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快速把握文學作品主題的技巧方法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基礎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程亮
上傳時間:2013/2/1 9:18:00

高考語文試卷中,文學作品閱讀一直都是一道必考題,且分值不斷提高,已達到25分!對這樣一道重要的閱讀題,學生的閱讀和答題過程本身就是一個復雜的思維過程:要對材料進行認真的篩選、加工和整合,同時需要具備思維、感悟、表達等多方面的能力。那麽,學生在答題過程中怎樣才能做到思路清晰、胸有成竹、有條不紊呢?怎樣才能做到定位準確、方向明確、有的放矢呢?如何才能筆定乾坤、精確答題、有所收獲呢?
  一、抓題目——我高高在上
  我們常說,“題目是文章的眼睛”,它是明顯的;“秧好一半谷,題好一半文”,它居於最上端,實為文章之首,具有高度的概括性。文章的題目常常先行概括了文章的主要內容,或顯或隱地暗示了文章的主旨和作者的寫作意圖。因此,抓住明顯的文題,常可以讀題析文,從而快速從總體上把握文章的內容,並在此基礎上明確文章的主旨,透過這雙“眼睛”,走進文章靈魂的深處,提高閱讀速度和得分率。
  例如,2007年安徽卷《鄉村的風》。從題目上看,考生可以在第一時間明確本文的寫作對象——風,並在此基礎上先行一步,從總體上大致把握文章的中心:風是“鄉村”的風,而非城市的風。這樣一來,“風”便與“鄉村”緊緊聯系在了一起。考生可以緊接著思考“風”與“鄉村”的關系,再聯系農村生活生產的實際,可以很容易地考慮到本文的主題極有可能是要表現“風”對“鄉村”的重要性,從而把握住作者的寫作意圖,抓住作品的靈魂,即農村的人、物、事都離不開風,與風息息相關:風給鄉村帶來生命與活力,給平常之物帶來詩意,讓我感受到鄉村的溫情,表達作者對風的喜愛和懷念之情。有了這些認識,再來解答下面的題目就有了主心骨,就能抓住最核心的東西,從而方向明,答題準。
  附題目:第一題,“作者為什麽說風是鄉村的魂”,第三題,“第④段寫歪脖子黃櫨有什麽用意”,第五題,“無形的風在文中被描繪得可見可感。試從修辭手法的角度,從第②段舉出一句加以賞析”。
  又如:2007年遼寧卷《爐火》。題目“爐火”,能驅散冬日的寒冷,象征著溫暖、活力、熱情、蓬勃、希望等。抓住了這些,就抓住了文章的靈魂。再解答下面的第五題,就簡單、快速、高效得多了。
  附題目:這篇文章的主旨是不是“懷舊”?為什麽?(答案:不是。文章有懷舊情緒,但並非全文主旨。文章主旨是藝術地揭示了“爐火”帶給人的溫暖與活力、希望與勇氣,表明了作者熱愛生活、積極向上的人生態度。)
  二、抓關鍵句——我鶴立雞群
  除文章題目外,正文中有很多關鍵句子,抓住這些關鍵句,有助於簡單而快速地抓住文章的主旨。這些關鍵句從表達方式看,多是議論句和抒情句;從在文章中所處位置看,多是段落或全文開頭、結尾和中間的句子。因為作品的主lunwen.1KEJIAN.com 代寫論文題常常在議論和抒情時便明顯地表現出來;開頭常總領全文,結尾常總結全文,中間常勾連上下文。抓住這些,對於抓住文章的靈魂、把握整體內容意義重大,作用非凡。同時,這些關鍵句相對其他句子而言,都是比較明顯的,有利於視覺快速捕捉。
  例如前面所舉《鄉村的風》一文,文章一開篇便是一個非常吸引目光的句子:“風是鄉村的魂。”此句處於文章開頭處,且兼具議論性和抒情性。此句特別重要,可以說,抓住此句,就抓住了全文的靈魂。“靈魂”之重要,人盡皆知。無魂則無生命、無精神、無情感、無生活、無生命的靈動、無生活的幸福。而“風”是“鄉村”的魂,非言其對鄉村之重要而為何?是為議論。對如此重要之物,非愛之惜之思之念之而何為?是為抒情。“風是鄉村的魂”,此句實乃文章的魂。抓住了這一顯眼的句子,也就抓住了文章的魂,大大提高了整體把握全文核心內容的效率。
  又如:2009年安徽卷《董師傅遊湖》。文章結尾處四個字單獨成句——“他很快樂”。此句是個總結句。既是作者對主人公的描述,又是對主人公的評價。此句要抓,因為根據寫作邏輯,上文必然要通過具體內容說明“他很快樂”的原因。抓住這一明顯的句子,就很容易抓住文章的靈魂,從而從整體上把握住文章各局部內容的作用——必是有一個共同的核心,即表現“董師傅”“很快樂”的原因。此句一抓,勾連各處,如此,豈能方向不明、思維不清、效率不高呢?
  附題目:“文末說‘他很快樂’。請舉例說明董師傅快樂的緣由。”
  三、抓“復現”信息——我一唱三嘆
  “復現”信息即反復出現的信息,或為詞,或為句,或為某一意思。
  某一信息反復出現,乃至貫穿全文,當然是明顯的,也必然是作者著意強調的,是所涉範圍或大或小的內容的核心。抓住它們,對於從整體上把握作品的局部內容或全文內容的靈魂作用極大。
  如教材中《蜀道難》一文,由道路之艱險,寫到行路之艱難,最後結於世事之兇險,核心是一個“難”字,其間包蘊著李白對現實環境深切的體味。而文中出現三次的“蜀道難,難於上青天”,可謂是對這一核心的非常明晰的強調。學生在學習中可以通過反復體會,抓住李白這一名篇的靈魂。又如冰心《談生命》中“我不敢說未來,也不敢信來生”反復出現,意在強調不要寄希望於未來或來生,那麽怎麽做?當然是把握今生,善待生命,從而表現主題。
  例如2005年全國卷Ⅰ《一日的春光》反復出現“我不信了春天”。之所以“不信了”,是因為作者苦苦等待,春天卻遲遲不來;越不信,期待、喜愛之情越強烈。這便抓住了主旨。
  附題目:“我不信了春天”,作者為什麽反復這樣說?這樣的寫法有什麽好處?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2005年全國卷Ⅱ《春天的夢》。“夢”代表著理想和希望。她是靈魂的寄托,又是精神的安慰,也是美好事物的象征。文中多處將“春天”與“夢”聯系在一起,凸現了本文期盼春天、渴望變革、呼喚真情的主旨。
  附題目:本文的題目是“春天的夢”,文中又多處將“春天”與“夢”聯系在一起,請說說作者為什麽要這樣寫。
  再如,海明威的《橋邊的老人》中,老人反復說著擔心他所養的幾只動物的話,意在強調老人對生命、生活的熱愛,並在此基礎上表現戰爭給人們帶來的深重災難和痛苦及反對戰爭的主題。
  《難忘的一課》中“我是中國人,我愛中國”這句話重復了三次,表現強烈的民族精神和濃濃的愛國之情。
  這些反復出現的信息,可謂顯而易見的線索,線索把相關內容串聯成了一個整體,使文章條理化、簡約化。抓住文章的線索,就能把握文章的核心,抓住了核心,就能大大提高理解文章和解答題目的效率。
  四、抓前後內容——我手足情深
  這種方法,是從前後文間的關系角度著眼的。前文內容和後文內容,無論差別多大,都是有機的整體,總有著某種聯系。而有弱種情形是比較明顯的:一是前後文內容在某一方面或從某個角度看極為相似,屬於“同類”;二是前後文內容緊挨在一起,從表面看卻差別很大(前後差別很大,自然也容易吸引目光),屬於“異類”。閱讀時,學生可以抓住這種明顯的“同”或“異”,前後勾連,加以聚合。具體操作方法是:前後文內容屬於“同類”的,可以化散為整,即把相同的加以概括;前後文內容屬於“異類”的,可以化異為同,即把不同的加以聯系。在此基礎上,抓住“核”“靈魂”就簡單得多了。
  例如教材中的《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一文,前文談馬克思作為科學家對人類的貢獻,後文談他作為革命家對人類的貢獻,前後勾連,屬於“同類”,加以概括,都是談其對人類的貢獻。這其實就是全文核心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又如,2011年皖北協作區高三聯考中的大閱讀《轉身》一文中,作者分別寫了四個人(年輕人,小女孩,中年乞丐,老年乞丐)的四個“轉身”的畫面,這四個畫面構成了文章的主體,是容易吸引讀者註意的。四個畫面的諸多共同之處也是比較明顯的:“我”與他們都是偶遇;都表現著人性的真善美;都“轉身”從“我”視線中消失了。對這四個畫面加以聚合概括,能夠快速準確地提煉出文章的核心,即美好易逝,抓住眼前,倍加珍惜。這樣再來解答文後的第三、四兩題,就快速準確多了。
  這是勾連前後文,化散為整。
  同是《轉身》一文,文章第四自然段,前面描寫秦嶺深處的自然環境(尤其細寫小河水),後面則轉而寫一個小女孩——前寫景,後寫人,可謂差別很大,容易吸引讀者目光。如果學生習慣於將前後文不同內容聯系在一起分析則不難發現小河水與小女孩有著共同之處,即都有一種自然純凈之美,作者就是要用小河水的自然純凈之美引出小女孩的自然純凈之美。抓住美,基本上也就抓住了這一層次的靈魂,文後第二題第一問的答案也就自然形成了。
  這是勾連前後文,化異為同。
  五、抓“常情常理”——我四海皆準
  這是根據文章的主要寫作對象或題材,聯系閱讀經驗,大膽推斷文章主題的一種方法。
  作品的寫作對象或題材,是很明顯的。而某種寫作對象或題材,常常表現相對特定的主題這可謂是“常情常理”。因其“常”,故為“顯”。抓住這些“常情常理”,有時也能快速把握整體內容,抓住文章的主題。
  如上文所舉海明威的《橋邊的老人》屬於戰爭題材,而這類題材的作品常表現反對戰爭和揭露戰爭給百姓帶來災難的主題,聯系作者海明威反戰思想的知識背景,作品的主題是不難快速抓住的。
  又如2006年全國卷Ⅱ《綿綿土》。只看題目,一股“故土”之風便撲面而來。由此可以猜測,文章內容極有可能與“故鄉”有關。那麽,再進一步猜測出表達作者對故鄉的熱愛與眷戀的核心主題便順理成章了。
  當然,上述幾種方法實際上是相互聯系、互為輔助的,運用時綜合考慮,可以對理解作進一步的驗證,從而增強分析解答的準確性。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淺談快速把握文學作品主題的技巧方法》其它版本

基礎教育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