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地盤我做主—試析手機對青少年私域建構的影響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心理學論文
上傳時間:2008/1/18 12:33:00

【內容提要】中國青少年的私域不斷被家長和學校擠壓,他們的童年面臨的情況是一種在禁閉中的守望。手機已成為青少年自己理想的地盤。本文着重探討手機對於青少年私域建構的作用。
【摘 要 題】青少年成長與社會發展
【正 文】
家長為了塑造他们理想中的成年人,對孩子進行无處不在的監控,強制地剥奪孩子的選擇權,並侵入他們的私人空間。例如,監控孩子的交友、不征求孩子的意願而為孩子報名參加补習班或請家庭教師、檢查他們的日記本等等。每個家長都希望他們的孩子在他們面前是透明而沒有秘密的。我國的青少年就是在這樣一種“禁閉”中成長的。
那么,青少年將到哪裏去再造他们的私域呢?具有隱匿、流動和非面對面等特征的網絡空間提供青少年逾越社会規範與松弛禁忌壓力的機會空間,因為網絡空間可以保證不會有人監視,也不用太顧忌社會規範的压力,而且又可以隨時撤退。能够承載網絡空間的物質載體有兩種:其一是電腦,其二是手機。通常來說,電腦由於其體積龐大、價錢較高、隱匿不方便,因此通過電腦進入網路世界,將受家長現有的監控方法的限制。而手機由於它體積小,携帶方便,隱匿性較高,通过手機進入自己的網路世界,可以不被父母和學校老師輕易的發現,因此,手機变成了青少年建構自己私域的最佳工具。通過手機,青少年改變了他們的溝通方式,從面對面的交流轉變成人、機之間的交流,使空間日益集中於個人化,無形中使自己的私域在手機中得以建构起來。
    一、研究方法
本項研究通過“手機”作為切入點,來闡釋當代青少年虛擬的私域的建構。本項研究主張定量分析與定性分析相結合,因此采用了問卷調查與深度訪談的方法。本研究共設計了分別針對有手機与沒手機的中學生兩套問卷,即A、B卷。
(一)調查總體與樣本量。本項研究根據BJ中學生手機使用人群生活的家庭、社區背景與學習環境差異性隨機選取了HD區的A中學、CW區的B中學和CP區的C中學。進一步,根據學生年齡的特點和操作的可行性,我們設定目標總體為:B中学初二、高二年級,A中學初二、高二年級,C中學初二、高一和高二年級,共七個年級人群的總和。綜合考慮精確度、費用和調查實施的可行性等因素後,我們將期望的樣本量確定為360名學生。
(二)抽樣方法。本項研究采取的抽樣方法是分層、整群、二階段抽樣。抽樣框由各學校提供,是所有初二、高二年級按班級的全部學生人數,基本抽樣單位是“個人”。每所學校選取120人,然而綜合考慮各校的實際情況,在C中學和B中学,初二樣本分配量為40人,B中學高二樣本量為80人,C中學高二和高一樣本量為80人。A中學的初、高中不加區別,共选樣本120人。每一所學校中,在抽中的學生中隨機選取10名初二——高二年級使用手機的學生作為訪談對象。
(三)資料整理。三所學校共發放問卷360份,三所學校实際回收到的有效問卷350份,回收率高達97%。我們應用社會統計軟件SPSS對350份問卷進行了數據處理,其中我們依據被調查者的入选概率,對每一份問卷加權處理。從樣本中抽取的30位使用手機的學生,我們對他们進行了深度訪談,深入調查訪談對象生活經歷中圍繞手機發生的各方面的情況,並如實地做了记錄。
    二、手機使用的基本情況
(一)基本使用情況
1. 研究對象的基本情況
調查結果顯示,接受調查的學生中,多數人擁有手機。一般来講,在初中時段與高中時段,年紀越高,學生的手機擁有率就越高;女生使用手机的比率高於男生;獨生子女的手机擁有率高於非獨生子女;城市戶口的學生使用手機的情況更為普遍,然而其擁有率並不十分明顯地高于農村戶口的學生。那麽,手机擁有率與是否住校之間的關系,會否因學校不同而有所差異呢?从表1中我們可以看出,B中學非住校生使用手機的情況更為普遍,非住校生與住校生的手機拥有率差別較大。而A中學的情況與B中學非常不同,两者相差不大。可見學生是否使用手機與學生是否住校之間的關系並不顯著,因學校而異。
表1  研究對象的基本情况(%)                         住校     不住校
     男 女 高二 高一 初二                   獨生 非獨生 農村戶口 城市戶口
                       B中學 A中學 B中學 A中学
有手機
(61.5) 47.4 52.6 75.7 33.3 49.9   24.2 88.1   44.7 83.6   65   35.1   61.5   67.9

註:C中學抽取樣本中沒有住校生。
2. 使用手機的基本情況
從手機的使用時間分布來看,80%的学生手機使用時間已经在一年以上。其中手機使用時間为1—2年的學生占50%,2—3年的占23%,還有8%的學生手機使用時間在3年以上。可見絕大多數学生手機的使用時間集中在1—2年之間。
从使用過的手機數量分布來看,到調查時間為止,有44%的學生只使用過一部手機,有56%的學生使用过兩部及兩部以上的手機。
從手機的來源來看,学生基本上都不使用別人用過的手机。有77.5%的学生目前使用的手機是當初新買的,22.5%的學生目前使用的是別人用過的手機。
從手机的價格來看,現用手機的平均价格為638元,而大多數中學生使用手機的價位在1000——2000元。然而手機價格差異很大,標準差為1120元,最高的手機價格為6000元。
從手機所選的通讯網絡來看,大部分學生手機入的是“神州行”和“動感地帶”,入神州行的學生最多,占總數的44.5%,入動感地帶的占29%。这可能是由於神州行和動感地帶可能更適合青少年的消費特點,並具有某些優惠。可是,71.2%的學生並没有申請套餐服務。
從手機的日常花費來看,一個月學生的平均手機費用為97元,男生的費用比女生高,相差27元。一般情況下手機每月費用狀況為:50元以下的占36.9%,50—100元的占31.8%,費用在101—150元的占14.6%,150元以上的占16.7%。
从短信費用來看,多數學生手機短信費用占手機費用的50%以上。手機使用者中,每月短信費用占手機費用50%以上的學生占72%,每月短信費用占手機費用70%以上的學生占40%。短信費用之高,是中学生手機使用的一個特征,這與成年人有很大的不同。
從手機費用的來源來看,大多數學生是靠父母支付手機費,全部靠父母解決的占63%,部分靠父母的占25%,手機費的支付完全靠自己解決的只占10%。
從花費在手機上的時間來看,學生每日在手机上花費時間1小時以內的占69%,1小時以上的占31%。
(二)不同層次的意義
1. 交往的意義
從问卷回饋的情況來看,在問及“你使用手機的主要原因是什麽?”时,有35.5%的調查對象選擇了“可以及時與朋友同學聯系”,還有32.2%的調查對象選擇了“有事可以隨時告诉父母”,兩者之和為67.7%。在問及“如果此時沒有手機,你会有什麽感覺?”時,有超過一半的調查對象表示“聯絡會不方便”。可见,中學生使用手機的主要原因是出於溝通和交流的需要。同時,交流的方式、內容和頻率又因為交流對象的不同而有所不同。
(1)與父母的交流
在有了手機之後,學生與父母的溝通方式發生了某些改變。有34%的調查對象表示經常使用手機與父母溝通,有40%的调查對象表示偶爾用手機與父母沟通。這種溝通方式與“面談”相比,有25%的调查對象認為“可以與父母說一些以前不敢直說的話”,有22%的調查對象認為“可以說一些直接表達親情的話”,16%的調查對象認為“感覺比以前更親密”。總體上来說,利用手機這種溝通方式,學生與父母之間的交流內容增加,兩代人之間的關系會有所改善,向自己父母的表達应該更真實,也更及時了。
從與父母交流的內容來看,半數以上的調<

下载论文

心理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