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後美國學校德育的嬗變及啟示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教育理論論文
論文作者: 趙雪霞
上傳時間:2008/4/4 10:56:00

摘 要:二戰後,美國學校德育經歷了一個衰落與復兴的曲折歷程。本文試圖分析這一變化,從這一演變中揭示某些帶有規律性的東西,以期對我国學校德育的開展帶来啟發和借鑒。

  關鍵詞:美國;德育;嬗變

  在美國,傳統的以美德為中心的德育在20世紀初受到了進步主義者前所未有的挑戰。雙方在經過了20世紀二、三十年代的激烈爭論後,於四、五十年代達到一定程度的和解。就在德育即將在美國學校教育中獲得一個牢固的位置时,新的力量開始沖擊它。在20世紀四、五十年代,挑戰是微弱的、間接的,几乎沒被教育工作者註意;但到60年代,多種因素對德育的地位進行了挑戰,德育在全國的學校中大規模的衰退。有的學校很快地對道德問題取了中立態度,有的則變得全然冷漠。在這种情況下,大多數教育者和政策制定者都以一種屈服的、遗憾的態度對此作出反應。僅有少數美國人在60年代中期警覺到這一變化,他們嘗試通過各种途徑復興學校德育,德育從此進入了復興期。

  一、學校德育的衰落(1945—1965)

  (一)早期的緩慢衰落

  美國的学校德育從四、五十年代開始衰落。這時的美國人日益重視教育的認知領域,強调高水平的學術和認知技能,而把德育放置一邊。例如,許多上层社會的美國人要求通過艱難科目的學習促進智力的發展;中產階級的父母試圖尋求一種能给孩子升入名牌大學的機会的學校;即使是那些曾以塑造品格能力為榮的教育者,現在也較註重學生學術性向測驗的成績。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比较復雜而多樣,但其中有三種因素對這一現象的產生起了相當大的作用。

  1.反共产主義思潮的出現是導致學校德育衰落的一個重要因素。它是美國人基於對資本主義的、“民主”的和宗教的未來的擔心而開展的一場聲勢浩大的运動。他們把共產主義和自由世界對立起來,認為共產主義是“民主”的敵人,而“民主”的獲得不是靠個人的道德自律,它靠的是“國家產品的多少和核弹頭的數量”。因此,為了抵制共产主義國家以捍衛“民主”和“自由”,學校把較多的時間花在學术性主題上而不是象道德這樣的“軟”領域,學校中的德育讓位於科學技術教育。

  2.美國人對高水平的技術和科學技能(尤其是與電子、物理、醫学有關的技能)的日益增長的需要,是導致學校德育衰落的又一個重要因素。越來越多的人認為,技能對一個人的成就所起的作用要比德行大得多。因此,他們要求學校給智力的发展以更大的重視。此外,隨著社會的發展,許多職業對職员的受教育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渴望進入大學受教育的人也越來越多。這些因素都要求學校對此作出反應。學校開始削減品格教育所提供的那些“軟”課程和活動,把資源移向大學的預備項目,即使是在曾經能夠安全地進行品格教育的公民課和社會研究課上,學校為了能教給學生成為超然的、專業的社會科學家所需要的技能,也巧妙地降低了既定的公民訓練的重要性。

  3.美國人在個人和公共領域劃分的界限日益明顯,是致使學校德育衰落的第三个因素。戰前的美國人在個人和公共領域就已劃分了界限,他們要求為每一領域建立不同的行為規範。戰後的美国人更加強調這一點,他們把宗教和道德看成個人的事情,把這一責任交給家庭和教堂而非學校。一种強調在兒童6歲前進行家庭德育重要性的新的心理學理論的出現,強化了這一趨勢,使得人們更加強調家庭德育的重要性,而忽視了學校在德育方面所起的作用。这些因素促使當時的家長對他们傳輸價值觀的能力更加堅信,他們越來越害怕失掉他們在個人道德領域的特權,這使得他們与他們的前輩相比,更有可能對學校德育提出批評。

  4.五十年代學校德育的衰落是緩慢的、不均衡的。這種衰落並不是由對德育的一致的攻擊所致,而是由教育優先考慮事项的逐漸變化所致。那些在這些年來忽視品格問題的人,很少是由於輕視德育,更多地則是出于為單純的認知發展尋求更多時间的需要。

  (二)黯然失色的德育:60年代的劇烈衰退

  20世紀60年代,美國學校德育的衰退變得快速且有目的性。以前的教育者僅是忽略德育,現在則開始認為在德育中和德育本身均存在著问題;德育在學校中難以進行,它幾乎成了爭議的源泉。教師和行政官员還面臨著其他難解問題,致使他們樂於逃離德育的任務,把品格發展的責任返還给家庭和教堂。

  使德育在公立學校中舉步維艱的因素,首先是許多社會的和文化的大變動。制止種族歧视的努力、不得人心的戰争的開展、文化多元化的加劇、擴展可接受的個人行為范圍的日益增長的要求,所有这些都削弱了學校進行道德教育的義務。推進種族平等的努力和越南戰爭問題的爭論尤其造成不和,使得這個時代的人際關系脆弱易爆。隨著對日益加劇的種族、民族、階级的分離的深度懷疑,美國人對其发現共同基礎的能力失掉信心。逐漸地,他們通過接受差異和鼓勵容忍來維持易碎的和平。在這一過程中,他們把文化相對主義提升為首要的社會价值觀,他們在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方面有較大的选擇權,任何限制選擇權和仲裁差異的機構將有使緊張、甚至是易爆的社會更惡化的危險。其次是國內自由意誌論者的影響。他們對所有的既定权威產生廣泛的懷疑。一群激進的社會批評家對學校進行了苛刻的評價,他们把學校描述成壓制創造性和實行一致性的權威機構。他們要求限制學校在社會化方面的作用,尤其是在道德和價值觀領域,以給年輕人更多的自由。例如,教育家(Bereiter)貝特雷認為公立學校應仅傳授技巧,把德育的任務留給家庭、教堂和學生自己。他指出,在個性和價值觀領域的教育從来沒有脫離集權主義的強加,公立學校闖入象價值觀這樣的個人問題,與混淆教堂和政府一樣危險。

  學校為了寻求一個和諧的環境,盡量避免有爭議的道德問题,並且把容忍提升為學校的首要價值觀。在這種氛圍下,許多教師放弃了他們的道德權威,其職能只剩下了一個技師的角色,他們把自己的作用局限於向學生傳授信息和技能,而其作為“人類灵魂工程師”培養學生品格的職責開始減弱。这種情況在20世紀60年代中期達到高潮,这期間德育在國家公立学校中的地位達到歷史的最低點。

  二、學校德育的復興(1965—现在)

  60年代中期,美國以加強智力和技術訓練為核心的教育運動走進了死胡同,各種社會矛盾日益尖銳,社会風氣趨於敗壞,各種社會運動如民權運動、女權運動、反對越戰運動等此起彼伏。尤其是60年代席卷歐美、矛頭直接指向傳統价值的學生風潮更使朝野上下大為震驚。人們對社會道德的约束功能和人類品格弱點的擔憂日益加劇,要求學校加強德育的呼聲日益高漲,德育重新證明了自身在學校中存在的必要性,開始了它的重振與復興歷程。

  有許多美國人為學校德育的復興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他們為之努力的途径大致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為德育發展新的方法;另一種是對傳統的以美德為中心的品格教育的維護和恢復。

  (一)全新的方案

  在進行德育的過程中,有些學者發现,傳統的以美德為中心的德育是不完善的,它甚至對個人自由形成了一種威脅。于是,他們嘗試創造全新的方案來進行德育。在60年代中期到90年代末之間,有三种德育流派對美國學校德育理論和實践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價值观澄清學派、認知發展学派和強調關懷倫理的體諒關心學派。雖然他們都提出了鮮明的德育主张,但他們的德育理論却呈現出了許多共同的特點:

  1.反對傳統的道德灌輸

  價值觀澄清學派的支持者認為,任何強制和灌输的方法都不可能把某种價值體系內化為受教育者自己的信念。教育者應給受教育者充分的自由選擇機會和權力,讓自己處於提供暗示或給予誘導的地位;認知學派的支持者也提出,灌輸既不是一种教授道德的方法,也不是一种道德的教學方法。他們普遍認為,灌輸从根本上降低或消弱了道德发展所必需的理智能力和自主意识,因此是不足取的,學校德育應是一種無灌輸的德育。

  他們對道德灌輸的批判和要求建立一種無灌輸的德育的主張在當時有很大的進步意義。它體現了對行為主體及其主體性的尊重,有利於學生推理、判斷能力的發展和自主意識的形成。但是,單純反對灌輸同時也會帶來許多問題。從理論上講,道德是由一系列文化規則組成的規范系統,完全排斥規則传授的德育實際上是一种無道德的德育;從實踐上講,反對灌輸容易走上自由放任主義的道路。因此對灌輸這一问題應采取科學的態度,不應簡單的全盤肯定或否定。

  2.推崇認知主義

  這三種德育理論大都以認知為定向,強調認知在道德發展中的重大作用。道德認知能力主要包括道德判斷、推理和選擇能力。認知發展學派對道德发展認知維度尤其信奉,把道德認知能力提到了一個相當的高度。其代表人物柯爾伯格曾指出,如果道德行為只有一个要素,那麽道德認知是所發現的一個最重要的或最有影響力的要素。價值澄清學派、女權主義的關懷學派雖較之上述理論更註重情感因素,但是他們也同樣把道德認知能力的培養作為教育的重要任務。

  註重道德認知能力的培养,並把學生的智力活動引入道德教育中,是這些道德理論的一個重要貢獻。但是我們不應因此過分地誇大認知的作用而忽视了道德情感、道德行為等因素的道德價值。因為,道德認知和道德推理僅是道德的一部分,並非德育的全部。德育的最終目的是受教育者行為的改善,而不是道德推理和道德判斷能力的改善,否则就會培養出“空頭的政治家”和“道德的偽君子”。转貼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3.對道德相對主義、形式主義的信奉

  這幾種德育理論都堅持道德的相對性、易變性、反對道德的絕對性和永恒性。價值觀澄清學派的支持者否定存在一种在任何時間和任何地點都適用的價值觀。他們認為,在一个變化頻繁的世界裏,受教育者要學習的不是一套固定的價值觀,而是價值觀的澄清過程,故他們反對特定價值觀的傳授,不去研究德育的內容,而是把重點放在了德育的形式上,從而陷入了形式主義的泥潭。認知發展學派也不例外,他們對道德推理過程比對道德内容更感興趣。道德相對主义突出了主體在道德發展中的自覺意识和自由意誌,解除了永恒和絕對主義對人們思想的束缚,但它很容易造成混亂和無政府状態。德育的形式主義則順應了社會多元文化的趨勢,但如若脫離了德育的內容也就失去了其研究的意義。

  (二)品格教育:對傳統美德的維護

  60年代中期以来,價值觀澄清學派、認知發展学派和女權主義的理論已在德育論壇中占有了一個特殊的位置。但為學校德育的復興作出最大努力的卻是這樣一些群體和个人:他們強調特定美德的傳授和良好行為的養成,註重德育的內容甚於道德發展過程,即品格教育者。

  品格教育的維護者有兩組:一組是深受私人基金會支持的品格教育研究所。他們為從幼儿園到六年級的學生制定了一套品格教育課程。教師可把所設計的課程作為社會研究課程的一部分講授,也可以每天留出特定的時間段进行:幼兒園每天用5分鐘的時间進行品格教育。年級越高時間越長。品格教育課在小學中的傳播非常迅速,到80年代末,已經達到44個州的18000個教室。對它的評價不一:支持者認為,它減少了酒精和药物的濫用,提高了學校的出勤率,有助於反對破壞性行為;懷疑論者則懷疑一個僅在一天中占幾分鐘的計劃能不能產生牢固影響。

  另一組品格教育者是一群誌趣相投的個體,與前一個默默工作的群体不同的是,他們積極地參與到沖突中,對當代理論進行了銳利地批評,对以美德為中心的品格教育進行了強有力的維護。但是,他們並沒有專門設計品格教育课程,他們堅信德育存在於課程的每一部分中的可能性。教育家博耐特(Bennett)就曾明確地指出:“我們不必重新創造材料,我們也不必增添新課程,我們有豐富的材料(指所有學校為塑造學生的品格而使用的材料)可以利用。這种材料我們可在正規課程,如英語课、歷史課等課堂上傳授。

  盡管品格教育者的維護者在工作的過程中受到了一些批評(最大的批評仍落脚到灌輸問題),但這仍無法否定他們所起到的積极作用。他們至少使得學校在進行德育時不再怯懦,並對學校德育的复興起到了相當大的促進作用。

  總之,不管是那些創新者,還是那些維護者,他們為學校德育所做出的努力扭轉了學校德育衰落的局面,使品格和道德問題再次在美國教育的議事日程中占据首位成為可能。

  三、啟示

  (一)道德作為一種社會意識形態,深受社會政治、經济、文化等因素的影響。

  世界上不存在永恒的、絕對的道德,它是隨著社會的變化而變化的。這就要求學校德育适時地調整其目的、內容和方法,以适應、服務於發展變化著的社會现實,而不是與社會現實相脫離或無視社會需要。美國學校德育的發展就足以說明了這一點。例如,它針對當時社會發展的需要,及时轉換職能、調整內容、更新方法。在內容上由註重美德的傳授到美德的傳授和道德认知能力的培養兼顧;在方法上由強制、灌輸到反對強制和灌輸的適應兒童主體性發揮和道德能力培養的方法。這對我們今天的學校德育很有啟发意義。目前。我國正處在由社會主義計劃經濟体制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轉轨時期,經濟體制的變化要求建立相应的道德觀念體系。它不僅要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而且要發揮一種價值導向作用,克服市場经濟的弊端,使之健康發展。這就要求我國的學校德育在馬克思主義思想的指導下,本著“棄粗取精,綜合創新”的精神,對德育的内容、方法做出及時的調整,以服務於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德才兼備的人才的培養。

  (二)德育在學校中的重要地位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動搖。

  50年代的美國為了追求經濟、軍事、科技力量的發展而對德育采取漠視的態度,致使學校中普遍重視高水平的學術和科學技能的传授而把德育擱置一邊。這种情況導致了美國社會嚴重的道德危機,美國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我們應汲取这方面的教訓。在進行經濟建設的同時,應重視社會的道德文化建設,強化學校德育的重要地位,坚持“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以免重蹈美國“一手硬”、“一手軟”的覆轍。

  (三)應加强德育研究和理論建設,使德育工作有規律可循,從而提高德育工作的科學性。

  縱觀美國学校德育的發展史,其每次的改革運動無不是以新理論的產生為先導的。如:60年代中期美國學校德育開始的復興運動,就是以新理論的產生為前提的。各種各樣的德育理論流派應運而生,指導著美國德育多樣化的實際,使美國學校德育重獲生机。而我國在德育理论的研究方面卻顯得有些薄弱,使它不能起到應有的作用。因此,我們應加大對德育理論的研究力度。一方面,我們應在馬克思主義思想的指導下,本著“古為今用、洋為中用”的原則,對我國古代的道德傳統和西方的倫理思想加以研究,吸取其精華,以丰富我國的德育思想。另一方面,我們應加強德育的跨學科綜合研究,從多個侧面、多個角度研究德育,從而構建出能夠指導變革時代德育實踐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科學的德育理论。

  (四)讓德育充滿學校所開設的所有課程之中。

  美國品格教育的支持者認為,德育存在於每一門課程之中和課程的每一部分之中。他们主張充分發揮各門课程的道德價值,使学生受到良好的德育。因此,在美国的許多中小學中,除了專門的德育課(如:社會課、法制課、公民課)之外,學校還在其它課程中滲透德育。美国在文科科目(如:歷史等)的教學中滲透德育的做法非常普遍,近來,也开始在理科的教學中滲透德育的内容,使自然科學知識的傳授與道德培養結合起來。具體做法是,学生在學習一門理科課程時,要了解三個問題:這个領域的歷史和傳統是什麽?它所涉及的社會和經濟問題是什麽?要面對哪些倫理和道德問題?美國的這種充分發揮教學這一主渠道的滲透性德育的方法,對我國的學校德育很有借鑒意義。我們應在發挥專門德育課的德育作用的同时,充分挖掘其他課程的道德價值,使學生时時處處受到道德的陶冶、熏陶,增強德育的實效性。

參考文獻

[1]董小燕。當代美國學校德育的進程、特點及啟示[J].外國教育研究,1997,(1).

[2]戚萬學。20世紀西方道德教育的歷史發展及啟示[J].教育研究與實驗,1994,(3).

[3]戚萬学。20世紀西方道德教育理論概述[J].教育研究。1993,(10).

[4]趙立英,喻峰。美國學校道德教育發展的歷史考察[J].外國教育研究。1998,(6).

[5]袁桂林。当代西方道德教育理論[M].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1995.

[6]B.Edward McClellan,Moral Education in America.Published by Teachers College Press,1999.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二戰後美國學校德育的嬗變及啟示》其它版本

教育理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