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化時代受眾閱讀習慣之流變

論文類別:公共管理論文 > 圖書館管理論文
論文作者: 冷冬梅
上傳時間:2010/11/7 13:49:00

  [摘 要]任何時代,閱讀對人類文化遺產的傳承都具有重大意義。隨著中國進入數字化時代,國民閱讀發生了急劇變化,數字化時代產生的新媒介第一次真正延伸了人的大腦,同時也反過來影響人們的學習、生活和思維。本文總結了傳統閱讀與新興數字化閱讀的特征,從閱讀載體、閱讀內容、閱讀方式、閱讀理念等方面歸納出數字化時代下受眾閱讀習慣的變化,最終提出應以“相對主義”的觀點看待當今數字化時代受眾閱讀形態的多元化。
  [關鍵詞]數字化時代;閱讀習慣;傳統閱讀
  
  1 解讀數字化時代與數字化閱讀
  自20世紀下半葉以來,世界範圍內興起的以網絡技術、信息技術為特征的第三次科技革命帶來了一個新的時代——數字化時代。這一時代所帶來的影響是全方位、多方面的,它正在全面刷新著人類社會政治、經濟、軍事和文化體制。美國著名未來學家阿爾溫•托夫勒在其著作《權利的轉移》中勾勒人類文明的發展軌跡時提出,人類獲取資源的方式存在三種形式,合稱3M,即muscles(肌肉、力量)、money(金錢、財富)、mind(智慧、大腦)。這三種樣式分別在不同的時代扮演推進人類文明發展的重要角色。在人類文明的初始階段,生產力的不發達使得muscles成為獲得權力的最重要資源,戰爭是獲取資源的最重要手段;工業社會階段,money在獲取壟斷地位時的作用越來越大,有金錢就意味著可以擁有一切資源;進入後工業社會後,生存狀態的變化使人們意識到,依靠mind可以創造出難以想象的資源,誰擁有最多的知識和信息,誰就擁有了主動權,不斷接受教育、投資學習成為當今人們追求可持續發展的方式。
  閱讀作為人類特有的文明行為和社會現象,是人類獲得知識和信息的重要手段。各種閱讀活動不但使人類文明得以傳承,而且推動著人類社會不斷進步發展,伴隨著時代的進步,閱讀的本質也在不斷發生變化。歷史上每一次技術的進步都對人類的閱讀行為和習慣帶來革新,如文字、紙張到印刷的進步都大大推動了人類文明的進程。識字率的提高、大眾報刊的興起也在很大程度上培養和塑造著國民閱讀的習慣。
  數字化時代背景下,隨著計算機網絡的日益普及和數字媒體的廣泛應用,受眾的閱讀行為所受到的影響也越來越突出。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起,互聯網和個人電腦在民眾中迅速普及,截至2008年底,中國網民規模達到2.98億,手機網民數達1.137億。[1]隨著3G牌照的發放,數字化媒介極大地改變了國民獲取信息、知識的途徑,數字化閱讀趨勢勢不可擋。據第五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顯示,網絡閱讀率繼續大幅攀升,達到44.9%,比2005年提高了17.1個百分點;在報紙讀者中,有固定閱讀手機報習慣的用戶人口規模在251萬人左右,占報紙總體讀者的0.56%,占人口總體的比例為0.33%;中國國民2007年一年平均自費購買手機報0.11份,人均購買金額0.54元,購買總金額在1.6億元左右;電子雜誌讀者規模為227萬人,占雜誌讀者比例為0.77%,占人口總體比例為0.30%。[2]
  在傳統意義上,閱讀是指文本閱讀,即紙質閱讀。隨著數字化時代的到來,閱讀的內涵和外延發生了變化,閱讀成為信息社會中所有媒介的信息性閱讀,進入了“數字化閱讀時代”。
  數字化信息傳播技術顛覆了以紙質媒體作為唯一閱讀方式的傳統。信息數字技術衍生出許多廣電出版物,互聯網的普及使人們獲取信息的途徑發生根本變化。數字化時代的閱讀不僅指讀書看報等傳統的紙質文本閱讀,也包括對聲音、圖像的接收領悟以及網絡在線閱讀和下載瀏覽。如今書籍出版數量與日俱增,網絡信息排山倒海:文字、圖片、圖像、色彩、聲音都成為數字時代閱讀的對象。從讀書到讀屏,當前的閱讀包含了視、聽、讀三重含義,是一種立體的獲取信息的方式。
  數字化閱讀的物質技術基礎是電腦與數字科技,網絡閱讀、電子閱讀、手機閱讀這些基於數字基礎的閱讀方式,統稱為“數字化閱讀”。一方面,數字化閱讀內容具有豐富性,多媒體信息具有便於查詢檢索、開放共享、節省空間、經濟環保、動態可交互等特性,在人們獲取信息、知識的途徑中逐漸占據主導地位,當今受眾開始使用數字多媒體、超文本,全面調動閱讀感官來滿足其閱讀需求;另一方面,數字化時代閱讀環境比傳統閱讀更為復雜,海量的信息良莠不齊,信息不一定都是知識,即使是知識也未必是文化。與傳統閱讀時人的大腦充當知識儲存器的時代不同,數字化時代需要能迅速捕獲有價值信息的信息人,數字媒體連接的是一個多樣化的信息空間,受眾若想用有效的工具在有限的時間內獲得有用的信息資源,必須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數字化時代的閱讀已成為有效獲取信息、獲取知識的方式之總和。
  
  2 數字化時代受眾閱讀習慣之流變
  信息爆炸、信息資源的數字化和信息傳播的網絡化對當代受眾的閱讀習慣和思維方式造成了影響和沖擊。閱讀在數字化時代背景下本質上已經發生變化,具體可從閱讀內容、閱讀方式、閱讀理念等層面進行總結。2.1閱讀載體、內容呈現個性化、多元化趨勢
  如今是一個圖書海量出版、知識“過剩”的時代。數字化時代帶來的後現代主義思想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寫了知識的整體版圖,模糊了學科之間、國家之間、高雅文化與通俗文化之間的界限。它在消解高雅文化與大眾文化界限的同時,也提升了大眾閱讀文化的地位。[3]知識界呈現出更為復雜的局面,表現在閱讀領域則是進入了細分的多元化時代。
  隨著計算機和網絡技術的發展,人們迅速進入了從傳統閱讀到多媒體數字化閱讀的轉變。從廣播、電視、互聯網、手機及其他閱讀器來獲取信息,從媒體的形式來說,除紙質介質的媒體閱讀外,各種新的媒體閱讀方式進一步擴大,向多元化方向發展。另據中國出版科學研究所的一項調查顯示,國民紙質閱讀率從1999年的60.4%下降到2007年的34.7%,首次低於電子圖書閱讀率,後者的數字是36.5%。新型數字化、網絡化閱讀趨勢勢不可擋,國民閱讀步入數字化時代,呈現出年輕化、高知化的趨勢。 2009年 8月15日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的頭條新聞是:據新聞出版署權威發布,今年我國的數字出版產值達到了750多億元,首次超過了傳統出版業的600億元。
  一方面,數字多媒體技術的出現將人們帶入了一個色彩斑斕的立體虛擬世界。新的資訊和前沿信息來源廣泛、內容豐富,信息更新速度快,不論是娛樂休閑還是獲取信息,都能夠較好地滿足用戶需求。數字多媒體技術支持的動畫、圖片、音樂等多種形式輔助展現信息內容,給受眾以視覺、聽覺上全方位的感受,表達直觀、界面美觀、兼顧圖文、聲情並茂,信息傳遞更加人性化,且速度快、成本低。
  另一方面,由於名著、文學、專業典籍要求較高的專註程度和理解時間,而數字閱讀時易造成視覺疲勞、註意力轉移等問題,加之網絡信息的良莠不齊,由此受眾對經典、專業典籍的閱讀還是傾向於紙質文獻,以便進行重點、深度閱讀,得以深入思考。
  在非線性、充滿鏈接的環境下,網絡閱讀只是為了獲取一些平面的知識,適合即時性的學習,受眾閱讀只是在眾多信息中篩選所需內容進行拼湊,形成直截了當的答案,是一種機械的復制和增加,而非深層次的思考和體味,更像是一種文化消費行為。與傳統閱讀載體所具有簡便易行、知識思辨性的特征相比,數字化閱讀存在非經典化、欠缺文化積澱的問題,而這正是傳統閱讀之所長。傳統文本中存在著一個文化傳統,當受眾閱讀時會進入這個文化傳統中思考,從此意義上來說,網絡閱讀仍然無法替代傳統紙質閱讀。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網絡閱讀是閱讀的發展趨勢,是人類閱讀史上一場偉大的變革。網絡載體所依賴的超文本,具備復合性、開放性等特征,它與過去的龜甲、簡帛、紙張等一樣,是知識的載體,可以影響閱讀,但不能決定閱讀,如英國情報學家麥克洛雷所說:“沒有任何一種媒介可以完全取代另外一種媒介,總的情形是相互補充並逐步統一起來以解決一個特定的交流問題”。因此,圖書館應以傳統的閱讀精神引導數字化閱讀,以達到二者平衡,使受眾獲得知識和樂趣的目的。
  2.2閱讀方式、閱讀理念呈現淺表化、實用化、休閑化趨勢
  傳統閱讀的過程強調朗讀、誦讀和精讀,給受眾提供進行理性思維的機會,利於人們抽象思維的發展。隨著社會進步,生活節奏加快,多媒體技術發展,人們對經典文化的追求逐漸受到沖擊,快餐文化迅速傳播,閱讀越來越傾向於淺表化、實用化和休閑化。
  在數字化信息數量爆炸式增長的背景下,在時間和精力有限的情況下,掌握海量變化的狀態,以淺顯的瀏覽替代傳統的經典閱讀是信息時代發展的必然結果。據第五次國民閱讀調查結果顯示,報紙是閱讀率最高的文字媒體,雜誌排第二位。在這一調查中,報紙、雜誌、網絡瀏覽等傳統意義上的“淺閱讀”模式占很大部分,這種閱讀方式顯然正成為國民閱讀的主流。此外,越來越多的受眾在快節奏的生活中利用零星時間閱讀,出現“速讀”和“縮讀”, 如閱讀名著通俗本、白話本以及推崇在書中多加插圖的“讀圖本”。
  數字化時代的知識界呈現出更為紛繁復雜的局面,受眾的閱讀也越來越講求實效,以實際功效或利益為行為準則,追求以最直接、快速的閱讀以獲取最大的功利效應。林語堂先生說過:“今人讀書,或為取資格,得學位;……諸如此類,都是借讀書之名,取利祿之實,非讀書本旨”[4],其中“取利祿”就是指實用的功利性閱讀。據統計,2007年全國人均購書量不足5本,其中八成是教材。在各大書店的銷量統計中,教材參考、考試輔導類書籍占了很大比重,關於職場、官場等人際交往技巧方面的書籍也大受歡迎。非“有用”的書不讀,一種新的“讀書有用論”正在悄然流行。
  當前受眾的閱讀除了“以學習和工作需要”為主的“學習性閱讀”外, 滿足情感需求的“休閑性閱讀”趨勢也越來越明顯,越來越多的受眾通過“滿足興趣愛好”和“休閑娛樂”來獲取情感和精神上的愉悅。2006年全國國民閱讀與購買傾向抽樣調查報告表明,市場購買額居前三位的依次是:文學類圖書,文化、科學、教育、體育類圖書和綜合性圖書。在雜誌類閱讀中,文化娛樂、家居生活、文學藝術、時尚消費是閱讀率最高的前四類。
  
  3 數字化時代背景下受眾閱讀之困境
  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的社會結構在市場經濟的影響下發生了較大變化,表現在文化上則是大眾文化興起、娛樂文化興盛。“傳統閱讀更多的是受到一種意識形態激情的支配,閱讀行為的背後總是有關國計民生之類的宏大關懷”[5],而當今數字化時代下受眾閱讀更多的是受到市場的支配,追求實用、流行,有學者將此種閱讀形態稱為“物質閱讀”,即“是一種既休閑又娛樂的閱讀,它無須耗神費力,只要隨著作者輕松而流利的筆觸在作者描繪的景象中閑庭信步、四處遊覽”[6]
  圖書的本質在於體現出內容的深刻和文化積累,如今在知識“過剩”、圖書海量出版的時代,受眾閱讀習慣的變化不可避免地帶來了一些問題:以網絡為代表的多媒體信息對語言和詞語的運用都非常簡單,受眾若習慣於此種閱讀模式易導致語言運用能力的退化;閱讀的淺表化、休閑化有悖於專心致誌、循序漸進的讀書方式,思索和感悟過程的缺乏易導致浮躁膚淺、急功近利現象的產生;對文化的理解停留在娛樂與消遣的層面阻礙了受眾的文化沈澱,導致歷史感的缺失和民族文化素質的下降。經典的缺失必將導致思維的惰性、思想的荒蕪、學術的停滯和事業的退步,這對於個人的成長乃至社會的發展都是極為不利的。
  
  4 結 語
  美國科學史家托馬斯•庫恩在《科學革命的結構》中提出,人類傳統的所有知識的積累不能用一種簡單的進化論觀點來解釋,科學知識之所以能夠不斷推陳出新,在於同一課題理解“範式”的變化。數字化時代知識傳播方式的多元化意味著受眾必須適應在同一時間內從多方位來構築知識和構造信息,在這個時代我們應當呼喚閱讀心態的寬容,要接受“相對主義”的知識觀。傳統閱讀的時代印痕是“絕對”的,而今天數字時代的時代印痕是“相對”的,對知識產生一種前所未有的寬容和多樣化的理解。寬容也會導致對現在以及未來人的所有生存形式的尊重,這是以前的時代無法帶給我們的。[7]
  當今社會,人們的閱讀正處在一個分化和變化的階段,傳統閱讀雖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和挑戰,但依然具有長久的生命力,同時,新興的媒體正在經受極大的考驗,不斷地尋求更大突破和新的發展空間,並必將為人們所接受和習慣,因為時代的腳步是任何人也阻擋不了的。在閱讀的概念中,媒體的變化和出版物的介質變化令人目不暇接,以速度、興趣、個性化為基本特色的數字化閱讀仍然為人們所向往和鐘情,但這只是形式的變化,閱讀的主題將不會改變。[JP2]無論是傳統閱讀還是數字化時代的閱讀,閱讀所承載的文化力量是永恒不變的,數字化時代的閱讀萬變不離其宗,仍是知識[JP]的內容和含量。即使將來人們無所不能,也依然離不開人類文明之光的撫慰和照耀,離不開回憶和夢想。閱讀是一種生活方式,是一種精神享受和生命需要,人類的閱讀行為將永恒存在。
  
  [

參考文獻

]
  [1] 第23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EB/OL].[2009-01-22].http://research.cnnic.cn/html/1245053573d634.html.
  [2] 龐春燕•第五次國民閱讀調查結果出爐 國民閱讀步入數字時代[J] .傳媒,2008(8):31.
  [3] 王洪波.思想閱讀30年[N] .中華讀書報,2008-04-23(6) .
  [4] 林語堂.林語堂經典散文全編[M] .北京:九州出版社,2004:10—11.
  [5] 張學軍.傳統與網絡閱讀之爭——解讀我國30年閱讀之變遷[J].圖書館建設,2009(3) .
  [6] 陳 香.30年中國流行閱讀史:精神之癢[N] .中華讀書報,2008-04-23(5) .
  [7] 王 強,王姍姍.數字化時代的閱讀[J] .中國圖書評論,2004(3) :11.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數字化時代受眾閱讀習慣之流變》其它版本

圖書館管理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