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幼兒園課程改革“囚徒困境”的成因與解決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基礎教育論文
上傳時間:2011/11/18 10:49:00

代寫論文網:   [摘要]當前幼兒园“小學化”傾向仍然盛行,致使幼兒園課程改革举步維艱,陷入“囚徒困境”。無論從社會評价來看,還是從幼兒的小學适應表現來看,繼續實行小学化是當前幼兒園效用博弈的納什均衡點。建立以幼兒為本、反映本地特色的評價標準與手段,推行“選择性激勵”評價制度有助於改变當前幼兒園之間的博弈結構,促使幼兒園真正實行課程改革。
  [關鍵詞]博弈論;囚徒困境;幼兒園課程改革;小學化。
  一、博弈論與“囚徒困境”。
  博弈論(game theory)又稱對策論,是經济學論文" target="_blank">經濟學領域中的重要理論,主要研究決策主體的行為发生直接相互作用時的決策以及这種決策的均衡問題。博弈是一個主體,一個人或一個團隊或其他組織,面对一定的環境條件,在一定的规則約束下,依靠所掌握的信息,同时或先後一次或多次,對各自允许選擇的行為或策略進行選擇並加以實施,並從中各自取得相應結果或收益的過程。[1]博弈研究的對象是“理性的”行動者或參與者如何選擇策略或如何做出行動的決定。理性的人是對現實的人的基本假設,即假定參与者會努力使自己的目標最大化。
  “囚徒困境”是博弈論的一個經典模型:兩個共同作案偷竊的小偷被帶進警察局單獨關押,如果一方與警方合作,招認並供出自己與對方以前所做違法之事,而對方不招認,招認方將不受重刑,無罪釋放,另一方則會被判重刑10年;如果雙方都與警方合作,共同招認,各判刑5年;若雙方均不承認有罪,警察又找不到其他證明他們以前違法的證據,則只能對他們的行為進行懲戒,各判刑3個月。在此假設前提下,這兩個小偷如何做出選擇呢?顯然,其中一方的任何選择都要考慮另一方的選擇,兩個囚徒之間由此構成了博弈。在此囚徒困境中,由於双方都不知道對方會做何選擇,所以存在一個惟一的均衡點,即兩個囚犯均選擇“招認”,這對双方來說是所獲刑期最少且相對穩定的均衡結果。
  均衡(equilibrium)是经濟學中的重要概念,所謂博弈均衡,就是得到穩定的博弈結果。諾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薩繆爾森幽默地說過:你可以將一只鸚鵡訓練成為經濟学家,他所需要學習的只有兩個詞:供給和需求。博弈論專家坎多瑞(Kandori)引申說:要成為现代經濟學家,這只鸚鵡必須再多學一個詞———“納什均衡”。[2]納什均衡(Nash Equilibrium)是博弈分析中的重要概念,在此納什均衡點上,每一個理性的參與者都不會有單獨改变策略的沖動。“囚徒困境”博弈模型在理論上很好地反映了博弈問題的根本特征,能夠解釋多種社会現象的內在根源。本文即拟用此博弈論的分析方法剖析當前幼兒園課程改革面臨的“囚徒困境”,並探討擺脫困境的最優策略。
  二、當前幼兒園課程改革面臨的“囚徒困境”。
  自2001年教育部頒布實施《基礎教育課程改革綱要(試行)》和《幼兒園教育指導綱要(試行)》以來,幼兒園課程改革逐步從“文本式理論”轉向“行動式實踐”。國家對幼兒園教育進行了宏觀指導,规定了幼兒園教育總的教育目標、教育內容和實施原則,並要求地方政府制定實施指導意見,鼓勵和支持幼兒園開發園本課程。[3]到目前為止,幼儿園課程改革可以說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受多方面因素影響與制約,改革仍舉步維艱,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
  (一)“小學化”的傾向依舊盛行。
  幼兒教育“小學化”指幼兒園將小學的辦學理念、管理模式、課程資源、教育規範、教學方法、評價方式等滲透或運用於幼兒教育實踐中,使之常規化、教學化、狀態化,進而普遍化、趨勢化的教育現象。[4]幼兒教育“小學化”采取揠苗助長的做法,具有嚴重的危害性,不僅會扼殺幼兒天性,嚴重损害幼兒身心健康,而且與社会要求和小學教育脫節,會對幼兒一生發展造成負面影響。幼兒園課程改革正是以此為靶標,提出“實施素質教育,為幼兒一生的發展打好基礎”的核心理念。然而,現實生活中“小學化”統領的“穿新鞋走老路”“新瓶装舊酒”的現象依然普遍存在。這與當前幼兒園課程改革仍处於探索實踐中,在以行为目標為導向的量化評價中,接受新理念教育的幼兒不能很好地適應小學的具體科目学習,特別在一些小學招收新生時的“入學測试”中不能取得優異的成績有關,这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家长來說,與他們希望孩子一入學便“鶴立雞群”的心理預期也是背道而驰的。這使得家長成為幼兒教育“小學化”最有力和最頑固的支持者。
  (二)新的利益格局尚未形成。
  由於幼兒園課程改革所倡導的教學方式、理念與教師以往根深蒂固的教學行為、教學信條有很大的差異,教師若采用新的方式,需付出更多的精力與時间,更為重要的是,在此過程中教師會因教學態度、任務、行為的不協調而面臨生存狀態的焦慮,而幼兒園课程改革可能帶來的新利益還是一個未知數。這使得幼兒園和教師最自然的選擇必然是“轟轟烈烈的課程改革,紮紮實實的應試教育”。
  “小學化”正是應試教育的“先鋒”,應試教育在基礎教育課程改革中從來都沒有消停過,“小學化”傾向自然不可能在幼兒園課程改革中被順利清除。
  因此,幼兒園和教師、家長均會對幼兒園課程改革進行敷衍,不斷回到“小學化”這一博弈的納什均衡點。“應景式”的教育憑借人們对它的“前理解”,以“檸檬商品”的身份粉墨登場,忽視了幼兒教育的生成品性,然而幼兒园課程改革畢竟是國家和社會所期望的,由此幼兒園課程改革陷入了博弈的“囚徒困境”。
  (三)幼兒園課程改革的“囚徒困境”。
  由於幼兒園課程改革博弈的主體有很多,為方便利用“囚徒困境”模型詮釋幼兒園課程改革的處境,本文將選取典型的幼兒园之間的博弈來分析,先設立如下假設條件:一是某地區存在教育資源完全相同的兩所幼兒園A和B,兩所幼儿園都很理性,都以自身利益最大化作為決策的依據,且都面臨著是否推進幼兒園課程改革的選择;二是當地一流的初等教育學校稀缺;三是這些小學招收幼儿均以入學成績為參考;四是幼兒園課程改革可為幼兒的素質教育打下良好的基礎;五是幼兒在小學的適應表現與其日后的中考、高考成績成正比。
  1.社会評價決定幼兒園課程改革難以走出“囚徒困境”。
  如果明確幼兒園的最終目的是提升幼兒的綜合素質,為幼兒一生的發展打好基礎,而幼兒園課程改革確實有助於幼兒綜合素質的提高,同时由於幼兒園的領導是教育主管部門任命的,幼兒園服從上级要求也切實推行了課程改革,在這種情況下社會評價(家長、教育主管部門以及其他社會群體對該園幼兒入小學的表现打分)將決定幼兒園的效用。如表1所示,若A、B兩園都推行課程改革,均將獲得10個單位的效用;反之都仍舊“小學化”,均將獲得5個單位的效用。兩個效用的差距說明推進課改比“小學化”更能促進幼兒的全面發展。若A、B兩園的選擇不同,那么選擇課改的幼兒園雖然提高了幼兒的綜合素質,但其幼兒的入學成績或在小學的適應表現相比依舊实行“小學化”的幼兒園的幼兒就有可能大打折扣,此時社會評價實行課程改革的幼兒園的效用就會比兩校同時進行“小學化”的時候還要低一些,因而該園只能獲得3個单位的效用,而依舊实行“小學化”的幼兒園相比之下會獲得額外的效用,共计12個單位。
  表1從社會評價看A、B兩园的效用博弈。

关于幼儿园课程改革“囚徒困境”的成因与解决_代写论文网

  可見,在上述博弈中存在著“囚徒困境”的難題。A、B两園都在努力達到自身效用的最大化,本來兩園都推行幼兒園課程改革是一種符合帕累托效用的最优資源配置方式,但是這種决策不滿足納什均衡的要求,致使獲得5個單位的效用成为這一“囚徒困境”博弈的均衡結果,即在社會評價的壓力之下两園最終都會選擇依舊推行“小学化”。
  2.幼兒在小學的適應表現決定了幼兒園課程改革的均衡結果。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在生源日益緊張的情況下,增強幼儿園的影響力、擴大生源和樹立品牌是幼兒園的基本效用,這都將取决於該園幼兒在小學的適應表現。如表2所示,若A、B兩園的選擇不同,進行課改的只能獲得2个單位的效用,而“小學化”的效用則是8個單位,这種情況實際反映了如果A(B)嚴格推进課程改革,而B(A)卻依舊按照“小學化”的模式運作,那麽後者幼兒的小學表現將大大高於前者,其效用也將高於前者;若A、B兩園都不推進課改,或表面揚新課改之名,行應試之實,則兩者均獲5個單位的效用;若兩園都推進課改,幼儿的適應表現和效用水平均将低於兩園同時推進“小學化”時的情況,都只能獲得3個单位的效用,但由於兩者獲得的效用水平相同,因此幼兒園課改并未改變兩園的相對效用水平,其结果仍是1:1。可見,這一博弈的均衡解就是A、B兩園同時選擇“小學化”,各獲得5個單位的效用。這也就是說,A、B兩園出於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考慮都將選擇“小學化”而非課程改革。
  表2從幼兒的小學適應表現看A、B兩園的效用博弈。
关于幼儿园课程改革“囚徒困境”的成因与解决_代写论文网

  三、幼兒園課程改革走出“囚徒困境”的最優策略。
  目前幼兒園課程改革陷入的“囚徒困境”是由我國幼儿教育體制下的博弈均衡決定的,其博弈結構規定了如下收益:若幼兒適應小學、入學成績好,幼兒園就能獲得榮譽,得到更多的辦學資源和經費;對教師就意味著獎金的提升;符合家長“不能輸在起跑線上”的要求,與家長希望孩子日後進入好的初中、高中和大學的期望成正比。擺脫这種困境的惟一方法由此是改变目前幼兒教育的博弈結構,從原點推翻“囚徒困境”成立的條件,使其博弈的納什均衡點能夠設為課程改革而不再是“小學化”,為此我們有必要充分利用幼兒園教育評價的積极作用。
  (一)以幼兒為本,推行多樣化的评價手段。
  中國應試教育考試制度決定了幼兒教育“小學化”的長期存在,再加上優質教育資源的稀缺,需要改革的實际是應試教育影響下的博弈規則,重構一個有利於幼儿全面發展的博弈均衡。目前,我國不少省份都制定了一些具有本地特色、有助於推進幼兒園課程改革的評价標準與手段。例如,上海市一直在推進幼兒園新課改,與上海城市發展的定位相適应,符合國家教育部《幼兒園教育指導綱要(試行)》和《上海學前教育綱要》的基本精神,較好地解決了将中國國情、地方特色和世界先進理念相結合的問題。在以兒童發展為導向、強调以兒童的經驗為切入點編制課程、實現課程“園本化”的基礎上,他們將教師的專業發展作為課改理念要點,其中教師專业發展評價又是課改操作的重點。为促使教師與新課程同成長,他們引入了“診斷性個案評價”“教師檔案袋評價”與“教師自我評價”等多種評價方式,使教師與幼兒園更加註重幼兒問題解決能力、創新精神和實踐能力的培養,這是走出幼兒園“小學化”的囚徒困境的可行途徑,有利於改變課改困境的博弈結構。
  (二)建立多元化的“选擇性激勵”評價制度。
  作為一種非合作博弈,幼兒園课改博弈結構的改變還需要第三方即政府的介入。政府是制度的決定者與執行者。制度在協調个人理性和集體理性時發揮着重要作用,有助於減少不確定性,更好地預測博弈的納什均衡點。在此,可借鑒曼瑟爾·奧爾森設計的“選擇性激勵”(selective incentives)理論。
  曼瑟爾·奧爾森認為,激勵之所以是有選擇性的,是因為對集團的每一個成員要區别對待,實現賞罰分明。這樣既可以通過懲罰那些沒有承擔集團行動成本的人來進行強制,也可以通過獎勵那些為集體利益工作的人來進行誘導。“制度激励”是可持續發展的必要條件,實施“監督”和“分級制裁”是必须的,其目的是使準自願遵從者確信其他人也遵從規則。[5]在克服“小學化”傾向過程中,政府可運用“選擇性激勵”评價制度(如資源的优先配置使用、榮譽、加分和獎金等)獎勵那些積極進行課改的幼兒園和個人,也可制定幼兒園新課程評估制度、督导制度等使個人行為與集体利益相一致的規章制度,對違背者予以懲罰,對積極遵守者予以獎勵,以此改變幼兒園課程改革的博弈結構,使幼儿園課程改革成為新的納什均衡點,最終實現個人利益與社会利益的一致。
  

參考文獻


  [1]張振華。博弈論視野中的素質教育。遼寧大學學報,2007(,9)。
  [2]潘天群。博弈生存。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2004:21.
  [3]朱家雄。幼兒園課程。上海:華東师範大學出版社,2003:540.
  [4]李兵。關於幼兒教育“小学化”問題的探討。当代教育論壇,2007(,8)。
  [5]李斌輝。博弈論視野中的新課程改革。教育发展研究,2009(,16)。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幼兒園課程改革“囚徒困境”的成因與解決》其它版本

基礎教育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