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析創業板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的法律規制

論文類別:法律論文 > 經濟法論文
論文標簽:公司法論文
論文作者: 危兆賓
上傳時間:2013/8/29 12:27:00

  論文摘要 創業板上市公司紛紛選擇實施股權激勵計劃來吸引和留住人才,作為其為高管準備的“金手銬”。但由於內部控制和外部約束的缺失,股權激勵在帶來較多正面效應的同時也產生了諸多負面效應。因此,厘清股權激勵的規制缺漏,強化對創業板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的法律規制,將使得股權激勵能真正地推動創業板上市公司的內部治理變革,滿足其創新發展的人才需求。

  論文關鍵詞 創業板上市公司 股權激勵 法律規制

  肇始於美國的股權激勵制度被視為上市公司給其高管的“金手銬”,一直以來對吸引和留住人才有著非常重要的刺激作用。據wind數據顯示,自2010年4月探路者在創業板第一個推出股權激勵計劃以來,整個創業板市場共有約102家上市公司推出了股權激勵計劃或擬訂了股權激勵計劃草案。可見,創業板上市公司選擇股權激勵熱情高漲,但顯現出來的問題也不少,高管激勵後辭職套現的現象頻發。創業板上市公司股權激勵對公司治理有何正負效應?股權激勵的約束條件如何確定?如何有效規制股權激勵,以切實有效保護所有投資者的利益?這些問題都需要進行現實思考和回答。

  一、創業板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的法律內涵

  股權激勵就是通過員工持有公司或者企業的股票,從而達到將公司的整體利益與員工的利益結合起來。這種激勵機制旨在建立一種模式,使得經營者、員工以及企業之間存在約束機制。對於創業板上市公司來說,股權激勵機制一方面可以調動內部員工的積極性,一方面可以吸引優秀的人才和投資人。與其他激勵方式相比較,股權激勵的時效性較強,對員工的激勵作用較多,且能很好地整合公司內部的利益分配。考察各國創新型上市公司的股權激勵方式,我們發現,目前國際上運用較多的股權激勵方式有:股票期權、限制性股票、員工持股計劃(ESOP)、虛擬股票、股票增值權、業績股票、延期支付計劃等。其中,業績股票和虛擬股票屬變通辦法,股票增值權則激勵效果較差且需要大量現金支出。因此,目前采用較多的是股票期權和限制性股票。

  二、創業板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的效應分析

  (一)正面效應
  創業板上市公司實施股權激勵具有以下正面效應:
  1.能夠激勵創業板上市公司的高管人員。通過給予公司高管一些股票期權或限制性股票,將公司的利益和高管的利益捆綁在一起,公司高管有了積極的預期,將極大地激發高管為公司謀發展的動力,而不是簡單的辭職套現,從而防止公司高管損害公司和股東的利益。
  2.有利於改善公司治理。股票期權或限制性股票一旦得到行權或解禁,公司股權得到稀釋和分散,股權集中化得到緩解,公司治理機構得到改善,從而提升了公司內部治理水平,進而董事會的結構也得以改善,獨立董事得以真正獨立的行使權利,這極大地消減了“一股獨大”產生的弊端。
  3.有利於整合創業板上市公司的人力資源,提升公司的人力資本價值。股權激勵機制將有利於公司吸引和留住大量的創新型人才,人才的優勢就是公司的發展優勢。其次,股權激勵機制還能抑制經營者的短期行為,提高了公司運作的積極性和責任性,增加公司的利益以及提升公司的人力資本價值。
  (二)負面效應
  股權激勵確實有著諸多正面效應,但如果不加以有效規制,也會產生較多負面效應:
  1.股權激勵收入占薪酬比重過大會誘發新的道德風險。有些公司為了提高自身的經營效益,會使得高管的股權激勵收入遠遠大於薪酬。這種方式將股票期權與高管的利益緊緊掛鉤,就會使得股價越高,高管的利益越大,勢必誘發高管道德風險,美化公司業績,粉飾公司財務報表等事件就會發生,影響公司的長遠發展。
  2.如果股權激勵機制運用不當,會使得股權激勵與公司長期業績目標脫鉤。股權激勵的初始目的是通過給予高管股權期權促使高管和公司利益共享、風險共擔,從而降低代理成本,實現股東利益最大化。但在實施過程中,公司在很大程度上偏離了為股東創造價值的方向。如一些公司在出臺的股權激勵計劃中規定,當股市處於牛市背景下的時候,即使公司相對於同行業來說表現很差,但是管理層也能從股票期權中獲得利益,但是這種利益獲得與公司的經營狀況無關。此外,很多創業板上市公司對其股權激勵的後續約束規定很少,使得公司高管能很自由地轉讓激勵的股權套現,背離股權激勵的初衷。
  3.股權激勵將導致利潤操縱、內幕交易和股價操縱問題頻發。為了獲得行權,公司高管將有動機通過操縱公司利潤來實現其目的。在實踐運行中,具體行為表現為:行權及授予條件、計提獎勵基金、追求短期利潤,選擇高風險投資、制造穩步增長的業績。其次,上市公司實施股權激勵對公司及外部投資者而言都是重大利好信息,很多時候,公司高管和相關合謀者利用股權激勵信息從事內幕交易,操縱公司股價,從中謀取非法利益。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創面板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的規制缺漏及對策分析

  (一)規制缺漏
  層出不窮的上市公司財務舞弊事件的發生顯示,上市公司實施股權激勵恰恰正是財務舞弊的重要手段之一。因此,強化對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的法律規制一直以來是各國證券立法者和監管者的重要工作之一。我國推出創業板時,除了強化《公司法》、《證券法》的法律規制效能外,還先後出臺了眾多有關創業板上市公司各個方面的法律法規、部門規章和交易所規則。但仔細考察後發現,現行關於股權激勵的相關規定只是散見在《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2012年修訂)第11章第9節中,並沒有明確規範創業板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的相關規則。可見,對於股權激勵的法律規制存在著很多缺漏:一是立法滯後和缺失。創業板市場本來存在的潛在風險比較大,加上股權激勵存在的不完備性,使得創業板上市公司的股權激勵立法滯後和薄弱,針對創業板上市公司的股權激勵沒有專門立法。二是股權激勵的非法信息披露的法律責任規定不明確。雖然現有規定要求股權激勵計劃的實施必須及時進行信息披露,但信息披露義務人如果沒有依法、合規進行信息披露,相應應承擔的法律責任卻沒有明確規定,這使得非法信息披露難以得到應有懲處。三是規制方式和處罰缺失。如何對創業板上市公司違法進行股權激勵進行規制監管,如何追究違法者的法律責任,目前都存在漏洞和缺失,這給監管帶來巨大風險。

  (二)規制對策
  面對前文所述的規制缺漏,筆者認為,應從以下幾個方面來加以強化和完善:
  其一,推進和完善創業板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的立法規制。針對立法滯後和相關制度缺漏,當前必須加快專門針對創業板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的立法,制定專門規則來應對創業板上市公司股權激勵存在的問題。由於創業板上市公司與主板、中小板上市公司存在較多不同,尤其是在創新性方面,因而其對人才的要求較其他公司更高,因此創業板上市公司的股權激勵制度設計與主板、中小板要有所區別,這就要求推進其區別化立法。
  其二,嚴格限定創業板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的對象範圍和行權條件。首先,創業板上市公司對哪些公司員工進行股權激勵,其激勵的對象範圍必須在相關規則裏嚴格限定,避免各上市公司各自為政,混亂實施,從而影響股權激勵制度的正面效應發揮。目前來看,創業板上市公司的股權激勵對象應限定如下:上市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核心技術(業務)人員,以及公司通過公司章程確認的應當激勵的其他員工。其次,對於股權激勵給予的限制性股票或股票期權行權或解鎖的條件必須通過法定規則加以限定,嚴格規定行權的時間、行權股權或股票的數量、比例等,防範內部人通過股權激勵進行利益輸送損害公司和中小投資者的利益。
  其三,強化和完善創業板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的信息披露。股權激勵計劃的制定、行使都是由公司管理層掌控,而激勵的對象又大多為公司管理層,因此股權激勵的正當性、合理性只有通過充分、及時的信息披露來確認和保護。創業板上市公司為了確保管理層制定的股權激勵計劃得以妥當實施,往往在利益的驅動下,操縱行權價格。在實施過程中,公司有可能在股權激勵計劃草案公布前隱瞞自身的利潤,從而達到打壓股價的目的,而等到股價將到最大限度的期權認購成本時就把之前所隱瞞的利潤挪移到當期行情,從而促使股價提升,這樣一來公司高管將獲利不菲;甚至不排除公司高管利用職權之便向激勵對象提供財務支持或者其他的虛假行權,進行利益輸送。因此,及時、全面地信息披露尤為必要,這些信息披露主要包括股權激勵計劃、授予以及接觸鎖定、虛假行權等重要環節的信息披露等。為防範虛假行權,應對激勵對象的現金認購行為進行充分披露,實現對整個股權激勵的監督。
  其四,改進對創業板上市公司股權激勵提供中介服務的機構的監管。《辦法》規定,上市公司擬訂股權激勵計劃應聘請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等中介機構提供專業的會計、法律服務,必要時還可以獨立聘請財務顧問對公司的股權激勵計劃發表意見。如果這些提供專業意見的中介機構發表虛假或者誤導意見的話,將會受到相應的處罰。可見,這些中介機構也是股權激勵的重要監管力量。因此,從強化監管來看,對中介機構的獨立性、公正性應加以監控,防範中介機構在提供服務時被收買而提供虛假的意見。同時,引入中介機構評級分類制度,利用懲罰機制加引導機制對為創業板上市公司提供服務的中介機構加以監管。
  其五,健全和強化創業板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的稅收機制跟進。在稅收機制上,我國國家稅務總局於2009年8月頒布出臺了《關於股權激勵有關個人所得稅問題的通知》(國稅函[2009]461號),對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的個人所得稅問題進行了明確規定。該通知規定,因股權激勵取得的股票增值權所得和限制性股票所得應繳納相應個稅,並詳細規定了應納稅所得額的確定、應納稅額的計算方式、納稅義務發生時間等。但仔細考察發現,根據該通知的要求,上市公司的股權激勵通常要適用45%的最高稅率,納稅義務產生的時點比較早,關於股權激勵延緩納稅的優惠政策目前也僅針對高管。這種政策安排在一定程度上產生了負面效應,眾多股權激勵對象只得通過集中出售股票來獲得資金去繳納稅款。顯然這嚴重背離了股權激勵的長期激勵目的,也不利於創業板市場的健康發展。因此,應對該稅收政策進行適當修正:一是借鑒美日等成熟資本市場的普遍做法,適當延後股權激勵納稅義務產生時點,將時點調整為實際出售時,即股票實際出售以後,獲得激勵的人員才需要納稅;二是擴大納稅優惠的適用對象,高管以外的普通員工也可享受納稅優惠。

  四、結語

  創業板上市公司基於自身企業的創新特質而發揮股權激勵機制的積極效應來應對和滿足對創新型人才的需求,這正是創業板市場的內在機制設計。但由於相關規則的缺失,創業板上市公司高管的趨利心理常常使得在實施股權激勵時背離了該制度設計的初衷,演變成了謀取私利的利益輸送途徑。為此,強化制度建構,完善股權激勵的機制設計,健全股權披露的信息披露,將有利於創業板上市公司股權激勵制度的正向實施。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試析創業板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的法律規制》其它版本

經濟法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