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影響兒童語言學習的外在因素:構式語法與斯金納的對話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基礎教育論文
論文標簽:語言學論文
論文作者: 楊華
上傳時間:2011/11/18 10:44:00

論文代寫網:   [摘要]兒童語言學习深受外在因素的影響。構式語法認为語言學習是“基於使用”的發展過程,強調外界語言輸入對儿童語言心理表征及儿童語言發展的重要作用。斯金納在言語行為理論中認為外在因素與兒童語言學習是多重雙向互動關系,兒童語言學習中的“言语事件”不是單純的外在輸入,還包括語言產出及其前因後果。與“基於使用”的語言學習理論相比,雖然言语行為理論沒有說明兒童的認知發展与語言發展的關系,但是兩種理論都强調了外在因素在兒童語言發展中的重要作用。外在環境中的語言頻率和形式———功能一致性是兒童語言發展的基礎,兒童在簡單語言的基礎上通過學習逐步达到語言使用的創造性。言語行為理論為構式語法的語言学習理論提供了有益的補充,可以為構式語法將来研究不同交際任務要求與兒童內部認知能力發展之間的互動提供值得借鑒的理論框架。
  [关鍵詞]構式語法;言語行為理论;兒童語言習得。
  一、問題提出。
  兒童語言習得是語言学和應用語言學領域重要的研究課題,是考察語言理論是否充分的重要標準,[1]同時也体現著語言理論在語言習得、第二語言習得等方面的教育學價值。[2]兒童語言學習中的外在因素是各理論學派爭議的焦點。《言語行為》是美國行为主義心理學家斯金納的一部力作,它利用操作強化原理对人類言語行為進行了客觀的描述和解釋。言語行為理論认為語言學習中的外在因素最為重要,兒童語言學習是在“刺激、反應和強化”所組成的依存關系下發生的。[3]喬姆斯基對此并不認同,他認為由於兒童具有天生的“語言獲得裝置”,即使在“輸入貧乏”的情况下,兒童也能毫不費力地習得正確語法,而不需要外界環境的“精心布置”。[4]由此,兒童語言習得從完全依賴外界環境的行為主義觀點轉為對人腦內部習得机制的研究。近年來興起的構式语法是基於認知語言學研究成果的理論體系,強調“基於使用”的兒童語言學習觀。[5][6]该理論認為兒童除了從語言經历中學習語言外,別無他法。[7]由此,構式語法成了當今喬姆斯基生成語法天賦論的最大挑戰。[8]可见,兒童語言學習理論從斯金納的完全歸因於外界環境因素到喬姆斯基的心靈主義,再到構式语法的“基於使用”,再次凸顯了外在因素的作用。
  國外構式语法對兒童語言習得的研究主要結合外在語言輸入特征和兒童內部認知发展過程兩個方面,對兒童語言習得進行描述和解釋。[9][10][11][12][13]國內對構式語法及其語言習得理論的研究也已逐漸壮大,[14][15][16][17][18]不过仍主要集中於語言输入的層面。[19]本研究擬概括和分析構式語言學習理論關於外在輸入特征的研究成果,同時解讀和梳理斯金納兒童語言学習理論的基本觀點,以為實现理論的可操作化應用提供基礎。
  二、構式语言學習理論中的外在輸入。
  構式是形式與功能之間規约的匹配關系。[2“0]基於使用”的語言學習理論認為兒童依靠其社會和認知技能,通過与他人的語言互動來實現不同抽象級別的形式—功能匹配,建立自己的構式清單庫。[21][22][23][24]這個清單庫包括詞素、詞、短語、句法結構等,復雜程度不一。[25]兒童之所以能夠實現從具體的語言项目到抽象的語言表征的飞躍,實現認知的巨大變化,外在环境因素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26]
  (一)輸入頻率。
  實證研究表明,在其他條件相當的情況下,兒童聽到某構式的頻率與兒童習得該構式的時間早晚高度相關。[27]標誌頻度(token frequency)是某一具体語言項目的頻度。[28]標誌频度高的詞或短語,会作為一個整體得以深化,因而会“保護”兒童不受“過度概括”的影響而產生錯誤。如儿童不會說“Shelaughed me(She made me laugh)”,但是卻會產生“She’s giggling me”的錯誤來表达“She’s making me gig-gle”的意思。[29]这就是因為兒童在日常生活中聽到“laugh”這個词的頻率(標誌頻率)高于“giggle”,因而較少出现“laugh”的錯誤使用。
  類型頻度(type frequency)指的是在同一構式中(如“Where’s X gone?”),不同的語言項目在同一槽孔(X)處出現的頻度。例如在上述構式當中,X可以是“Daddy,Mommy,Milk”等。以不同的語言項目填入同一構式的同一槽孔,可以促进兒童概括能力的發展,促使学習者意識到在某一類型的構式裏,不同的語言項目可以取得同樣的功能,如“Where’s X gone?”表示對某人/物去向的詢問功能。兒童之所以能够使用新詞匯填充一個構式的槽孔,除了要求該構式中有固定的語言項目(如上述構式中的Where’s)之外,更重要的條件是兒童能夠經常聽到這個構式的槽孔位置出现不同的語言項目,即达到較高的類型頻率。[30]研究表明[31][32]在語言的多產性上,输入中的類型頻度比標誌頻度更為重要。
  偏向輸入(skewed input)是在語言輸入的標志和類型頻度相當的情況下,提高某一具體語言項目的出現率。如兒童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食品、玩具的名稱等,因出現頻率遠遠高於其他物品名稱,所以屬於偏向輸入。研究表明與平衡輸入相比,偏向輸入更有利於新構式的學習。[33]兒童所處的真實語言環境本身就是偏向輸入的,[34]這部分地解釋了兒童能夠在短時間內快速學習語言的外在原因。
  (二)輸入一致性。
  兒童語言學習就是建立並習得“形式—功能”匹配的過程。[35]如果形式與功能是一一對應的,那麽儿童就比較容易掌握相關語言;如果一個形式對應幾個功能,則會對學習者造成困難。線索有效性(cue validity)可以用來衡量語言輸入一致性,其定義是語言的形式對功能、功能對形式的匹配程度。[36]例如動词-ed形式可以表示“過去”的功能,但這個功能同樣可以由許多不規則形式表达,因此動詞-ed与表示過去功能之間的線索有效性比較低。[37]這說明稳定的提示—結果關系(cue-outcome)是人與動物學习和認知發展的基礎。[38]
  (三)輸入復雜性。
  語言輸入的復雜性同樣決定了學習的難易程度,進而影響兒童語言的發展。影響复雜性的重要外在因素是新構式與已知構式的距離。兒童對新构式的學習依賴於已學過的相關构式。[39]因此,在語言輸入上,復雜構式的輸入要有利於兒童找到新舊構式之間的相似性,從而對構式進行類比和範疇化,使其語言使用不斷接近成人。
  三、斯金納兒童語言學習理論中的外在因素。
  斯金納的言語行为理論因為強調兒童語言学習過程中外在因素的重要作用,從诞生伊始就遭到了喬姆斯基的“摧毀性”批判。然而半個多世紀過後,言語行为理論不但沒有消失,反而在語言教學、兒童行為研究、兒童言語行為發展等方面日益發揮著不可估量的作用。[40][41]
  斯金納使用操作強化原理,描述並解釋了人類语言學習的過程。刺激控制下的言語行為有三个重要事件:刺激,反應和強化。[42]三者相互依赖,刺激引發反應,同時提供了反应受到強化的場景或環境。給定一個刺激,某一反應會跟隨相應的強化。如兒童看到一只貓(刺激),說出“猫”這個詞(反應),得到母親的肯定“是的,說對了”(強化)。这樣的依存關系是一種環境屬性,一旦建立,有機體就能掌握受到强化的言語反應。[43]斯金纳對兒童言語行為發展的描述和解释,與“基於使用”的語言學習理论相比,雖然沒有說明兒童的認知發展與語言發展的關系,但是兩个理論的共同之處是顯而易見的,即都強調外在因素在兒童语言發展中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具體而言,斯金納是以“言語事件”
  為核心概念阐述其言語行為原理的。
  (一)言語事件的整体性。
  在強化依存關系成立的情況下,環境與兒童言語反应之間的相互作用體現了“言語事件”的整體性,而言語事件的整体性又保證了兒童順利實現語言形式與功能的匹配,完成語言學習。如嬰兒因受到剝奪刺激控制(饑餓)而发出“Milk!”,隨即得到了牛奶,這樣的“言語事件”反復多次發生之後,“饑饿———Milk———得到牛奶”就會形成一種依存關系,如果再有同樣的刺激出現,嬰兒就會发出同樣的反應,受到同樣的強化(剝奪狀態的撤銷)。通過這個過程,兒童學習到了“Milk!”這一語言形式,並實現了形式———功能的匹配,即習得了這個反應。
  言語事件的整体性不僅體現在強化依存關系下言語行為發生的前因後果,而且體现在言語社區對兒童語言形式的強化標準會隨著兒童年龄因素、具體使用場合、听者關系等變量而作出不同的變化。面臨同樣的剝奪控制,兒童发出“/apē(/apple)”(年齡2)、“/apēl(/apple)”(年齡5)或“Can I have anapple?”,均可得到撤销剝奪的強化。但已經具有成人语言水平的兒童發出/apē/,則不會產生強化。正是由於言語環境中多重因素的作用,[44]言語社區对實現同一功能的不同語言形式進行不同的強化,使得兒童語言日益豐富,逐漸接近成人水平。
  強化依存關系強調兒童必須在特定的“言語事件”中實現語言形式與功能的匹配。這一點與“基於使用”的語言學習理論是基本相似的,但是與構式語法所強調的單纯的外界輸入相比,斯金納所描述的外在環境提供了更為立體、全面的語言事件。這裏的“完整”既包括外界環境與儿童言語的橫向互動關系,也包括縱向聚合關系,即言語社區在多重因素作用下对兒童言語產生的差别性強化。完整的言語事件框架是兒童進行語言形式———功能匹配的物質基礎,兒童在反復經歷的言语事件中學習語言,這是单純的外在輸入因素無法全部解釋的。
  (二)言語事件的偏向性。
  “基於使用”的语言學習理論已經證明,兒童的语言輸入是偏向的。相應地,兒童所經歷的言語事件也具有偏向性。這意味著兒童所經歷的幾類偏向性言语事件也是高度重復的。在斯金納列出的六種基本反應類型中,[45]祈令(mand)、觸發(tact)和回音(echoic)反應是兒童最为常見的言語反應類型。
  兒童語言的重要功能之一就是滿足自身的需要。兒童語言發展初期使用频率最高的言語是表示请求、命令等功能的祈令語。这種言語行為的結果是回避或減輕反感性刺激,或對剝奪的撤銷。如兒童發出“Milk!”“Mama!”等,所得到的強化是解決饑餓問題或通過得到媽媽的愛撫減輕不安全感。在此基礎上兒童学會了語言的命名功能,即觸發反应。這種反應可以指稱、提及、宣布、談論、命名、表示或描寫它的刺激,所受到的是肯定、贊揚等泛化的強化。如兒童語言發展早期就可以說出許多他們所熟悉的物体的名稱。由祈令———觸發序列組成的言語事件是儿童經歷的主要事件,保證了兒童在語言發展的初級階段習得基本詞匯。
  回音反應指的是在言語刺激的控制下,生成與刺激類似的語言模式,即那些應聲而起的模仿。[46]這也是兒童最為常見的言語行為。兒童的回音反應會因受到成人的肯定、愛撫等而被強化。值得一提的是,兒童最開始的回音操作往往是较大的整體結構,[47]即對表達某一功能的語言表達进行整體的模仿,如“It’s my toy.”這与構式語法學家所發现的兒童大量“整塊产出”的實證結論是一致的。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斯金納與構式語法理論的共同之處是都承認“偏向性”對兒童語言發展的重要作用。構式理論強调語言輸入的偏向性對學習新構式的促進作用,而斯金納的理論則从兒童言語的基本功能出發,強調偏向性主要體現在滿足自身需要的祈令反應、認知事物的觸發反應和用於模仿成人的回音反應等方面。两種理論的另一共同之處是都認可頻率的重要性,但與構式理論不同的是,言語行為理論所強調的頻率是兒童經歷的幾類言語事件的高度重復性。頻率的計算标準並不按照語言形式,而是根据語言功能。如“Milk!”和“Could I have some milk?”可以算做表達祈令功能的两個類型頻度。以語言的功能分析為基礎的言語行為理論不僅為儿童語言輸入的高度重復性提供了理论基礎,而且突顯了語言功能在語言學習中的重要作用。
  (三)言语事件的多產性。
  言語行為理論同樣可以描述並解釋儿童語言使用的創造性。斯金納认為,對應某一刺激,可能會出現三種情況:一是某些反應成為標準反應,如一些禮貌用語,或某些場合的套語。說话者可以不加修改,也無需进行內部分析,直接發出這些反應;二是環境因素有所變化時,發出的反應能基於原有框架做出某些修改;三是因为外界的環境變量與說話者過去的言语經歷完全不同,或非常復杂,無法使用標準化反应或利用現成的框架半成品。[48]此時,儿童就必須在特殊的自向反應幫助下,操控自己的言語操作。後兩種情況都體現了語言的創造性使用。
  兒童能夠基於原有的語言表達,稍作修改,發出恰当的言語反應,需要滿足以下條件:首先,兒童通過其他類似言語事件多次反應了與框架相同的語言結構,如“the boy’s gun”“the boy’s hat”等。其次,新的言語事件中的環境关系特征仍舊刺激兒童使用“the boy’s___”結构,但環境中某一具體特征會強化儿童使用與之對應的詞(如bicycle)填入槽孔,使兒童第一次說出“the boy’s bicycle”。如果外在環境的特征和關系無法引發任何標準反應或利用現成的關系框架,兒童就需要利用“自向反應”
  (autoclitics)來操控自己基本的言語操作。自向反应是用來描述、定性或評論其他言語行為的行為。[49]語法和句法是自向反應的重要方面,同樣受到外界环境中關系因素的控制。如一个物體引發了兩個觸發語“chocolate”和“good”。言語行為“Good chocolate!”或“The chocolate is good”,甚至“Good is thechocolate”根據環境因素的不同,在某些言語环境中都可以受到強化,讓兒童學習到該語言形式。但是如果說“Chocolate the is good”是絕對不能得到言語社區的強化的,因而兒童再也不會發出這樣的言語反應。語法和句法作为自向反應,其發生的原因一方面是由環境中復雜關系因素引发的,另一方面取決於言語社區对正確的語言形式和更長的語言單位的強化作用。[50]
  對於兒童能夠正確使用語法、創造性使用語言这一現象,構式語法的解釋偏重兒童內部認知能力的發展,認為在外界語言輸入的環境下,兒童建立了抽象的語言表征,通過類比、範疇化等認知過程實现了語法化。[51]而斯金納則从外部環境的角度,將其解释為在類似事件反復發生的基礎上,由新出現的外界環境特征所引發。雖然兩種理論在语言創造性的解釋上分歧較大,但共同之處仍是明顯的:即復杂的語言是建立在簡單語言基礎之上的,是在高頻輸入或相同/類似的語言事件反復發生的條件下,通過學習得來的,並非依靠天生的語言裝置。總之,構式語法和斯金纳的語言學習理論都強調外在環境因素對兒童語言學習的重要作用,都認为外在環境中的語言頻率和形式———功能一致性是兒童語言發展的基礎,兒童在簡單語言的基礎上逐步達到語言使用的创造性,其發展是漸進的,通過兒童的語言經歷得到。
  構式語法“基於使用”的語言學習理论主要報告了外在環境中語言輸入因素對兒童語言發展的影響。[52]雖然有大量實證研究的支撐,但“使用”的概念不僅仅包括環境對兒童的單方向作用,更包括真實的“使用事件”。斯金納言語行為理論中的強化依存關系提供了外在環境與說話者之間互動的理論根据,描述並解釋了兒童語言学習過程中所經歷的“言語事件”的完整性、偏向性和多產性,因而也更真實、完整地反映了兒童語言學習的外在過程。從這一點看,斯金納的理論為構式語法的語言學习理論提供了有益的補充。“基於使用”的構式語法理論未來研究的重要方向就是不同的交際任務要求如何與兒童內部認知能力實現互動,[53]斯金納對外在客观因素的描述和解釋可以为這方面的研究提供值得借鑒的理论框架。
  

參考文獻


  [1]Chomsky,N.Aspects of the Theory of Syntax.Cambridge,Mass:MIT Press,1965:26-27.
  [2]李宇明《。兒童語言》導讀。北京: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2000:1.
  [3][42][43][44][45][46][47][48][49][50]Skinner,B.F.Verbal Behavior.New York:Appleton-CenturyCrofts,1957:31,81,31,227-252,185,55,62,346,311,336.
  [4]Chomsky,N.A Review of B.F.Skinner’s Verbal Behavior.Language,1959,(1)。
  [5][10][22][25][34][39]Tomasello M.Constructing a language:A usage-based theory of language acqui-sition.Cambridge,Ma: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05:168,98-139,98-112,174,112,280.
  [6][11][23][33]Goldberg,A.E.&Casenhiser D.Construction learning and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inPeter Robinson and Nick C.Ellis(eds.)。Handbook of Cognitive Linguistics and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Routledge,2008:197,215,197,206-207.
  [7][9][19][26][27][29][30][35][36][37][52][53]Lieven,E.&Tomasello,M.Children’s First Language Ac-quisition from a Usage-Based Perspective.in Peter Robinson and Nick C.Ellis(eds.)。Handbook of Cognitive Linguis-tics and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Routledge,2008:168,168-198,169,172-183,172,178,178,179,180,180,172-183,192.
  [8][17]袁野。構式語法的語言習得觀。解放軍外國語學院學報,2010(,1)。
  [12][24][28][32][51]Bybee,J.Usage-based grammar and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in Peter Robinsonand Nick C.Ellis(eds.)。Handbook of Cognitive Linguistics and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Rutledge,2008:
  216-238,216-238,128,221,216.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影響兒童語言學習的外在因素:構式語法與斯金納的對話》其它版本

基礎教育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