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契約理論下的家族企業變遷

論文類別:工商管理論文 > 企業戰略論文
論文作者: 彭曉輝
上傳時間:2008/8/6 11:19:00

  摘要:家族企業契約性質的本質特點是家族企業的契約是一種不完全契約。我國家族企業的制度變遷問題主要是家族企業產權高度集中。我國家族企業應從要素構成方面的“泛家族化”、產权狀態方面的“家族核心資本网絡化”、治理機制方面的“家族行為企業化”等路徑進行制度變遷。

  關鍵詞:家族企業 契約 制度變遷 變遷路径
  
  企業是個市場性契約,市场提供了構成企業經濟活动關系的簽約主體,市場經济中的企業是經濟主體之間的一組契約關系的聯結點。構成企業契約體的各種要素只能來自於要素市場,企業是連接要素市場與產出市場的一個樞紐。企業是個關系契約,對企業契約而言,由於參與簽約的當事人之間構成了某種長期的交易關系,各方為了各自的利益,必然不斷進行着多次、重復的博奕行为,從而顯示出企業契約的動態演變特征。
  從家族企業產生和发展的外部環境來看,分析家族企業這種契約存在的外部環境,有助於我們全面理解我國家族企業的本質特征。我国文化經歷了五六千年的發展,傳統文化中较為重視家庭、親情、友情,人們在交往過程中,註重關系網絡,而較少按法律、契約辦事。為此費孝通提出了“差序格局”理論。差序理论認為,一個差序格局的社會,是由無數私人關系搭成的網絡構成的。這種“差序格局”反映在家族企業中便是:企業主是這個企業的核心,環繞著這個核心的是與企業主有血緣關系的管理層,再向外推进,則是更低級的管理人員和具體工作人員。這樣一個組織結構的运轉靠的不是一般的業務關系,而是特殊的人際關系,亦即依據家族的系譜建構的親屬關系。因此,傳統文化中的家族關系、倫理規範、家族制度與非经濟因素形成一條強有力的紐帶,將企業與家族緊緊地整合到一起。
  從契約與人類交易的關系來看,在家族外部,人与人之間的關系通常按利己主義的原則處理,而家族內部则按一種服從或默契來解決。企業內部的各種關系是通過長幼尊卑等家族倫理道德的自發作用來規範協調的,各個成員之間的正式契约不存在或不完善,對各种人際關系的協調只能起到輔助作用,即人與人之間的交易關系主要靠自发而非外部強制力維護。從制度經濟学的角度分析,家族企业是一種比較松散的非正式组織,其實質是從事經濟活動。
  以上僅僅是用契約的一般性来分析我國家族企業,如果把家族企業這種企業的組織形式納入到现代契約理論的分析框架中,我們還可以得出家族企業契約性質的本質特征:家族企業的契約是一種不完全契約。
  
  不完全契約引致家族企業制度變迁的現實問題
  
  家族企業的關系契約
  在引入職業經理人之前,家族企業的契約是一種包含了家族關系的關系契約,其內部的交換關系隨著時间得到延展,此時的企業契约是包含了一種強信任關系的契約,包括企業主在內的整個家族成員所參與的企業活動都包含在這個契約當中。隨著家族企業的發展,其契約本身的不完全就漸漸顯得越來越明顯。原先能够帶領家族成員的企业主的能力已經顯得越來越不夠了,其有限理性更加明晰地暴露出來,此時家族企業的外部環境比以前更加復雜,企業主的集中決策與其獲取信息的不充分的矛盾顯得越來越突出,這就意味著一部分決策權必須讓渡給有充分信息的代理人,即引入職業經理人。
  
  家族產權制度變遷的契約属性
  家族企業的變遷从本質上講是一個企業“核心控制權”從創業家族向職業經理人的轉移重置過程。在自由市場制度下,這一過程只能通過当事主體雙方在自願合意的基础上締結要素所有權合約的方式來完成,因此,從企業的契約性質出發,家族企業的變遷過程也可理解為是一個創業家族与職業經理人之間就企業控制權的重置所締結的一組企業要素交易合約。不過,這組合约可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企業要素合約,它是職業經理“高級知識資產”與創業家族“核心自有資产”之間的特殊合約,是“人力資本”所有者和“財務资本”所有者在企業要素使用权層面所能締結的最高合約形式。所以,創業家族在締結和執行這类合約的時候,始終都會面臨對職业經理人自身“高級知識資本”的定價、激勵和約束風險,一旦定價不準,或激勵不足,或約束不利,就有可能引致創業家族自有資產的大幅貶值。
  然而,創業家族所希望借此达到的目標卻只有一個,那就是追求家族利益的最大化。換句話說,作為自由締約的產物,家族企業的創始人將不可能选擇將資產的控制權讓渡給一個不受其節制,且有極大可能不為其謀利的職業經營者。
  
  家族企業制度變遷的現实問題
  家族企業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企業主的個人魅力和能力。在初期,家族企業以血緣、親緣為紐帶,核心層彼此關系密切,信任程度较高,企業容易形成向上的合力,能夠面對生產经營中的各種挑戰,企業運作效率較高,在決策正確的前提下,借助企業主權威和集权的組織管理體制能夠整合企業內部的各種资源,切實有效地貫彻實施決策者的意圖,企業主能力相對於企业成長水平而言是足夠的。但是隨著企業規模的不斷擴张和市場壓力的加大,企業主的能力滿足不了企業發展的需要了。在企業發展擴張階段,無論是技術、產品,还是市場、融資,均超出了企業主所拥有的經驗沈澱和知識儲備,而且管理者再學習的速度遠遠落後於企業發展的速度,而管理者的经驗和知識的折舊速度又遠遠高於企業的變化速度。此时,企業主個人能力的局限甚至成为企業發展的桎梏。當企業主能力不能推動企業持續成長時,那麽就應該引入新的管理資源。
  家族企業產權高度集中。高度集中的產權結構在家族企業創辦初期,將家族及個人的命運同企業的發展緊密相连,能夠促使家族成員各盡其力为家族和個人的最大利益、為企业的發展努力工作。隨著外部環境的變化和企業的發展,這种單一的產權結構在企業進一步發展階段,產生了難以克服的弊端。在產權單一的家族企業中,產權关系與親緣關系混淆必然導致家族及其成員對企業經營的幹預,造成企業的經營困境。
  單一的產权結構限制了家族企業發展再融資的途徑,阻礙企業規模的繼續擴大。產權高度集中,無法對管理者形成有效制約及監督,企業的发展變為個人的發展,出現所有者不堪管理重負和經營決策失误等問題。因此,我們可以看到,當企業在初建或規模較小時,單一的產權結構的家族制促进了企業的發展,但是對於不断擴大企業規模和不斷拓展企業經營範圍的大中型家族企业來說,單一產權制約了企業的發展,開放產權就顯得刻不容緩了。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我國家族企業變迁的路徑選擇
  
  家族企业固有的弊端早已是不爭的事實,但其制度變遷的路徑選擇在學術界卻莫衷一是。有人認為目前我國的家族企業應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所有權和管理權分離,建立權利制衡的公司治理結構。也有人認為,我國現階段家族企業大多萌芽於農村,企業主素質低,企業規模小,資金積累有限,技術層次較低,還不具備在这些企業推行現代企业制度的條件。從世界範圍來看,文化背景和傳統習慣的不同使不同國家和地區家族企業的制度變迁走上了不同的路徑。筆者認為探索家族企業應從以下三個方面的路径進行制度變遷。
  
  要素構成方面—泛家族化
  “泛家族化”是指創業家族有選擇地嘗試與非家族人力資本所有者締結同家族合約相類似的長期關系契約,從而把只適用於血親家族成員之間的永久性合約关系擴展至血親範圍之外。創業家族對於家族企業核心控制權的垄斷雖然有利於迥避核心要素的逃逸風險,但同時也降低了其对高素質人力資本的吸納和集成能力,這種權利封閉狀态顯然不利於企業在不確定市場環境下的規模擴張和勢力拓展。
 在我國家族主義文化背景下出現家族企業的“泛家族化”現象並不是一件令人奇怪的事情,因為我国傳統文化中“家”的概念本身就存在著很大的包容性和伸縮性。由此看來,我國家族主義傳統中本身就存在著突破狹隘的親情“信用”限制的某種文化基因,傳統的血緣、親緣和地緣關系完全具有著與適應市場需要而建立的各種帶有很強的商業性質的利益關系藕合成一個有機整體的可能性。
  
  產權狀態方面—家族核心資本網絡化
  “家族核心資本網络化”是指在某一領域內已經取得一定競爭優勢的家族企業尝試通過網絡擴展的方式,將已形成的核心競爭力局部社會化,從而最大限度地擴張家族事业的組織規模和影響力邊界。網絡被界定為由一群具有特定人格化身份的個人或群體組成的长期穩定的人際關系結構。隨著知識經濟時代的到來,与工業時代相適應的一些大型科層制企業組織開始受到來自一批在組織關系上更為松散,更為靈活的新型中小企業的挑戰,由此提出了“網絡企業”及“企業網络”。
  從我國家族企業的具體實践情況來看,一些創业家族憑借其在市場競争中業以形成的核心競爭能力,逐步地、有條件地將其專用性資產的使用权或收益權出售給社會公眾,从而使傳統家族企業的經營規模和組織邊界呈現出“網絡化”的特征,而創業家族也借助於這一網絡結構達到以少量家族資本吸納並控制大量非家族社會資本的目的。家族企業的“網絡化”一方面表現為原來以單個經营單位存在的家族資本積極利用現代股份公司制度的組織優勢,通過新設、控股並允許非家族社會資本參股的方式裂變為數個在法律地位上相对獨立,組織功能上相对統一的網絡化的家族公司聯合體,創業家族憑借這種家族企業联合體最大限度地擴展其对非家族社會資本的融通力和影響力,同時也使家族资本與非家族社會資本的關系呈現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產權特征。另一方面,家族企業的網絡化還體現為创業家族通過在自身核心競爭力基礎上,以自有股權、品牌使用權或特許經營權等為合作籌码,充分開展與其它業務相關企業的交流與合作,並以此來彌補單个家族企業在功能、資源和規模上的不足。
  
  治理機制方面—家族行為企业化
  “家族行為企業化”是指创業家族在企業主的強勢推動下,主動調整嵌入於企業化生產過程中的家族成員間關系,通過不斷優化家族合約與企業合約的嵌合程度,以適應企業生产剩余最大化目標的內在要求。
  作為先賦因素和後天諸多因素的綜合積澱物,家族成員之間的遠近親疏和尊卑秩序遵循的是一種在家族伦理約束下的“差序格局”。在由這一格局所規範的親缘關系屬性中,有一些是與企業合約的應有權利結構相嵌合的,而另外一些則可能與企業合約的應有權利結構存在不相嵌合的情況。其中,尤以以下兩種情況最為突出:由企業主對於嵌入於企業中的親緣關系屬性的有限控制力所可能導致的企業治理機制“約束軟化”的情況;由企業主在重大企業决策中的無限不對稱權威所可能导致的企業發展“錯軌”和“出軌”的情況。因此,現實中一些对以上家族企業弊端有著清醒認識的“企業家”,會選擇在其擁有“核心簽約人”和“家長”雙重身份的時機上,強力推動企業內家族成員關系屬性的優化重組,在家族內部建立起與現代化制度管理和科學決策相配套的一系列“成規”,通過約束家族成員嵌入於企業的條件、方式、途徑和相互間權利邊界,使得家族要素行為與企業利潤最大化目標的內在要求相適應。
  
  參考文献:
  1.史晉川等著.制度變遷與经濟發展—溫州模式研究[M].浙江大學出版社,2002
  2.周其仁.產權與制度變遷—中國改革的經驗研究[M].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2
免费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現代契約理論下的家族企業變遷》其它版本

企業戰略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