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式條款的契約法理與規制淺析——兼評“《合同法解釋(二)》”對格式條款的有關規定

論文類別:法律論文 > 民法論文
論文標簽:合同法論文
論文作者: 李紹章
上傳時間:2012/10/24 10:08:00

關鍵詞: 格式条款;契約自由;契约正義;法律規制

內容提要: 格式條款之民商事法理与契約自由和契約正義密切相關,格式條款是契約自由限制的方法之一,同時可節約现代民商事活動成本,有效提高交易效率。格式條款規制的根據來自其對契約自由與契約正义的沖擊。采取格式條款订立合同的立法規制、格式條款無效之規制、解释之規制,是合同法對格式条款的主要規制。合同法解釋(二)對格式條款的專門解釋有其進步性,但對格式條款效力的解釋性規制,則使格式條款的效力形態尤其是無效形態的判斷顯得更加撲朔迷離,尚待此後相機調整和完善。


  合同法解釋(二)第6條第1款規定:“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對格式条款中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內容,在合同訂立時采用足以引起對方註意的文字、符号、字體等特別標識,並按照對方的要求對該格式條款予以說明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符合合同法第三十九條所稱‘采取合理的方式’。”第2款規定:“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對已盡合理提示及說明義務承擔舉證责任。”第9條規定:“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當事人違反合同法第三十九條第一款關於提示和說明義務的規定,導致對方沒有註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条款,對方當事人申請撤銷该格式條款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持。”第10條规定:“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當事人違反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的規定,並具有合同法第四十條規定的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該格式條款无效。”這一系列解釋規定涉及格式條款的相關民法理论及其運用。
  那麽,作為合同条款之一種,格式條款的契約法理依據何在?其與契約自由、契約正義、交易效率的關系又是什麽?合同法為什麽對其專門規制?我國合同法及其司法解释就格式條款訂立、效力等規則的制度設計有何進步和弊端?本文擬以《合同法解释(二)》的上述規定为中心對此作一簡析。

  一、格式条款、契約自由與交易效率之辨證
  格式條款之民事法理與契約自由和契約正义密切相關。契約自由是近代民法的三大基本原則(所有权絕對、契約自由、過錯責任)之一。德國學者指出:“私法最重要的特點莫過於個人自治或其自我發展的權利,契約自由為一般行為自由的組成部分”、“(契約自由)是一種靈活的工具,它不斷進行自我調节,以適用新的目標。它也是自由經濟不可或缺的一個特征。它使私人企業成為可能,並鼓勵人們負責任地建立經济關系。因此,契約自由在整個私法領域具有重要的核心地位。”[1]我國合同法也確立了合同自願原則,即契約自由,它包括五種自由:一是締約自由,即自由決定是否與他人訂立契約;二是相對人自由,即自由決定究與何人訂立契約;三是內容自由,即雙方當事人自由決定契約的内容;四是變更或廢棄的自由,即當事人可於締約後變更契約的內容,甚至以後契約廢棄前契約(合意解除);五是方式自由,即契約的訂立不以踐行一定方式為必要。然而,任何自由都應受必要的約束與合理的限制,契约自由也不例外。對契約自由的限制之旨意,應是保護當事人的自由與平等,并合理分配契約上的風險,实踐契約正義。“無限制的自由,乃契約制度的自我揚棄。”[2]對契約自由的限制是為保障契約正義,限制的方法很多,如方式法定、強制締約、定性化契約等。格式條款即為其中一種限制。
  格式條款屬於合同條款之一種。作為法律文書的合同,其條款就是該合同內容本身。[3]在合同條款的分類規範上,根據不同標準可以對合同條款作出不同的類型劃分。例如,根據合同條款對於合同成立的影響力或者說根據合同条款在合同內容中的地位不同,合同條款可以分為主要條款和普通條款。主要條款是合同的必備條款,又稱為必要條款或成立條款。究竟哪些條款可以成為合同的主要條款,各國法律規定並不一致。我國《合同法》规定了合同的八項主要條款,對合同的簽訂和成立具有重要的立法參考作用;普通條款又稱“一般條款”,即合同主要條款之外的條款,可以分為通常條款和偶爾條款。又如,根據合同條款的存在形式不同,合同条款可以分為明示條款和默示條款。[4]再如,根據合同條款的形成方式不同,合同條款可以分為格式條款和非格式條款。還可從條款的性質或條款對對合同權利、义務和責任的影響角度,將合同條款分為權利條款、義務條款和責任條款(包括免責條款),等等。可見,格式條款是合同條款分類規範之一種,我國《合同法》在立法文本中使用了這一分类概念,並在第39條第2款為格式條款作出立法定義,即格式條款是當事人為了重复使用而預先擬定,並在訂立合同時未與對方協商的條款。
  “格式條款與個別協議互為對立物”,[5]在合同法理論上,格式條款又稱為附合條款、標準條款,由此構成的合同是附合合同、標準合同。對此,傳統私法褒贬不一,多認為標準合同違背了契约自由原則,把協商這一訂約基礎排除殆盡,使得意思表示難以做到真實,相對方的利益難以保護。[6]顯然,對格式條款的這种認識,無疑是建立於對意思自治的過度崇尚之上,忽略了自治這一民法核心理念本應受到必要限制的本旨。如法國學者所指出的,“附合合同理論的價值在於,它雖然不能直接通過擴大法官審查合同的權力的方法對上述危險(指經济生活中強者剝削弱者的危險)進行補救,但是,它至少為實現這種補救向人們提供了一種思想理論,從而激勵人們去進行這種補救。”[7]
  相對於非格式條款,格式條款的法律特征可總結為預先制定、重復使用、單方提出、未經磋商。所謂预先制定,即合同當事人在合同磋商之前已經擬定好合同條款的具體內容;重復使用反映了格式條款適應大規模重復性交易的特点,即該條款通常並不是為某個具体合同而量身定做,而是為某一類定型化交易;格式條款使用人在订立合同時未與對方協商即單方面決定合同內容,可以說,單方提出是格式條款產生交易風險的核心原因,因其剝奪了對方當事人進行合同磋商的機會和可能,並通常導致對方當事人失去判断自由;單方面提出格式條款的结果則是對方當事人無磋商之可能。這在英美法系中被稱為“take it,or leave it”(要麽接受,要麽走開)。如果一方當事人單方提出格式條款,但該條款訂入合同是基於當事人之間的自由磋商,則該格式條款已经演化為普通條款,其已不再具備格式條款性質。
  可見,格式条款或格式合同的上述顯著特征的存在,使其產生具有经濟上的必然性,從而大大節約了現代民商事活動的成本,有效提高了交易效率。“Guest 指出,在目前普通人所訂立的合同總數中,定式合同的數量大約占90%左右”。[8]需要指出,格式条款不同於示範合同。在實踐中,格式條款常與示範合同相混淆。所謂示範合同,是根据法規和慣例而確定的具有示範作用的文件。在我國,房屋的買賣、租賃、建築等許多行業正在逐步推行各類示範合同。[9]示範合同的推廣對於完善合同條款、明確當事人的權利义務、減少因當事人欠缺合同法律知識而產生的各類糾紛具有一定的作用。但由於示範合同只是當事人雙方簽約時的參考文件,对當事人無強制約束力,雙方可以修改其條款形式和格式,也可以增減條款,因此它不是格式條款。格式條款是固定的、不能修改的,而示范合同只是訂約的參考,因此是可以協商修改的。當然,在一個合同中可能存在兩种條款,即格式條款和一般合同條款,確定合同條款是否屬於格式條款,關鍵是看這些条款是否定型化、是否不能与對方協商。[10]

  二、格式條款規制的根據:來自對契約自由與契約正義的沖擊
  實踐中,格式條款或格式合同極为常見。[11]其廣泛應用無疑对契約自由又帶來巨大沖击,因為在格式條款尤其是格式合同中,各項條款(合同的条件)都是由企業主單方制定或單方提出的,“至於合同的对方當事人,即消費者,对於合同只有全部接受与否的選擇,而沒有對於個別條款進行協議的自由,甚至不問對這種條款知與不知,都要受其约束。”[12]顯然,這不僅對作为近代民法基本原則之一的契約自由構成沖擊,也有對契約正義構成動搖之虞。結合前文述及的契約自由之內涵以及格式條款之諸項特征,可以將其對契約自由和契约正義的威脅具體分解。
  一方面,就格式条款對契約自由的沖擊,主要表現為以下三個方面,第一,从締約自由即決定是否签訂合同之自由角度看,格式條款當事人各自經濟地位甚至社會地位存在懸殊,締約當事人特別是处於弱勢地位的一方当事人,在締約過程中難以使其自由意誌圓滿實現。面對壟斷性强勢企業,欲在社會繼續生活下去,不得不在無奈中於形式上表現其締約自由,但這種自由之實現程度究竟如何,尚存較大疑問空間;第二,从相對人自由即當事人選擇自由角度來看,因格式條款的提供者大多為事實上或法律上之垄斷組織或者壟斷團體,締約相对人缺乏選擇締約夥伴的完全自由;[13]第三,從內容自由即契約條款的協商式訂入角度看,因契約一方當事人在締約時只能就對方事先行擬就的條款作出取舍決定,即“取就成立契約,舍就沒有契約”,這無疑剝奪了當事人一方在締約时對契約內容(條款)進行協商的權利。
  另一方面,就格式條款對契約正義的威脅,主要是格式條款自身存在非正當性可能空間,即格式條款提供者經常利用其優势地位,擬定有利於自己而不利於對方的條款。此时,契約自由僅流於形式或成为破壞契約正義的遮羞布,這種格式條款嚴重背離公平與公正原則。締約當事人的逐利本性帶給格式條款的這一缺陷,使其容易產生通常所謂的“霸王條款”,如公交公司規定買票不找零;商场規定買一贈一活動中贈品和獎品不予“三包”,或者規定打折商品概不退換;兒童樂園規定兒童遊玩發生事故拒不負責;銀行公告用戶必須統一辦理銀行卡,不允許用現金繳費,不辦卡者不予代收水電費;等等。顯然,這在事實上損及了契約自由之外的另一重要契約價值——契約正義。
  因此,在充分應用格式條款的法律價值與維护契約正義之間,各國民事立法無不千方百計地作出立法努力,盡量維持兩者平衡。這就是對格式條款的規制制度,對格式條款的規制一般包括行政規制、立法規制和司法规制。行政規制主要是通過行政權力即政府行為如許可、认可、審核、監督、批準等規範格式條款,防止格式條款背離契約正義,通常包括事先規制和事後規制,前者主要是行政监督管理機關對格式條款內容在使用前先行審核之後方可使用;后者則是在格式條款的實踐過程中,行政監管行為的介入。司法規制主要是司法機關在合同糾紛審判過程中,運用诚實信用、公序良俗、權利不得濫用等民法或合同法的基本原則以及專門規制格式條款的具體規則,對格式条款所涉及到的合同權利义務關系及其自身效力等問題,進行司法審查並作出司法判斷,尤其是對不公平格式條款作出限制或否定的司法態度。
  格式條款的立法規制則是通過立法手段對不公平格式條款作出的規制,“通過立法規則以後,再交由當事人的意誌和交涉締結契約,即可以保障各种場合下的個案的合理性。”[14]立法規制包括一般立法規制和特別立法規制。前者在大陸法系國家,主要是通過民法典中的一般原則規定來實現的;而在英美法系國家,是通過一般商事法來實現的,如《美國統一商法典》等。後者即特別法的規制,則是通過規制合同中的不公平條款以保護消費者的專门立法來實現的。例如,1964年以色列的《標準合同法》、1976年德國的《標準合同條款法》、1977年英國的《不公平合同條款法》以及1992年的《歐共體不平等條款指令》(草案)等,都屬于這種類型的立法。在我國,事實上也存在一個對格式合同的立法規則體系。在一般法的規制方面,《民法通則》中就規定有對法律行為的控制體系,如關于誠實信用等基本原则的規定,關於民事行為的有效與無效的規定等即是。在特別法上,《海商法》、《消費者权益保護法》以及《合同法》等,都對格式合同的規制作了規定。[15]

  三、我國合同立法对格式條款的主要規制及評析
  就合同法的規制來看,鑒於實踐中经常出現不利於消費者的霸王條款,對參與交易的一方合同當事人權益構成侵害,合同立法遂要求訂立格式條款應遵循相應法律原則,以此規制格式條款。歸納起來,我國合同立法对格式條款的規制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一)關於采取格式條款訂立合同的立法規制
  我國《合同法》第39條第1款規定,“采用格式條款訂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确定當事人之間的權利和义務,並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請對方註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條款,按照對方的要求,对該條款予以說明”。顯然,該條規定賦予格式條款提供者應負担兩個基本義務,一是遵循公平原則確定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前文已經指出,格式條款對雙方當事人造成信息不對稱、地位不均衡,立法規制的任務之一就是要矫正這一欠缺對稱和均衡的瑕疵,矯正的方法之一就是公平原則的介入,即以利益均衡作為價值判斷的方法或準则來規制格式合同雙方當事人之間的利益關系。於是,格式條款的提供者應當做到权利義務確定時必須保證雙方利益之均衡,而不應惡意限制對方权利、減低或免除自己義務或責任。否則可能會引發交易关系中的顯失公平現象,並由此產生受害方的撤銷請求權或變更請求權。二是提示和說明義務,即“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請對方註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按照對方的要求,對該條款予以说明”。這一義務已為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立法或判例予以確認。原因亦不難理解,還是歸於前文所反復述及之格式條款的提供者和接受者之間的信息不對稱和地位不均衡而容易暴露出的交易不公。
  然而,何為“合理的方式”?合同法對此没有規定,合同法解釋(二)第6條規定:“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對格式條款中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內容,在合同订立時采用足以引起對方註意的文字、符號、字體等特別標識,並按照對方的要求對該格式條款予以說明的,人民法院應當认定符合合同法第三十九條所稱‘采取合理的方式’。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對已盡合理提示及說明義務承擔舉證責任。”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當事人違反提示和說明義務,導致對方沒有註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按照合同法解釋(二)第9條規定,對方當事人有申請撤銷該格式條款的權利,人民法院應當支持對方當事人的此種申請。可見,無論是從民商事交易的公平情理,還是從契約正義的基本法理來看,“格式條款訂入消費者合同,商人必須註意提請消費者註意格式條款,使消費者有合理機会了解其內容,同意將它訂入合同。”[16]
  顯然,合同法解釋(二)只规定了提示和說明義務之合理方式的判斷。這對為司法審判提供裁判性規範提供了規則依據,無疑有利於格式條款的司法規制。但在提示和說明義務中,尚有一些問題亟待思考和解決,合同法解釋(二)並未涉及這些問題。茲簡析如下:
  首先,關於提請註意之义務履行的程度。英國的判例認為,條款利用人僅僅把格式條款實際通知给相對人是不夠的,還必須将格式免責條款合理地提請相对人註意,簡言之,提请註意必須達到合理的程度,或说充分的程度。[17]至于合理或充分的承擔判斷,應以具體合同個案進行判斷。
  其次,關於提請註意的時間。英國的有關判例認為,提请註意只有完成於合同訂立之時或者訂立之前,免責條款才能成為合同的組成部分;如果在合同訂立之後才提請相對人註意,免責條款就不能成為合同的組成部分。被告援用提請註意,該提請註意作出的時間非常重要。除非在合同訂立前免責或限責的條款已被充分提請相對人註意了,否則,縱使援用者想得到該條款的保護,該條款也將毫無用益。延誤的提請註意是毫無價值的。[18]提請註意義務的規定主要是用來規制格式條款尤其是防止格式條款的不公平,如果提請的時间安排過於延遲,將會使接受格式條款一方因未及时對此加以註意而使其權利行使成本增大。因此,提請註意的時間以合同訂立之時或之前為宜。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再次,說明義務的发生前提及不履行說明義務的後果。《合同法》規定說明義務的發生以“對方要求”為前提,如果對方沒有提出要求,格式條款的提供者只有提請註意的义務,沒有對“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的說明義务。從保護格式條款的接受方權益角度觀察,這一規定显然不盡合理。從立法規制的橫向比較來看,相比《合同法》規定的附前提條件的說明義務,《保險法》則直接規定了保險人就免责條款的無條件說明義務,即無論投保人是否提出要求,保險人即格式條款提供者必須就免責條款向投保人即格式條款的接受方明確说明。在不履行說明義務的後果方面,《合同法》對此未置可否,《保險法》則規定“未明確说明的,該條款不產生效力”。合同法解釋(二)改變合同法的沉默態度,對不履行提示和說明義務的後果作出了規定,即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當事人違反提示和說明义務,導致對方沒有註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对方當事人有申請撤销該格式條款的權利。從對格式條款立法規制的科學性上看,保險法之規制顯然比合同法更加科學,比合同法解釋(二)的規定也更加細膩。
  (二)關於格式條款無效之規制
  格式條款作為合同條款一部或全部,本身具有效力判斷問題。合同法规定了格式條款的無效情形,即具有无效合同的五種情形的;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责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19]此外,格式條款中如果存在造成對方人身傷害或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對方財產損失的免責條款,亦無效。前文已指出,格式條款产生風險的核心原因是單方提出,因此,對格式條款無效情形的規制應與非格式條款有所區别,即擴大格式條款無效情形,以體現立法對格式條款的限制。合同法解釋(二)第10條規定:“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當事人違反合同法第三十九條第一款的規定,並具有合同法第四十條規定的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當认定該格式條款無效。”從本條規定來看,对格式條款無效情形的解釋有畫蛇添足之嫌。合同法已規定了格式條款的無效情形,合同法解釋(二)盡管對此作出進一步解釋,但以違反公平原則和提請、說明義务並同時具有合同法規定的无效情形作為無效認定依據,實无必要,一是因為合同法對格式條款無效情形規定得十分清楚,司法解釋不必重復,二是因为對於違反公平原則和提请、說明義務的情形,司法解釋賦予了當事人的申請撤銷权。
  (三)關於格式條款解釋之规制
  我国合同法對格式條款的立法規制除了上述兩大方面之外,还有對格式條款解釋的規制。即對格式條款的理解發生爭議的,應當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釋。對格式條款有兩種以上解釋的,應當作出不利於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即法諺所謂“用語有疑義时,就對使用者為不利益的解释”,羅馬法即有“有疑義應為表意者不利益解釋”原則,後世各国的判例學說多予承繼,我国合同法亦不例外。格式條款與非格式條款沖突時,即发生優先適用問題。對此,合同法規定,非格式條款的優先適用:格式條款和非格式條款不一致的,應当采用非格式條款。[20]此所謂格式條款解釋中的“個別商議條款優先原則”。

  結 語
  誠如有學者所言,“合同法實際上已經演化為內在二重區分的雙轨體系:針對經當事人自由磋商形成的合同和基於格式條款產生的合同(或者部分合同內容)”。[21]因此,如何繼續科學合理地規制格式條款,應成為合同立法者和法律解釋者今後仍然不能放棄的规制任務。應註意者,從法的指引、評價、预測、強制和教育等規范功能來看,對格式條款的立法規制主要是調整格式(條款)合同雙方當事人的利益关系,使其利益關系保證在地位平衡状態、利益對等狀態、信息對稱狀態下充盈於民商事活動之中,但從法律规則對格式條款糾紛的司法裁判功能來看,對格式條款的立法規制主要为解決格式條款糾紛提供司法裁判規範。合同法解釋(二)對格式條款的專門解釋,其初衷無疑是為有關格式条款方面的民商事審判提供更加可操作的裁判規範,但如前文所述,如果说,對格式條款提供者提示和說明義務的解釋,因其较為明確地指出了“合理方式”判斷的操作依據,尚稱此次司法解釋的進步,那麽,對格式條款效力的解釋性規制,則使格式條款的效力形態尤其是无效形態的判斷顯得更加撲朔迷離,尚待此後相機調整和完善。



註釋:
[1][德]羅伯特.霍恩,海因.科茨,漢斯.萊塞:《德國民商法导論》,楚建譯,中国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6年版,第90頁。
[2]王澤鑒:《民法概要》,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3年版,第180頁。
[3]彭萬林主編:《民法學》(修订版),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7年版,第511頁。
[4]英美合同法认為,除了雙方曾明示之條款外,契約之內容亦可能自其已有之內容衍生出其他條款,或經习慣或法律或經法院之推論而成,此即所謂默示條款。參見杨禎:《英美契約法論》,北京大學出版社1997年版,第286頁。
[5]所謂個别協議,是指雙方當事人通过意思表示的充分表達即協商談判達成的協議,又稱為個別协定或個別約定。參見[德]迪特爾.梅迪庫斯《德國民法總論》,邵建東等譯,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301頁。
[6]王家福主編:《民法债權》,法律出版社1991年版,第269页。
[7]尹田:《法國現代合同法》,法律出版社1995年版,第120頁。
[8]江平主編:《民法學》,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0年版,第601頁。
[9]過去,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制定和發布了系列經濟合同示範文本,包括购銷合同、建設施工合同、加工承揽合同、運輸合同、借貸合同、供用電合同、倉儲保管合同、财產租賃合同、國有土地使用权出讓合同等。參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經濟合同司編:《中國合同範本》,法律出版社1993年版,第424页以下。
[10]王利明,楊立新,王軼,程啸:《民法學》,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第524頁。
[11]我國《合同法》立法中使用的文本術語是“格式條款”,主要從條款意义上對此進行立法規制。但在實踐中,很多合同文本本身就是由格式條款构成,形成所謂格式合同,如人壽保險合同、鐵路及航空客運合同等都屬於常見的格式合同。
[12]日本大正四年(1915年)大審法院有一個判決:“當事人雙方訂立合同時沒有特別表示不遵守保險條款的意思。在沒有反證的限度內,就推定其有遵守該條款的意思。”引自謝懷栻:《外國民商法精要》(增補版),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214頁。
[13]有學者將这種現象描述為“‘拉郎配’变成了締約的一個十分普遍的現象”,參見彭萬林主編:《民法學》(修訂版),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7年版,第515頁。事實上也確实如此,當諸如自來水、天然氣、煤气、電力、鐵路、電信、郵政等法律壟斷型公司企業以及銀行、保險、证券、運輸等事實壟斷型公司企業壟斷市場之後,消費者只能且必須同這些企業締約,除此而外別無選擇,從而使消費者逐漸失去了選擇相對方的自由。
[14][日]我妻榮:《債法各论》(上卷),徐慧譯,中國法制出版社2008年版,第23頁。
[15]彭萬林主編:《民法學》(修訂版),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7年版,第515-516頁。
[16]崔建遠主編:《合同法》(第四版),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62-63頁。
[17]Park v. South Eastern Rly Co.,2C.P.D.416(1877)。转引自崔建遠主編:《合同法》(第四版),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63頁。本书中,作者認為,提請註意的程度,在不同合同類型中,法律的要求不盡相同。在相當的合同中,向交易對方出示格式條款或者載有格式条款的合同文件,就視為已經履行了提請註意的義務。但在某些合同中,提請註意的程度要求得要高些。例如,《保險法》規定,保險合同中規定有關於保險人責任免除條款的,保险人在訂立保險合同時應當向投保人明確說明,未明確說明的,該條款不產生效力。這表明,保險人僅向投保人出示保險文件,尚未達到提請註意的程度,必須是向投保人明確說明免責條款,才算履行了提請註意的義務,免責條款才算訂入了保險合同之中。
[18]Cheshire Fifoot & Furmston Law of Contract,Butterworths Eleventh Edition,152(1986);韓世遠:“免責條款研究”,載梁慧星主編《民商法論叢》(第2卷),法律出版社1994年版,第488頁。轉引自崔建遠主編:《合同法》(第四版),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63頁。
[19]根據《上海市合同格式條款監督條例》規定,格式條款不得含有免除提供方下列責任的內容:①造成消費者人身傷害的責任;②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消費者財產損失的責任;③對提供的商品或者業务依法應當承擔的保證责任;④因違約依法應當承担的違約責任;⑤依法應當承擔的其他責任。(第6條)格式條款不得含有加重消費者下列責任的內容:①違約金或者損害賠偿金超過合理數額;②承擔應當由提供方承擔的經營风險責任;③違反法律、法規加重消費者責任的其他内容。(第7條)格式條款不得含有排除消費者下列主要權利的內容:①依法變更或者解除合同;②請求支付違約金或者請求損害賠償;③行使合同解釋權;④就合同爭議提起訴讼的權利;⑤消費者依法享有的其他主要權利。(第8條)
[20]參見《合同法》第41條。格式條款的解釋除了遵守《合同法》第125條普通合同條款共同解釋規则之外,還要適用該第41條规定的特別解釋規則,即通常理解解釋、把利於提供方解释和非格式條款優於格式條款解釋。显然,這也是通過立法規制的方法來公平調整格式合同雙方當事人之間的利益關系。
[21]朱巖:“格式条款的基本特征”,載《法學雜志》,2005年第6期,第128页20] 參见《合同法》第41条。格式條款的解釋除了遵守《合同法》第125條普通合同條款共同解釋规則之外,還要適用該第41條規定的特別解釋規則,即通常理解解釋、把利於提供方解釋和非格式条款優於格式條款解釋。显然,這也是通過立法規制的方法來公平調整格式合同雙方當事人之間的利益關系。
[21]朱巖:“格式條款的基本特征”,載《法學雜誌》,2005年第6期,第128頁。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民法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