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要真情 二要經營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教育理論論文
上傳時間:2011/5/21 12:44:00

季羡林在《漫談散文》中寫道:“我认為,散文的精髓在於‘真情’二字,這二字也可以分開來講:真,就是真實,不能像小說那樣生編硬造;情,就是要有抒情的成份。即使是敘述文,也必須有點抒情的意味,平鋪直敘為我所不取。”

季羨林的散文飽含一片真情,這幾乎是眾口一詞,有口皆碑的評價。正如鐘敬文先生在《季羨林散文全編·序》中,用四句詩概括的那樣:“浮花浪蕊豈真芳,語樸情醇是正行;我愛先生文品好,如同野老話家常。”季羨林是一個感情極其豐富的人,又是一個性格十分內向的人。他內心深處的情感很少外露,只有在他的散文中,真情通過文字傾瀉出來,讀者才能感觸到他內心喜怒哀乐的真情。《幽徑悲劇》實際上寫的是幽徑中一棵古藤蘿被愚氓砍死的悲劇。在作者心目中,自然物同人一樣,有靈性,有感情。他對自然物的感情像對人一樣,非常細膩,非常豐富,他對自然美的感受特別深切。他愛自然美,他愛生命,自然物對他有強烈的感染力。他認為自然物的命运也反映出人性的善惡,他為自然物遭到破壞而痛心疾首,悲憤惆悵。由此,作品表達了對無端破壞自然、毀滅生命的行为的痛恨,抒發了關心热愛自然和生命的感情,啟示人们,要認識美,關心美,還要有人惩罰破壞美的人,最高尚的人要能創造美。

季羨林在《追求一個境界──漫談梁衡的散文》一文中寫道:“最近幾年,我在幾篇谈散文的文章中,提出了一个看法:在中國散文壇上有两個流派。一個流派主張(或許是大聲地主張),散文之妙就在一個‘散’字上,信筆写來,松松散散,隨隨便便,用不著講什麽結構,什麽布局,我姑且稱之為松散派。另一派是正相反,他們寫作講究謀篇布局,煉字鑄句,我借用杜甫的一句話:‘意匠惨淡經營中’,稱此派為‘经營派’,都是杜撰的名詞。我還指出,在中國文学史上,散文大家的傳世名篇無一不是慘淡經營的結果。我竊附於‘經營派’。”

季羨林自稱“經营派”,所以他認為散文要講究章法,結構嚴謹,頭尾呼应,煉字煉句。總之,要“慘淡經營”,絕不能隨意為之。《幽徑悲劇》巧妙地運用層层鋪墊的手法來突出中心。寫幽徑是為寫古藤作鋪墊;寫古藤是為寫一棵古藤作鋪墊;寫眾多古藤在文章中未能幸免於難,而獨有這一棵躲過了劫難,為下邊寫它受到愚氓砍伐的悲劇命運作鋪墊。從全文看,前邊的描述為後邊的抒情作鋪墊。這樣突出地表達了作者對自然、對生命的十分關註和熱愛。

另外,作者通過細膩生动的心理描寫來抒發感情。作者寫自己對古藤之死感到悲哀,引起別人無法理解的痛苦以及用擬人手法所寫的一棵古藤的心理,感情抒发淋漓盡致。

读了《幽徑悲劇》一文,我們會懂得,寫散文一要真情,二要經營。思想內容要有真情。不能虛情假意,胡编亂造,無病呻吟;文章形式上,要講究章法,語言選用上要狠下功夫。不能松松散散,隨隨便便。正如作者所說:“一篇好的散文,讀起來虽然如行雲流水,自然天成,實際上其背後蘊藏著作者的一片匠心。”

                             
下载论文

論文《一要真情 二要經營》其它版本

教育理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