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字》小說人物道德倫理學淺析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教育理論論文
論文標簽:倫理學論文
論文作者: 周誌高 韓…
上傳時間:2011/11/5 9:35:00

  摘 要:《紅字》集中體现了霍桑的思想和寫作藝術特色。在小說中作家將嚴肅的道德問題、特定的歷史背景與獨特的艺術表現形式融合在一起,使得小说的主題思想深邃豐富、意義深遠。本文從具體文本出發,以海絲特、丁梅斯代爾、齊靈渥斯為基點分析當時人們的倫理道德觀念與行為风貌,指出小說《紅字》以人文主義觀照對封建宗教倫理的批判和對自然人性的高扬;霍桑用清教徒的善惡觀看世界、努力尋求社會“惡”的根源的文学實踐蘊涵著較強的道德教誨功能,抨擊了機械呆板的清教徒道德思想對人性的摧殘与迫害,表現了人間友愛的自然道德觀對清教徒社會陳腐的道德觀的堅決反抗,從人文主義的立場贊揚了美好的道德觀。從中我們可以看到他對其所處社會及人類命运的關註與思考。
  關键詞:《紅字》

  一
  
  霍桑是19世紀美國的一位著名的浪漫主義作家。在這个蒸蒸日上的新興國度裏,当愛默生、梭羅熱情洋溢地推崇人的至高無上與發奮進取、惠特曼意氣風發地放聲高歌美國的民族精神的時候,霍桑卻孕育著另外一種情緒,顯得憂心忡忡。他似乎敏銳地感覺到人類潛在某種危機。“這就是他所認为的人類心中普遍存在的與生俱來、無所不在的‘惡’。這種思想總是攪得他的靈魂無法安寧,使得霍桑选擇從另一個‘黑暗的視角’去觀察真實的生命,審慎地觸探人心的‘黑洞’”(王忠祥、聶珍釗:438),剖析人类心中“惡”的根源,探討人类道德問題。霍桑的思想和寫作藝術特色集中表現在他的長篇小說中,尤其以他的代表作《红字》最為典型。小說《紅字》被廣泛地認為是一部關於道德、文化、宗教的經典之作。作家以清晰而深刻的文筆反映了17世紀新英格蘭在清教統治下的社會風貌和當時人們的思想意識形態與倫理道德觀念。本文試圖以小說中三個主要人物海絲特、丁梅斯代尔、齊靈渥斯為基點分析當時人們的倫理道德行为風貌。
  道德倫理一直是人类社會與文學作品所關注的主題。“在文學批评史上,大多數情況下道德價值的判斷一直是文學批評的基本方法,从希臘最早的文學批评中,我們就可以發現把文學的道德價值作為評判文學好壞的基本標準的傾向。”(聶珍釗:9)根據弗洛伊德的解釋,道德是人类進程中的產物。它融入人對秩序、規範、理性的向往,逐漸演化為一種觀念形態的东西。它是人類文明的結晶,是歷史的產物。(馬爾庫塞:31)在漢語詞典的解釋中,道德指社會意識形態之一,是人們共同生活及其行為的準則和規範,道德通過社會的和一定階級的輿论約束對社會生活起作用。当代馬克思主義理學認為道德是人們在社會生活實踐中形成的关於善惡、是非的觀念、情感和行為習慣,並依靠社会輿論和良心指導的人格完善與调節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自然關系的規範體系。它在不同的社會形態、不同的人類歷史時期裏,具有不同的内涵,因為“道德總是一定歷史條件和一定歷史階段的道德;對道德而言,歷史總是一定道德的歷史背景和歷史內容的歷史。”(李增:33)因此,分析小說《紅字》中三個主要人物的道德行為既要從他們所處的歷史背景與社會環境出發,又要站在現時代的角度進行思考。其所涉及的道德伦理因素至少可以從以下兩个維度去考慮:一是人文主義對比觀照下對封建宗教倫理的批判和對自然人性的高扬;二是霍桑用清教徒的善恶觀看世界、努力尋求社會“惡”的根源的文學實踐所蘊涵的道德教誨功能。
  
  二
  
  小說主要叙述了17世紀清教主義統治時期新英格蘭的一樁通奸案。年輕漂亮的海絲特•白蘭從英國遠涉重洋來到了新英格蘭,在獲知她丈夫的海難後,她遇到了年輕博學的牧師丁梅斯代爾,與他相戀,並生下了一個女兒。在當時清教道德法規統治的社會里,海絲特被認為背叛了自己的丈夫和家庭,與神職人員私通生下私生子,這種行为在清教徒看來是罪孽深重、十恶不赦的,因此她被定為通奸罪並遭受到監禁、示眾蒙羞和終身佩帶耻辱標記的紅字A(Adultery通奸)的嚴厲惩罰。17世紀的新英格兰是清教主義統治的世界,清教徒們崇尚簡約的生活、禁欲主義,宣揚嚴厲的道德教條,譴責對塵世樂趣的追求,要求人們過著一種近乎苦行僧般的生活。因此,小說《紅字》涉及到了西方文明中一直備受争議的哲學、道德倫理學命題:靈魂与肉體的沖突、宗教道德與世俗道德的沖突。盡管清教會的創立是因為當時一些教徒不滿基督教的腐朽、墮落、奢侈糜爛的作風,而崇尚簡約的生活方式,但是它在涉及到哲學、道德倫理學命題时與基督教教義十分相似,“認為肉體使靈魂陷入泥塘,是桎梏靈魂的枷鎖,肉體之粗鄙蒙蔽了靈魂”(蒲若茜:44),所以無论是大主教還是普通教徒,都應鄙棄肉體的欲求,追求精神上的“至善”,而所謂的“至善”就是忠實上帝。這種道德伦理滲入到了清教徒的日常生活中,他們始終保持嚴謹和克制。在穿著上,包括婦女在內,他们都穿著粗糙的亞麻布制成的簡樸長袍。他們不僅要求約束行為,也要約束表情、不能隨意談笑,處處充滿了陰郁、沈悶和壓抑。為了保持一個所謂的“純潔的社會”,教会無情地迫害那些他們认為持有異端邪說和違反清教道德倫理的人。小說開篇就特意描寫了陰森森的監獄大門,這種場景使人感到壓抑沈悶,給小說蒙上了一種陰郁黑色的氣氛。在這片殖民地的土地上,創建者們在處女地首先圈出一片土地做墓地,另一片土地修建監獄;而在這監獄和墓地之外就是以總督貝靈漢為首的政教合一的清規戒律森嚴的政權統治。它們代表著清教思想意識形態的道德倫理和專制制度的國家机器禁錮、束縛著人們的思想行為。可見,“禁欲主義的宗教道德是以摒棄世俗道德為前提,是建立在泯滅人性、人情與人道的基礎之上”(蒲若茜:44)。这種宗教倫理道德觀念遭到了人道主义批評家的猛烈抨擊。
  海絲特•白蘭年輕貌美,但不幸的是,她因家庭貧困而嫁給了年邁體衰、身體畸形的學者齊靈渥斯。他們之間只有名譽上的婚姻關系,卻沒有真正的愛情。正如她後來回憶她與齊靈渥斯的婚姻生活時說,“也只能把它們當作她最醜的回忆了。”(158)她只身從英國漂洋過海來到了大洋彼岸的新英格蘭,這片令人窒息的土地。陌生的環境、孤獨的靈魂、丈夫的死訊(被懷疑葬身大海)、青春的激情,使得她和年輕的牧師丁梅斯代爾秘密相爱。年輕俊美、文雅持重、知識淵博的牧師喚起了她內心深處最強烈的愛情。那曾經被壓抑許久的愛情火焰在她的心中熊熊燃燒著。她深知清教教規和法律的殘酷,但她更加無法遏制內心追求愛情的人本天性,她沒有畏懼、沒有退缩,而是勇敢地選擇了爱情,這意味著對宗教道德伦理的挑戰和反抗,對幸福愛情的追求。在海絲特看来,追求美好的愛情是人的本能天性、是個人的事,與社會道德倫理、宗教無關,這是她的自然人本道德觀的真實反映。所以她大膽坦然地追求自己的愛情。盡管清教教會根據他們的道德倫理觀念判处海絲特通奸的罪名,但是我們能夠看到作家筆下竭力描繪的是一位純潔正直勇敢的女性,就像哈代筆下的女主人公苔絲一樣。當她被罰站在刑臺上示众受辱的時候,“她竭力使自己坚強起來,以應付公眾用形形色色的侮辱向她發泄憤懣,抵禦投向她的匕首和毒箭”(38)。當牧師威爾遜與總督貝靈漢威逼利誘她供出奸夫的名字時,她毫不畏懼,為了保護自己的愛人,寧愿獨自承擔一切的苦難。海丝特堅定地說:“我永遠不會說出孩子的父親是誰的”,“這红字烙得太深了,你是取不下來的。但願我能在忍受我的痛苦的同時,也忍受住他的痛苦!”(39)雖然她形式上接受了懲罰、胸前佩帶恥辱標記的紅色A字,但在思想上卻沒有接受懲罰她的那些社會道德倫理規範,而且這一罪罰的標誌A字也被她繡得光彩奪目,並成為“她進入別的女人不敢涉足的領域的通行證”。紅字A將她与其他人無形地隔開,但是她勇敢地面對生活,獨守著自己的那份愛情,過著简樸的生活;她自強獨立、待人真誠、友好、乐於助人,重新建立起与社會的聯系,得到了周圍人們的認同與尊敬,並最終使得自己胸前的紅字A的象征意義發生改變,由最初意為“通奸”(Adultery)變為“心靈手巧”(Agile)、“能幹”(Able)、具有美德善行的“天使”(Angel)的標誌。更有學者认為,“紅字A對霍桑而言,可能帶有藝術(Art)或藝术家(Artist)的含義,通過自己的藝术,霍桑把祖先(Adam)再现為‘快活的反抗者’”(王忠祥、聶珍釗:446)。這充分表現了人文主義的自然道德倫理觀對清教徒社會刻板陳腐的道德倫理觀的堅決反抗和勝利。為了拯救行將失去生活勇氣的牧師丁梅斯代爾,海絲特勸他離開小鎮,與自己到自由美好的地方去過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這樣的行為彰顯著海絲特對封建宗教道德倫理觀的摒棄、对自己幸福愛情的勇敢追求。這時,我們也許會想起海絲特再次向丁梅斯代爾表露她的深情時所說的那段話:“愛情,無論是新生的抑或是從昏死般沈睡中喚醒的愛情,必定要產生陽光,使內心充滿光輝,滿溢而出,灑向人間。如果說森林現在仍然陰暗如故,那麽在海絲特的眼裏是光明的,在丁梅斯代爾的眼裏也是光明的!”(140)這是人的自然本性的吶喊,也是對人本主義道德倫理的讴歌。  
  三
  
  丁梅斯代爾是一位的正統神學家,認真研讀了許多宗教典籍,使他具備了淵博的知識,高尚的德行,成為了一名有著強烈的宗教信仰和權威的牧師,他的身上打上了深深的清教主義的烙印。他的職業、生活和周圍環境都使他感受到清教主義思想和道德的影響。在嚴厲的清教主義道德倫理的教育下,他感到獲得了應有的滿足与自尊,認為能夠從閱读宗教經典與布道中得到快樂,而他作為一個自然人的天性受到了極大的壓制。“在宗教道德的統治之下,人是没有意誌自由的,只能服從上帝的意誌,人成為一种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被動的存在,不可能根據自己的意願去選择自己的生活,發展自己的個性。”(蒲若茜:44)丁梅斯代爾在遇到海絲特之前,是教區裏德才出眾的人物,認為自己是教區中最神聖的人,並篤信自己是“受上帝的招呼”,作為上帝的替身來從事牧師工作的。他苦讀宗教經典、過著清修寡欲的生活,對於世俗快樂沒有體驗,更未有過男女之間的歡娛。與此同時,人們熱情的贊譽和榮譽使他更加自我克制,更加維護自己的聖潔形象和牧師的典範,不敢越過雷池半步。但是,丁梅斯代爾畢竟是個有血有肉的自然人,他作為一個人的欲求深藏於他的肉身之中,在條件和時機成熟的時候會自然復蘇、爆發。遇到海絲特之後,丁梅斯代爾無法遏制內心的原始情感沖動,愛上了這個漂亮的女人,並與她私通,生下私生子,犯下了清教徒不可饒恕的通奸罪。為什麽一個深受清教主義倫理道德熏陶、具有很高聲望的牧師却犯了如此重大的罪過呢?這就表明了封建宗教倫理道德與人文主義倫理道德的沖突與鬥爭,是對禁欲主義的宗教道德倫理的諷刺,是對尊重人性、人道、人情的人文主義的高揚。作為一个人,尤其是一個年輕体壯、精力充沛的人,丁梅斯代爾具有渴望柔情、渴望兩性交往、追求美好愛情的生命原始沖動。這種生命原始沖動最终沖破了清教主義道德和法律的桎梏,彰顯了人的本能欲望。在薄伽丘的《十日談》中有一個關於虔誠的基督教徒腓力和他兒子的故事。這個故事講述了虔誠的基督教徒腓力為了使得自己的兒子接受純粹的基督教思想教育,從他兒子一出生就將他帶到遠離塵囂的山顶,每天教他的兒子誦讀《聖經》以及其它基督教經典著作。18年後,當腓力將他的兒子帶到熱鬧的佛羅倫薩街頭以觀其教育效果的時候,令他感到非常沮喪的是他的兒子居然對从未看過的穿紅戴綠的女子表現出極大的興趣。在這個故事的結尾,薄伽丘發表了這樣的評論:“誰要想阻擋人類的天性,那可得好好拿點本領出來呢。如果你非要跟它作對不可,那只怕不但枉費心機,到頭來還要弄得頭破血流。”(徐葆耕:102)可見,嚴厲殘酷的宗教道德倫理也無法遏制人的原始本能的欲求。一切發自人們內心的追求美好愛情的情感與行為都應該得到人們的尊重與理解。
  丁梅斯代爾,作為小說中的另一個主要人物,在他身上集中體現的是宗教倫理道德與世俗倫理道德的沖突。這裏的宗教伦理道德指的是封建落後的清教倫理道德,世俗倫理道德則指西方“文藝復興”以降所大力倡導的人文主義倫理道德,即對人性、人情與個人價值的充分肯定和推崇。
  沖突交织的丁梅斯代爾,他充當著受人尊敬的正統牧師和情人的雙重角色,是宗教與自然,社會與人性之間沖突的一個焦點。在追求幸福的愛情生活與維護牧师形象的矛盾中,他忍受著嚴酷的精神折磨。他渴求愛情雨露的滋潤,但在嚴厲的封建道德倫理與教規面前他又顯得那麽地懦弱,害怕自己的名譽受損、害怕失去已有的社會地位。面對站在刑臺上示眾受辱的愛人海絲特,年轻牧師丁梅斯代爾卻流露出一種憂心忡忡、驚慌失措的神色,恰似一個人在人生道路上偏離了方向,感到非常迷惘,只有把自己封閉起来才覺得安然。他想維護清教教義並奢望通過為教民們超度、贖罪、布道以達到內心的安定,但在七年的时間裏,這種奢望卻一天也未得到滿足,然而追求正常人生活的渴望卻一刻也未停止過。對宗教的負罪感與贖罪、對自然人性的追求的矛盾鬥爭已经隨著時間的推移使得丁梅斯代爾的健康日趨羸弱、精神日趨崩潰。敏感、憂郁與恐慌彌漫了他的整個思緒,他常常夜不能寐地禱告,每當略受驚嚇或是突然遇到什麽意外事件时,他的手就會攏在心上,先是一陣紅潮,然後便是满面蒼白,顯得十分痛苦。他內心深處對自然人性的呼喚一直嚙咬著他,即使他在夢中都曾呼喚著自己愛人的名字。他在夢游中的無意識行為所表現出來的有意識就是他的強烈人本生命情感的體現。晚上他神情恍惚地來到刑臺,不期遇到了自己心愛的女人和女兒,丁梅斯代爾在夜色保護下釋放出了他白天不敢釋放的強烈情感。“上這來,海絲特,你和珠兒一塊過來,你们母子倆從前已經在這兒站過,可是我當時沒有和你們站在一起。再上來一次,我們三個人站在一起!”(103)當他們手牽手站在那兒的時候,丁梅斯代爾感到“似乎有一股不同於他自己生命的新生命的潮水洶湧而來,像一股激流直沖他的心房,註入他的血管流遍全身,仿佛母女俩正把她們生命的溫馨傳遞给他幾乎麻木的軀體,三人形成了一條通電的鏈條”(103)。這是自然情感的真情流露,是对人性、人道的頌揚,也顯示了人文主義思想觀念的偉大力量。
  丁梅斯代爾接受海斯特的慫恿,準備一起逃往英國之事,也说明他追求自然人性的強烈愿望。經過林中會面後的牧師,其代表世俗倫理道德的自然人性開始復蘇,並且這種力量一经覺醒便戰勝了他外強中幹的代表宗教倫理道德的神性,以一種令他自己吃驚的不知疲倦的活力克服了路途上的一切困難。一時間,“整個教堂外觀顯得如此陌生,卻又如此熟悉,致使丁梅斯代爾先生的头腦在兩種想法之間擺動不已:要麽迄今為止他只是梦中看到它,要麽此時他是在做夢。”這表明了他在追求自由、幸福的正常人生活與維護其原有的社會地位,名望之間搖擺不定,世俗倫理道德與宗教伦理道德在他體內短兵相接。他的自白可以表明他此時的立場:“我並不是你們当作是我的那個人!我已經把他留在那邊森林裏啦……,去吧,去尋找你們的牧師,看看他那消瘦的身躯,憔悴的臉頰,他那白皙、饱滿突出、布有痛苦皺纹的額頭是否像一件被丟棄的衣服那樣被擲在那兒了!”(第20章)這表明丁梅斯代爾要與過去的自我、與宗教倫理道德觀念一刀两斷。並終於在他做了激動人心的節日宗教宣講之後撕下“牧師”的面紗,现出“情人”的本色。這是人文主義的道德倫理觀對封建宗教道德伦理觀的宣戰與勝利。
  四
  
  相對於海絲特、丁梅斯代爾而言,齊靈渥斯本應是位受害者的形象,但他選擇了向情敵復仇,表面上看他在維護婚姻的社會地位,主張婦女堅守婦道,讨回自己做丈夫的權力與尊嚴,儼然一個道德裁判者的形象;但實質上是在滿足其報復的私欲和在心理上、精神上折磨別人的快感。這是他人性中最陰險的一面。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使得原本應該得到讀者同情的人物卻受到多方的批評與指責。這個“本來應該作為‘大寫的他者’,但由於他觸犯了大寫的他者的法權,使他成為了‘小寫的他者’”(張海蓉:19)。霍桑从多角度描寫了齊靈渥斯刻毒的復仇过程。在小說中,“齊靈渥斯指引我們朝向大的他者的身份最引人註意的證據就是他經常地与惡魔、撒旦或老黑人形象相認同”(張海蓉:21)。齊靈渥斯原本是个平和安詳、聰慧好學、醫術高明的醫生。對於自己錯位的婚姻,他曾對海絲特这樣說過,“首先是我委屈了你。我不該讓你含苞待放的年華跟我這樣一個糟老頭兒錯誤而不自然地撮合到一起。”(6)可见,齊靈渥斯也意識到了他與海絲特無愛的婚姻是不會幸福的。如果齊靈渥斯不是封建腐朽的宗教倫理道德的忠实維護者,也許他會敞開人文主義者的博大胸懷而成全海絲特,但是讀者們卻從他身上发現了一種急切窺測的神色,近乎瘋狂而又竭力掩饰,而這種掩飾使旁人益发清楚地看出他的陰險。偏執的个性使他在復仇的過程逐漸地變成了一個魔鬼,他要慢慢地折磨丁梅斯代爾牧師,要摧毀他的精神,復仇已經成为他生活唯一的目的。  海絲特被帶回獄中後,齊靈渥斯以醫生的身份見到了她,誘惑她說出孩子的父親是誰,並威脅海絲特不要泄露他們的夫妻關系,因為他不能忍受一個不忠實女人的丈夫所要蒙受的恥辱,否則,他會讓她的情人名譽掃地,毀掉的不僅僅是他的名譽、地位,甚至還有他的靈魂和生命。齊靈渥斯在《紅字》中所承担的功能“除了作為丁梅斯代爾的醫生外,還充當了分析者的角色。雖然老人表面上是給人治病的醫生,实際上他是充當分析者的角色,顯然是精神分析者。”(張海蓉:20)在與丁梅斯代尔的接觸中,他一點點地向丁梅斯代爾內心逼近,齊靈渥斯像观察病人一樣去觀察他,一方面觀察丁梅斯代爾牧師的日常生活,看他怎樣在慣常的思路中前進,另一方面观察他被投入另一種道德境界时所表現的形態。他盡量發掘牧師內心的奧秘。随著時間的推移,齊灵渥斯漸漸地走進了丁梅斯代爾牧師的心裏,並向他的靈魂深處掘進。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齐靈渥斯精心地實施著他的復仇計划,他利用丁梅斯代爾牧師敏感、富於想象的特點,抓住他的負罪心理,折磨他的心靈,他把自己裝扮成可信賴的朋友,讓對方向他吐露一切恐惧、自責、煩惱、懊悔、負罪感。那些向世界隱瞞著的一切內疚,本可以獲得世界的博大心胸的憐憫和原諒的,如今卻要揭示給他这個內心充滿了復仇火焰的人,最恰如其分地讓他得償復仇之夙債。而此時的丁梅斯代爾牧師雖然總會感到有一种惡勢力如影隨形地盯著自己,總有一種不祥的预感,對齊靈渥斯卻沒有任何的懷疑,可見,齊靈渥斯是多麽偽善、多麽善於偽裝、多麽陰險!当齊靈渥斯終於發現了丁梅斯代爾牧師一直隱藏的秘密:他胸口上有著和海絲特一樣的红色A標記時,他欣喜若狂,那是一種狂野的驚奇、歡乐和恐懼的表情!那种駭人的狂喜,絕不僅僅是由眼睛和表情所表達的,甚至是從他整個的醜陋身軀迸發出来,他將兩臂伸向天花板,一只腳使劲跺著地面,以這種非同尋常的姿態放縱地表現他的狂喜!“當一個寶貴的人類靈魂失去了天國,墮入撒旦的地獄之中時,那魔王知道該如何舉動了。”這樣的描寫讓讀者看到了一個由於復仇而變得扭曲醜惡的形象,这也是背離人道主義的一種叛逆。
  宗教倫理道德觀对齊靈渥斯所起的作用非常大,使這位原本應該是“大写的他者”的老者變成了“惡”的化身,但是美好的人文主義伦理道德觀並沒有從他身上消失殆盡。讀者可以看到“在監獄裏,齊靈渥斯為生病的珠兒精心調好藥水,如同慈父般親自餵她直到她進入香甜的梦鄉。”(48)更耐人尋味的是,在小說的結尾作家寫道;“齊靈渥斯去世了,根據他的遺囑,他把在北美和英國的一筆数目相當可觀的財產留給了海絲特的女兒珠兒。”(180)這體现了齊靈渥斯作為父親的慈愛本性,也是人性的復歸,彰显了人文主義道德的偉大力量。筆者認為,這也是作家在小說創作時的刻意所为。霍桑善於將小說的場景放在新英格蘭的宗教背景中,一方面直接或間接地抨擊清教會令人窒息的教條與陳腐的倫理道德觀,一方面又將他所不能理解的、因資本主義發展帶來的種種社會矛盾統统歸因於人心中固有的隐秘的“惡”。霍桑在小說中通過對恶的鞭笞,促使人們人性的向善;通過對封建宗教倫理道德的貶抑,達到對建立在人性、人情、人道基礎上的人文主義倫理道德的褒揚。從中我們可以看到他對其所處社會及人類命運的关註與思考,也體現了他對人類生命本體的深層思索。
  
  參考文獻:
  [1] 霍桑.紅字[Z]姚乃強,译.南京:譯林出版社,1998.(以下對原文的引用皆出自該譯本)
  [2] 李增.《荒涼山莊》階級人物的道德論理學分析[J].外國文學研究,2006(2):32-40.
  [3] 馬爾庫塞.《愛欲與文明》[M],黃勇,薛明,譯,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1987.
  [4] 聶珍釗.文學论理學批評與道德批評[J].外國文學研究,2006(2):8-17.
  [5] 蒲若茜.哥特小說中的倫理道德因素—以《修道士》為例[J].外國文學研究,2006(2).
  [6] 王忠祥,聶珍釗.外國文学史(第二冊)[Z].武漢:華中理工大學出版社,1999.
  [7] 徐葆耕.西方文学十五講[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3.。
  [8] 張海蓉.齊靈渥斯悲劇的後精神分析解讀[J].四川外語学院學報,2006(2):19-23.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紅字》小說人物道德倫理學淺析》其它版本

教育理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