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內的權力主義:存在與批判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教育理論論文
上傳時間:2009/9/21 16:48:00

             作者:張廣君 李宇曉 張建鯤

  [摘 要]作為承載和傳播社會文化的核心機制,教育系統及其運行過程明確地張扬著社會文化的主流價值和積極意蘊,同時內在地隱含著文化體系中具有鮮明歷史特點與痕跡的意識形態和文化慣性。校園中的權力主義,正是教育中或明或暗但卻一直存在着的一種傳統、體制、行為方式和意識形態,反映出學校教育对於傳統政治倫理的盲從與依賴、对於既存利益格局的復制與維護、對于基本公民權利的背棄与侵害、對於學生基本價值觀念的默化與誤導。欲破此藩籬,需要在重建學校教育哲學、澄清公民受教育權利、還教育以精神自由和倡导民主觀念等方面尋找出路。
  [關鍵詞]學校教育;權力主義;批判
  
  學校教育中的民主問題常常為人們所關注,可是其中所隱含的权力主義問題,卻往往被人們忽視。本文基於教育學的立場,擬就校園内權力主義的內涵、存在形態、主要危害及可能的超越途徑等進行一些理陸的分析與批判。
  
  一、校園內權力主義的內涵
  
  本文中校園內的權力主義,指的是在學校教育中,基於對權力的預期、信任、崇拜或欲望而在思想觀念、制度規範、行為方式、人際關系等方面存在或表現出來的相對穩定的傾向性。
  從政治學的角度看,校園內的權力主義是学校教育泛政治化的結果和表現——在這裏校園是泛政治活動的教育的舞臺;在這個時空範圍內的一切。從學校中的組織架構、政治理想、行動原則到人際交往,都深深打上了權力至上的烙印;在這裏推崇的是如政治活動中的體現权力意誌的制度規章、成就標准、威權尊崇以及至少是期待中的絕對服从;而且在具體如課程設置、内容選擇、組織形式等教育活動的安排方面,也無不同樣滲透著類似的信念或理想。政治學意義上的權力主義的權力確认乃是校園內外權力主義現象的最直接表現。
  從社會學角度看,校園内的權力主義所根本依存和膜拜的是传統的階層倫理、等級制度、人身依附關系以及個人資歷、身份標簽等思想意识。在權力主義的視野中,學校不過是社會權威、科學先知、思想超人等一切社會的、歷史的、科學的、思想的英雄或楷模接受平民大眾頂礼膜拜的地方,是智慧長者、時間老人在無知小輩身上复制和光耀自己的場所,進而學校教育也就變成了超度蕓蕓後生终為新的社會賢達、能人誌士进行的一場社會洗禮和共塑金身的過程。在這樣的背景下,即便是在誘人的學校教育要“實現社會個體的有效社會化”“促進社會文化的良性發展”等一系列口號中,仍然可以很容易找到那隱藏於漂亮的社会學術語和命題背後的權力主義的影子。學校教育中對於傳統“師道尊嚴”“教材中心”的有意無意的維護乃是毋庸置疑的社會權威、教育權威、科学權威等的現實影響使然。甚至即便是在新課程背景下的某些課堂教學中,當教師以“对話”的名義讓學生一個接一個對所设定的問題作出盡可能合乎教學設計和預期的回答的時候,仍然不難看出教師对於配合其設計的“好”學生的預期、學生對於“老師的正確答案”的追求和“發現”以及其背後所隱藏著的理應進行變革的教師權威意識。
  尽管我們很難對校園內的權力主義作出比較全面的定義,但從以上的分析中我們可以看出,校園中的權力主義的根本特征在于:它不是以直接的方式申明特定群體、階層在教育改革与實踐中的各種不合理不平等的權利,而是通過推動教育教學、推動社會文化、推動受教育者的發展等表面主張,來最終實現对這種不平等權利的獲得或保障。
  
  二、校園內權力主義的存在形態
  
  當然,教育領域內的權力主義傾向既不僅僅體現在政治學意義上的教育方針政策的制定與調整上,也不僅體現在社會學意義上的社会對教育資源的提供與掣肘中。相反,從教育组織架構、教育培養目標、課堂教学實踐、課程內容選取、校园人際交往以及教育評價制度等方面,我們均能或清晰、或隱約地感受到權力主義倾向對教育和學校的異化。
  
  (一)校園內教育組織架構中的權力主義
  表面上看,這個層面的權力主義傾向表現為管理權力對學術權力的擠壓。教育所要負擔的人性培育和文化發展職能的实現,都是要以一定的學術權力為基礎的。但正是這個在本體論的意義上居於服從地位的保障工作,卻又導致了校園管理權力与學術權力調節的循環博弈。從深層次看,不論是將管理權力納入學術權力來實现教授自我管理的西方式的大學,還是管理人員多从教師中提升而來的中國的中小学,這種權力主義傾向都是隐性地存在著的。
  
  (二)學校教育目標的權力主義異化
  有論者指出,作為教育改革方向的素質教育,應把各項教育內容聚焦到人的现代化這個現實目標上來。事實上,人的發展、人的現代化乃是一個多層面多視角的過程,因此教育的目標也必然是多元的。但是,由培養目標、課程目標和教學目標等共同組成的教育目標,卻由於校園內的權力主義傾向的幹預,而表現為並维持著培養目標的單一化、課程目標的知識化和教學目标的表面化。我們看到,由於受到來自校園之外的權力主義傾向的影響,我們學校教育的總體培養目標,往往被現實地、功利地局限在學生的升學或就業這樣一些單一的目标方面。與此同時,這種傾向又进一步使得作為具體培養目標實現途径的課程目標,呈現出一種知识化、書本化的傾向。並且,當這种權力主義傾向波及教師教學評價領域之時,它又使得更為操作性的、靈活的教師教學目標變得呆板、淺近、功利。
  
  (三)課程中的權力主義傾向
  盡管學校課程計劃的制定和課程內容的設定大多是在校外完成的,並且課程的編制者往往也僅僅有少部分人來自教學一線,但是課程卻往往既是校園內權力主義傾向的迎合者,更是這一傾向的助長者。從内容的選取和表述看,只選擇已經為人們完全公認的知識作為課程的內容,已然成為教材編制的不二法則。從課程的編排來看,按照科層制的順序、以幾門大的學科為演绎線索的方式來安排学生的學習,也幾乎成為不變的定式。這樣,課程便有利於教师在課堂上以課程代言人、權力擁有者、權威解釋者的姿態实踐其完全預設的、沒有“人”的教學。而教材的表述,則由於其帶有法典一般的不容置疑陸,自在地、不必教师施以任何努力地實現自身的權威地位。教學是師生之間的一种特殊交往活動,但是這種傳統的课程方式,不論其是在什麽樣的理念下包裝完成的,對教學過程交往本質的顯露與還原均構成了某種阻礙。
  
  (四)教師觀念與行為的權力主義異化
  傳統觀念的慣性、現實社會氣氛的習染導致教師的教學觀念和行為處於矛盾的境地,既反感學校管理中的權力主義,’又不自覺地延续乃至放大這一傾向。師生關系、教學關系中的不和諧,在中小學中顽固存在的以教代學、師令生從的現象,都是最好的證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五)評價制度的權力主義異化
  在我國现階段,不能否認高考制度帶有某種選拔性乃至於殘酷性。在一個“應試文化”的环境中,高考已然成為此前一切考试的目的與歸宿。不論是形成性的評價還是相對總結性的评價,對於學生來講似乎一切考試都被作為高考代表、權威的教師所掌控,學生在評價的過程中,已然成為一個毫無主體尊嚴的答題機器。而對於教師而言,情況似乎也好不了多少甚至更糟,因為不論此前教師對學生的學習起到過多麽大的幫助、推動作用,只要學生在高考中失利,那麽對這位教師的評價就是不言而喻的了。
  
  (六)校園中人际關系的權力主義異化
  在教師與学生的非教學性交往活動中,教師作為成人所普遍具有的權力主義傾向,使二者本應平等的交往发生明顯的異化。同時這種權力主義傾向還延伸到學生的日常交往中,例如,學生之間因為分數、家庭、地域等因素而形成不利於教育教學的亞文化群的现象已經變得司空見慣。
  
  三、校園內權力主義的危害
  
  校園內的權力主義,往往是以一種表面看似推動教育發展、實則保障教育中的特殊權力的形式出現的。應當說,正是由於这一特征,校園內的權力主义所造成的危害往往不為人們所重視。甚至不為人們所察覺。具體說来,校園內權力主義的危害主要表現在學生受教育權、師生的精神自由、學生價值觀念的塑造等方面。
  首先,校園内權力主義傾向的最根本危害表現為其對公民受教育權的损害。瑞典教育家T·胡森认為,教育平等觀念因哲学觀不同而依次經歷了“保守主義階段”“自由主義階段”和“新概念階段”的演變過程,分別形成了“起點平等論”“過程平等論”和“結果平等论”三種理論形態。圓相應地,公民的受教育權利問题主要體現在入學機會、學業成就和就業機會三個層面。直觀來看,入學機會權與就業機会權主要是處於校園環境之外的。學生在校園內所取得的學業成就,既對學生的進一步入學、更對學生的最終就業具有直接和明顯的影響。而学生享受教育(或學習)、獲得學業成就的平等權,又經常為校園內的各種權力主义傾向所損害。校園內权力主義的傾向對這三方面均存在著一定的損害。事實上,即便是在校園之內,當前某些学校依據家長的贊助、地位等來確定學生的班級、座次、選幹等現象,便是对受教育者的學習權利的一種戕害。並且,當校園內的權力主义作用於學生團體,逐步形成普通學生與學生幹部、學生“贵族”之分,便有可能進一步在学生的學業成就權利和畢業就業權利等方面造成異化和不公平。
  其次,校园內的權力主義傾向導致教師和學生的精神自由、發展權利及學术(或學習)權利遭受侵蝕。一方面,教師職業的特點使得教師的自主工作權利、學術自由权利、生涯發展權利成為其有效工作的必然條件。另一方面,要培養具有自主意識、民主观念和探究精神的社會公民,學校教育就更應該為受教育者創設一定的自由、平等的環境,指導、允許和鼓勵學生獨立思考、规劃自身的學習與發展。学生在日常生活、課程學习中的獨特經驗,特別是基於自身积累和興趣參與知識探究、問题解決的過程及其發展價值,必須受到應有的重視。然而,正是校園內富於慣性的權力主義傾向,使得教師的地位和主體性作用受到忽視,導致教師在自身職業生涯發展過程中的个性化需求、目標及相關問題,往往为諸如教師的職稱晉升標準、學历達成標準、崗位考核標準等团體性目標所遮蔽。而學生則在学校及教師雙重權利的侵蝕下,更是成為校園內權力主義的最大犧牲者。教師,常常既是學校管理、社會習俗及政治生活中的某種被動者,又是學生學習与發展活動的粗暴幹預者。
  第三,校園內權力主义傾向的基本危害還表現為誤導學生的價值觀念。應當看到,學生價值觀念的塑造絕不僅限於課堂教學或一般性師生交往之中,即便是在比較理想的教育教學背景之下,學生價值觀念的形成也是一個潛移默化、逐步吸納养成的過程。因而,各種潛在性的校園內權力主義傾向,如教師與学生之間的主體權利張力、管理者與教師之間的管理權力張力等,便極有可能對受教育者形成不易察觉的誤導。何況學生的正確價值观的形成乃是教育的重要目標之一,也是社會政治民主化的一般基礎與實現途徑。社會大眾對教育所蘊含的推动政治民主的潛能有著長期的期待,而校園內權力主義的存在,顯然會导致人們對其政治進化功能的期待弱化,甚至走向相反,而這從根本上是不利於教育的健康改革與發展的。
  
  四、校園內權力主義的克服與超越
  
  首先,克服校園內的權力主義要著力于學校教育哲學的重建。我國的學校教育哲學,整體上直接以馬克思主義人的全面發展學說为基礎,以培養具有自由、和諧、健康人格的社會主义新人為學校教育的基本目標。然而,以往及當前學校教育領域所彌漫著的東西,許多與此大相徑庭。權力主義傾向的教育哲學辭典中,根本缺乏的是對人的尊嚴、價值和發展的普遍尊重。舉目校園,在對教育價值的功利化理解和拜物化追求的影響下及在权力主義傳統慣性的推動下,師生都成了海量灌輸、機械訓練、簡單問答、強迫記憶等教育形式的犧牲品。重建學校教育哲學,就是要高揚馬克思主義的人本思想,確立人的生命存在、基本尊嚴和文化提升對於教育的首要和基礎意義,厘清人的發展和社會需要的相互關系,防範和杜絕一切假“社會” “人才”“發展”之名損及教育根本內涵的觀念與行為,守護基礎,夯實基礎,提高基礎。
  其次,克服校園內的權力主義要堅守和澄清公民的受教育權利。在處理教育政策、課程管理、教学制度、評價方式、人際交往等諸方面的問題時,應該堅守一條底線,那就是尊重學生的基本受教育權——不僅在受教育機会上,而且在受教育的质量、受教育的結果上。学校和教師既沒有權力剝奪這種權利,更沒有理由不維護并有效發揮這種權利。當校园中實質性地出現某種權利侵蚀現象,如片面追求升學率、大搞成績排名、熱衷競賽獲獎等行為時,首先意識到的應該是學生基本權利的救濟問題。
  第三,超越校園內的權力主義要还教育以精神自由的權利。校園是師生教育活動的場所,是心灵沐浴和成長的地方,最需要的就是心靈解放,最看重自由、和諧的價值。正如德國哲学家雅斯貝爾斯所強調的:“教育是人的靈魂的教育,而非理智知識和認識的堆集。”在學校教育範疇內,當務之急者,便是還學生自主學習的權利和教師自主發展的權利。
  第四,超越校園內的權力主義還要積極有效地推行校園民主,倡导和諧發展的教育價值觀。我們的學校教育,必須根據時代發展的要求,遵循促進人的和諧發展的基本目標走向未來。學校應該積極地使自己成為社會主義民主的溫床和苗圃。學校教育應該成為教師和学生自己的教育。“未來的學校必须把教育的對象變成自己教育自己的主體。受教育的人必須成為教育他自己的人;別人的教育必須成為這個人自己的教育。”
  當學校教育切實成为師生追求和享受發展的過程,當校園生活真正成為師生个人生活不可或缺的時空成分,當課堂活動作為師生感受、批判、建構歷史經驗和當下感性生活的生動舞臺的時候,校園内的權力主義傾向才能處於被抑制或超越的状態。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校園內的權力主義:存在與批判》其它版本

教育理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