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論家庭教育投資對農村女性教育地位影響研究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教育理論論文
論文標簽:家庭教育論文 教育研究論文 投資研究論文
論文作者: 王兆鋒 鐘漲寶 俞紅
上傳時間:2010/11/21 14:50:00

  論文摘要:本文運用社會學研究方法,以湖北省農村女性社會地位調查數據為基本研究資料,分析現階段農村家庭對子女教育投資傾向性、變化趨勢以及對農村女性教育地位的影響。研究表明,在教育資源有限的情況下,農村家庭對子女教育投資具有較強性別偏好,從而造成農村男女兩性教育地位的不平等。
  論文關鍵詞:家庭教育投資 農村女性 教育地位
  女性教育地位是女性社會地位的重要內容,不僅影響其個人人生道路的選擇和代際教育傳承,而且也影響著其經濟地位、政治地位、職業地位以及婚姻家庭地位的取得。Hare—mustin(1987)認為,不論男女,只要其社會經濟或政治地位低下,就不得不表現出依賴與被動的特征,造成這種社會地位之間差異不是由於自然生理特征的不同,而是源於社會性因素,最終是由其社會制度決定的。BlaVeh和Ferber(1986)認為,男女在資源獲取、控制與支配方面的權力大小主要取決於男女勞動分工制度。
  隨著我國經濟體制、教育體制和農村社會運行機制變化,社會結構也曰趨分化,社會成員也發生了明顯的改變。農村女性教育地位如何變化?其變化程度又如何呢?高勇(2003)對經濟增長與教育的性別之間的關系做了深入的研究,通過對兩性受教育年數的階梯圖的比較,證明經濟增長不一定能消滅教育上的性別不平等,而只是將這種不平等的發生階段(由小學到高中)進行了推移,沒有改變女性所處的教育劣勢地位。
湖北省作為我國中部地區農業大省,其農村經濟還處於較低的發展階段,資源稀缺及不平等分配仍然是該區域經濟發展的主要矛盾。因而,本文認為,探究湖北省農村家庭教育投資對農村女性教育地位的影響及其程度就顯得尤為重要和必要了。
  一、研究樣本的獲取及其基本情況
  (一)研究樣本的獲取
  本文以湖北省城市居民與鄉(鎮)中的村民委員會的村民為調查對象,樣本抽取分四階段不等概率進行抽樣:抽取地級以上城市的區和縣,即城區、縣中抽取城市街道和鄉鎮,每個被抽中的街道再抽取街道委員會、鄉鎮中抽取村民委員會,每個被抽中的街道委員會、村委會中抽取樣本家庭戶,在每個被抽中的家庭戶中抽取調查個案。
  (二)研究樣本的基本情況
  本文調查個人樣本總數為2104人,這些樣本分布在湖北省32個縣、市區,調查回收有效個人問卷2080份,回收率98.9%,回收有效村委會問卷126份,回收率100%。調查樣本主要以漢族為主,占97%;年齡主要集中在30—39歲、40—49歲以及20—29歲年齡段,分別占樣本總數的37.1%、26.3%和17.9%。其中農村女性調查樣本回收有效問卷530份,占總回收有效問卷的25.5%,主要以漢族人數居多,占24.3%。被調查農村婦女年齡段人數分布與整體情況相似,主要集中於30—39歲年齡段,占10%,其次為40—49歲年齡段和20—29歲年齡段,分別占5.9%和4.4%。
  二、研究內容與方法
  由於受到經濟條件的制約,農村家庭對子女教育的重視程度以及家庭經濟狀況,很大程度上影響了農村家庭對子女教育投資的傾向。因此,本文將教育投資傾向具體化為“農村家庭對子女教育重視程度”(主觀指標)和“未能上學的原因”(客觀指標)兩個指標進行測量,詳細分析農村家庭教育投資對農村女性教育地位的影響。
  (一)農村家庭代際學習重視程度性別差異
  農村家庭代際學習重視程度指父母對子女學習的重視情況。在被調查的620名農村女性中,認為父母對自己學習非常重視的占279%,與男性287%的比例是相差不大的,僅為0.8%。但在比較重視的層面這種差異性有所增加,女性認為比較重視的占46.1%,比男性低7.2%。而在不重視的男女比較中呈現出相反的現象,並且相對差距比較大。認為父母對自己學習完全不重視的女性比例高於男性,分別為3.9%和18%,相差2.1%;認為不太重視的比例為22.1%,高出男性5.9%。PearsonChi—Square檢驗顯示:父母對學習的重視程度性別差異具有顯著性(X=13.676df=3sig=0003),即農村家庭對女性學習重視程度(非常重視、比較重視)低於男性,而父母對女性學習的非重視程度(不太重視、完全不重視)高於男性。也就是說,在農村家庭父輩主觀願望上,仍然將教育和學習的主要任務寄托於男性中,較偏視對女性的教育。

  (二)農村家庭子女未能上學原因性別差異
  農村家庭作為初級社會群體,特別是在家庭經濟資源有限的情下,家庭教育投資的性別偏好對家庭子女的上學的機會有重要的影響。農村家庭子女未上學原因差異PearsonChi—Square檢驗表明(X2=31.785 df=3sig=0.003),未上學的原因男女兩性之間具有顯著統計差異性。在未上學的原因中父母不讓女性上學的比例達40.1%,比男性26.2%高出13.9%。對非歧視性原因“自己沒有考取”、“沒有學校可上”農村女性所占比例分別為14.4%和2.0%,分別於農村男性6.8%和1.1%;在上學願望上,農村婦女表現出比男性更強的求學欲。“自己不想上”的占43.6%,比男性低5.9%。
  進一步對不想上學的原因與性別進行交互分類,農村男女兩性不想上學的原因之間仍然具有差異顯著性(x:12.750 df=2 sig.=0.002 o僅有25.2%的女性認為沒有必要,比男性低7.5%。在與農村男性對比中,農村女性不想上學的原因主要是想幫助家裏幹活,持此種觀點的農村女性占33.7%,而男性為210%。家境條件是制約農村婦女不想上學的重要原因,有41.1%的女性是由於家境差而不想上學。
  在農村家庭中女性對教育資源的占有不如男性,也就是說,在農村家庭教育資源分配方面仍然存在著一定程度的不平等性。那麽在不同時期農村家庭教育資源的分配是否都存在這種關系呢?為此本文按照年齡分組來分析農村家庭在男女教育資源分配中的變化關系結果顯示, 试论家庭教育投资对农村女性教育地位影响研究
  如表2所示。隨著年齡的減小,農村家庭中父母沒讓上學的男性與女性比例差距在不斷縮小。50一64歲年齡段的差距最大,為22.6%:18—29歲年齡段的差距最小,僅為3.4%。也就是說,農村家庭對男女教育投資存在一定的差距(13.9%o農村家庭對子女的教育投資存在一定的傾向性,教育投資的差異導致農村女性的教育地位低於男性。農村女性對教育資源的占有是一個逐步發展的歷史過程,隨著社會的發展,農村男女兩性對家庭教育投資的占有日益趨向平等,農村男女教育地位的差距逐漸減小。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農村女性教育地位影響因素的回歸分析
  將個人因素變量包括年齡、“最遠到過哪兒”、“是否同意男性能力天生比女性強”、“你對自己的受教育程度是否滿意”以及家庭因素變量中的“是否因為經濟原因未上學”、“父母對學習的重視程度”、“母親的教育程度”等變量納入回歸模型。利用LinearEnter進行回歸分析,統計在控制條件下檢驗各相關變量的單獨影響力。
试论家庭教育投资对农村女性教育地位影响研究
  將上述自變量全部納入模型後得到的回歸結果(表1),個人因素中的年齡、“對自己的受教育程度是否滿意”、“是否同意男性能力天生比女性強的說法”以及家庭因素中的“父母學習重視程度”、“母親的受教育程度”、“是否因為經濟原因未上學”七個自變量均在0.05水平具有統計顯著性;在0.01水平上只有“是否同意男性能力天生比女性強的說法”變量不具有統計顯著性。
  “父母是否重視學習”主觀變量與女性教育地位呈正相關,在模型中的影響力較大(Beta=0.338),在控制其他變量不變的情況下,父母對女兒重視程度提高一個定序層次,女性的受教育年限就會提高33.8%。“是否因為經濟原因未上學”客觀變量與女性教育地位也呈正相關。在模型中的影響力較大(Beta=0.742),在控制其他變量不變的情況下,農村家庭將教育投資全部傾向女性,則女性的接受教育的幾率就會提高74.2%。
  三、研究結論
  除主觀原因外,農村女性教育地位受到客觀條件的阻礙,尤其是家庭和父母的因素。農村家庭中父母對子女的教育投資存在明顯的性別偏好,這種重視程度的差異也必將影響農村女性教育機會和能夠接受教育的程度。
  在市場經濟制度尚未完善、經濟水平較低、城鄉經濟沒有完全實現一體化的情況下,人們更註重投入與產出的效率關系。教育作為一種高回報但又需要高投入的事業,由於受到客觀經濟條件的制約,從家庭整體投資策略上講,人們往往會將有限的資源投入到能夠帶來即時效應的事件中去,而忽視教育給家庭和社會所帶來的長遠性回報。
  在體力勞動占相當比重的經濟發展水平狀況下,男女兩性生理上的先賦差異性,以及結束教育後所從事職業的教育回報率上的局限性,農村家庭在進行子女教育投資時往往更偏向於男性。農村家庭教育投資的性別傾向不僅反映了農村家庭男女教育機會的不平等,同時也反映了社會資源配置的一種不公平,城鄉、男女本應均等獲得社會資源的秩序被打亂,加大了對農村婦女教育權利的剝奪並對農村男性和城鎮人口教育權利的追加。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試論家庭教育投資對農村女性教育地位影響研究》其它版本

教育理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