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韻鏡》校證六則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高等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劉華江
上傳時間:2012/6/14 8:29:00

摘 要:《韻镜》自清末回歸中土以來,研究成果日漸豐富。然就其系統的校證之作來看,在中國學者中,先有龍宇純的《韻鏡校註》,次有李新魁的《韻鏡校證》、陳廣忠的《韻鏡通釋》,近有楊軍的《韻鏡校箋》。前修未密,後出轉精。楊軍的《韻鏡校箋》更被譽為是《韵鏡》研究“裏程碑式的”著作。然正如宋沈括在《夢溪筆談·卷二十五·雜誌二》中所說:“嘗謂校書如掃塵,一面掃,一面生,故有一書每三四校猶有脫繆。”今取《韻鏡》中之六例以就正於方家。
關鍵詞:韻鏡;校證;外轉;內轉
    《韻鏡》自清末回歸中土以來,研究成果日漸豐富。然就其系統的校證之作來看,在中國學者中,先有龍宇純的《韻镜校註》,次有李新魁的《韻鏡校证》、陳廣忠的《韻鏡通释》,近有楊軍的《韻鏡校箋》。前修未密,後出轉精。楊军的《韻鏡校箋》更被譽為是《韻鏡》研究“裏程碑式的”著作。然正如宋沈括在《夢溪筆談·卷二十五·雜誌二》(1986:862-852)中所說:“嘗謂校書如掃塵,一面掃,一面生,故有一書每三四校猶有脫繆。”今取《韻鏡》中之六例以就正於方家。
    一、外轉第十七開
    上聲二等初母位置,《韻镜》佐藤本、福德二年本、天文十九年本、永祿本、寬永五年本、北京大学影印本、日刊本作“齓”,其它各本作“齔”。考韻書,S.2071、“王三”、《集韻》作“齓”,P.2011原卷照片不清,姜亮夫抄作“齔”。《廣韻》作“齔”,註“俗作齓”。S.2071初隱反,《集韻》初堇切,其它初謹反。以上并收於隱韻。《集韻》除此之外,另兩見於準韻。一為楚引切,一為創允切。戴震《聲類考》認為此字為臻韻上聲字。考《說文》作“齔”,(44)“毀齒也。男八月生齒,八歲而齔,女七月生齿,七歲而齔,從齒从七”。《段註》改篆作“齔”,說解作“   ”,取其变義。龍宇純《韻鏡校注》(1976)、陳广忠《韻鏡通釋》(2003)未提及字形問題。李新魁《韻鏡校證》(1982:187)指出:“案齔字又通作齓,見《幹禄字書》。”今考《幹祿字書》,其說是。則“齔”殆為唐時标準字形,“齓”為相承久遠的、在唐時通行的字形。楊軍(2007)說從段註作“齔”。蔣冀騁(1993:118)認為此字形当從“七”作,理由有三:一為從七聲,聲中有義;二為從七聲合于古今聲韻;三為漢人碑记“齓”均從七。蔣氏說理詳實有據,可從。則此字形當從“七”作“齓”。然此字形從“七”、從“   ”或從“匕”等在字形上甚難分辨。《幹祿字书》言“齓”為通體,可见此字字形作“齓”已相承久遠,S.2071、“王三”字形作“齓”即為其證;與信範本屬於同一系統的佐藤本以及寶生寺藏福德二年本這一重要的早期寫本亦作“齓”。綜此,今疑《韻鏡》此原或當作“齓”與S.2071、“王三”等唐時或其前切韻系韻書合,作“齔”者殆為傳抄刻寫过程中所誤或後人所改。
    二、內轉第二十八合
    韻目,(文)於一等位置依次列“歌”、“哿”、“箇”,於三等位置依次列“戈”、“果”、“過”。其它各本僅依次列“戈”、“果”、“过”。楊軍(2007:310)認為:“按(文)於本轉所列韻目,當是據《廣韻》以前韻书,或存其原書舊式也。然則諸本作戈、果、過者,乃本書流傳于日本時後人據《廣韻》、《集韻》或《七音略》而改也。”楊军對“(文)”的認識來自馬淵氏书。然先生對馬淵氏書中所述理解上殆有疏漏。據馬淵氏书,(文)於一等位置依次列“歌”、“哿”、“箇”,於三等位置依次列“戈”、“果”、“過”,並非僅列“歌”、“哿”、“箇”。今考韻書,S.2071、P.2011、“王三”還沒有分出“戈”、“果”、“過”三韻;《唐韵》去聲“箇”、“过”已分立兩韻,相應的平、上亦當分為了兩韻;五代刻本類韻書殘缺,未知;《廣韵》、《集韻》兩分。是《韻鏡》原本即於本圖並列“歌”、“哿”、“箇”和“戈”、“果”、“過”;還是原本僅作“歌”、“哿”、“箇”,在抄刻過程中据後世韻書添加“戈”、“果”、“过”; 還是原本標作“戈”、“果”、“過”,在抄刻過程中後人添加“歌”、“哿”、“箇”,難以確证,今姑存疑。
    三、外轉第三十九開
    《韻鏡》永禄本外轉第三十九開上聲琰韻三等溪母位置列有“ 2. ”,嘉吉元年本、寶德二年校合本、延德识語本、福德二年本、六地藏寺善本、大永二年本、享祿本、龍谷大學所藏本、天文八年本、天文十九年本、元龜二年本、天正十五年本、寬永五年本、寬永十八年本、北京大學影印本、明歷二年本、佐藤本、天理大学附屬圖書館別本、日刊本同,文龜二年本、元和五年本作“頇”。然“琰”韻為收-m尾的韻,“ 2.  ”從“平”声,“頇”從“幹”聲,並與“琰”韻收-m尾不協,此殊使人疑。考其它韻圖,元至治本通誌《七音略》此位置列“ 3. ”;《切韻指掌图》宋本、叢書集成初編本、四部叢刊本此位置列“ 2.   ”,十萬卷樓叢書本、文淵閣四庫全书本此位置列“ 3. ”;《切韵指南》文淵閣四庫全書本此位置列“ 2. ”,芋園丛書本此位置列“ 2.  ”。然考韻書,S.2071、P.2011、故宮博物院藏宋濂跋本唐寫全本王仁昫刊謬補缺切韻、《廣韻》上聲琰韻并收有“   ”小韻,S.2071丘撿反,其它丘檢反(切),註釋並作“ 2. 顩不平”。《說文解字詁林》(8817)所引“段註”在“顩”字條下雲:“篇韵皆雲   顩不平也,邱檢切,字當作4. , 5.  声。”“  3. ”,《說文》如審切,《廣韻》如甚切,為上聲寢韻字,收-m尾与琰韻合。周祖謨《廣韻校本》(335)校勘記里雲:“又 2. ,段雲:’當作2.’,以 2. 從平於諧声不合,故改從 2.  聲。”余 6. 永《新校互註宋本廣韻》(837)从“ 3.  ”小韻S.2071、P.2011、故宮博物院藏宋濂跋本唐寫全本王仁   刊謬補缺切韻同《广韻》入琰韻,而“王二”入廣韻,然“王二”的反切和註釋卻未改,認为此處之“ 2. ”字乃為“顉”或“ 9. ”之訛字。
    龍宇純《韻鏡校註》(1976:281/282)認為“  ”当作“   ”,作“   ”或“”乃為“   ”之誤,並據《集韻》“   ”、“   ”為一字為證。“今”,《廣韻》居吟切,亦收-m尾。李新魁《韻鏡校證》(1982)、陳廣忠《韻鏡通釋》(2003)此處無校。楊軍《韵鏡校箋》(2007:422)認為各韻書“   ”字皆訓作“面不平”,殆是從平、從頁會意,字當正為“   ”。
    可見,对於《韻鏡》和韻書琰韻所列之“   ”,學者的觀點目前有四:一是認為字形從“平”與琰韻聲不合,當改作“   ”聲;二是認為從平從頁會意,字形沒有問題;三是认為“   ”乃“顉”或“   ”之訛字;四是認為“   ”为“   ”之誤。
    段氏改從“   ”聲,雖聲合於琰韻,且在字形上“   ”与“平”、“幹”相似,有相誤的可能,但沒有相關文獻可以證明。楊氏認為從平從頁會意,但“   ”为“不平”義而非“平”意,且無法解釋從平與琰韻声不協的問題。余氏認為“   ”字乃為“顉”或“   ”之訛字。從“金”雖亦與收於琰韻聲合,然“顉”字,從意義上來看,“王三”、《廣韻》、《集韵》、《篆隸萬象名義》、《類篇》、《大廣益會玉篇》、《漢語大詞典》、《故訓匯纂》等雖收有“曲”義,但從讀音上來看,只有侵韻、寢韻、感韻之讀音,而無琰韻一讀。而“   ”字,“王三”、《廣韻》、《集韻》、《篆隸萬象名義》、《類篇》、《大廣益會玉篇》、《漢語大詞典》、《故訓匯纂》等雖收有“醜”或“醜貌”義,然亦無琰韵讀音。故“   ”字雖有可能為“顉”或“   ”字之訛,但證據不够充分。龍氏認為“   ”當作“   ”,作“   ”或“ ”乃為“   ”之誤,既有字形上的聯系,同時又有《集韻》為證,從“今”亦與琰韻聲協。今考“王三”、《廣韻》,“   ”無琰韻讀音,考《集韵》,“   ”有琰韻一讀,丘檢切,與“顩   ”並列为韻首,註作“顩   ,面不平也,或作   、   ”。考《類篇》亦收有“顩     ”,丘凡切,又丘檢切,“顩顩”,面不平也。由此可見,《集韻》、《類篇》所收“丘檢切”之“顩     ”和“顩     ”,與S.2071、P.2011、“王三”、《廣韻》上聲琰韻所收之“    ”音義正同。《集韻》注釋中的“顩   ”即《類篇》註釋中的“顩顩”,“顩”、“   ”实為一字。而S.2071、P.2011、“王三”、《廣韻》上聲琰韻所收“   ”字註释“ 顩”即當為《集韻》、《類篇》裏的“顩   ”和“顩顩”,故S.2071、P.2011、“王三”、《廣韻》上聲琰韻所收“   ”字即殆為“顩”字之誤也。“僉”,《說文》、《廣韻》並七廉切,为鹽韻字,收-m韻尾。“顩”字从“僉”得聲與其入琰韻在读音上正合。
    要之,《韻鏡》琰韻所列之“   ”殆沿S.2071、P.2011、“王三”、《廣韻》等上聲琰韵“   ”字之误而再誤,作“ ”或“頇”者殆由“   ”字而又誤,皆當正作“顩”。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四、外轉第三十九開
    去聲三等群母位,《韻镜》寶德二年校合本作“   ”,其它各本無字。龙宇純《韻鏡校註》(1976)、李新魁《韻鏡校證》(1982)、陳廣忠《韻鏡通釋》(2003)殆未見《韻鏡》寶德二年校合本,故均未提及。楊軍(2007:428)認為寶德二年校合本此位所列之“   ”乃後人誤增,但不知所據。今考韻書,《廣韻》釅韻“   ”小韻丘釅切下收有“   ”,訓為“似瓶有耳”。《集韻》驗韻收有“   ”小韻,巨欠切,訓為“陶器或書作   ”。另見於验韻“欠”去劍切下,訓为“陶器小瓶有耳者”。《韻镜》此位原當無字,寶德二年校合本殆為抄刻過程中據《集韻》“   ”小韻巨欠切增且字形和列位又皆誤。
    五、外轉第四十开
    入聲三等喻母位置各本列“殜 ”。龍宇純(1976:297)認為《廣韻》以前韻書業韻無此字,《廣韻》韻末收有“殜”小韻余業切與此合。李新魁《韻鏡校证》(1982:306)認為《广韻》“殜”字論切當在喻紐四等,此列三等,蓋因業韻字只列於三等。陳廣忠《韻鏡通释》(2003:355)認為《廣韻》“殜”字反切下字與“殜”音合,然上字與“殜”聲紐不合。楊軍(2007:455)認為此為後人據《廣韻》、《集韵》增,當刪。今考韻書,S.2071、P.2011殘缺,未知;“王三”、《唐韻》未收;P.2014收有“殜”小韻,《廣韻》作“殜”,《集韻》作“   ”,并余業反。“殜”、“殜”、“殜”當為同一字的不同寫法或是書寫不同所致。《韻鏡》原或当從眾本作“殜”與P.2014或與其相關的一類切韻系韻書合。
    六、外轉第四十一合
    上聲三等疑母位置,《韻鏡》嘉吉本似作“”,其它各本作“顩”。龍宇純(1976:301)認為未詳所據;《集韻》凡韻收有“顩”字丘凡切,或為本书此位列字所據而誤入于此,可備一說。然平聲與上聲在表格上相距較遠,誤列性較小。李新魁《韻鏡校證》(1982:309)認為“顩”字《廣韻》魚檢切,已列於“琰”韻,此重出不合。陳廣忠《韻鏡通釋》(2003:357)認為《廣韻》“侵”韻、“琰”韻之“顩”字,讀音均與此位不合,《集韻》“凡”韻之“顩”字,音與此亦不合。楊軍(2007:459)認为此位所列之字為後人妄增而误,但不知所據為何。今考韻书,《集韻》範韻收有“冂”小韻,五犯切,僅此一字。然“冂”、“顩”字形相差甚遠,不至於因“冂”而誤。《廣韻》、《集韻》琰韻收有“顩”小韻;“王三”作“儼”,魚檢反,下收有“廣”;“王二”廣韻“广”小韻下收有“顩”,魚儉反;P.2011琰韻“儼”小韻下收有“ 顩”、“廣”,魚俭反;S.2071切下字殘缺,其它同P.2011。“顩”已列於第三十九轉琰韵三等疑母位。今疑《韻鏡》此位所列之“顩”殆为傳抄刻寫過程中後人涉第三十九轉琰韻三等疑母位所列之“顩”而誤增,且字形又有訛者。
參考文獻:
[1]陳廣忠.《韻鏡》通释[M].上海:上海辞書出版社,2003.
[2]丁福保.說文解字詁林[M].北京:中華書局,1988.
[3]丁度等.集韻[M].北京:中華書局,1989.
[4]李新魁.韻鏡校證[M].中華書局,1982.
[5]龍宇纯.韻鏡校註[M].臺北:藝文印書館,1976.
[6]馬淵和夫.韻鏡校本と廣韻索引(新訂版)[M].巖南堂書店,昭和四十四年(1969).
[7]沈括.夢溪筆談(文淵閣四庫全書本)[M].臺湾:商務印書館,1986.
[8]許慎.說文解字[M].北京:中華書局,1963.
[9]楊軍.韻鏡校箋[M].杭州:浙江大學出版社,2007.
[10]余迺永.新校互註宋本廣韻[M].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2000.
[11]周祖謨.廣韵校本[M].北京:中華書局,1960.
[12]周祖謨.唐五代韻書集存[M].北京:中華書局,1983.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韻鏡》校證六則》其它版本

高等教育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