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史學科未來的幾個問題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教育理論論文
論文作者: 孫培青
上傳時間:2008/4/8 15:45:00

摘 要:教育史學科的未來,是与教育史學科百年歷史和學科現实狀況密切聯系的,我們必须從學科的歷史條件和現實條件出发,對教育史學科進行歷史總結和理論建設,加强教育史學科的基礎建設,重視教育專史的研究,確立教育史學科的基礎地位,同時註意教育史研究的國際化,從而進一步增強自主研究的能力,以推动教育史學科的發展。

  關鍵詞:教育史;教育史學科;教育專史;儒家教育思想

  教育史學科的未來,是與教育史學科百年歷史和學科現實状況密切聯系的,我們必須從學科的歷史條件和現實條件出发,去考慮和推測學科未來發展的问題。我個人近來曾在這一方面进行了一些思考,現把所想到的幾個問題提出與大家共同商討,以利於集思广益,為學科未來的發展,预做一些必要的思想準備。

  一、教育史學科的基礎建設需要更加堅實

  教育史以教育發展的歷史過程為其考察研究的對象,掌握真實而充分的教育歷史資料,是開展研究工作最基本的條件,所以教育史資料(包括文獻、文物、檔案、图像、錄音、訪問記錄、調查報告等等)的廣泛收集和整理,是一項不可忽視的學科基礎建設工程。有些研究者對此有較深刻的認識,以对歷史負責的態度,投身於教育文献資料的搜集、整理、編纂,或是匯編成專題性歷史資料,或是匯編成斷代歷史资料,先後出版,公之於眾,為學科的實證研究創造條件,為後來的研究者提供了方便,既節省了寶貴的時間和經費,也提高了研究工作效率,他們無私的貢獻不可低估,應該向他們學習。

  教育史基礎建設是一項規模較大、时間較長的工程,只有小部分先觉者的努力顯然不夠,还需要較多的誌願者參加,使這一工作系統化、全面化、持久化,有一定的組織、有一定制度來加以保證,努力為後人留下完整的真實的教育史資料。至今為止,古代、近代、现代教育史在資料搜集、整理、編纂方面都分別做了一定工作,成果頗為可觀,但還不完整,與目標還有相當一段距離。現代教育史部分因條件限制,只能提供已公開文件的匯編,檔案沒有開放,事情具體的因果發展過程未能了解清楚,進行研究有很大局限。所以教育資料還要進一步擴展挖掘,匯編成多種專題史資料,為教育史研究建立堅實的研究基础。

  教育史基礎建設雖不能一時就成功完事,但必須從思想上加以重視,逐步推進,終归會接近預期目標。相信有了堅實的学科基礎建設,以後中青年從事學科課題研究,就不會像過去那樣辛苦,工作效率會更高,出成果會更快,達到的水平會更高,因缺乏歷史資料觀在沒有條件谈的問題,後人會有條件談,現在未能有結論的事,後人會得出應有的結論。

  二、要進行教育史學科的歷史總結和理論建設

  在中國,教育史學科的存在已有百年的歷史,百年來學科設置和學科研究相互推動,有了學科設置,首先就需要教材,進一步還要充實教材內容,這就促進了學科研究,並有了一些研究成果,可以用於豐富和更新教材内容。由於各歷史階段行政當權者對教育史學科價值的認識和利用程度不同,研究者的專業素養和認識深淺不同,思想控制放松之時,內容選擇、分析、評論的自由度大些;思想控制收緊之時,内容選擇、分析、評论的自由度就受到一定的限制,在多方因素影響下,学科發展的道路比較曲折。隨著形勢的變化,文教領域出現不同的潮流:如保持中華文教傳統、主張思想信仰自由、提倡民主與科學、宣傳階級鬥爭理論、實行興無灭資、開展文化革命等等。隨著這些潮流的更替,教育史学科也大大改變面貌,既積累了豐富的歷史經驗,也留下了深刻的歷史教訓,值得加以認真总結。

  有些研究者對教育史學科的現狀感到不滿,認為雖然研究成果不少,但理論水平不高,重要的原因是缺少理論指導。這一批評是很中肯的,促使人們加以反思,呼喚加強教育史學科的理论建設。有些研究者有誌於改變教育史學科的現狀,並且開始行動起來,對教育史學科的有关理論問題開展逐個研究,有的已寫成論文公開發表,引起了較廣泛的關註和共鳴。教育史學科的理論建設,需要一個由探索、逐步加深認識、總結理論、形成體系的過程,比較可行的是兩途並進:一方面是借鉴和運用現代人文社科等學科新理論來研究教育史;另一方面是認真總結教育史學科的經驗與教训,研究教育史基本理論問題。兩途结合的結果是形成教育史學,確立自己的理論、體系、方法。教育史学既是教育史學科發展的歷史總结,它反轉過來又對教育史學科研究發展起一定的规範作用。

  我們期望教育史學的創建,它將成為教育史研究者入門的必讀書,借以提高專業素養,這將有助於提高教育史學科整體的研究水平,對於評估教育史學科的研究成果亦将會有共同的標準和尺度。

  三、确立教育史學科的基礎地位和擴展生存空間

  在高等教育中,教育史学科不像外語或政治理論,成為本科不分專業的公共必修課,也不像教育學成為師範專业的公共必修課,它只是師範專業之一的教育專業的基礎課程,通過這門課程的教學,傳授教育史的基本知識,形成歷史發展的教育觀,養成热愛教育事業的奉獻精神,这門課程在培養教育專业人才方面所起的作用是不可忽視、不可替代的。

  現在高等师範學校的各級領導,因專業素養不同,對教育史學科在師資培養中的地位和作用的認识存在差別,在教育改革中對教育史學科就有不一樣的態度:有的采取壓縮教育史學科的措施,一年的課程縮短為半年;有的把中國教育史、外國教育史兩門課再合並為一門,為的是騰出時間用於增開引進的技術性、實用性的新课程。在全國性高師改革浪潮中,教育史作为教育專業基礎課程地位不穩,往往成為改革試驗的犧牲品,到了階段檢查整頓時,又要求恢復原样,待到下一輪改革時,教育史再次成為主要對象,又壓又砍,造成肢體殘缺不全。教育史的基礎課地位動搖,生存空间因減少課時而縮小,學科的特色難於體現,學科在培養專業人才方面的作用不能發揮,這種狀態實在让人擔憂。

  造成教育專業教育史課程地位發生重大變化,有其現實的原因,我國對外開放之后,教育改革就傾向学歐美,向歐美看齊,唯恐學得慢,歐化美化不夠,改革中註重學習實用技術,忽視人文学科,淡化民族文化,放棄中华教育精神,用實用標準衡量教育史學科,視教育史為無用,作為被改革的重要對象。轉貼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要消除高師課程改革中忽視教育史課程的作用所發生的偏差,只有期待高師領導提高認識,端正指導思想,才有條件進行矯正。教育史研究者要自強不息,不懈地爭取教育史學科在高師教育專業中確立基礎課程應有的地位,並尽可能開設選修課,擴展教育史學科的生存空間,教育史學科的作用才能得到發揮,才會有光輝的前景。

  四、重視教育專史的研究是教育史學科發展的重要策略

  教育史學科的發展不能脱離社會現實,隨著教育事業的發展與教育改革的进一步深化,現實中存在許多問题,因此希望總結歷史經驗,提供一些有益的借鑒,以期對解決現實的教育問題有所啟示。這種需求不是局限於領导層對宏觀教育策略歷史經验方面,而是各個階層各种職崗的人對教育歷史知识經驗都有需求,但具体需求則因職崗的實際需要而不同,這種多方的要求,是多卷本教育史滿足不了,也是高師教材教育史或教育簡史或教育史綱要滿足不了的,這一現狀勢必促使教育史學科更細、更專業化,分化出更多二級、三級分支學科,使各級各類學校教育都有專史,教育的各組成部分、各方面的關系、各種重要問題也都有專史。各種職崗的人希望教育史結合他們專業需要,研究和編纂出分門別類的教育專史。專史不是小項目,但也不是大型項目,從規模來說是介於兩者之間的中型項目,與上下都有密切的關系。重視專史,就會帶動与專史內容有關的個案研究、專題研究,這類研究成果,會豐富專史的内容,實際上這是專史的基礎。專史能形成系列,又為系統的全面的教育通史进一步再提高創造了基本條件。專史的研究有較大的靈活性,聯合三五誌同道合的研究者協作也可,個人自願獨立承擔也可。專史由於規模不是很大,參加人員不太多,較易於調度,也可能在一定時限內見其成效。專史是由“術業有專攻”的專業研究者來參加撰寫,是專家寫專史,保證研究是專門又是深入,具有自己的專業特色,能經受較长時間的考驗。教育史學科的發展,需要有更多研究者投入專史研究,為教育史學科整體水平提高創造條件,這有待於教育史研究者的繼續努力,不斷貢獻。

  五、對儒家教育思想需要再評價

  儒家思想是數千年中華文化的主流,而百年來成為批判的主要對象,这就影響了教育史學科對人物學派的评價。教育史存在著如何評價儒家教育思想的問題,從20世紀延續到21世紀,想回避這個問題總是回避不了,今後還得對儒家教育思想再作評價。

  儒家创始人是春秋末期魯國孔丘,儒家是在奴隸制度向封建制度轉变這一社會大變革時期主張走社會改良路線的一個學派,很重視教育的社會作用。雖然依靠私學傳授擴大社會影响,也只是百家爭鳴中的一個学派,並未居統治地位。但儒家對促進私學興起,文化下移,宣揚民本主義,主張仁政德治,重視農民生活,建立社會秩序,有重要貢獻。有人抹煞儒家對歷史發展有積極貢獻的一面,而擡高道家的自然無為思想,或以赞揚佛學而貶低儒學,說儒學只讲倫理政治,哲學理論粗陋,不如佛學精細。這些評價因脫离歷史實際,存在一定片面性。

  封建社会的統治者,從自己的利益出发,對儒家有不同的認識和对待。秦朝建立統一的中央集權國家,曾對儒家實行专政,進行嚴厲打擊,儒家被迫潜伏以求生存。西漢初,儒家雖可恢復活動,實際上還是受冷落。直到漢武帝時,國家達到相对富強,才由“無為”轉為“有為”,利用儒家學說,為鞏固中央集权服務。以儒家為統治思想加以利用,因人而殊,並非持久一贯,在歷史發展過程中,儒家曾多次受到沖擊,幾度起伏,這是政策變化造成的,要利用就加以尊崇,不利用就加以打壓。二千多年来,經受無數的批判,結果是批而不倒,或倒而不亡,在民间繼續流傳,待時變境遷,重新振作,再登统治地位,受到罷黜和受到尊崇相互更替,這就是儒家在古代的經歷。

  20世纪的中國,在錯綜復雜的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鬥爭中發生重大的社會變革。每一次重大變革过程中,儒家思想包括教育思想总是爭議問題之一,不同地位不同立場的人,對儒家思想有不同的認識和主張,歸納起來,有三種主要態度:一是完全否定,資產階級西化派和無產階级文化派對儒家都持否定態度,認為儒家是舊时代的產物,不能適應新時代,應該批判並拋棄,徹底決裂;二是基本否定,認為儒家對社會歷史發展功不抵過,負有歷史罪責,因它重德輕智,忽視科學技術對社會經濟發展的積極作用,過於保守,不能創新,阻礙社會进步,造成中國落後,要加以貶责;三是有否定也有肯定,认為儒家歷史上曾是中華民族文化的主流,雖在近代不能適應社會發展的需要,應該加以揚棄,但也有些寶贵的思想可以繼承改造,在現實生活中,既要发揚優良傳統,也要適時創新,以服務於現代社會發展需要。

  百年來,儒家的處境多變,由受批判被否定到受尊重再被利用,曾有幾度反復。文革之後,進入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改革開放時期,面臨不少问題,都與中華文化傳統有關聯,如普及教育、因材施教、尊師重教、做人誠信、修养道德、以德治國、民族團結、社會安定、國家統一,都繼續利用儒家思想的積極因素,这說明儒家思想不是一批了之,我們应以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对儒家教育思想進行再評價。

  六、面對教育史研究的國際化,中國要有獨立自主的研究

  教育史學科的發展,经歷了幾個階段。最初設置學科時,依靠引進的教材。1905年開始,中國人有了自己编寫的《中國教育史》,雖然內容僅是先秦教育,但已經有了開頭。到了20世紀二三十年代,研究本國教育史的學者漸渐增多,王鳳喈、陳青之、陳東原等先後有著作出版,並被用为高師教材,外國人雖也有重視中國教育史研究的,但畢竟外國人代替不了中國人研究中國教育史。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在半封閉的條件下,只與社會主义國家有部分往來交流,国際社會很少了解中國,研究中國教育歷史則更少,唯有日本人例外。文革後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中國经濟建設迅速發展,讓世界各国刮目相看。外國學者由研究中國經濟建設成就進而研究中国文教事業的發展變化,逐漸成為新潮流,有人稱之為中國教育的國際研究。外國學者並不對中國教育進行系統的全面研究,只是對中國近現代教育問題感兴趣,有選擇地做專題研究,較多的是采用比較法,如中日教育比较、中西教育比較,以盡快抓到中國的教育特點。外國學者對中國教育史的研究,受到我國一些研究者的註意,並積极加以學習,吸取其觀點和方法,以作為先進的標準,来衡量和評價國內的教育史研究,以改變國內教育史研究的状態。

  在经濟全球化成為時代發展趨勢條件下,中國教育史的國際研究遲早也會成為現實,我國既實行開放政策,自然歡迎外國學者研究中國教育發展變化的歷史,相信他們從不同的角度進行考察,會提出一些與我们認識有所差別的新看法,值得我們加以關註和吸取。另一方面,我也认為外國學者研究中國教育史,也會有他們的局限,他們沒有長時间生活在中國的社會環境裏,對中國教育並未全面了解,也未參加中國的教育實踐。他們只是根據他們利益的需要,站在他們的立場,用他們的思维方式,來選擇和思考中國的教育問題,並提出他們的結論,對這些結論,我們不能一翻譯過來就相信、就崇拜,我們不能跟在別人的後面,成為別人的思想附庸。我們應學習外國正確的觀點和科學的研究方法,研究本國教育史,本國人比外人條件更充分。中國的社會是我們長期的生活環境,參加教育實踐,對教育现象有所見,對群眾的教育呼聲有所闻,對教育問題的認識更深,所以我認為“不能依靠別人為我們提供結論”,要交流而不崇拜,要知情而不照搬,取其所長,為我所用。我們要立足中國,獨立研究,教育史學科建設的責任在肩,外國人無法替代。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教育史學科未來的幾個問題》其它版本

教育理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