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德育”概念規範化的思考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教育理論論文
上傳時間:2011/5/22 14:41:00

我國現今德育理論的來源相當復雜。其中包括:1.從开辟革命根據地以來的人民時代不同国度“德育”概念的內涵與外延有別,德育在整個教育中的地位時有變化,德育的歷 史內容更相徑庭,而我國教育理論界對不同研究的成果相當有限,對各種德育理論流派的探 討還欠深入。人們對德育的理解不盡相同,而加入德育研究行列者又并非都屬訓練有素的專家,以致我國德育 理論至今尚不成熟。概念泛化,觀念陳舊,邏輯混亂,更由於不少不恰當的提法早已上了“本本”,含糊不清 的概念難以剔除,有價值的見解難以得到認同,理論界長期争議不休。
  此類爭議雖甚熱鬧,德育理论的實質性進展並不顯著。這里擬從為“德育”正名入手,嘗试為構建切合實 際的德育邏辑框架,提供一些思想線索。不敢奢望很快取得共識,无非是在習俗面前冒叫一聲而已!
  一、“大德育”辨
  “德育”原是“道德教育”的簡稱。道德教育同人生觀教育、文獻,若無意偷換概念,幾乎每次都得考較一番,而认真考較的能有幾人?
  二、“品德教育”辨
  暫且撇開“政治教育”、“人生觀教育”不議,單就“道德教育”(通稱“品德教育”)而論,現在賦予 这個概念的含義也值得推敲。
  1.我國所謂“品德教育”,一向以“五愛”(即國民公德)教育為核心。我國法定的“國民公德”,原為 “愛祖國,爱人民,愛科學,愛勞動,爱護公共財物”;1982年通过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把“愛護公共 財物”改為“愛社會主義”。其實,在一般人的觀念中,是否“愛科學”,不屬於“道德”问題,而“愛祖國 ”、“愛人民”、“愛社會主義”又不止是“道德”問題。我國所謂“公德”實際上是政治化的道德。
  2.所謂“公德”系社會提倡的倫理道德,即應有的道德規範。它有別於我們的民族世代相傳的習俗道德, 即事實上早已化為習俗的道德行為準则。其中,既包括對自己义務的個人道德,也包括對他人義務的社會道德 ;而社會道德规範又可劃分為兩個層次:調節個人與個人之間关系的行為準則與調節個人與集體、国家、人類 之間關系的行為準則。我國法定的國民公德大抵屬於社會道德規範中的高級層次。道德教育雖应以國民公德為 基礎,但我國道德教育常常局限于“五愛”教育,不能不算是缺陷。
  3.我國實施的國民公德教育,也可算是社会主義道德教育;除此以外,還實施“共產主義道德教育”。它 屬於以先進分子為對象的“道德理想教育”。以往既存在隨意擴大“共產主义道德教育”對象的現象;也存在 把“助人為樂”之類習俗道德拔高為“共产主義道德”的情況。
  4.盡管我國道德教育以政治化的道德為核心,還實施政治色彩更濃的“共產主義道德教育”,有时還受到 “片面強調道德教育,忽視政治教育”的責難;反之,我國提倡“學雷鋒”之类教育活動,雖然其內容大體上 屬公益活動範圍,由於冠以“共產主義道德”名號,有時被作為“侈談共產主義”加以非難。這两種情況表明 ,道德教育由於名不副實而不能不隨政治氣候浮沉。
  5.雖然我國“品德教育”之“德”的內涵,已經超出嚴格意義的“道德”範疇,然而我們却又常常以並非 基於這種政治化道德概念的品德心理研究成果,作為我國品德教育的立論依據。
  三、“政治教育”辨
  我國堪稱世界上最重視“政治教育”的國家,由於長期把“政治教育”及“人生觀教育”歸入“德育”, 只有籠而統之的“德育研究”,對“政治教育”本身反而缺乏科學的研究;而“德育研究”的這个薄弱環節, 因被汗牛充棟的政治宣傳、政治教育的宣傳所掩蓋,又不易被察覺。
  1.我國“政治教育”的內容,一向因政治形勢與任務而定,形成“政治教育”與“政治宣傳”混淆的狀態 。政治基調雖無大的變化,不變中的變化也不小。“政治教育”相對於文化科學技術教育,缺乏連貫的穩定的 內容,或者說在基本調子中,人為地添加的不定的音符偏多,從而影響“政治教育”的科學聲譽,無助于形成 學生堅定的政治信念。
  2.一方面,我國“道德教育”屬於“政治化的道德教育”;另一方面,我國“政治教育”又帶有“道德化 的政治教育”色彩。在政治热情高漲的氛圍中,把道德升華为政治,道德教育更有力量;反之,在政治冷淡的 氛圍中,則連最無爭議的道德教育本身,也被当作“政治”而疏遠。我國所謂“政治課”(現稱“思想品德課 ”與“思想政治课”)的命運就是如此。
  3.国外關於對不同年齡階段的學生實施政治基礎教育的範圍與大致程度,關於學生參与政治活動的規範、 教師在政治教育中應遵循的規範,關於不同政治氛圍中政治教育的抉择,多少有一些研究,而在我國则長期滿 足于政治宣傳,對“政治教育”本身缺乏深入的研究。
  四、“思想教育”辨
  同樣,“人生觀教育”以及“世界觀教育”由於长期淹沒在籠統的“德育”與模糊的“思想教育”之中, 關於人生觀教育同人生不同發展階段的關系、人生觀教育與世界觀教育的關系,以及形成世界觀的途徑,等等 ,至少仍缺乏嚴格的論證。
  五、“個性形成”解
  我國基礎教育長期缺乏形成學生獨立的(定型的)、健全的、獨特的性格(個性、人格)的明確概念,似 乎只要全面实施德育、智育、體育、美育,加上劳動技術教育,就能自然地形成這樣的性格,以致忽視把握个 人性格形成過程中不可錯過的時机,加以必要的指點與矯正。
  1.我国普通中學一直承擔升學與“就業”(嚴格講應是“生活”)準備的雙重任務,意味着普通教育只有 工具價值,沒有内在價值;現在確立基础教育以“提高中華民族素質”為宗旨,實際上仍是一個比较籠統的觀 念。一般以為全面實施德育、智育、體育、美育與勞動技術教育就算是“提高中華民族素質”,也說得過去; 反之,再以“提高中華民族素質”規定德育、智育、體育以及其他教育的任務,依然不夠明確。
  2.最近若幹年间,註意到心理衛生、青春期教育、性教育,是一個進步。這類工作固然同品德教育相關, 主要由班主任承擔,問題也不大,而把這類教育或指導归入“德育”,在觀念上容易造成把心理方面的問題全 當成思想道德問題的誤解。
  六、“德育工作”辨
  我國有所謂“德育工作”提法,甚至还有所謂“德育教育”之說。这些生造的詞語是不是通,是個問題; 更重要的是這種概念实同德育理論上的誤區相關,即把“德育”視為同“教學”並行的特殊工作領域。
  1.所謂“德育”之所以有別於“道德”,正由於它是有關道德方面的教育,這種“教育”本身不就是一種 “工作”麽?“德育”本身就是道德(哪怕是廣義的道德)教育的簡稱,所謂“德育教育”,實際上成為“道 德教育的教育”,豈不是一個怪名詞?
  2.德育原是同“智育”、“體育”、“美育”等並立的概念,而所謂的“德育工作”卻成為一種同“教學 ”並立的工作。那麽,是不是存在同“德育工作”對應的“智育工作”呢?“教學”是不是等于“智育工作” 呢?教学是不是同德育無關的工作呢?人们從來不願意作肯定的回答,但事實上默認教學為“非德育”工作, 固然,也強調“在教學中渗透思想道德影響”,然而,這同“德育工作”與“教學工作”並立,豈不是自相矛 盾?
  3.在學校中建立“德育工作”與“教學工作”的職能分工,相應地配置專職或兼職的“德育工作者”,且 在教師職稱中立“德育高级教師”專項,又在實際上違背初衷,強化了各學科任課教師的“非德育教師”意識 ,遂使德育越來越成為少數人專管的事。固然也反復強調教师“管教管導”、“教书育人”。什麽叫做“管教 ”?难道承認“管教”只是“教书”麽?“教書”本身沒有“育人”麽?既要求任課教師“管導”、“育人” ,如果任課教師達到這個要求,那就該承認他是“德育工作者”,而事實上“德育工作者”是另一批教師的專 稱。事情雖屬正當,道德上豈不是自相矛盾?
  4.把德育視為同“教學”並行的工作,在觀念上又出於把德育、智育、體育、美育的劃分,误解為學校工 作的分工。
  其實,學校中的任何一項教育活動,都不應只視為實施某一育的活动;每種教育活動中都或多或少包含各 育的成分;每一育(德育或智育等)都應是“全方位”的這一育,即借助於學校各種工作途徑予以實現;各育 的劃分屬於教育內容方面的成分的分解,不是、也不應是學校教師職能分工的基礎。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德育”概念規範化的思考》其它版本

教育理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