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論綱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心理學論文
上傳時間:2006/4/5 16:21:00

在古代的印度和,各大宗教的思想家通過對經典的微言大義加以詮釋和組織建立了一系列體大思精的形上學體系。在近代中國,這一古老的思想傳統因為熊十力的《新唯識論》獲得了新生。以唯識学的觀念詮釋儒家原典《周易》,熊氏成功地將作為東方思想之兩大支柱的儒學和佛學結合在一個渾然天成的系統之中。概而言之,新唯识論以為作為本心的純白之意在沾染感性經驗的客塵後即迷以逐物,由此將思绪湍飛的內宇宙混同於森然萬象之外宇宙;本心一旦與經验記憶相合即生“辟”與“翕”這兩種相反相成的勢用:辟勢表达為發動意識行為的隱微的意向性,翕勢則顯示為賦予純白之意以形質的理性閥限;只有即流行而識主宰,於跡象而證真常,方可領略本体寂而能化。靜而譎變的復雜面相。馮特以來的心之主流註重觀察者與觀察物的分離,而傳統的東方心性論只以觀察者的主觀內省為依歸——前者主要普通的心理現象,後者則大量涉及特殊的宗教經驗。作為東方心性論之大成,新唯識論的整個理論系統象是結合著精神學的人格結構學說進行現象學的心理描述——由靈明悟性所體驗的本體渾然至善,不同於情欲沸腾之"伊德",故而可為個人靈魂解脫的依據;而解釋意識行為的翕辟成變論又兼攝意向之張与理性之斂,較之純任辟勢的意向性学說更為嚴謹周密。我將嘗試以西方心理學的的形式改造新唯識論,進而以之為核心將這一獨特的思想體系擴展至文科的其他分支領域。

在弗羅伊德之前,崇尚理性的西方思想界一直傾向將憶想思維的醒位視為自我的本然狀態;与之不同,東方人在《易傳》和《奧義書》的即已意識到醒位只是更為原始的熟眠位在結合經驗記憶之后的異變形態。在無夢的熟睡中,“我”回到了聞見未染。思維斷滅的原初狀態;此時,作為本心的純白之意因蛻去感性經驗的外壳而呈現本來面目,只以無知之知證會無相之相。寂然不动的主體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醒覺之後,“我”即依止外在聞見和先前意識以歷時順序熏染而成的經驗結構展開思活动--清醒狀態下的意動深受經驗理性所含藏的翕勢之牢籠。思之時猶如心靈之眼的內自我实為感性經驗隱含的五識之见分在意識宇宙所投射的幻影--它认同外在的五識身,從而憑藉經验記憶計度分別種種名相及其實指。形象的感性經驗屬於時空之中的個體生命,而抽象的名言符號則属於包含無數跨越時空之個體的文化生命——在憶想思維的過程中,後者必以前者為依托。“我”所以能在思考時熟練地使用"房屋"這一名言是因為個人的经驗記憶含有不計其數的樓房屋舍的具體印象。外在的五識身須以意誌克服肉體的惰性才能站立起來,而作为五識見分之幻影的內自我亦須以相同的意誌克服精神的惰性才能展開憶想思維。就寢之後,隨著支撐五識身之意誌的消失,伸張的辟勢終於挣脫翕勢的約束--當此之際,“我”猶如松弛的彈簧,開始在自動力用的牽引下進入光怪陸離的夢境。意識清醒時,主體每以情節完整的事件為記憶的單元;职此之故,在全整的經驗結構解紐的夢幻中,意動的慣性總是而然地接著偶爾呈現的念頭编織可為“我”接受的故事情節。这是當事人向自己講述的故事,所以“我”时常作為主人公出現於形形色色的夢中——主角为第一人稱的小說似乎源於相同的心理機制。夢境呈現時,辟勢极度膨脹,但仍受制於先前的夢幻。經驗記憶的抽象理路以及與當下意念密切相關的記憶片段。夢中之“我”误以先前的夢幻內容和與之相銜的脱序的記憶片段為全整的經驗結构,故而總是執幻為真,將心意識变顯得虛無飄渺的境相認作客觀實際。一旦蘇醒過來,君临全整的經驗結構的主體即刻證知夢之為夢。

本心猶如蕴含豐厚的種子,由經驗記憶之滋養发育成長,形成因人而異的人格氣質。多血質的人翕辟二勢均甚強旺——辟勢始終居於主導,在與翕勢和諧互動的過程持續產生敏銳而靈活的應變心智。膽计質的人則辟勢強而翕勢弱,意向之张與理性之斂難以協調和合。是故主体時常因外部刺激而失控,爆发短促而激烈的情緒反應。作為心理活動之理性阀限的翕勢在外傾性气質中處於被動的客位,而在內傾性氣質中則進據能動的主位。黏液質的人翕勢強而辟勢弱,理性的過度抑制造成保守闭鎖的心態。表現為性格內向,對外部刺激反應遲鈍。抑郁質的人一如多血質的人翕辟二勢均甚强旺——只是翕勢居于主導,不斷引誘辟勢逆向發用。反映在心理活動上則是沈郁而深刻的情緒反應。就個人心智發育而言,幼年時代辟盛於翕:此時,內心渾沛的意蕴使“我”耽於幻想,不務實際;而言談舉止則天真浪漫,無所繩檢。理性的抑制力隨著經驗的累積日益成長,到了成年時代一变而為翕盛於辟:當此之际,“我”遇事每能深思熟,斟酌利害;而言談举止則老成持重,不逾規矩。幼童所以長於記憶是因為純白之意黏附感性經驗與意識内容的能力較之外敷經驗結構之意為强,成人所以長於理解則由于以名言為載體的抽象思維须以經驗記憶所含具體印象為依托。形象的“花卉草木”乃個體生命之記憶,而抽象的“花卉草木”則为文化生命之記憶。蕓芸眾生皆由語言文字之視聽濡染外在的文化意蘊,而唯有人類中的天才方能經深刻的內心体驗與文化生命融為一體,進而使之生發全新的意蘊。成人憑其經驗理性懂得只有以意誌節制童稚的沖動才能獲取長遠的利益。这追逐個體利益的“理性心態”在有著千百年的文化生命看來可能仍然無異童稚的沖動。文化生命先是以內化於心的道德觀念告誡它的成員勿妨群體福祉,如若無效則只能以代表其意誌的禮法令加以節制。

下载论文

論文《心理學論綱》其它版本

心理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