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侵權訴訟時效五論(下)

論文類別:法律論文 > 民法論文
論文作者: 汪淵智
上傳時間:2011-11-19 11:37:00

關鍵詞: 侵權責任請求權 訴訟時效 刑法追訴时效 責任競合

內容提要: 侵權訴讼時效的適用範圍只限於財產性質的侵權責任請求权,其時效期間應根據法律所保護的法益的不同而有區別。在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中,侵權訴訟時效可直接適用刑法追訴時效。侵害人身权益的訴訟時效可以酌情排除,在責任競合下侵權訴訟時效完成的效力應當受到限制。

三、侵權訴訟時效與刑法追訴時效
侵權行為同時構成犯罪的,將發生侵權責任與刑事責任的聚合。刑法規定了刑事責任的追訴時效,除法律另有規定外,超過規定的時效期限的,不再追究其刑事責任。我国《刑法》第87條規定:“犯罪經過下列期限不再追訴:(一)法定最高刑為不滿五年有期徒刑的,經过五年;(二)法定最高刑為五年以上不滿十年有期徒刑的,經過十年;(三)法定最高刑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經過十五年;(四)法定最高刑為無期徒刑、死刑的,經過二十年。如果二十年以後認為必須追訴的,須報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可见,根據罪行輕重的不同,刑法規定了不同的追诉時效。但是,根據《刑法》第88條的規定,以下情形不受追訴時效的限制:一是在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立案偵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後,逃避偵查或者審判的;二是被害人在追訴期限內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关應當立案而不予立案的。由於訴訟時效与追訴時效在起算點、期限等方面有很大的不同,因而在實踐中可能會出現同一行為追诉時效尚未完成,但訴讼時效卻已到期的現象,這樣一來,刑事責任尚且追究,如此嚴重的侵權行為人卻可以不承擔侵權責任,顯然是不公平的。所以,有必要協調好二者之間的關系,以使社會公共利益与受害人個人利益同時兼顧。
對此,有許多国家的民法典作出了專門规定。如,瑞士債法典第60條第2款規定:“基于侵權行為提起的訴訟,刑法上對訴訟時效有不同規定的,適用刑法上的規定”。意大利民法典第2947條第3款規定:“在任何情況下,如果一種行為被法律认定為犯罪行為,並針對该犯罪行為確定了一個较長的消滅時效,則該時效亦準用於民事訴訟。但是,如果犯罪行為因非消滅時效引發的各种原因而消滅或者在刑事訴訟中作出了不可改變的判决,損害賠償的權利要在前两款[19]規定的期間內行使,自犯罪行為消滅時起或者自不可改變的判決發出時起算”。此外,基於法院所追究的刑事犯罪行為而產生的精神损害賠償請求權時效,自刑事判決生效之日起計算[20]。荷蘭民法典在第310條第4款也規定:“造成損害的事件根據《刑法典》第240條b項,第242條至第250a條構成犯罪並且该犯罪的實施涉及未成年人的,如果刑事訴訟的追訴時效尚未屆滿,則針對犯罪行為人的損害賠償請求權的訴訟時效並不消滅”。根據西班牙民法典第1092條的規定,因刑事犯罪行為而引起的赔償責任的時效規定適用刑法有關時效條款[21]。希臘民法第937條規定“侵權行為同時是依据刑法服從更長期間的消滅時效的犯罪行為時,刑法上的消滅時效也可以適用於損害賠償请求權”。法國法則規定,侵权行為同時構成應受刑罰的犯罪的场合,請求損害賠償的民事诉訟,適用治罪法第637條以下有關時效的規定。我國澳門地區民法典第491條第3款規定:“如不法事實构成犯罪,而法律對該犯罪所規定之追訴時效期間較長,則以該期間為適用期間;然而,如刑事責任基於有別於追訴時效完成之原因而被排除,則损害賠償請求權自發生該原因時起经過一年時效完成,但在第一款第一部分所指期间屆滿前不完成”[22]。
依照上述各國的規定,構成犯罪的侵權行為的訴訟時效可以直接適用刑法有关追訴時效的規定。我國的現行立法對此未作任何規定,根據《刑事訴訟法》第77条的規定,被害人在刑事附帶民事訴讼過程中,有權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人民檢察院在提起公訴的時候可以提起附帶民事诉訟。依此規定,如果被害人單獨提起民事訴訟時,訴訟时效可能已經完成,但是如果被害人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的時候,因刑法追诉時效未完成而被允许。如,在輕傷害案件中,自訴人未在一年內提起民事訴訟,時效即已完成,但由於未超過刑法追訴时效,因而它可以提起刑事自訴並附帶民事訴訟。在這種情況下,我国司法實踐可參照上述各國的立法經驗作如下處理:第一,如果是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訴訟時效可直接適用刑法有關追訴時效的規定[23]。但是,我國刑事附帶民事诉訟只能就物質損害請求賠偿,精神損害賠償則需要另行起訴[24],那麽在此情形下精神損害賠償請求權的訴訟時效期間應當從刑事判決生效之日開始起算;第二,如果是獨立进行民事訴訟,可區分為兩種情形:(1)如果權利人向有關機關報案、提起自訴或者控告的,可以直接適用民法訴訟时效中斷的規定。對此,我國最高法院《關於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幹问題的規定》第15條規定:“權利人向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報案或者控告,請求保護其民事權利的,訴訟時效從其報案或者控告之日起中斷。上述機關決定不立案、撤銷案件、不起訴的,訴訟時效期间從權利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不立案、撤銷案件或者不起訴之日起重新計算;刑事案件進入審理階段,訴訟時效期間从刑事裁判文書生效之日起重新計算”。不過,最高院的這一規定存在兩點需要改進的地方:一是應該將刑事自訴作為訴訟時效中斷的事由,因為自訴與控告、報案等具有同等的效力;二是中斷事由結束後,不应當從權利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不立案、撤銷案件或者不起訴之日起重新計算,這一起算點很不确定,既然已經提起了自訴或者進行了控告、報案的,就應當關心其结果,而且作為有關司法機关也會告知其結果,因此重新起算的訴訟時效應當从不立案、撤銷案件或者不起訴、刑事裁判文書生效之日起開始計算為宜。(2)如果权利人未向有關機關報案、提起自訴或者控告的,要區分兩種情況處理:如果是自訴案件,應當自知道或應當知道自己的權益受到侵害及責任人時起算一年;如果是公訴案件,應當從不立案、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訴、刑事裁判文書生效之日起算訴訟時效。总之,無論何種情形,都應當立足于保護受害人的利益,妥善協調訴訟時效與追訴時效之間的关系。


四、侵害人身權益訴訟時效的酌情排除


訴訟時效制度主要是針對社會经濟秩序而設計的一项制度,其目的是為了早日確定當事人之間的法律關系,穩定現存的社會經濟秩序,而在人的生命、身體、健康等受到侵害的情況下,只涉及到加害人與受害人的損害賠償法律關系,一般與社會經濟秩序無關,因此在適用訴訟時效之時應與其他請求權有所區別,即在案件事实清楚、證據明確、受害人對自己遭受的損害充滿悲憤,但由於某些特殊事由致使时效期間經過,法官可基於公平正義的考量,運用自由裁量權酌情排除訴訟時效的适用,以便保護弱者的利益[25]。對此,朝鮮損害補償法第53條規定:“財產或人身被侵害者,應於時效期间內提起損害補償請求。但財產或人身嚴重受侵害者,可不拘於時效,請求補償損害”。不過,大陸法系國家囿於成文法的規定,法官很難突破法律的明文規定排除訴訟時效的适用,最多只是嚴格解釋時效的起算點,不讓訴訟時效不合理地屆滿。相反,英美法系的法官有較大的自由裁量權,在立法上也為其留下了較大的空間。例如,依據英國1980年時效法案第33條的規定,对於人身損害(基於過失侵權、妨害侵權及違反法定或約定義务等情況所致)賠償案件,法官可以斟酌多方面的因素排除訴訟時效的適用,這些因素包括:(1)原告耽擱訴訟时效的時間長度與理由;(2)時效耽擱後,可用證據的充分性或說服力;(3)損害發生後被告的相關行为表現;(4)受害人身體損傷或殘疾程度;(5)原告在知道損害發生後所采取的相關行為或措施是否迅速合理;(6)原告是否采取了適當措施以獲得醫疗、法律或其他專業人士的建議或帮助。英國的這一規定,有學者评論道:“如果法官批準排除訴訟時效期間的適用,則往往对被告造成損害,然而被告不過是失去了一個意外的横財而已,除非他的抗辯能力因訴讼時效期間的延後受到影響”[26]。在我國,有学者提出,潛在損害不應罹於最长時效,這是工業社會中風險分配制度化和民主化的體現。潜在損害通常發生在企業与個體之間,基於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應當將潛在損害的風險轉移給企業:一是潛在損害发生前,有關損害的知識幾乎都為廠商所掌握,消費者和勞動者可能一無所知;二是廠商往往因風險而获得巨大的利益,他們已被豁免了与技術有限性有關的責任,再免除其潛在損害的責任,社會政策上未免失衡;三是如果厂商不承擔潛在損害的賠償责任,可能會造成敗德行為,尤其是在市場經濟初期信用失範的時期[27]。值得註意的是,由梁慧星教授主持起草的《中國民法典·總則編(条文建議稿)》第201條规定:“人身傷害的损害賠償請求權,雖然诉訟時效期間屆滿,但認定請求權基礎事實的證據完整、確鑿,且加害人有賠償能力,適用時效完成的效果顯然違反社會正義的,人民法院有權決定不適用時效”。[28] 這一建議有利於保护弱者的利益、維護實質上的公平正義,是對訴訟时效制度的創新,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五、責任競合下侵權诉訟時效完成的效力限制


訴訟時效完成後,只是為了穩定現存的社會秩序,才需要否定過去的權利義務關系。換言之,訴訟時效完成後的效力,法律並無積極追求之意,而是不得已為之。可見,訴訟時效制度不是目的,而是手段[29],其功能不在於否定過去,而在於肯定現在。基於這一認識,訴訟時效完成後的效力只能消極对待,而不能積極擴大,否則就不符合訴訟時效制度的宗旨。尤其在侵权場合下,受害人遭到了非法侵害,基於公平正义的要求,因時效完成而否定受害人的侵權責任請求权更應慎重。在此主要讨論責任競合下,時效完成的效力限制問題。
基於社會生活的復杂性,同一社會關系可能會有不同的立法從不同的立場去規範,這就發生了法律規范的競合,由此也就形成了同一行為依據不同的立法要承擔不同的責任,此即責任競合現象。在我國,侵權責任與其它民事責任競合的可能性更大。這是因為,我國《侵權責任法》突破傳統侵權責任的單一化模式,規定了八种侵權責任形式。其中,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三種責任形式必然要與物權法上的物權請求權發生競合;返還財產的責任形式除了與物權法上的原物返還請求权競合外,還可能與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發生競合;恢復原狀、賠偿損失的責任形式還會與合同法上的違約責任請求權發生竞合。如此廣泛的競合現象,對受害人而言,雖然多了一條法律救濟渠道,但是,如果處理不當,反而會使受害人陷於更為不利的境地。在德國,當多個請求權同時存在時,基本規則是,對於每個請求權都各自適用對他進行規定的時效规範[30]。例如,德国民法典第852條規定:“賠偿義務人以侵權行為使受害人蒙受損失而自己取得利益的,在因侵權行為而發生的損害的賠償請求權完成消灭時效後,賠償義務人也依關於返還不當得利的規定負有返還義務。該項請求權自发生時起,經過10年而完成消滅时效;不論發生於何時,自侵權行为實施或其他引起損害的事件發生時起,經過30年而完成消灭時效”。希臘民法第938條規定,“因侵權行為應该實施損害賠償的人,即使在基於侵權行為的請求權因時效而消滅的場合,也負有基於不當得利法的規定返還自己取得之物的義務”。葡萄牙民法典第498條第4款規定:“損害賠償請求權的消滅時效,在物權性的交付請求權及基於不當得利的返還請求權的要件得到滿足时,對這些請求權沒有影響”。我國臺灣地區民法典參照德國民法典的規定,在第197條第2款也規定,損害賠償之義務人,因侵權行為受到利益,致被害人受損害者,于前項時效完成後,仍應以不當得利之規定,返還其所受利益於被害人。該條理由書稱“至損害賠償之義務人,因侵權行為而受利益,致被害人蒙損害時,於因侵權行為之請求权外,更使發生不當得利之請求權,且此請求权,與因侵權行為之请求權無涉,依然使其能獨立存續”。我國澳門地區民法典第491條第4款也規定:“损害賠償請求權之完成,不得导致倘有之請求返還物之訴權或因不當得利請求返還之诉權之時效完成”。上述国家和地區的立法表明,侵權責任請求權的訴讼時效完成後,其效力不及於其它責任請求權。我國對此没有明文規定,只是在《合同法》第123條規定:“因當事人一方的違約行為,侵害對方人身、財產权益的,受損害方有权選擇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擔違約責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權責任”。本條只是規定了在責任競合的情況下,受損害方享有選擇權,至於做出選擇後未獲勝訴判決時,是否还能行使另外一種責任的請求權,本法未作明文規定。本文認为,侵權責任請求權的訴訟時效完成後,不能影響其它责任請求權的訴訟時效,受害人因侵權責任請求權的訴訟時效完成而败訴後,應當允許其另行主張其它責任請求權。例如,主債務人因竊取債權人之財物,債權人對之既得基於損害賠償之法律關系,請求回復原状,同時又得基於不當得利之法律關系,請求返還其所受之利益,此即學說上所謂請求權之並存或競合,有請求權之債權人,得就二者選擇行使其一,请求權之行使已達目的者,其他請求權即行消滅,如未達目的者,仍得行使其他請求權[31]。因為,“各請求權既為相互独立之權利,則不特其時效期間有長短之別,其起算點亦有差異,故其消滅時效之完成时期未盡一致;在此情形,其中一請求權纵使因時效完成而消滅,另一請求权在其消滅時效為完成前,亦不受影響,仍得行使之”[32]。此外,一種形式的侵權責任請求權完成時效後,也不應當影響其它形式請求權的效力。例如,侵權損害賠償請求權的訴訟時效完成後,不應當影響受害人依據債法上規定的返還不當得利的請求權的效力。

轉貼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註釋:
[1] 王利明:《民法總則研究》,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3年版,第715頁。
[2] 王軼:“略论侵權請求權與訴訟時效制度的適用”,載於《中州學刊》2009年第4期。
[3] 张新寶:《侵權責任法原理》,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第539頁。
[4] 我國《合同法》第97條規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終止履行;已經履行的,根據履行情況和合同性質,當事人可以要求恢復原狀、采取其他補救措施,並有權要求賠償損失”。
[5]《物權法》第36條規定:“造成不動產或者動產毀損的,權利人可以請求修理、重作、更換或者恢复原狀”。
[6] 梁慧星《民法總論》(第三版),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244頁。王軼:“略論侵權請求權與訴訟時效制度的適用”,載於《中州學刊》2009年第4期。汪淵智:“我國民法诉訟時效制度之構想”,載於《法學研究》2003年第3期。
[7] [德]迪特爾•梅迪库斯:《德國民法總論》,邵建東譯,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92頁。
[8]《物權法》第34條規定:“無權占有不動產或者動產的,權利人可以请求返還原物”。
[9] 羅結珍譯:《法国民法典》,北京大學出版社2010年版,第491頁。
[10] 李求軼:《消滅時效的歷史與展開》,中國法制出版社2008年版,第64页。
[11] 胡雪梅:《英國侵权法》,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8年版,第357頁。
[12] Queensland Law Reform Commission , Review of the Limitation of Actions Act 1974 (QLD) (September 1998), pp.41-42.轉引自葛承書:《民法時效——從實證的角度出發》,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112頁。
[13] 葛承書:《民法時效——从實證的角度出發》,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112頁。
[14] Queensland Law Reform Commission , Review of the Limitation of Actions Act 1974 (QLD) (September 1998), pp.71.轉引自葛承書:《民法時效——從實證的角度出發》,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123頁。
[15] [德]克雷斯蒂安•馮•巴爾:《歐洲比較侵權行為法》(下卷),焦美華譯,張新宝審校,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691頁。
[16] 於敏:“侵權損害赔償請求權的消滅時效”,載於梁慧星主編:《民商法論叢》(第22卷),金橋文化出版(香港)有限公司2002年版,第191~241頁。
[17] 張俊浩主編:《民法学原理》(上冊),中國政法的大學出版社2000年版,第138頁。
[18] [德]克雷斯蒂安•馮•巴爾:《歐洲比較侵權行為法》(下卷),焦美華譯,張新寶審校,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691頁。
[19] 意大利民法第2947條第1款、第2款規定“對違法行为所致損害主張賠償的權利要在權利發生之日起5年內行使。對任何一種運输工具的運行造成的損害主張賠償的,權利行使期為2年”。
[20] 參見Feola 對米兰上訴法院1994年4月15日判決的評論,載Resp. Civ. e Prev. 1995年,第136、154頁。轉引自[德]克雷斯蒂安•馮•巴爾:《歐洲比較侵權行為法》(下卷),焦美華译,張新寶審校,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689頁。
[21] [德]克雷斯蒂安•馮•巴爾:《歐洲比較侵權行為法》(下卷),焦美华譯,張新寶審校,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690頁。
[22] 澳门地區民法典第491條第1款規定:“損害賠償请求權,自受害人獲悉或应已獲悉其擁有該權利及應負責人之日起經过3年時效完成,即使受害人不知損害之全部範圍亦然;但不影響自損害事實發生時起已經過有關期間而完成之一般时效”。
[23] 劉金友、奚瑋:《附帶民事訴訟原理與实務》,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229頁。
[24] 我国《刑法》第36條第1款規定:“由於犯罪行為而使被害人遭受經濟損失的,對犯罪分子除依法給予刑事處罰外,並應根據情況判處賠償經濟損失”。《刑事訴訟法》第77條也規定:“被害人由於被告人的犯罪行為而遭受物質損失的,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有权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上述兩部法典所規定的赔償“經濟損失”或“財產損失”,未將精神損失包括在內。這一立法態度明显地影響了司法實踐,最高院于2000年12月發布的《關於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範圍問題的規定》第1條第2款就規定:“對於被害人因犯罪行為遭受精神损失而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随後在2002年7月,最高院《關於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刑事案件被害人提起精神損害賠償民事訴訟問题的批復》中又一次重申了这一觀點,該批復指出:“根據《刑法》第36條和《刑事訴訟法》第77條以及我院《關於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範圍問題的规定》第1條第2款的規定,對於刑事案件被害人由於被告人的犯罪行為而遭受精神損失提起的附帶民事訴訟,或者在該刑事案件審結以後,被害人另行提起精神損害賠償民事诉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25] 汪淵智:“我国民法訴訟時效制度之構想”,載於《法學研究》2003年第3期。
[26] Preston, Newsom, Preston and Newsom on Limitation of Action, Longman Group UK Ltd, 1989,p.26.轉引自葛承書:《民法時效——從实證的角度出發》,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205页。
[27] 謝鴻飛:“論潛在損害的訴讼時效”,載於《社會科學研究》2007年第3期。
[28] 梁慧星主編:《中國民法典草案建議稿》,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39~40頁。
[29] [德]即默格丹編:《德國民法典資料總匯》(1899~1900年),第1卷,第512頁。轉引自[德]迪特爾·梅迪庫斯:《德國民法总論》,邵建東譯,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91页。
[30] [德]馬克西米利安•福克斯:《侵權行為法》,齊曉琨譯,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250頁。
[31] 見臺灣最高法院1948年臺上字第1179號判決。
[32] 洪逊欣:《中國民法總则》,(臺北)三民書局1992年版,第579頁。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侵權訴訟時效五論(下)》其它版本

民法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4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沪ICP备140154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