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的主客體關系

摘要:主客体關系是人類活動所特有的關系,是人類實踐和認識活動中普遍存在的本質關系;思想政治教育中的主客體關系是一種特殊的主客體關系,然而縱观各種學說、觀點,不難發現,他們都試圖為諸多教育形態和過程構築一種静態的主客體關系,並做出封閉式的結論。因此,从哲學主客體關系的角度出發,以思想政治教育的基本矛盾為線索,從基本矛盾演化的具體形態中動態考察各階段的主體、客體以及它們之間關系,無疑對我們加強和改進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論意義。
  關鍵詞:主體;客體;主客體關系;思想政治教育基本矛盾;思想政治教育過程
  
  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的主客體關系問題,是思想政治教育學所關註的根本问題之一,也是一個爭論较多的前沿課題。教育過程是一種由多因素、多環節構成的复雜的、動態的過程,這一過程的復雜性、動態性規定了教育主客體關系的獨特性質。本文從系統論觀點出發,以教育活動的動態結構為背景,將主客體关系問題置於不同的序列和系統加以考察和分析,進而理解和把握教育過程復雜而生動的主客體關系。
  
  一、目前關於主客體关系多種說法的質疑
  
   主體與客體的關系,是建立在實踐基础上的既對立又統一的辯证關系。主體與客體的本質区別在於:主體在實踐和認識活動中,是為了按照自身的尺度去認識和改造客體,因而在實践和認識活動中表現出了目的性、能動性和創造性,在實踐和認識活動中居於支配地位;客體之所以成為主體的對象性存在,是因為客體一方面具有滿足主體需要,可以被主體認識和改變的性質。另一方面客體又具有律他的性質,制約著主体的活動。客體在實踐和认識活動中處於被支配地位,是起被動作用的一方。但主體與客體的區别是相對的,兩者之間不僅可以相互滲透,而且在一定條件下可以相互轉化。主體不僅是主體,也可以成為客體。當主體自身被作為認識和改造的對象時,也就成為社會、他人及自我的客體。客體不僅是客體,也可以成為主體。客體以主體存在为前提,並內蘊著主体的存在,主體本身還是客體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主客體關系是在動態過程(認识過程和實踐過程)中產生的,而且隨著這一过程的結束,主客體關系也隨之結束。如果主客體的規定性搞不清楚,往下主客體的讨論就很難深入下去。
  目前,學術界對思想政治教育的主客體關系問題的研究,主要有教育者單主體说、主客體關系群說、主導主體說、双主體說、雙向互動說、主體際說等多種見解,在此就不一一贅述了。其中單主體說、主客體关系群說、主導主體說已經受到嚴重的批駁,而雙主體说、雙向互動說、主體際說仍具有很重要的影響。但筆者認為目前所有的關於主客体關系的界定都局限在教育活動這一具體環節上,任何一種都不足以清楚地闡釋整個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主客體關系的不同模式。
  思想政治教育的層次性、多樣性、動態性決定了這一过程中的主客體關系絕不是單一的、凝固的、線性的關系。從橫向看,完整的思想政治教育過程包括教育者的教育實践、受教育者的內化和外化階段、重新教育四個階段,各階段的主客体關系不同;縱向看,小學、中學、大學、社會各階段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的主客體的性質、特點及其關系也各不相同。主客體關系的研究必須以唯物辯证法為指導,具體剖析各種思想政治教育階段、層次中的主客體的性質及其聯結方式,尋求不同類型的主客體關系模式,以闡解、规範和指導現實的思想政治教育實踐,並豐富、完善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理論。這或許是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主客體關系研究進一步深化的可行之路。
  
  二、思想政治教育過程各階段的主客體關系
  
  思想政治教育过程是一個充滿矛盾運動的过程,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諸要素之间的矛盾雙方既對立又同一,相互作用,相互轉化,共同推動著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發展,從而使思想政治教育過程必然呈現出自身固有的規律。因此,筆者將從各階段具體的矛盾和規律出發,來探討思想政治教育過程各階段不同的主客體關系。
  
  1.教育階段
  這一階段教育者把一定社會要求的思想政治品德規範和理論知識傳授給受教育者,受教育者則在各種因素的作用下,以自己已有的認識水平為基礎,自覺地選擇、消化、吸收這些思想政治品德要求,從而轉化為自己的思想政治品德的過程。在此階段,思想政治教育的基本矛盾首先表現為第一種形態:教育者所表達的一定社會的思想政治品德要求和受教育者原有的思想政治品德認識水平的矛盾及其運動。正是這一矛盾及其運動,構成了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第一階段。
  受教育者進入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之前,就已經形成了一定的思想政治品德結構,達到了一定的思想政治水平。因此,教育者在對受教育者實施教育之前,必須對受教育者的思想政治品德狀況進行調查研究,确定與受教育者的思想政治品德水平相協調的教育內容,創設教育情境,擇相应的教育方法,然後再實施教育活動。接下來,教育者通過一定社會的思想政治品德規範的傳授影響受教育者,使受教育者產生内在思想矛盾運動。受教育者內在的思想矛盾運動表現為教育者所傳授的一定社會的思想政治品德規範與受教育者已有的思想政治品德水平之間的否定性運動。這種否定性运動使得受教育者的思想政治品德诸心理要素呈現出此消彼長、此漲彼落的狀態。只有通過教育者的教育活動,才能使這種狀态向積極方向變化發展。這時,教育者的教育活動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居於支配地位;而受教育者的思想政治品德狀況,是矛盾的次要方面,居於从屬地位。因此,教育者主動認識和改造受教育者,處於主體地位,而受教育者則是教育者認識和改造的對象,处於客體地位。
  但是,矛盾雙方在一定條件下是相互轉化的。受教育者在接受教育的同時也是自我教育主體,會自覺、能動地以主體視角審視教育者的教育活動及其傳遞的教育信息的價值和意義,以自己的認知圖式理解、評價、选擇、內化教育者所傳遞的教育目的和內容,進行知情信意行的轉化。這時就構成了基本矛盾的第二種形態:思想政治教育者傳遞的具体的思想政治教育目的、內容與思想政治受教育者接受可能性之間的矛盾。因此,受教育者主動去認識、選擇、吸收教育內容,同時也主動去認识、模仿和影響教育者,受教育者就成了主體,而教育者和教育內容同是主體認識的客體。
  所以說,在這一個独立的教育階段,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之間是雙主体的關系,但不是簡單地因為二者都是人,所以都是主體;而是因為雙方存在相互認識並施加影響的對象,才构成了實踐和認識中的主客體關系。目前學術界種種主客體關系的爭論也集中在這個階段,必須加以严格的界定和具體的分析,才能弄清楚二者的關系。
  
  2.內化阶段
  受教育者的思想政治品德的形成過程是從知到行的過程,即知然後行,行深化知,知行互動,最終達到知行統一的過程。當教育者的教育活動與受教育者的思想政治品德狀况相協調時,受教育者必然主動接受教育,從而引起自身内在的思想矛盾運動。思想政治受教育者在接受教育之時對自身已有一種評判性的自我認识,在思想政治教育者所傳递的社會要求鼓舞下,在思想政治教育目的和內容的指引下,他会產生一種新的自我意象,那是一種更高階段的理想的“應然”和“將然”狀態。反觀自身當下的現实狀況,受教育者會產生一種強烈的自我教育期望和意向,形成一種較高層次的“心境”。這種自我期望將會增强他對思想政治教育目的、內容的理解、體悟和追求,也為他的自我教育设定方向,提供內在動力,令其不斷地改造現實的自我,不斷提高既有思想政治品德水平。當然,理想的“應然”狀态的自我教育期望不能脫離實際,要接近“最近發展區”,要有不斷接近,逐步实現的可能性,這二者之間的距離和張力則構成基本矛盾的第三種形态:思想政治受教育者在教育情境中達成的自我教育期望與自身既有思想政治品德水平之間的矛盾。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在內化階段,受教育者的思想政治品德狀況的運動成為這一過程的主要矛盾,居于支配地位;這時,受教育者作為主體,其客體指向自身的思想政治品德狀況及其所接受的教育內容和目的。而教育者的教育活動成了這一過程的次要矛盾,居於從屬地位。如果不明白這一过程基本矛盾的轉化,就會誤認為教育者依然是這一過程的主体,而對受教育者關註的不夠,难以把握其中主客體關系變化的實質。
  
  3.外化阶段
  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基本矛盾還表現為思想政治受教育者自身的矛盾。
  在教育者的幫助和促進下,受教育者把自身在內化階段已經形成的思想政治品德認識自覺地轉化為自身的思想政治品德行為,並養成相應的思想政治品德行為習慣的過程。在此阶段,基本矛盾又轉化為第四種形态:受教育者內在的思想政治品德認識和思想政治品德行為的矛盾及其運動。正是這一矛盾及其運動,推動著個體的思想政治品德認識轉化為個體的思想政治品德行為。這一階段的完成意味著他們能自覺、主動地用相應的理論框架認識問题,用相應的理性思維分析问題,用從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傳承來的理想、信念和價值觀指引自己的生活實踐;在新問題、新現象面前也能主動思考,積極探索解決方案。思想政治受教育者思想政治品德的發展是其自身知情信意行內部矛盾的客觀運動結果,知情意信行的矛盾鏈接上了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作用鏈條,才使得思想政治教育過程基本矛盾轉化扣住了關鍵環節。
  在這一過程中,受教育者為主體,其作用的客体則指向自身知情信意行內部矛盾的客觀運動。正確理解了此時受教育者是主體,學生的主動性就能更好地發挥,允許學生在學習上有適當的自主选擇的空間,充分發揮學生的創造性,培養創新人才,形成積極主動和生動活潑的思想政治教育的新局面,才能達到我們實施思想政治教育的目標。
  當然在内化和外化階段,教育者并不是無所作為。受教育者的思想政治品德認識向思想政治品德行為的轉化是一個復雜的過程,需要經過許多中間環節。只有促進受教育者的知、情、信、意、行五個思想政治品德心理要素的平衡、協調發展,才能實現這一轉化。因此,教育者也不是孤立于過程之外,而是積極主动地對受教育者“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篤之以信”、“煉之以誌”和“導之以行”。如果以教育者為主體,其實践和施加影響的客體應該是受教育者。
  
  4.重新教育階段
  即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互相聯系,把受教育者的思想政治品德行為所产生的社會效果進行反饋檢驗,進一步調節教育者和受教育者實施新一轮“兩個轉化”的行为,以便形成更好的思想政治品德行為和習慣的過程。在此階段,基本矛盾轉化為第五种形態:存在著一定社會的思想政治品德要求同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社會效果之間的矛盾及其運動。正是這一矛盾及其运動,構成了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第四階段。這一阶段實質上是新一輪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開端。
  重新教育階段又分為信息反饋和評估控制两個前後相續的階段。信息反饋是受教育者在先前接受教育者的自覺影響後,或在受到教育環境的自發影響後,把獲得的认知轉化為行為,反饋於教育者,使教育者了解受教育者接受教育的效果,或受教育環境影響的情況。在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受教育者總是會以各種方式對教育者施加的教育影響做出一定的信息反饋。這一环節中,受教育者為主體,教育者是其反饋的客體。
  評估控制是教育者依據一定的標準對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實際效果进行質的評判和量的估價,在此基礎上,針對受教育者偏離教育目标的狀況,對其予以“端正”,最終使其思想政治品德符合預定的目標。評估控制實質上是為了糾正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實際效果與教育目標的偏差。它是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一個不可缺少的基本環節。它不僅標誌著一個具體的思想政治教育过程的結束,而且為新一個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開始奠定了基礎,提供了條件,並构成了新一個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起点。在這一環節中,教育者是實施評估控制的主體,而受教育者則是其進行評估控制的客體。
  我們不妨把上文所分析的基本矛盾運動子过程和不同子過程中的矛盾具體表現形態和其中的主客體關系以圖表形式展现出來。
  表格(1)
  綜上所述,构建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的主客體關系具有重要的意義與作用,它不但有利於把握整個思想政治教育的動態過程,而且有利於教育者和受教育者雙方地位的平等,促進雙方不斷提高自身素質,以期在更高水平上實現預期效果。同時,還有利於認識和把握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主體性,更好地推進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深入發展。
  
  註釋:
  [l]余亞平.思想政治教育學新探[M].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
  [2]《巴甫洛夫選集》,科学出版社1955年版,第49頁.
  

參考文獻


  [l]余亞平.思想政治教育学新探[M].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
  [2]劉德華.馬克思主義思想政治教育著作導讀[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
  [3]張耀燦.思想政治教育學原理[M].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
  [4]陳秉公.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M].遼寧人民出版社,2001.
  [5]譚詠梅.思想政治教育課程教學主客體關系辨析[J].沈陽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04.06.
  [6]沈壯海.論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的內在構成[J].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學報.20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學科教育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