資金来源。不僅如此,非營利組織的收支能力在很大程度上還關系到它能爭取到多少政府撥款和企業贊助。有調查顯示,在相同類型的非營利組織中,能夠較容易獲得資助的總是那些筹資能力強、社會影響大、並能使捐贈資金不斷增值的非營利組織。政府是以各個組織获得社會資源的多寡作为社會大眾肯定程度的指標,並以此為依據決定給予哪個组織更多的財政支持。而企業也不願意把錢捐給一個完全依赖外界“供血”、不知何時就會“死亡”的公益組織,即使該組織從事的事業多麽為社會所需。社會的發展趨势要求非營利組織在繼續爭取傳統財源的同時進入營利性領域尋求新的資金來源,以保證其能自由開展業務活动而盡量不受外界捐資不足的制約。正向弗斯頓伯格所說:“現代非營利机構必須是一個混合體:就其宗旨而言,它是一個傳統的慈善機構;而在開辟財源方面,它是一個成功的商業組織。當這兩種价值觀在非營利組織內相互依存时,該組織才會充滿活力。”

  二、對非營利組織從事商业活動的稅收規制

  目前各國都制定嚴格而周詳的法律法規及制度體系,對非營利組织的相關收入主要通過稅法加以監督和管理。一方面通過不同的税收優惠政策規範、引導非營利組織的商業活動,另一方面對非營利組織商業收入的使用加以限制。如果超越了有關限制,則不僅非營利組織的减免稅資格受到威脅,而且還可能被撤銷其組建批準及受到不同程度的處罰。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1.有關商業收入的稅收優惠政策。對非营利組織的所得給予稅收優惠政策是各國通行的趨勢與做法。一般的規則是,稅法允许非營利組織開展商业經營,但是對此類業務收入卻不能享有免稅資格,非营利組織的商業收入要和營利機构一樣,依據相同的稅收規定繳纳所得稅。具體來說,各国政府對非營利組織从事商業活動的稅收規制大體分為五種情況:

  ①對非营利組織從事的一切經濟活動生成的利潤實行全面征稅制。如在保加利亞、印度、菲律賓等不發達國家,非營利組織從事所有商業活動生成的凈收入,包括利息、股息、红利皆須繳納所得稅。該項規定虽然確保了非營利組織的非營利性,防止了國家稅收的流失,但它使非營利組織缺乏獨立性和對外界變化的適應能力,抑制了組織規模的壯大。

  ②對商業活動的所得全面免税,而不需考慮產生收入的活動是否與非營利目的相關。比如在英國、澳大利亞、波蘭等國,非营利組織的任何商業收入(相關的或不相關的)均可免除所得稅,但前提條件是所有收入必須用於非營利目的。有所不同的是,在英國經濟活動不可由非營利組織直接從事,只可間接地透過子机構進行,而波蘭、澳大利亞则對此不作限制。這裏雖然对收入來源不作區別,但凡是有此規定的必然要跟隨對資金流向的限制,以避免公司利用非营利的身份達成轉移資金的目的。与全面征稅制相比,對非營利組織所得全部免稅很可能誤導組織的投資选擇,使大量資金流向營利领域,造成不公平競爭並助長逃稅漏稅風氣。

  ③只對與非营利目的無關的商業收入征稅。比如美國稅法將非營利組織的收入分為免稅收入、與免稅目的無关而免稅的收入(包括紅利、利息、租金和使用費这類“投資收入”)以及與免稅目的無關而征稅的收入。對這部分收入不论數額多少均可免稅。而对與免稅目的無關的商業收入,除非它屬於所規定的“投資收入”,否則與營利機構從事商業活動同樣的方式征稅。這種税收政策有效避免了非營利組織因免稅待遇和“光環效應”(即因組織的非營利宗旨使其在某种程度上比營利部門更容易被信賴,更容易得到顧客)造成的不公平競争及國家稅收的流失,另一方面,它使非營利組織的活動范圍受到限制,導致其在營利領域的創收很少。象1991年美國非營利組織繳納的无關經營所得稅只有116百萬美元,不足其收入0.5萬億美元的0.0003%.

  ④非營利組織參與營利性活动的收入有權享受低於企業所得稅率的稅收优惠。這一政策的理論依據是,雖然在從事贏利性商業活動這一點上非營利與營利部門沒有區別,但是在資金使用上,非营利組織的贏利性收入不能使私人獲利,而營利公司則可在公司所有者中自由分配利潤。基於這一點稅法的優惠政策就應適當向非營利組织傾斜,更多保證它们的利益。比如日本法律規定,公益團體參與營利性活動有權享受27%的低稅率,而一般性企業則要按37.5%的稅率交納所得稅。

  ⑤允许小部分經濟活動所得利潤免稅,而超過該限額的數目則需納稅。如在匈牙利,財團法人由經濟活動所得凈收益中可獲得1000萬匈牙利幣或總收入的10%的免稅,取兩者中較高的數額予以免稅,其余部分則須繳稅。

  2.對非營利組織商業所得資金使用的限制。為保證非營利組織的商業收入盡量用於公共目的,許多國家除了对非營利組織的收入來源加以規範,还通過立法限定組織每年最低慈善支出的比例,保證資金尽可能地用於與其宗旨相關的活動。一般來說,只有非營利组織的商業行為是基於組織的公益宗旨並將大部分利潤最終用於非營利活動(如文化、教育、扶貧等),其收入才可享受減免稅待遇。畢竟立法允許非營利組織從事經營性活動是為了使其具備為社會提供更多福利的能力,而不是使其財源豐厚、組织穩定,甚至利用減免稅的特權進行投資經營,使個人受益。

  世界各國,尤其是那些對非營利組織的商業經營持鼓勵態度的市場經濟國家,都制定相關政策對非營利組織的收入流向作了限制。

  比如日本法律規定,公益組織的贏利活動所占的比例應低於50%,這部分經營收入除用於維持正常的运作所需資金外,必须用於公益活動。在盡可能的情況下,用於公益活動的花費应不低於總支出的50%.另外,如果非營利組織将經營性收入用於公益事业,則收入可以免稅20%甚至更低。韓國稅法也有類似的規定,非營利組織的商業收入如果在5年內不支取並用於非營利目的時,則可享受50%免税待遇。新加坡的法律規定,從事任何貿易或商業活動的慈善組織,其經營所得必須全部用於慈善目的時才可享受免稅待遇。另外,如果慈善组織不能將總收入的80%或更高用於新加坡國內的慈善事業,则未被用於慈善事業的那部分收入應依法納稅。在美國,雖然税法沒有特別規定免稅的非營利組織可開展商業活動的限额,但是,當不相關商業收入達到相當程度(超過35%),以致令人懷疑其主要活動偏離了組織的非營利宗旨時,該機構的免稅資格就會受到威脅。

  「

參考文獻

  [1][美]萊斯特。M.塞拉蒙,等。全球公民社會-非營利部门視界[M].北京:社会科學文獻出版社,2002.

  [2]世界银行。非政府組織法的立法原則[M].臺北:台北喜馬拉雅研究發展基金會,2000.

  [3][美]弗斯頓伯格。非營利機構的生財之道[M].北京:科學出版社,1991.

  [4][美]托馬斯。西爾克。亞洲公益事業法规[M].北京:科學出版社,2000.

轉貼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非營利組織的“贏利”趨勢與稅收規制》其它版本

稅務研討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