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論市場中介組織的法律規制問題探析

論文類別:法律論文 > 法學理論論文
論文作者: 趙彥雙
上傳時間:2014/7/12 8:29:00

  論文摘要 本文通過對市場中介組織的內涵予以厘定後,給出市場中介組織的概念,分析了市場中介組織在發展中面臨的困境,提出了規制我國市場中介組織的法律路徑。

  論文關鍵詞 市場中介組織 法律規制 探析

  一、市場中介組織的興起及概念界定

  (一)興起的背景
  市場中介組織的興起有其必然性。市場作為資源配置的有效機制,其自身也必然存在無法克服的缺陷,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市場失靈”。為了填補這種市場作用的盲區,首先人們會想到的就是政府。但是,與市場一樣,政府也同樣存在著失靈問題,二十世紀西方發達國家先後出現的經濟滯脹就是典型的例證。很明顯按照傳統的政府與市場的二元理論是不能解決問題的。而解決問題的關鍵則在於能否在二者之間註入一股新生力量,從而使這股力量在政府與市場的博弈中發揮平衡與制約的作用,而這股力量可以說就是市場中介組織。
  歐美各國從20世紀中葉開始向後工業社會的轉型,為了解決所面臨的社會矛盾與問題,也曾經發生了一場影響範圍廣泛的“第三部門”運動,在政府與市場中介組織之間形成了一種合作互動的機制,即政府逐漸退出了很多傳統的微觀領域,而大量的公共服務則轉為市場中介組織來提供,從而促進了市場中介組織的快速發展,有效地促成了“小政府、大市場”管理格局的出現。
  (二)市場中介組織概念的界定
  首先我們應將市場中介組織界定在社會中介組織範疇內,掌握社會中介組織這一概念不僅是開展研究的前提,也是法律調整的基礎。然而,自從利維特(Levitt)第一次提出“第三部門”概念後,人們對這一概念界定的爭論就從未間斷過。多種稱謂同時存在:第三部門、非政府組織、非營利組織、誌願者組織等等。在我國,學者們依據各自不同的標準作了不同的界定,主要有幾種:(1)根據組織的目的或功能進行界定。凡是旨在促進“團體利益”或“公眾利益”的合法組織皆可稱為非政府組織。(2)根據組織的資金來源加以定義。第三部門的資金來源主要不是來自向市場出售的商品或服務,而是來自成員交納的會費和支持者的捐款。(3)“結構—運作”型定義。這種定義的著眼點是組織的基本結構和運作方式,有人認為凡是符合以下5個標準的組織皆可稱為非政府組織,即組織性、民間性、非營利性、誌願性、自治性。也有人認為第三部門組織就是以自願求公益的組織。(4)非政府的界定。這樣的定義方法強調的是第三部門與政府部門的區別。(5)非市場的界定。這種界定方法強調在第三部門物品的提供不是通過市場的自由交換原則來進行,而是免費提供的。(6)非營利的界定。這種界定認為第三部門組織就是非營利組織。
  筆者認為,上述界定標準都是從單一的角度來界定,難免具有片面性,應從多視角去分析和界定,在筆者看來,市場中介組織就是介於政治國家與市場經濟組織之間的非政治組織形態,具有中介性、公益性、自律性的特征。

  二、我國市場中介組織在發展中面臨的困境

  我國的市場中介組織是伴隨著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過程中逐步發展起來的,其自身也有其內在的局限性,也會向政府和市場一樣出現失靈的局面,例如在執業環境、執業水平、運行方式等方面存在著制約其發展的問題。
  (一)獨立性不夠徹底
  市場中介組織應該具有徹底的獨立性,能夠客觀、公正、真實地行使職能,它既不應隸屬於某一政府部門,也不應隸屬於某一企業。但現實存在的局面並不是這樣,絕大多數市場中介組織往往淪為政府行政部門的附屬物,自願不自願地在承擔著一些本應該由政府自己承擔的管理職能,突顯出的行政化傾向非常嚴重,具體表現為自己的機構設置隸屬於政府行政部門,甚至在組織人事任免上也都是聽從於政府,在平時的事務中更是主要圍繞政府的行政事務來運轉。所有的這些情形都嚴重限制了市場中介組織的獨立性、專業性作用的發揮。與此同時,市場中介組織有時為了能夠謀求到政府行政部門的庇護,非常有可能采取某種關聯交易、限制競爭等不正當競爭的手段,短期行為非常嚴重,更多的是考慮在政府與企業之間如何謀求到自身的利益,從而忽略了自身的獨立性,也忽略了自身存在的價值,這些情形都極大地妨礙了市場經濟的有效運行。
  (二)行業自律的機制不健全
  借鑒國外市場中介組織的發展經驗來看,成熟的市場中介組織要真正地健康成長,發揮作用主要依賴於自身的行業自律。然而由於我國市場經濟發育還不夠完善,市場運行的規則和理念也尚未完全建立起來,同時由於我國的相關法律制度、行政管理規章也不夠完善,因而導致很多市場中介組織內部並沒有建立起自我約束的自律機制。部分市場中介組織缺乏基本的職業道德、服務意識較差,部分市場中介組織執業活動不嚴肅、不規範,部分市場中介組織把追求利潤最大化作為唯一的目標,這樣就從根本上背離了市場中介組織得“客觀、公正”的執業準則。
  (三)成長性較差
  近年來隨著我過市場經濟的不斷完善,市場中介組織的發展也較為迅速,但與經濟發展的需求相比還是跟不上市場經濟的步伐。具體的表現為數量偏少,執業人員素質不高,沒有形成嚴密的組織體系,發展區域不平衡,總體表現為成長性不強。
  (四)缺乏完善的法律制度
  目前法制建設遠遠落後於市場經濟發展的需要。目前缺少統一規範市場中介組織的法律法規體系,法制化程度也不高,具體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由於統一的立法體系尚未形成,從而導致市場中介組織在管理模式、管理規範、管理政策不統一;二是由於政府監管與行業自律方面的立法缺失,造成政府監管與行業自律的關系處理緊張,中介組織片面追求經濟利益,不講職業道德,從而影響了公平競爭秩序的形成;三是目前已經存在的相關市場中介組織的法律法規之間存在矛盾和沖突,導致法律責任的規定還不夠統一,從而不能有效對市場中介組織進行良性制約。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規制我國市場中介組織的法律路徑

  面對上述所列舉的我國市場中介組織在發展中存在的困境,筆者認為要消除這些困境,讓市場中介組織能夠穩定健康發展,應該充分註重法律在這一環節中的重要作用。
  (一)制定市場中介組織需要共同遵守的法律規範
  市場經濟是法治經濟,而市場中介組織作為市場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他的建立和運行必須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與此同時,市場中介組織也需要法律來保護其自身的利益。然而,我國現在關於市場中介組織方面的專門法律少之又少,當前市場中介組織在設立過程中和監管過程中的主要依據是還主要是中央及地方政府的政策和行政法規。而政策和行政法規相對法律而言更加多變,並且非常容易產生政出多門的現象,政策和行政法規之間也極易出現相互矛盾的現象,從而使市場中介組織無所適從,產生混亂的局面。我認為當務之急是應當盡快出臺《中華人民共和國市場中介組織組織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市場中介組織行為法》,從法律層面上確認市場中介組織的性質、地位、作用等。與此同時,更應該明確市場中介組織及其從業人員自身的法律責任,促使他們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也只有這樣才能從根本上改變市場中介組織地位不獨立,長期依附於政府機關的局面,讓其成為真正具有法律保障的的市場中介組織,也只有這樣才能從根本上規範市場中介組織的行為,從而依法保障其他市場主體的合法權益,最終促進我國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能夠健康有序發展。
  (二)突出對行業自律方面立法
  借鑒國外的先進經驗,我認為我國的市場中介組織要想健康有序發展就必須走行業自律之路,建立起能起到實效的行業自律組織,來對全行業的日常管理工作進行監管,真正形成以行業協會自律管理為主、政府宏觀管理為輔、社會各方力量參與監督的局面。這就要求突出對行業自律方面的立法,應重點從以下幾方面著手:首先是要根據不同種類的市場中介組織的特點、規律來建立和完善各項規章制度,從而使我國的市場中介組織在日常活動中有據可依、有章可循,形成完整統一的自我管理、自我約束的機制;其次是借鑒和吸收國外的成熟經驗,結合我國市場中介組織的具體情況進行有篩選的引入,從而加速中介組織內部管理體制的完善;最後是註重各種管理制度之間的協調統一,註重它們之間的配套和補充作用,真正建立起行業組織、經營主體、消費主體等多層次的監管格局。
  (三)完善準入審查關的立法
  要保障市場中介組織能夠規範有序發展,我認為應該從其設立的源頭來把關,即從法律層面上把好準入關。新的市場中介組織的設置與否應該從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實際需要角度考慮,同時必須要邀請行業權威專家進行科學的可行性論證,並使得該論證結果成為相關政府職能部門對市場中介組織的資質審查的主要依據,市場中介組織必須經工商局或民政局等政府部門依法登記後才能合法開展活動。從以上層面講,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市場中介組織登記管理條例》則成為當下必須。與此同時,要使得市場中介組織能夠長期有序發展,過程審查也將成為重要一環。市場中介組織依法設立後,在以後的機構運作中必須實行年檢制度及年度中期抽查制度,註重從其執業情況、執業水平、執業規範等方面進行有效監管,對在過程審查中出現問題的市場中介組織要及時整改,情節嚴重者要責令關閉或吊銷執照,我想只有把好準入關,抓緊過程審查關,我國的市場中介組織才能快速健康有序發展,真正成為推動我國市場經濟成熟發展的重要標誌和有利因素。
  (四)強化政府監管立法
  從國外市場中介組織的發展軌跡來看,行業自律固然重要,但政府監管的作用不容忽視。所以強化政府監管立法尤為重要,要從法律層面明確政府監管的輔助地位,主要是宏觀和間接性的監管,措施可以有宏觀規範、專項監管、保留裁決權、對違規行為經濟制裁與監督、對犯罪行為進行處罰、對行業協會進行監督等。但在法律上要避免僅作原則性規定的現象,如果法律規定太過模糊,就缺乏較強的可操作性,所以在立法的時候必須要對監管部門的職責權限做出明確而詳細的規定,只有這樣政府監管才能做到權責明確,有的放矢。當然在立法過程中應該給政府監管部門一定的自由裁量權,便於監管部門在監管過程中視具體情況權宜行事,也有利於政府監管積極性與實效性的體現,但必須要明確監管部門權力的邊與界,避免政府監管權力過於膨脹,由政府監管徹底變成政府管制,從而使市場中介組織再次喪失獨立性而淪為政府部門的附屬物。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簡論市場中介組織的法律規制問題探析》其它版本

法學理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