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有中國特色的企業辦社會與企業社會責任

論文類別:工商管理論文 > 企業研究論文
論文標簽:社會責任論文
上傳時間:2010/4/28 14:27:00

           作者:王漫天 任榮明 胡貴毅 

  【論文關鍵詞】企業辦社會 企業社會責任 國有企業 鄉鎮企業
  【論文摘要】企業社會責任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悄然興起於世界各地,近年來在中國也是一個熱門話題,令人聯想到中國計劃經濟時代曾經有過的國有企業辦社會和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而出現的鄉鎮企業辦社會的模式。文章對這兩種中國特色的企業辦社會進行了介紹和比較,並得出針對經濟轉型期中國企業社會責任運動的一些啟示。
  在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企業社會責任之風越吹越猛。當這股西風伴隨著跨國公司直接投資的號角吹進中國,並在中國漸成趨勢之時,很多中國本土的企業才剛剛經歷過或正在經歷著企業剝離辦社會的切膚之痛。處於經濟轉型期的中國,一方面要繼續完成企業剝離社會功能的舊歷史任務,另一方面又要面臨著全球化背景下企業承擔社會責任的新時代要求,倍感壓力。中石化就是這些企業的典型代表,在探索中重新定位企業的社會角色。在從2004年開始的國家剝離重點大企業辦社會職能的計劃中,中石化是重點試點企業。而同時,在中國蓬勃興起的企業社會責任運動中,中石化又是開路先鋒。同樣在2004年,在由中國石化、清華大學和BP集團聯合主辦的“企業社會責任論壇”上,中國石化副董事長王基銘作了“中國石化恪守企業的社會責任”的演講,代表企業做出了承擔企業社會責任的承諾。膽是並不是所有的中國企業對自己社會角色的變化和重新定位都能像中石化這麽積極面對並應付自如。在經歷了企業辦社會之累和剝離企業社會功能之痛的中國,社會責任對很多企業來說有杯弓蛇影之嫌。這就註定了,在中國開展的企業社會責任運動必然會有濃重的中國特色和與西方截然不同的中國路徑。
  一、中國特色的企業辦社會
  (一)國有企業辦社會
  “企業辦社會”是指企業在生產經營之外,承擔很多理應由社會負擔的職能,如辦中小學校、公檢法、醫療衛生以及一些社區服務機構等,這些存在於企業之內的非經營性職能就被稱為“企業辦社會”。
  國有企業辦社會是中國計劃經濟時代客觀必然的產物。在計劃經濟時期,中國的企業大都崇尚“大而全”、“小也全”的經營模式。當時的歷史背景是,國際上東西方兩大陣營處於冷戰之中,中國出於“備戰備荒”的考慮,興建了很多的三線企業,地處偏僻的山區,遠離城市,人們“衣食住行”甚至“生老病死”的問題都需要企業來解決。還有許多工礦企業也是平地而起,社會職能因企業需要而建。在社會主義工業化建設剛剛開始時,社會事業發展不配套、功能不到位,政府社會保障服務不健全。社會應企業而生,社會與企業同建,很多企業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發展歷程,一開始就承擔了許多社會功能。每個企業就是一個小社會,職工的生活後勤都由企業負責。為了解決職工後顧之憂,企業必須肩負起社保、醫療、衛生、教育等各項社會職能,“低工資,高福利”是國有企業統一的經營模式。在國有企業改制之前,企業有自己的食堂、學校、醫院的情況很普遍,“社會辦的除火葬廠外企業都在辦”。
  在計劃經濟體制下,承擔著大量社會職能的企業不是獨立的經濟個體,而像是國家的一個行政單位,是社會的一個縮影。一方面,企業所有的利潤都上繳國家,盈虧都與企業無關;另一方面,企業又要代替國家對職工的生活做出安置,這實際上是企業與政府職能的一種錯位。以社會職能為主的非經營性資本占用企業大量資金,造成企業機構龐雜、人浮於事、生產效率低下,缺乏競爭力。據研究人員的粗略統計,在20世紀90年代非生產性資產占到國有企業總資產的35%一40%。從湘潭鋼鐵集團這個例子,我們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企業辦社會給企業帶來的沈重的社會性負擔。湘潭鋼鐵集團年產330萬噸鋼,銷售收入106億元人民幣,但是2004年其退休人員的補差工資和內退工資約6000萬人民幣、教育附加費2000多萬人民幣、自辦教育3000多萬人民幣,醫療費用2000多萬人民幣、城建費用4000多萬人民幣,各種社會性負擔總共高達2億人民幣。便是經過20年的體制改革,在2005年全國國有企業自辦的中小學還有1.1萬多所,自辦的醫院6100多所。國有企業每年繳納城市建設費和教育附加費約500億元,同時每年用於辦社會的資金支出達456億元。
  企業辦社會在計劃經濟體制下,在中國工業企業建設初期階段的客觀條件下是迫不得已的選擇,也起到了創造企業經營條件、穩定職工隊伍的作用。隨著中國經濟向市場經濟的轉軌,企業辦社會形成的這些非經營性資產卻成了企業不可承受之重,在中國經濟體制轉型中成為國有企業體制改革的首要目標。分離具有社會功能的非經營性資產目的是為了讓企業輕裝上陣,建立現代化新型企業,參與市場競爭。
  (二)鄉鎮企業辦社會
  在中國經濟轉型的過程中,國有企業慢慢放下了企業辦社會的包袱,但卻出人意料地出現了另一種新的企業辦社會的現象。當國有企業艱難地分離著自己的非經營性資產時,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環境下迅速成長起來的一些鄉鎮企業卻主動地投資於公共設施的建設和承擔一些公共職能。從20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一些大型鄉鎮企業和民營企業迅速崛起,其中一些鄉鎮企業在積累了一定的資本之後,憑借著雄厚的集體經濟實力,開始興建公共設施,建立健全的村民保障生活體系,“‘辦子弟學校’、‘造職工宿舍’、‘給保底工資’、‘授予終身員工’等曾被視為有損企業競爭力的做法,開始悄悄地‘復辟”,這與國有企業分離社會功能的潮流形成了鮮明對比。
  鄉鎮企業辦社會比較有名的是浙江橫店集團。自1993年起,橫店集團在當地投入了近20億元進行城市建設和旅遊景點建設,建起了體育館、電影院、遊泳池、煤氣儲備站、僅橋梁就建了35座;辦了全國第一個鄉鎮企業大學和亞洲最大的電影拍攝基地。‘另一個新型農村山東榮成的西霞口不但為村民建立了“老有所養,病有所醫,弱有所扶,貧有所濟”的生活保障體系,還先後投資近千萬元,建起了老年宮、婦女之家、文化廣場等公共設施。
  這些鄉鎮企業“造城”,大舉進行社區建設讓人們看到“企業辦社會”的輪回,為什麽在國有企業卸下社會職能包袱的同時,這些鄉鎮企業卻自願選擇去承擔這些社區建設的重擔呢?在對這兩種不同時期出現的“企業辦社會”現象進行比較之後,可以發現他們還是有著根本不同。
  (三)兩種企業辦社會的區別
  國有企業辦社會與鄉鎮企業辦社會雖然都是有中國特色的“企業辦社會”,但兩者之間還是有著本質區別的。對它們的比較也引發了我們對企業承擔社會責任的新思考。
  首先,兩者出現的背景不同。國有企業辦社會是計劃經濟體制下的產物。中央在財政上統收統支,企業經營不計盈虧,中央政府對企業和社區往往同時興辦。國有企業辦社會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下起到了解決職工生活困難、免除職工後顧之憂的作用。鄉鎮企業辦社會是在經濟體制轉型期出現的,是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有了一定的財富積累後,在鄉村開始的社區公共產品的建設。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其次,國有企業辦社會是分派給國有企業的任務,即使企業的經濟目標不能實現也必須完成;而鄉鎮企業辦社會是在首先實現了經濟責任後再自願地有選擇地承擔的道德責任和社會責任。國有企業全面開展社會職能的建設是政府指令也是歷史環境所迫;而鄉鎮企業的社區建設是自願的,因地制宜、各有特色,是現階段對社會福利制度的一種有效補充。
  再者,國有企業辦社會的受益者只有本企業職工和家屬。尤其是像中石化這樣壟斷性國企,企業辦社會成為企業福利的一部分,所以這些企業甚至不願對社會功能進行剝離;而鄉鎮企業辦社會卻往往造福一方,例如橫店集團在20年來直接投入城鎮基礎設施建設的資金就達20多億元,使橫店基本具備了一個小城鎮的框架,橫店集團的發展也吸收了當地及周圍鄉村70%以上的勞動力。橫店影視城帶動了當地旅遊和其他第三產業的發展,正成為橫店經濟的一個新的增長點。
  二、中國特色的企業辦社會對企業社會責任運動的啟示
  在經濟轉型期的中國,一方面企業被要求與社會職能相分離,減少社會職能帶來的成本,另一方面是企業被要求與社會責任相結合,將外部性帶來的社會成本內部化。這兩件看似矛盾的事情同時發生在中國,給~些面臨新時代企業社會責任要求的中國企業帶來很大的困惑。中國企業歷經了國有企業辦社會、國有企業脫離非營業性資產再到鄉鎮企業辦社會這樣的過程,企業社會責任似乎是“新瓶裝舊酒”了。但是,在厘正國有企業辦社會之謬的過程中,以及在對國有企業辦社會和鄉鎮企業辦社會的比較中,我們可以更加接近企業社會責任的本質並得到一些有助於企業社會責任運動在中國成功的啟示。
  企業首先是一個經濟獨立體,尤其是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經濟效益的實現是首要目標,企業承擔社會責任一定要以經濟責任為基礎和前提。在計劃經濟體制下,政企不分,國有企業辦社會,企業承擔了太多的社會責任,結果企業沒有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又做不好自己不該做的事,導致社會職能成了企業發展的桎梏,甚至成為企業生存的拖累。而鄉鎮企業辦社會成功的關鍵也在於企業實現了經濟目標,有了經濟基礎和實力來參與社區建設。
  企業應以適當的方式承擔社會責任。企業不是不應該承擔社會責任,而是要搞清如何承擔社會責任。國有企業辦社會就是對企業應如何承擔社會責任認識不清,結果就有可能出現國有企業一邊在勉為其難地大力興辦“社會”,一邊卻連生產合格產品這樣最基本的責任也擔當不起的局面。企業社會責任應該是企業行為,而不是政府行為。企業的行為不應超過自身的邊界,企業承擔社會責任也是同理,否則會回到“企業辦社會”的老路上來。剝離“企業辦社會”就是重新明確政府和企業的責任,劃清企業邊界。中石化和中石油這樣的央企,一方面要剝離社會職能,另一方面又要加大力度承擔社會責任,其實是不矛盾的。這些壟斷企業理應更合理地承擔大範圍的社會責任,而不僅僅承擔對本單位職工的社會責任。而鄉鎮企業辦社會是按市場化的思路來辦社會,和企業的特色結合起來,找到了適合自己的承擔社會責任的模式。
  企業承擔社會責任應以企業和社會實現雙贏為目標。在中國進入市場經濟起步階段之後,國有企業辦社會成為企業實現經濟責任的沈重包袱,國有企業辦社會因為妨礙了企業經濟效益的實現而被叫停。而鄉鎮企業辦社會之所以存在還被叫好就是因為它沒有以自己的經濟效益為代價,正如橫店集團的董事局主席徐文榮所說“我們企業辦社會不是純粹的公益性了,而是要讓這裏產生出效益來!”企業承擔社會責任同樣也是只有在企業和社會雙贏的前提下,才可能成為企業可持續發展長期規劃的一部分。
  三、結論
  國有企業辦社會的歷史教訓和鄉鎮企業辦社會的現實榜樣,對處於轉型期的中國企業的社會責任決策肯定會有影響,有過“企業辦社會”歷史的中國也會有中國特色的對待企業社會責任的態度。
  國有企業辦社會的歷史沈屙,會影晌企業對自己社會角色的正確定位;國有企業剝離社會責任矯枉過正,會導致企業對待社會責任的態度上的偏差。企業仍未完全走出“國有企業辦社會”的陰影,對企業社會責任可能帶來的成本和負擔心有余悸。而公眾對經濟轉型期企業的社會角色的心理期望也在發生變化,從企業辦社會時期對企業的過高期望,到剝離企業社會功能時期的放棄期望,再到企業社會責任時期的適度期望。當社會還未完全擺脫企業轉型的後遺癥之時,當企業剝離社會職能而社會福利體系尚在重建之時,當各類所有制企業的社會角色都在探索定位時,當轉型期社會利益關系正在進行著重大調整和重組之時,在中國,企業社會責任註定是一個敏感話題,也是一個有挑戰性的難題,推行企業社會責任任務會更加艱巨。
  而鄉鎮企業辦社會的自發之舉,讓我們看到企業承擔社會責任在中國的新思路和希望。鄉鎮企業辦社會以有償運作的方式既造福了社會也方便了自己,企業社會責任的實現也一定要從實際出發,硬性強加的社會責任只會重蹈“國有企業辦社會”的覆轍。處於經濟體制改革和社會結構轉型期的中國,企業社會責任的推廣一定會有中國的特色和實現路徑,不能一味套用發達國家和跨國公司的社會責任模式。企業社會責任的成功推廣一定要建立在企業實現經濟效益最大化的基礎之上,與企業的特色和經營狀況相結合,實現企業和社會的雙贏。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淺談有中國特色的企業辦社會與企業社會責任》其它版本

企業研究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