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作文的核心素養的培養策略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學科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管建剛
上傳時間:2013/2/1 10:31:00

  從“全面平庸”裏解放出來
  兒童寫作文,處於馬不停蹄的“奔波狀態”:才寫了“事”,又得寫“人”;才寫了“人”,又得寫“景”;才寫了“景”,又得“狀物”;才“狀”了“物”,又得寫“建議”……
  你方唱罷我登場,教師教得力不從心,學生學得應接不暇。“教得力不從心”,老師要對付那麽多種類的作文,真不是個簡單的活兒;“學得應接不暇”,這個剛上手,還沒焐出點熱氣,又塞來個新東西。“貓頭上抓抓,狗頭上撓撓”,什麽都學,什麽都沒學出個樣,只好“豬頭肉,三不精”。
  這怨不得教師。教材裏,看圖作文、編寫童話、狀物作文、寫景作文、寫人作文、記事作文、寫日記、寫新聞、寫建議書、寫請假條、寫調查報告、搜集資料寫作文、擴寫改寫、寫信、寫讀後感……教材這麽編,老師自然這麽教呀。
  鋼琴、手風琴、小提琴、大提琴、琵琶、吉他、笛子、簫……樂器種類繁多,學樂器,沒人說要從“鋼琴”到“簫”,所有樂器,通學一遍;籃球、排球、臺球、乒乓球……球類很多,也沒人說,學球要把所有的球通學一遍。
  一個人再有天賦,也禁不起瞎折騰。每個人只有找到自己的“點”,才能成為“最好的自己”。一個人若渾身上下都是“點”,這些“點”還要同時“開花結果”,那就不是“人”了。人身上的“花”,大都一朵一朵地開;果,要一個一個地“結”。“全面發展”,不是一上手,什麽都要學,“全面展開”地學。“全面展開”的“全面發展”,產出的往往是“全面平庸”,“全面平庸”又生出“全面憎惡”:人,處在平庸的位置上,要麽憎惡“位置”,要麽憎惡自己。
  作文這東西,放眼望去,哪個學生適合寫童話,哪個學生適合寫詩歌,哪個學生適合寫新聞,誰也沒那個眼力啊。
  那麽只有挨個兒去試?這不失為一個好方法。但問題在於,你試出了這個孩子適合寫新聞,那個孩子適合寫童話,另一個孩子適合寫報告,接下來,你怎麽教?你若還跟著教材一個接一個地教,所有的“試”都是“白試”。
  兒童作文,要從“全面展開”的“全面平庸”裏解放出來。
  抓住“故事”這個“牛鼻繩”
  其實,作文教學不必在外在形式上折騰;要在內在的“核”上做文章。
  找到兒童作文的“核”,也就找到了突圍之路。我以為,兒童作文的“核”,名叫“故事力”——讓兒童講清、講好自己的故事,那是一個人最基礎,也是最重要的作文能力。
  “故事力”訓練是作文的“童子功”,好比練武之人的樁功、掌功;而各種文體訓練,便是各路拳術的一招一式。樁功、掌功沒練好,招式再漂亮,一上陣,馬腳盡露,花拳繡腿,禁不起人家結結實實的一巴掌。
  童子功,什麽時候練最適宜?——當然是“兒童期”。
  小學三到五年級的作文教學,要讓孩子老老實實地學寫故事。咬定“故事”不放松,就能打好“寫故事”的功底。六年級,再學寫信、寫新聞、寫讀後感,一點也不遲;樁功、掌功練好了,其他的都好辦。
  盯住故事,寫上兩三年,每個孩子能看到自己的進步。一個會寫故事的人,不用擔心他不會描寫、抒情,乃至議論;一個會寫故事的人,也不用擔心他不知道寫外在的景、內在的情;一個會寫故事的人,更不用擔心他不會其他文體的寫作……抓住故事這個“牛鼻繩”,兒童作文便能從千頭萬緒中解脫出來。
  兒童天生的“故事屬性”
  “最簡單的寫作就是最好的寫作”,因為“簡單”到你不以為自己是在“寫作”,那才是真正的寫作。
  兒童作文,一旦指向兒童自己的故事,便有了寫不完的事兒。兒童的生活本身就是由故事構成的,他們是天生制造故事的高手。只要他們講起自己的故事,便會手舞足蹈,忘乎所以;只要他們寫起自己的故事,很容易忘了作文這回事,只是一次重新經歷,這是最好的作文狀態。
  你要知道,沒有一個兒童想過“平靜的生活”。孩子憧憬故事,迷戀故事,渴望故事。沒有故事,兒童似乎就失去了“活潑”的氣息:學習平平而在夥伴中有較高威信的孩子,往往都有制造故事的“領袖”才能。他們還把握不住“故事”和“事故”的差別,一不小心,“故事”成了“事故”,於是,一個個可愛的“調皮鬼”,都成了“可惡”的“搗蛋鬼”。對於作文而言,“事故性”故事,更曲折、更迷人、更吸引讀者。
  “後進生”、“頭疼生”,往往擁有豐富的故事。他們只是沒有意識到,也從沒有人告訴他們,他們經歷的“事故”到了作文裏,居然會是“寶藏”。作文很簡單,無非是用自己的筆寫自己的事兒。然而,我們的作文教學,很少真正讓兒童寫自己的故事。有老師說,我也讓學生寫自己的故事,他們沒故事呀。——不是兒童沒有故事,而是他們沒有老師“要的”那種故事。
  兒童故事的價值觀和大人“要的”故事的價值觀,是如此的不同。小時候,褲兜有一回破了個洞,煙殼從洞裏跑掉了,好一陣子,我都提不起神來。那煙殼,在大人眼裏只是扔掉的垃圾而已。反過來,大人眼中重要、重大的事情,在孩子的眼裏,可能根本不是那麽回事:一個幼兒園孩子的眼中,脖子上的白金掛件,遠不如夥伴們手裏正玩著的“肥皂泡泡”。
  一位同學在作文裏稱吳凡為“狗凡”。我說,綽號是美好童年的一部分,不過,綽號不應傷害當事人,當事人若不接受,以後就不要叫了。我問吳凡:“你接受‘狗凡’嗎?”我原以為,吳凡一定不會接受,我可以順著“不接受”往下“教育”。沒想到,吳凡說“我接受”。課後吳凡告訴我,狗,在他們眼裏,是跑得很快的動物,叫他“狗凡”,是誇他跑步速度快。
  不充分認識兒童、兒童故事,不充分尊重兒童、兒童故事的價值取向。作文教學不可能指向兒童的心靈,不會有實質性突破的一天。有人說,一切教育的幸福,在於我們理解了兒童;一切教育的不幸,在於我們誤解了兒童。作文教學亦然。當兒童寫出了自己眼裏、心中的故事,成人一棍子打過去:你那也叫故事,這些也能寫成作文?——一切都完了。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成人眼裏毫無“價值”、“意義”的遊戲,兒童可能制造出純粹的故事。遊戲的本質是故事。有遊戲、有故事的兒童,才生活得精神抖擻;排除在遊戲、故事之外的兒童,總顯得萎靡不振。兒童與故事的關系,恰似人和影子的關系,只有陰暗的日子,影子才會消失。哪怕一丁點的星光,影子就回來了。然而,兒童自身並不清楚,自己一天到晚活在故事裏。生活在故事中的人不知道真相,正如地球上的人時常忘了地球引力一樣。沒有感覺到在制造故事,這本身說明,兒童天生具有“故事屬性”,兒童與故事渾然一體。
  有人說,“故事”是人的基因遺傳的組成部分。這話不一定能從“遺傳學”角度考證,不過,兒童真的離不開故事,有故事的童年才是充滿生命質感的童年。兒童的作文指向自己的故事,那麽,作文一定具有童真、童趣;兒童的作文指向自己的故事,那麽,作文就成為兒童心靈的窗口,經由這個窗口,語文老師將步入兒童的心靈世界,作文將成為師生之間一座心靈的橋梁。
  進入作文訓練的“核”時代
  兒童天然具備講故事的沖動。當然,這不等於說,不用老師教,兒童便能寫出一個個精彩的故事。指向“故事”的兒童作文,學生的學,有了向心力;教師的教,有了主心骨。這個主心骨,即“故事力”。
  孩子怕作文,第一怕“字數”不夠。如果拿起筆來,能輕而易舉寫上五六百字,作文還有什麽可怕的?大凡寫不長的故事,故事裏的“人”都是不開口的“啞巴”。如:
  有一天晚上,我有一道數學作業不會做,她就跟我仔細解題,但我怎麽搞也搞不懂。媽媽就跟我一字一句地慢慢說,最終我們在11點前完成了。
  媽媽“跟我仔細解題”,說了多少話呀;“我怎麽也搞不懂”,“我”又說了多少話呀。可小作者呢,偏不讓媽媽和“我”說一句話。所以,只有讓故事裏的“人”“開口說話”,學生才能擺脫“字數”的困擾。
  “故事力”訓練,從“對話”入手,最直接、便捷,因為聽覺語言轉化為書面語言,基本上是聽到什麽,寫下來便是了。
  “說話句”具有較強的包容性,能將人物說話時的動作、神態、心理,全都“揉”進來。人物的對話,由“提示語”和“說的話”組成。提示語,往往要描寫“人”說話時的種種表現、想法。
  作文中的“對話”練習,大致要有如下步驟:(1)認識作文中的“人”原來如此會“說話”。(2)“說話句”的五種形式。(3)表示“說”的字詞有很多。(4)精彩藏在“提示語”中。(5)提示語位置的細微差異。(6)說的話要符合人的特點、身份。(7)各種說話句的綜合使用。(8)“直接說話句”和“轉述”的差異。(9)哪裏寫“對話”,哪裏不寫“對話”。(10)返璞歸真的提示語。(限於篇幅不展開,下同。)
  絕大多數的故事,都伴隨著一連串的“對話”,寫好了“對話”,故事也就“有聲有色”地寫出來了。
  也有的故事,極少有人物“說話”。如:
  到了考試,我領到卷子一看,還好,這都是我做得來的題目,我認真地做考試卷,終於寫完了,然後,我一絲不茍地檢查,下課鈴響了,我趁著最後的時間再次檢查了一遍,確保沒有問題後,才放心地交了試卷。
  考試,沒有“人”說話,要寫“考試故事”,怎麽辦?
  與“外部語言”相對的是“內部語言”,一個人會閉上說話的“嘴巴”,但內部的心理語言,則永遠也斷不了,哪怕你睡著了。因此,做考題、檢查考卷,嘴巴不動,內在的心理語言卻幾乎可以把人“淹沒”。
  有了內部語言的註入,看似無聲無息的故事也能講得繪聲繪色。“下節是語文課,老師說要檢查背誦情況”,“老師說”就那麽幾個字,註入內心的感受,文字便飛起來了:
  ●糟了、糟了,我以為明天老師才檢查,昨天做完作業,還上了一小時的網。怎麽辦、怎麽辦,要是背不出來,傳到媽媽的耳朵裏,不罵死我才怪呢。
  ●我有兩個地方不是很熟,老師都有火眼金睛的,專門抽你背不出的地方。要是抽到我不熟的段落,那就慘了。快,趁課間還有幾分鐘,臨時“抱佛腳”,“抱”得熟一點……
  “故事力”訓練的第二步,即關註內部語言,大致步驟有:(1)講故事:認識到內部語言是相對外部語言的真實存在。(2)猜謎語:體察活躍的內部語言。(3)閉氣60秒:感受並捕捉內在的心理感覺。(4)誰寫的:有一種內部語言叫“推理”。(5)選哪個:內部無處不在的隱性選擇。(6)突然襲擊:有層次地寫出內心體驗。(7)一次特殊的聽寫:作文要忠實自己的內部語言。(8)經常性練習:和內部語言對話。
  好的故事,不需要構思。但世上完美的故事實在太少,故事也要“化妝”,好的構思,能補救故事的不完美。
  比如一只小鳥和一只馴鹿在森林裏一起遊玩。這故事初聽沒什麽吸引人的。但某版教材的課文《會走路的樹》這麽寫:春天的早晨,一棵金色的小樹在樹林裏走來走去。小鳥看見了,好奇地問:“你能讓我到你身上坐一坐嗎?”“當然可以。來吧!”小樹帶著小鳥玩了好一會兒,才把小鳥送回家……這裏,作者巧妙的構思,將故事救活了。
  如何幫助學生構思好的故事,小學可有一些適當的訓練:(1)構思,一件十分常見的事情。(2)構思,彌補故事的不完美。(3)構思,有一定的遊戲規則。(4)起步,讓讀者看出你的構思。(5)升級,力爭擁有幾條“構思線”。(6)高明,高明地藏起你的構思。(7)構思,發現內在的關聯。(8)構思,把“布”想成“衣服”。(9)構思,材料的整理與取舍。(10)構思,尋找故事的“曲折點”。(11)構思,只是一種新習慣。
  圍繞著“故事力”,教師教得明確,學生練得明白,兩三年下來,學生的作文能力,一定會有清晰的變化。這兩三年間,如教師能見縫插針,相機訓練諸如場面描寫、環境描寫等寫作技巧,便是錦上添花。沒有,也不礙事。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兒童作文的核心素養的培養策略》其它版本

學科教育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