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格式條款淺議

論文類別:法律論文 > 法學理論論文
上傳時間:2006/7/7 10:08:00

摘要:

隨著生活的深刻變化,標準合同已成為常見的交易形式。但是,大量的格式條款的適用被認為是對合同公正、平等和自由的侵害。格式合同條款是當事人為了重復使用而預先拟訂,並在訂立合同時未與对方協商的條款。為了平衡格式條款提供人與交易相對人(承諾人)之間的利益關系,保护交易相對人,有必要在合同的缔結過程中進一步加強格式條款提供人的責任,從而明晰該過程中的關系。如何運用有效的來均衡格式條款的利弊,以免條款提供人依其優势地位損害合同的平等和自由,這成為合同法的重要任務。格式合同條款在形成及內容的平等协商性等方面,較普通合同有特殊性,因而在解釋上亦有自己的特点,應突出其與普通條款不同之處。對格式合同條款的解釋發生爭議時,應堅持公平原則實現當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

關鍵詞:格式條款 標準合同 消費者合同

一、引言

20世紀以來,經濟生活發生了深刻變化,標準合同日益成為常見的交易形式,尤其在大眾消費中得到普遍運用,以至於有學者指出在普通人所订立的合同總數中,標準合同的數量大約占99%,很少有人會記得他們最後一次鑒訂非定式合同是什麽時候。恐怕實際的情況是,除了標准合同,他們所鑒訂的合同中只有少數口頭合同算是例外。標準合同具有效率、安全等諸多價值,但同時由於趨利動機的作用而極易成为交易優勢一方的逐利工具,損害弱勢一方的權益,损害合同正義。因此,自標準合同誕生以來,這一流弊成為大家攻擊的焦點。合同條款是合同的基础,格式合同條款較一般普通合同條款具有很大的特殊性。本文著重论述格式條款訂入合同时的特殊性以及特殊的解釋原則。

二、格式條款

格式条款在德國法上稱之為一般交易條款,我國地區稱為定型化契約条款。學者有多種定義方法,比較典型的有崔建遠教授之“格式条款是當事人為了重復使用而預先拟定,並在訂立合同時未與對方協商的條款”[1],張惠英老師之“所謂標準合同條款是指合同的一方當事人提供的與不特定的多數人订約而預先統一擬定的效易條款”。定義方法雖有差别,但實質內容並無多大差異。格式條款的發生有以下四種情形:一是由當事人一方親自擬定,這種方式最為常见。二是由專門的團體、組織,比如各種行業協會、政府機构等基於專門知識,對于一些特定的交易制定示范文本格式,一方當事人將来用作與他人訂約的基礎。三是基於法律的直接規定。国家從保護交易公平的角度出發,用立法的形式將某些特殊行業的交易形式、條件等規定下來,則當事人一方必須以其作為與對方訂約的基础。四是由一方當事人與保護相對方利益的團體之間(比如與消費者協會)共同協商擬定交易條款。在最後一種情形下,值得註意的是我不可把合同相對人和保護相对人團體兩個概念相混淆,否則將推出在此基礎上訂立的合同是一般合同而非格式合同的錯誤結論。

格式條款,我們可以知道格式條款具有如下特征:(一)格式條款由单方事先決定。格式條款由一方當事人提供,並且該條款在合同締结之前就已存在,並非合同當事人反復協商的結果。至於是否由條款提供人親自擬定,並不這一特征的存在,因為不管怎樣,合同相對人是不直接參與合同條款的制定的。(二)格式條款的相對人具有廣泛性。格式條款是向不特定的人發出的,它不會因為相對人個體的特殊性而作改變。格式條款一旦存在,它指明的權利義務關系就恒定不變。(三)格式條款恒定劃一。格式條款的內容恒定,相對人不能討價還價予以更改。(四)相對人在訂約過程中的附從性。相對人對格式條款只有接受不接受兩種選擇,從某種意義上說,相對人的意誌附從於占優勢的條款提供人。(五)效力的待定性。格式條款雖被大量适用,但並不因此當然成為合同的組成部分而具有法律效力,只有經雙方當事人意思表示一致,方能訂入合同。

三、格式條款訂入合同

格式條款的使用容易造成公平、正義的損害,這已成不爭的事實。如何运用有效的方法來均衡格式條款的利弊,以免條款提供人倚其優勢地位損害合同的平等和自由,這成為現代合同法的重要任務。“在實踐中,由於格式條款有的未與合同文件合在一起,有的懸掛於經营場所,有的因內容復雜致使對方不解其意”[2],因此,如何將格式條款訂入合同,就與傳統的個別磋商缔約就有不同。現以格式條款條訂入消費者合同為例來探討合同雙方的权利義務關系。

(一)要約階段

缔約之前,如果消費者並不了解對方以格式條款為訂约基礎或沒有機會了解條款的具體內容,締约後卻要求消費者按照一方提供的格式條款承擔權利、義務,此對消費者不公,出於保護消費者弱勢一方的利益,條款提供人有義務提請相對人註意其欲以格式條款作為訂约基礎,並給予相對人合理機會了解條款內容,這應該是应有之義務。

1、提請相對人註意

如何判斷條款提供人已適當履行了提請相對人註意的義務,具體而言,可從文件的外觀,提請註意的方法、提請註意的清晰程度、提请註意的時間、相對人的情況等五個方面加以判斷。

以上五点是判斷條款提供人是否尽到合理提請註意義務的一般標準。另外,當格式合同條款可能構成所謂“異常條款”時,對條款提供人提请註意的義務有更高的要求。所谓“異常條款”是指某些合同條款脫逸其所屬的典型合同對權利和義務的分配,以至於人們根本不可能預想在此類合同中會出现這樣的條款。要使這類条款訂入合同,就必須提請相对人註意的程序愈高。这種做法的基礎在於,格式條款是規範當事人日常交易的權利义務,對方必然期待该格式條款適用涵蓋該合同文本所涉及的特定交易種類的各方面,因此對方可以被要求对此等條款熟稔。反之,如果要求对方對於與該合同條款相左的条款也應予以註意並表示異議,否則该類條款即訂入合同,並對對方發生拘束力,則很不公平。判斷格式條款是否為異常條款,取決于兩個因素:一)該條款脫逸該合同所屬典型合同的程度;二)“格式條款使用人`提請對方註意該條款內容的方法`與使用人隱藏該條款,防止對方註意該条款內容的方法”[3]。如果條款提供人對“異常條款”提請註意的程序不夠,該條款視为未訂入合同。

2、給予相對人合理機會了解條款內容

條款提供人不仅應提請相對人註意其欲以格式条款訂立合同,而且还必須提供合理機會使相對人了解條款的內容。實踐當中,條款提供人多在提請註意的同時,就告知相對人条款內容。比如,張貼公告提請注意時將格式條款也一起張貼出來,将格式條款的內容告知相對人或提供給其閱讀。當然,條款提供人在提請註意的同時,並非必須將格式條款的内容告知相對人,而只要將可以知悉格式條款內容的地点和方法告知即可,但相對人經提請注意後要求條款提供人提供的,條款提供人必須提供。

3、條款提供人未提請註意,未提供合理機會的后果

條款提供人在合同締結之前,有義務提請相對人註意並為之提供合理的了解格式條款的機會。這種義務是基於誠實信用原則,直接依據合同法的规定而產生的,屬於先合同義務。当事人違反先合同義務,致使合同不能成立或成立后被宣告無效、撤銷的,有過錯的一方對另一方因此遭受的損失應承擔締约過失責任。條款提供人未履行上述義務的直接後果是格式條款未訂入合同。格式條款未订入合同並不等於合同全部無效,这裏要區分兩種情形:一是格式條款未訂入合同,但合同仍有效成立,合同的這部分內容依法律来確定。二是格式條款未訂入合同,這部分內容依法律规定確定時,又對一方過於不利的,則合同無效。這時由於條款提供人未履行先合同義務導致的後果是,相對人因合同無效遭受的損失由條款提供人負責賠償。

(二)承諾階段

1、承諾的方式

相對人對格式條款既可以明示的方式也可以默示的方式承諾。在現代社会大眾交易中,尤以默示方式為多,如乘車、用電、用煤气行為都可視為對格式條款默示的承諾方式。明示的承諾有口頭和書面兩處,在有些情況下,法律規定必須采用書面形式的,則以書面確認為必要。一般地說,消費者(即相對人)在載有格式條款的文件上簽字,格式條款即視為受到相對人的承諾,訂入合同,即使他並未閱讀過這些條款,除非有欺詐、脅迫等因素。

2、保護相對人(即消費者)的特殊規定

在消費者合同中,消費者處於弱勢地位,其權益極易遭受處于優勢地位的條款提供人(即商家)的損害,因此在20世紀70年代以來,西方一些發達國家掀起了一場保护消費者利益的立法活動,旨在通過立法,給予消費者一些特殊的保护,以彌補實力不均衡造成的不平等。下面試以法國合同法领域的兩個例子說明[4]。在合同的訂立方面,法國立法上规定了一種“強行持續”程序,即為了避免消費者過早地被合同所約束,以至於沒有時間充分考慮其合同利益,法律以強制性規範對某些合同的成立規定了一定的時間,強令消費者在合同訂立之前“躊躇再三,权衡利弊”。如1971年有關函授合同第71-556號法律第9條就規定:“當事人簽署該合同的行为只有在收到合同文本6天之後實施,才具有法律效力”。通過在合同訂立過程中实行“強行持續”程序,強令當事人推遲承諾的时間,可以使相對人在合同成立之前有充分的時間了解、斟酌對方提出的格式條款。除“強行持續”程序外,立法還賦予消費者“反悔权”,即對已經消費者承諾的合同,允許消費者在一定期間内反悔。如在人身保險合同中,投保人有權在交付第一次保險費後的30天內,撤消其已訂立的保险合同。雖然以往的法律也允許當事人在一定條件下反悔,如法國《民法典》第1590條規定,買賣合同成立时,如一方向另一方給付了定金,当事人可采用放棄定金或加倍返還定金的方式解除合同。但當事人的這種解除權不能等同於後來立法中為保護消費者利益而專門確認的消費者的反悔權,後者不負任何代價地解除合同。

与消費者合同不同,商業性合同的雙方當事人均為經營某种業務的商人,二者之間交涉能力和註意能力的差別不及消費者合同顯著。在此情形之一,如過多地保護一方,限制另一方,反而容易產生不公平的結果。因此,格式條款訂入商業性合同,原則上應適用民法的一般締約理論。除此之外,從維护交易依賴出發還可適用一些特殊規則。格式條款可以因“系列交易理論”、“特定种類的商業實務”或“商業慣例”的適用而訂入合同。

“所謂系列交易理論是指當事人因多次交易均使用同一內容的特定條款,使當事人产生依賴關系,除非該條款明確地被排除,不待約定即當然訂入合同”[5]。“系列交易”會使當事人之間產生這樣的觀念:相似的環境會產生相似的合同效果。該理論的適用有利于維護商人之間長期形成的商業依賴關系。“系列交易理论”以該行為具有“规則性”和“一致性”為要件。交易行為的“規则性”是指當事人頻繁地、繼續性地進行其營業種類的交易。這裏,“繼續性”在實踐上不好把握,德國有判決認為:三年內有八次法律行為不足以使行為具有“繼續性”[6]。但是以交易發生的次數、频率來判斷,不失為可行的方法,但同時也要將其他諸如交易之性質等因素綜合起來考慮。交易行為的“一致性”是指當事人以往每次交易采用相同的交易條款。因为只有每次交易都采用相同的交易條款,才能使人產生相同种類的交易有相同法律後果的預計和信賴。在“系列交易理論”的適用上,仅要求相對人知悉該格式条款的存在,不求確切了解格式條款的內容。

如果格式條款已成為某行業的正常操作實務,由此種格式條款對於規則地與從事該行業之人為交易相對人而言,視為訂入合同。此種行業多為運輸業和倉儲業。

如果該格式條款已成為某種交易的“既成慣例”,則不論對方是否已經知悉或應該知悉此種慣例,格式條款均成為合同的組成部分。

如果格式条款使用人逐步更新其格式條款,除非當事人另有約定,解釋上一律以締約時最新的格式條款為準。

“如果作為當事人的雙方均有格式條款,應以何人的格式條款訂入合同欠缺明確的合意時,則會發生“格式之爭””[7]。這時格式条款應予摒棄,改依民法及商法的规範予以替補。在商人之間雖就实質上重要事項達成合意,但對於何方的格式條款訂入合同欠缺明確的合意時,即將合同付諸履行,若發生損害賠償,有責任的一方須引用免責條款時,究应以何方當事人的格式條款為准,頗生疑問。解決原則有二。一是最後用語原則,即雙方在商議中被最後堅持使用的格式條款應訂入合同。二是適用民法相關規定原則,即雙方的格式條款都不被采用,其內容應以民法及商法的原則予以補充。

四、格式條款的解釋

格式條款在形成及的平等協商性等方面,較普通合同有特殊性,因而在解釋上亦有自己的特點。

(一)以合理的客觀性標準解釋的原則

格式條款之所以采取客觀解釋的原則,是因为它是當事人一方制定的,其內容未經過單個、具體協商,具有為交易上的制度或規範的性質。从消極方面說,應不受交易当事人個別主觀情事的;從積極方面講,則應使將來不特定多數的交易具有統一的內容,這就要求解釋格式條款不考慮訂立合同的單個因素和具體因素,即不采取主觀解釋。所謂單個因素,是指合同當事人的看法、意圖和理解力。所謂具體因素,是指訂立合同的個案情事。

格式條款的客觀解釋之所以有別於的客觀解釋,是因为在格式條款場合,在個別商議条款的優先性(《合同法》第41條後段)。應联系個別商議條款解釋格式條款,而個別商議条款可以做主觀解釋的。因此,格式条款的客觀解釋是在符合個别商議條款的條件下的客觀解釋。這稱之為合理的客觀性標準解釋原則。

(二)統一解釋原則

統一解釋原則,是指以理性人的理解力為標準統一解釋格式條款的原則。依此原則,對於具有同一屬性(包括同一地域、同一職業團體或同一時間範圍等因素)的可能缔約人,保持解釋的統一性。在解釋格式條款時,不考慮專業语言的特別含義(例如医學、化學和工程技术學的語言的含義)。《合同法》第41條規定,對格式條款的理解發生爭议的,應當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釋。如果專業語言系於普遍的习慣用法中無法查找的,則理性人不可能知悉,故不宜考慮。但是,如果理性人雖不知悉,但可以向專業人員咨詢的,則應推定其知悉該專業语言。法律術語即屬此類。

應看到,統一解釋也是相對的,如果某格式條款適用於特定地區的交易圈,其條款或用語的特殊含義均為該特定地區的交易圈內的當事人所知曉;當該格式條款又流動於另一地區的交易圈,其當事人並不如此理解上述條款或用語的特殊含義時,就不應在不同地區統一解釋格式條款。

(三)限制解釋原則

限制解釋原則,就是格式條款應從狹解釋的原則。在格式條款未規定或規定不完備的事项場合,如法律規定有欠缺或不明了時,采用邏輯的解釋,類推適用其他條款的規定以擴张其適用範圍或補充其規定的欠缺,而應法律加以補充或依補充的合同解釋方法加以補充。這是因為,如果允許在上述情况下類推適用,往往会違反條款目的,產生對用戶或消費者不利的結果。拓寬视野,限制解釋原則存在的原因更在于,設權法律條款若有疑義,从狹解釋。循此思路,格式條款,如免責條款、擔保條款等采取格式條款的形式時,如果有疑義,應從狹解釋。

应當指出,限制解釋原則,並非指應為嚴格的文義解釋。在解釋條款時仍應探求它所具有的合理的含義。

(四)調和解釋原則

調和解释原則,是指合同的某些条款之間互相對立矛盾时,應將它視為皆系有效。目在其共通範圍內,盡可能使之調和。其具體適用情形之一是,條款中的用語或文句有一般與特殊的對立矛盾時,應認為這些用語或文句皆為有效,只是特殊用語或文句的效力應優先於一般用語或文句。因為特殊用語或文句系為排除一般用語或文句所特別制訂。此外,條款中如有手書条款與印刷條款,以圖印插入的特殊條款與印刷的一般條款,附加印刷條款與基本印刷條款並存時,亦應比照前述原則,認為各個前者的效力優先於後者。調和解釋原則的具體適用情形之二是,用語有疑義時,應對使用者為不利益之解釋。羅馬法即有“有疑義應為表意者不利益之解釋”原則,後世各車的判例學說多予承繼。我國《合同法》也規定,对格式條款有兩種以上解釋的,應當作出不利於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以保護消費者等相對人的利益。

(五)個别商議條款優先原則

原则上,合同解釋采體系解釋原則,合同條款可以互相解釋,從整體中獲取條款的含義。這適用於个別商議合同(即經雙方當事人單個、具體協商議定的合同),不成問題,但在格式合同中載有個別商議條款的情況下則不宜適用。理由如下:1)個別商議條款是經双方當事人洽商議定的,格式條款則是由單方擬制供對方使用的,須經使用協議即納入个別商議合同。2)個別商議合同具有單個性與具體性,格式條款在納入個別商議合同前并未單個化與具體化。3)格式條款是為了將來締約而擬制,其本身並不是高於合同的規範。相反,經雙方當事人共同援引納入合同,成為合同的一部分後,才單個化和具體化,因此,格式條款不可能同个別商議條款平等,而有先後之別。由第三個理由決定,格式條款不可能優先於個別商議条款,所以,個別條款具有優先性。我國《合同法》也有所體現這一思想。

應當指出,合同的每一個條款都必須被考慮,亦是法解釋學上的主要原則。因而,个別商議條款雖然具有優先效力,但仍必須考慮合同文本的上下文而為解釋,而且在可能範圍內應與格式條款配合解释,即使該格式條款表面上與該个別商議條款不合,亦然。該原則常導致下述結論:格式條款補充個別商議條款,而非與個別商議條款沖突;只有在二者不可調和時,格式條款就不能調和部分應被摒棄,這多發生在“格式條款”歪曲個別商議條款,以致破壞合同目的的場合。

以此還應註意,在格式條款經過行政规制或行業規制,所反映的利益關系比較公平合理的情况下,條款提供人利用其优勢地位強行與相對人“个別商議”,形成不利於相對人的所謂個別商議條款。於此場合,該個別商議條款不得具有優先性,甚至被依法確認為無效,或者被撤销。

五、結語

我國《合同法》對格式條款订入合同的規定過於粗陋,應對“提請對方注意”的義務範圍作適當擴展。筆者認為從提請注意的文件外觀、方式、清晰程序、時間和相對人個體情況來判断該義務較為合理。對格式條款的解釋發生爭議時,應堅持公平價值,綜合適用上述原則,實現當事人之間的利益平衡。

註釋:

[1] 見崔建遠主編《合同法》修訂本第55頁

[2] 見崔建遠主編《合同法》修訂本第55頁

[3] 见崔建遠主編《合同法》修訂本第58頁

[4] 見尹田《法國合同法》第129頁

[5] 見王利明、崔建遠《合同法新論》第235頁

[6] 見何勤華、戴永盛主編《民商法新論》第183頁

[7] 見梁慧星主編《民商法論叢》(2)第494頁                

書目:

(1)《合同法學》 陳小君主編,政法大學出版社,2002。

(2)《合同法》 修訂本,崔建遠主編,法律出版社,2000。

(3)《合同法教程》 徐傑、趙景文主編,法律出版社,2000。

(4)《民商法新論 》 何勤華、戴永勝主編,復旦大學出版社,1999

(5)《合同法》 傅強、魏增產、王新紅編著,中國檢察出版社,2002。

(6)《免責條款》 韓世遠,載梁慧星主編《民商法論叢》(2),法律出版社,1994。

(7)《合同法新論》王利明、崔建遠主編,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6

(8)《法國合同法》尹田,法律出版社,1999。

下载论文

論文《合同格式條款淺議》其它版本

法學理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