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惑的思考:在素質教育與考試競爭之間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教育理論論文
論文標簽:素質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楊啟亮
上傳時間:2008/4/13 10:49:00

摘 要:人們把素質教育解讀成一種與以往的教育根本不同的全新事物,把考試競爭简單概括為“應試教育”,是人為地制造了一種兩難困境,讓誤解它的人们愈加誤解。在素質教育和考試競爭之間,有幾個樸素淺显的問題需要思考:我們到底該如何理解基礎教育、素質教育、考試競爭?而我們对素質教育誤解的癥結在于把目標解釋成了教育內容,這與我們誤解全面發展教育是一樣的問題。而理解素質教育的关鍵不是教育是什麽,而是教育的普適性素質目標是什麽,這是個教育目標觀念轉換問題。所以素質教育與考試競爭之間不存在非此即彼的關系,“轉轨”之說不合邏輯,它與考試競爭中的如何考试、如何競爭、競爭什麽之間是亦此亦彼相輔相成的關系。

  关鍵詞:基礎教育;素質教育;考試競爭

  一、問題:素質教育和考試競爭之間的困惑

  十幾年的素質教育搞下來,誰也說不清素質教育是什麽了。搞理論的人习慣在書齋裏海闊天空,還熱衷於满世界地尋找高深的學問,把誰都可以明白的道理說得玄乎其玄,原本是個常用詞語的“素質”,原本通俗易懂的“素質教育”(註重素質或者以提高人的素質為目標的教育),如今成了一種與以往的教育根本不同的全新事物。而為了重建與重構这種全新的教育,我们十幾年來一直在不斷地批判以往的教育或傳統教育,並且把它高度概括為“應試教育”,它不是新事物,而是需要以“轉軌”的辦法淘汰的舊事物,人們依據自己的實踐智慧,普遍地把它解讀為“應對考試競爭的教育”。而現實是怎樣的呢?應對考試競爭的勢頭未減,而且还在愈演愈烈,因此,所謂以往的教育或傳統教育,其實就是現實存在著的教育,而且這種教育不需要滿世界找學問來解釋其合理性,也不需要掩飾,因為全社會都在實實在在地維護它、支持它。那麽,生活在現实中的教育實踐者,既然挣不脫考試競爭,也就不容易弄懂素質教育的真諦了,因為對他們而言,向素質教育“轉軌”絕不像理論家們在紙上談兵那樣輕松,“轉軌”意味著教育這列機車需要改道,他們就像是鐵路上的扳道工,面對的是呼嘯而來的列車,承擔的是生死攸關的責任,如何能不困惑?

  然而,是否真有一種素質教育,它仿佛可以超越過程、超越社會評價,超然於考試竞爭之外,以培養高素质的人才(初中不問能否考上高中、高中不問能否考上大學)而享有高質量教育的社會聲望?是否真有一種“應试教育”,它可以厘清與人的素質之間的聯系,把活生生的人培養成仿佛並非血肉之軀、仿佛沒有真善美之心的考試機器?我們提出这樣的疑問不是沒有根據的,因為人們倡導素質教育必定要與考試競爭劃清界限,人們執著於应對考試競爭必定要以素質教育百般遮掩,盡管它們就在人們心照不宣的默許下並行不悖,但是誰也不想實事求是地说清楚它們之間的必然联系,我們是自己給自己制造了一种兩難困境。在這個困境中,我們把素質教育描繪得就像不食人間煙火,让誤解它的人們敬而遠之,把考試競爭簡單地概括為“應试教育”,讓誤解它的人們愈加誤解。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标準,多年的教育實踐已經明白地告訴我們:如此截然不同、涇渭分明的兩種“教育”,可能是用形而上學最省力的辦法杜撰出來的,在這樣的虛假前提下討論的問題可能不是真问題。進一步說,所謂“由應試教育向素質教育轉軌”其實也並不合邏輯,它把教育評價和教育目標并列起來了,而且還是非此即彼的关系。這種關系意味著,只要有考試競爭就不能實施素質教育,只要實施素質教育就不能考試競爭。正是在這樣的意味中,我們時常聽到人們調侃說:“素質教育搞得轟轟烈烈,應試教育抓得紮扎實實。”那麽,這種調侃到底是說教育出了問題,還是说人們對素質教育和考試競爭的解释出了問題。在素質教育和考試竞爭之間,只能是你死我活的戰場嗎?是否還可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教育現實呢?有一种說法是“寧要高素質的人才不要升学率”,這如果不是蓄意羞辱潛隐抵制素質教育的話,就只能是百倍愚蠢吧!在素質教育和考試競爭之間,我認為有幾個樸素也淺顯的問題很需要進一步思考。

  二、基點:我們到底該如何理解基礎教育

  說基礎教育是培育良好的國民素質基礎的教育,這應當沒有異議。那麽,解讀這個基礎的性質,只要借鉴建築學意義上的“基础”來審視不同建築物的不同基礎,就不難弄清楚。越是規模宏大的出類拔萃的建筑就越是需要深刻厚重而且紮實的基礎,這應當毫無疑問;任何基礎都必須是全面的、均衡的,最薄弱的部分也要合格達標,這应當不難理解;任何基礎的表面粗糙都不是問題,它無須舍本逐末地在表現形式上苛求精致,這也可以說是個盡人皆知的常理。依据這樣的極淺易的解讀,我們就可以極淺易地解讀基礎教育中的“基礎”了,也就可以理智地以驗收基礎工程的標準來實踐並且評價基礎教育。關注每一個受教育者的底線合格,首先培養其成為適應現代社會發展要求的、具備體智德美勞基礎素質的、能夠自食其力的普通勞動者,這是實事求是的基礎教育目標。我們之所以說“首先”,是因為這無疑也是一切卓越的精英人才所必須具備的基础。

  如果把握不好这樣的基礎,必然把握不好以此为基點的素質教育,同時也會背離以此為基點的考試競爭,這就會造成上述的問題以及由問題造成的困惑。我在《合格性評價:基础教育評價的應然選擇》一文中,从這樣的基點出發詳細论述過當代基礎教育的方向偏差及改造對策。認為方向偏差的根本就在於選擇了頂線評价趨向,同時舍棄了底線評价或合格性評價,背離了基础教育中的“基礎”,混淆了現代基础教育與高等教育的性質,也由此混淆了高等教育要支持差別原則對均等機會的優先性,而基礎教育必須堅持均等機會對差別原則的優先性的教育法则。其實基礎教育在教育結構中的地位,就像金字塔厚重的底層基石,所以它必須均衡;而基礎教育與高等教育銜接的性質,就像工藝流程中不同階段間的关系,基礎教育就是它的原料生产階段,所以它只須質地纯正卻無須精雕細刻。選擇頂線評價趨向的偏差在於,它實際上是在基礎教育中演繹高等教育特征,這就像是引導金字塔的每塊底層基石都與塔峰徑直相對,這必然造成全社會人才的結構性失調;還像是引導原料生產都要制造半成品,這就必然造成高等教育的僵化與低起點。

  而如果把握好這樣的基礎,就應該明確培養普通勞動者的基本目標。這與顶線評價選拔精英的目标不同,但從本原的意義来說,勞動是人之為人的基本需要,是任何健康社會人發展的需要,也是真正的精英健康發展的需要。所以,基礎教育如果希望“真正公平地為每個人提供‘生活通行證’,奠定一個人終生學習的基礎”,就應該理智地選擇底線評價或合格性評價,以培養普通勞動者為基本目標。我们通常說的基礎教育“為高等教育培養和輸送人才”的目標,其實只是一種事實判斷,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基礎教育培養目標。不是基礎教育應當承擔为高等教育輸送有限定性規格的人才的責任,而是高等教育應该從基礎教育的已經達到普通勞動者基本目標的人才中選拔人才。高考是高等教育的起點,但不是也不應该是基礎教育的終點,普通高等學校入學考試必须從基礎教育評價中剝離出来,惟其如此,基礎教育才可能回到合適的基點,它的素质目標和考試競爭才会擺脫兩難困境。

  三、目標:我們到底該如何理解素質教育

  我們到底該如何理解作為教育目標的素質?辭書裏说的素質,是指人的先天的解剖生理特點,它是在人的社會实踐中逐漸發展並且成熟的。以此來解釋素質教育目標,至少不夠充分或恰當。解釋作為教育目標的素質,“素”字的解釋顯然是關鍵,辭書裏對“素”字的解釋有多種,其中有一種說它是指質樸的、本色的、不加修飾做作的,這比較接近作為教育目標的素質的“素”。這种解釋取源於《淮南子·本经訓》裏的“其事素而不飾”,這個“素而不飾”中的“素”與老子說的“見素抱樸”,孔子說的“繪事後素”中的“素”的意思是一致的。老子的觀點有些激進,孔子的觀點比較温和,但就解釋作為教育目標的素質而言,孔子的觀點更為貼切,因為孔子就此與學生討論過教育目標問題,甚至就是教育中的不同目標的比較和取舍問題。孔子說的“繪事後素”,直接的意思是說色彩絢麗的繪畫是因為潔白素凈的底色,他在與學生的討論中,把這個意思引申到道德教育目標上来,認為實施禮儀教育要以仁義為基础,因為禮儀是道德行為的形式目標,它可以修飾也可能做作,但仁義是基本的、本色的、普適的德性目標,它無法修飾也不可以做作。

  我們依據這種解釋就不難概括出作为現代教育目標的素质的含義,在教育中它是指人的最基本、最本色、最具有普適性的身心品質。这樣的解釋其實與日常用語中的解釋一致,所以我們才認為素質是個常用詞語,平常百姓對待平常事,常常很自然地關註素質而且以素質為依據,譬如,農民評價莊稼通常會说“長勢”好壞,依據的是莊稼的成長勢頭和生命潛力;工人評價建筑物基礎通常會說“敦實、紮實”等,依據的是負載、材料質地等,他们關註或依據的就是類似“素質”的品質。我們在許多專業領域尤其是特色專業領域中評價人的時候,經常直接使用“素質好”一詞,值得重視的問题是,使用“素質”一詞的多數情境往往是遭遇某些目標沖突的,或者需要進行非常規選擇,或者需要以潛質代替當下,人們就会使用“素質”一詞,譬如挑選運動员、藝術特長人才、各種專业人才的時候,遇到僵化測試指標不合格的情況,人們就不僅會以“好苗子、好材料、潛力大”來解释沖突,還會以“素質好”來支持選擇,這裏使用的“素質”就是素質教育中的素質。

  我們到底該如何理解素質教育?我们還需要什麽樣的解释?註重培養人的素質或者以提高人的素質為目標,這樣的教育就是素質教育。而我們對素質教育發生誤解,癥結就在於我們把目標解釋成了教育內容,這與我們誤解全面發展教育是一樣的問題。由於傳統思維方式和價值觀的影響,我們在解释教育目標的時候,往往會習慣于註重物質性和結果性目標,忽視功能性和過程性目標。譬如我們解釋全面發展教育,一直以來就註重“全面”的意義範疇的分析解釋,不厌其詳地解釋教育的內容,卻把智力、體力、發展等素質目標放在附屬的位置上;而我們解釋素質教育的時候,同樣註重“教育”的意義範畴的分析解釋,還是不厭其詳地羅列豐富的教育內容,卻把素质目標放在附屬的位置上。我們依據這樣的解釋實施素質教育,結果就依然是全面的教育和随意性的素質目標。最普遍的所謂“全面發展加特長”的解释,無論是理論還是實踐,人們真正重視的還是“全面”而不是“發展”,是对某些所謂特長進行的技能技巧訓練而不是“素質”。我們蔚為大觀的高校藝術類招生考試,應试者或僅僅是為了器乐考級而加盟藝術,甚至竟然是因為文化課考試無望而轉攻藝術,他們所張揚的藝術素質的膚淺,不能不說是對基礎教育中素質教育的嘲諷。因此,理解素質教育的關鍵不是教育是什麽,而是教育的普適性的素質目標是什麽,這是個教育目標觀念轉換問題。

  教育目標觀念向素質轉換,其實不是什么新思想。因為馬克思主義的人的全面發展理論中所說的“智力和體力的充分自由的发展”就是素質目標,而我們一以貫之的教育如果真正以此為目標,应當就是在實施素質教育。只是我們的教育學分析和解釋出了偏差,使人們執著於營造全面教育卻疏誤了發展,才造成素質目標失落的問題。需要進一步說明的是,素質教育與考試競爭之間不存在非此即彼的關系,也談不上“轉軌”的問題,它與考試競爭中的如何考试、如何競爭、競爭什麽之間是亦此亦彼相輔相成的關系。因為任何教育幾乎都需要考試這種評價方式,而任何考試也幾乎都避免不了競爭,因此,實施素質教育迫切需要有相適應的考試競爭,或者說我們必須把考試競争融入素質教育系統中。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四、對策:我們到底該如何改造考試競爭

   “應試教育”是教育考試競爭的極端惡性形式,它的另一極端則是超越教育考試競争的“素質教育”。這是種極端化判斷,極少成為真正的事實,真正的事實在它們中間,有意义的思考也應該在它们中間。教育教學評價和作为評價方式之一的考試,是教育教學過程的有机構成部分,主要功能是促進教育和教學而不是选拔。學校教育實踐素質教育是它的社會責任,履行這種社會责任是個系統工程,工程中包括了必要的考試競爭。但是,如果學校教育撇開自己的社會責任,轉向應對選拔性考試,甚至以選拔性考試競爭為唯一宗旨,就會扭曲教育的價值和意義而制造所謂的“應试教育”。如果真有這樣的教育,它的荒謬性昭然,已經無須批判。因此,我們應當思考的是現實的考試競争有什麽問題,它對實踐素質教育有什麽傷害,我們該如何在實踐素質教育的过程中改造考試競爭。

  現實的考試競爭疏離了實践素質教育。人們用考試競爭的結果代替教育價值,這種代替享有一種無形的權威,它在教育和教學價值的判斷中把实踐素質教育的全面發展目標弄得形同虛設(學生僅以高分就可以被高校錄取),也把人們的全部註意和興奮都聚焦於局限性的幾門課程以及局限性的考試竞爭中來。這種註意和興奮像瘟疫一樣恣肆蔓延著,冷漠並且疏离了我們實踐素質教育的責任。因為沒有人關心試卷和分数背後的教育和教學,沒有人关心創造這些試卷和分數的各種不同角色的成人和孩子到底生成了什麽樣的社會价值和主體發展價值。實際上,在我們追逐考試競爭並且強化考試竞爭符號(成績或分數)价值的同時,我們遭遇到了教育的雙重價值失落,這種失落被考試競爭符號遮蔽了,而符號价值的膚淺和權威,則相輔相成地步入了惡性循環。

  死揪上課補課和考試訓練是這种惡性循環的必然結果。人們不得不容忍它的膚淺是因為不得不屈從於它的權威,人們把考試競爭喻為“指揮棒”說的就是這個道理,而僵化落後的教學在很大程度上是指揮棒所促使的。我們不得不承認,多數教育者和不懂教育卻粗暴地幹预教育的家長群體,都寧可相信一種判斷:提高考試竞爭力,唯一有效的選择就是加大勞動強度,延長勞動時間。我們不能不覺悟,也正是這种判斷,把實踐素質教育逼到了一種尷尬境地。有許多禁止節假日上課補课的規定都以減輕學生課業負擔、倡導素質教育為理由。這種理由的潜臺詞是:實踐素質教育寧可退出考試競爭。而堅持節假日上課補課的辯解理由是向學生的前途負責也替家長分憂解難。這理由也有潛臺詞:考試競爭必須抱殘守缺。令人遺憾的是,谁也不肯相信,真正高素質的人才應對任憑多麽落後的考試也會有競爭實力。

  現實的考試競爭不利於提升國民素質。僵化的尖子主義的考試競爭把基礎教育窒息在一個精英化的旋渦里,高分名校的狹隘目標和殘酷的選拔淘汰,把教學什麽和教学為什麽都淡化了,它必然架空新課程改革的种種努力,把新教育思想異化成教條,使實踐素質教育很难在實質上有所作為,教育正義甚至也無以伸張。譬如近年來教育中發生的惡性事件,多數與無聊学習制造的痛苦、考試竞爭制造的壓力相關;近年來基礎教育中雨後春筍般地生出了不少富麗堂皇的名校,高考後的輿論媒體上則會莫名其妙地捧出不少名人。相比之下,基礎教育中維護民工子弟受教育權利的呼籲,高考後人們對無緣競爭和競爭失败者的關愛,對同樣付出心血的他們的老師們的理解,是否太過蒼白?而後者同樣是國民素質的注解,我們的考試競爭實际上是以忽視普遍意義上的國民素質基礎為代價的。

  所谓精英人才或卓越人才如果只是考試競爭勝出的人才,他們的素質基礎很可能比失敗者更糟糕,勝出可能只是意味著獲得了一塊敲門砖。我們說的糟糕有三方面依据,其一是以“加大劳動強度、延長勞動時間”為特征的考試競爭,使他們沒有更多的體力和精力養成普通公民的基本素質,他們越是“出類拔萃”就越是疏離普通公民;其二是他們即使成功也未必热愛敲門磚,未必熱愛自己的专業,未必熱愛由專業追求所建構的事業,我們集中優質資源培養選拔卓越人才的良好願望很可能事與願違;其三是考試競争如果迷失了實踐素質教育的路向,很容易步入教育的歧途。“不受苦中苦,难為人上人”“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何以復活?許多人竟渾然不知這是陶行知先生早已批判过的陳腐教育觀念,在如此的歧途上行走,如何能養成做人中人、平民人、知天下之人的良好素质基礎?

  在實踐素質教育的過程中改造考試競爭。在素質教育與考试競爭之間,我們選择走出困境的路徑,這從根本上說是個端正教育思想的問題。當人們意識到評價是基礎教育改革“瓶颈”的時候,正是現行的考試競爭必須重新改革的時候,而这種改革只能與全面提高國民素质“並軌”。我們面臨的事實,不是實踐素質教育附庸扭曲考试競爭,而是考試競爭在適合實践素質教育宗旨的前提下才是正確的。

  我们首先需要澄清誤以手段為目標的問題。實践素質教育與考試競爭不存在非此即彼的對立關系,因为它與旨在促進教育和教學的評价不沖突,也與高層次人才選拔不沖突,任何意義上的教育評價都沒有理由拒绝高素質的人才。實践素質教育並非是要全新设置教育內容,它依然以全面發展教育的內容為載體,我們之所以会誤解為全新內容,只是因為現行的考試競爭內容不全面,那麽關鍵問题在於我們如何駕馭這些內容載體,如何不限於僵化地記憶、熟練、掌握而誤了發展,如何實現素質目標。而考試競爭畢竟不僅关系到促進教育和教學,而且關系到高層次人才選拔,它如何與實踐素質教育的宗旨相適合是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試想,如果考試以素質為目標,其本質上就是素质測試了,還會有什麽冲突?諸如題海戰術、疲勞战術、把兒童青少年整得厭恶學習的戰術,說到底不過是低層次非素質目標訓練而已,如此,哪裏能尋到素質教育的真諦呢?

  我們需要實事求是地弄清現行考試競爭的局限性。科學發展观的一個核心問題就是可持续發展,實踐素質教育的核心正是關註人的可持續發展,而現實的考試競爭的成功或失敗依據的究竟是什麽性質的指標?它們的可持續發展價值如何判斷?曾有一位美國的大學校長在研究了中國高考試卷之後,說它是“捉弄人”的考试,並且說他們學校裏的來自名牌大學的與來自二、三流大學的中國研究生,就發展潜能而言只有幾個月的差别。那麽我們有理由認為,有些已經被考試競爭淘汰了的學生,如果給他們機會,其發展也不會有太大差別。泰勒在著名的“八年研究”中,曾经利用實驗班學生免試升入大學的規定,證明了他的“那些特定科目學習達不到要求的中學生,許多依然在大學期間取得成功”的假設,誠然這種证明說的是美國中學的考試競争的發展局限性,但是也足以啟示我們思考我們的考試,它究竟在何種程度上具有可持續發展價值?

  我們應當在實踐素質教育中改造考試競爭。如果我們踏踏實實地實踐素質教育,也實實在在地应對考試競爭,是否是实事求是的選擇呢?这裏的關鍵在於,究竟什麽是實實在在地應對考試竞爭。我們以儲備豐富的知識倉库、以數不清的考試或模擬考試來应對考試競爭,顯然是头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最笨拙的辦法,這到底是有效還是無效或者負效?這就像足球隊只練踢球甚至只練臨門一腳不練其他,或者像長跑運動員從早到晚只練長跑不練其他,能否算是有效訓練?能否算是實實在在地應對比賽?我们在這樣的過程中,迫使學生和教師們共同忍受沈重的課業負擔,真正失落的是什麽?学生和教師們滋生著心理焦慮与緊張,抑郁失落與無聊,學生厌惡學校學習,教師冷漠教育教學,能否算是實實在在應對考試競爭?

  如果我們把實踐素質教育或者實施新課程改革,從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或者重建与重構的虛擬境界拉回到現實中來,融入現實的教育和教學之中,也融入考試競爭之中,是否能形成一种沖突的和諧呢?我們似乎誰都沒有認真地回答過一個淺顯問題:超負荷的上課補課,即使是應對考試竞爭,真正有用嗎?蘇霍姆林斯基曾經對此表示過异議,他確信為差生補課是最不理智的,贊科夫曾經對此提出过建議,認為後進生尤其需要在發展上下功夫,他們的主張其實都是實踐素質教育的主張。天津南開中学的康岫巖校長,以一種有容乃大的教育家氣派实踐著素質教育,實施著新课程改革,也以一種舉重若轻的大智慧應對著考試競爭,在高考進入倒計時的“嚴峻”時刻,她依然與高三学生到農村參加體力勞動,其結果不仅沒有影響考試競爭,反而“考得更好”。當中國的現代農民都已經擺脫了“只有加大勞動強度、延長勞动時間才可以提高質量”的理念的情況下,教育為什么不能尋求科學教學呢?有些家長已经覺悟到“學生應有自己的時間去消化”,有些學生則萌生了“希望有時間自己調整、自己安排自己的學習”的覺悟,教育何以就不能支持如此的覺悟呢?

   參考文獻:

  [1]楊啟亮。合格性評價:基礎教育评價的應然選擇 [J].教育研究,2006,(11):11—17.

  [2]孫啟林,孔鍇。全球化視域下的基礎教育均衡發展 [J].新華文摘,2006,(4):113—115.

  [3]施良方。泰勒的《課程與教學的基本原理》[J].華東師範大學学報,1992,(4).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困惑的思考:在素質教育與考試競爭之間》其它版本

教育理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