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論語》三味的策略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學科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劉保華
上傳時間:2013/2/1 8:58:00

  每次語文教材的修訂,都體現了社會期望和教育觀念的微妙演變[1]。從《論語》回歸高中課堂來看,應該是基於提升當前高中生個體覺悟和修身水平,求立人立德的人文考量。那麽,該采取怎樣的形式來進行《論語》閱讀教學,引導學生尋求其中的趣味、意味、回味呢?
  一、在知孔、理性中避免《論語》閱讀教學的崇聖效應
  孔子之所以被稱為“聖人”,最初是出於政治目的從“先師”拔上去的[2]。如果能激發學生興趣,促使學生“心向往之”,基本就達到《論語》選讀的目的了。高中學生正處於個人興趣生成和轉移的活躍期,也是易受興趣驅動的敏感期。興趣是學生進行自主閱讀的關鍵,激發學生興趣就是激發其閱讀的內部動機[3]。凡是涉及需要內化為修養的閱讀,一味勉強是最不符合接受心理學的,效果也是最不明顯的。
  為此,需要采取措施縮小學生和孔子之間的距離感。距離感是影響教學效果的重要因素。距離太大,學生易產生理解上的障礙,往往興趣也欠缺。要消解距離感,“乃得真孔子”,首先要避免《論語》閱讀中的崇聖思維,讓學生覺得孔子是一個可以走近的人。孔子周遊列國,實際上是其作為一個理想主義者的流亡。所以,我們可以強化孔子的流亡者、堅韌者、布道者角色,淡化其聖人、君子印象。因為流亡者總是會博得同情或尊敬的,具有超越時空的魅力,如避難的馬克思、流亡的孫中山、布道的穆罕默德。“為我”的信仰需要堅守,“為眾”的信仰需要布道。一個人的信仰是如何演化為無數人的現實追求的,一個人如何能做到處逆境而不餒不棄……這是學生比較感興趣的。
  要激發學生興趣,還要破除孔子的迂腐形象。在《史記·孔子世家》中,孔子就是一個很有“料”的人。首先,他是宋國的落魄貴族後代。父親叔梁紇是魯國的英雄武士,好不容易到老了才和顏氏生了仲尼。其次,孔子才藝出眾。他得到父親的良好基因遺傳,才藝廣泛,射藝尤其高超。再次,孔子妻兒趣事。在孔子19歲時,家人給他選聘下了亓官氏。亓官氏後來生下了兒子孔鯉和女兒孔嬈。孔鯉逸事不少,孔嬈被孔子嫁給了他非常賞識但身陷縲紲的公冶長。孔子身為人夫、人父,不乏兒女情長。所有的這一切介紹,使人感覺孔子似乎就在人群之中,非常親切,是可以努力接近的。
  高中《論語》課不同於大學《論語》課和一般文言文,所以要淡化學術味的解讀,更多關註如何激發學生主體興趣。否則,就像幾十年來的中學文言文教學的尷尬局面一樣,學得越多,敬而遠之的越多,那就又是語文教學的一大悲劇了。
  二、在比較、探究中追求《論語》閱讀教學的共鳴效應
  《〈論語〉選讀》雖有詳細註解和翻譯,但難免是單向灌輸,不利於學生進行比較思考,獲取一種個體思維樂趣。名家、學生自身對有關詞句的理解難免也有些差別。比如南懷瑾、錢穆等人的理解就有不同,如果將這種不同點作為興趣的觸發點,可促使學生在對名家解讀的比較、探究中,尋找《論語》學習的共鳴效應。
  《論語》中不少章句的生活語境缺失,存在一定的理解難度,難免會讓人產生理解偏差,陷入因忽視辯證思維和具體情況的困境。不同人經歷的差異性,往往會有利於彌補這種缺失,激發學生區分情況深入體悟的興趣,其中也必然會有一定的共鳴。沒有碰撞或爭鳴的《〈論語〉選讀》的閱讀和教學,在思想上是不開放的,也不符合青少年的思想發展的階段特點。有了共鳴,讀出意味,學生才會獲得一種學習心理上的認同和思維上成功的愉悅,繼而促使他們繼續深入體悟。
  教師有意進行的材料補充,只能算做閱讀和思維習慣的拓展示範。這些對學生而言,都是一種有限的“被動式拓展”。如果能夠精選一些相關讀本,比如李澤厚的《〈論語〉今讀》、鮑鵬山的《孔子的邏輯》等,那麽就可激勵學生進行適合自己情況的“主動式拓展”閱讀,甚至促成《論語》專題閱讀、交換閱讀。學生只有適當閱讀有關書籍,對孔子思想才能有更客觀更冷靜的認識,有更多的共鳴,才能有一個恰當的分析取舍,對《論語》作既尊重文本又適應時代的解讀[4],形成自己的觀點。如果針對學生在《學記》中整理的一些感受,利用“激賞式點評法”激發學生進一步閱讀的興趣,也是可以強化這種共鳴效應的。
  三、在借鑒、思考中尋求《論語》閱讀教學的時尚效應
  關註學生的時尚興趣所在,適當尊重學生的認知方式,與時俱進地改進《論語》閱讀教學,是可以達成《論語》的時尚效應的。學生往往對電影、動漫、辯論、旅遊、星座、遊學、微博比較感興趣。如果因為形式不乏娛樂色彩,就認定會削弱《論語》閱讀教學的嚴肅性,那就太拘泥了。這些形式本身沒有什麽,而在於如何借鑒。如果我們借鑒得好,能激發學生閱讀和思考的興趣,自然地會促成《論語》閱讀教學的時尚效應。“百家講壇”上,易中天講的雖是古代的東西,但是話語緊跟時代,非常生動,總能讓人產生興趣,自覺去思考。
  對關註對象的形象和氣質的期待,是一個可以影響閱讀效果的因素。許多韓劇就反復證明了受眾的興趣取向。所以孔子的“身高”甚至他的弟子們的身材、相貌等,是可激發不少學生的興趣的。孔子“身高十尺”,將近一米九,典型的山東大漢;文質兼備,到老也不失風采,外貌和內心都不猥瑣。星座、血型也是學生喜歡關註的熱點。所以,我們要穿越時空的局限,賦予其時尚色彩,激發學生興趣。形式是為內容服務的,時尚的形式只是吸引學生的“瓶”。對孔子各種行走線路的借鑒,也是一個吸引學生參與探討的途徑,比如設計“周遊列國”的文化之旅。對周國平的《名人之死》的探討,可以激發學生探討孔子等人為何而生、為何而死的興趣。參照鳳凰衛視的“一虎一席談”的辯論,可以激發學生尋找《論語》思想為己所用的興趣。結合觀賞影視作品《孔子》,可以激發學生思考角色形象的處理問題。涉獵蔡誌忠的《論語》動漫,可以激發學生關註形象化演繹《論語》的興趣。所以,傳統的內容不一定需要傳統的形式去落實,也可用非傳統的形式去展現。將傳統的《論語》閱讀教學點綴上時尚的元素,目的不在於時尚,而在於激發學生對傳統經典的閱讀興趣。
時尚元素作為激發興趣的輔助手段,但不是代替對《論語》思想的漸進把握和深層體悟。《論語》的教學需要借鑒“貼地飛行理論”,以學生為本,“貼近學生”教學。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四、在整理、融會中尋找《論語》閱讀教學的通關效應
  在選本中,以專題形式分篇,對於高中生來說有一定必要,有利於降低難度,但是這樣的處理也帶有一定的主觀性和選擇性,會造成學生對某一思想的把握不太準確,容易斷章取義。比如,孔子對子路這個人的評價比較復雜,需要結合不同方面、不同章節、不同角度、不同場合的信息進行探討。如果不打通章節,就有可能限於片面理解。所以,在《論語》教學中,如果我們進行有限度的打通章節處理,基於學生實際水平而細分專題、理性思考,是有利於促進學生對某一思想的準確把握、融會貫通的。高中生的《論語》閱讀很難系統化,但是我們還是可以在某一點思想上作細分專題的體悟的。然而某些高考《論語》題也只註重對具體章句的文言把握,而忽視基於打通章節的融會貫通式的評價分析,於是,我們有時會感覺到《論語》回歸的人文出發點和考試檢驗的功利註重點之間存在著隱性矛盾。或者這樣說,想撿起人文的《論語》以服務於功利的教育,但是有時做得又很拘謹,不自信,有失人文。
  正是因為對《論語》有這樣現實背景的考量,我們有理由認為在教學和練習中,若以某一點思想,或以某一個人物,或以針對某一類現象的不同言語為切入點,打通章節,橫向或縱向結合,來引導學生進行關聯思考和理解,有利於學生對《論語》中有關思想的靈活把握和融會貫通。比如,借助“顏淵”這個點,是可以引導學生打通章節去思考和把握孔子心目中優秀“儒士”品質的。這無疑更有助於激發學生對《論語》中的有關思想的理解和思考。如,
  《論語》對後人的思想有深刻的影響,請引用《論語》中與下面文字的意思相仿的一句,然後分析它所表達的思想。
  “大凡君子與君子以同道為朋,小人與小人以同利為朋,此自然之理也。”(《朋黨論》)[5]
  這裏,就借助了“君子”“小人”這個點,引導學生思考和把握孔子眼中“君子”“小人”的不同。
  要達成這類通關效應,不僅需要靈活處理教材,不拘於一書一章一節,也需要對初步把握和合理探究的平衡,還需要學生進行主動的思維發散。系統的深入探究,那是大學裏需要解決的,高中生需要的是有選擇的合理探究。這種選擇要體現出一種對閱讀需求和探究興趣的激發作用,須力求易行,以便於激勵學生持續參與。這種有限探究,可以是一種小專題閱讀,也可以是某一方面的專項整理,對孔門逸事的整理就是不錯的選擇。比如,《樊遲請學稼》,課本上的翻譯很值得商榷,翻譯成:“真是個小人啊!這個樊須!”其實原句中的“小人”,無論是講人品極差,還是講缺乏遠大濟世誌向,都有可能。有人說,樊遲很可愛,內心很無辜;也有人認為,樊遲很狡猾,詰難很故意。結果,孔子很生氣也很可愛,後果很嚴重。無疑,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例子。如果打通章節,我們還會發現許多類似的有趣例子,進而發現背後的微妙之處,激發的興趣促使學生獲得閱讀和探討的愉悅。
  五、在質疑、體悟中尋求《論語》閱讀教學的內化效應
  在教學中,如何引導學生切己自覺,而非盲目崇聖,應該成為一道思考題。盲目反孔是一種愚昧,盲目崇孔也是一種愚昧。盲目為經典修飾,也是一種文化上的不自信,不利於學生內在精神的構建。因此,對待像《論語》這樣穿越幾千年的文化經典,不妨采取“三分質疑法”進行理性體悟。所謂“三分質疑法”,就是對任何學說,首先都要思考自己是否已理解其思想,反思觀點是否客觀公允;其次要確定自己是認可,還是只部分認可,還是不認可。比如,《論語》中關於“君子”的表述,涉及方方面面。哪些為糟粕,哪些可取,哪些須合理解讀,我們需打通章節,適當整合,辯證思考。質疑只是方法,批判不是目的,汲取孔子的智慧才是重拾《論語》的目的。
  學生的人格狀態具有一定的可塑性。在《論語》閱讀教學中,如果學生背了儒家名句,忘了名句精髓,面貌和內心沒多大變化,一方面可能與社會消極因素的抵消作用有關,另一方面與我們對《論語》體悟不深有關。“切己體悟法”無疑是一種引向真誠和深入的《論語》學習法,更有利於達成一種內化效應。閱讀方法的失當和心態的失衡,是當今中國人閱讀價值觀混亂的一個重要因素。在這個過程中,適當的引導往往意味著一種閱讀價值的導向。不重視切己體悟,只重課上模式,不重課下內化,都是一種教學上的有為、教育上的無為。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將《論語》納入高中教學,本身是一個進步;而將《論語》納入高考,卻不重切己體悟,又實在不能算是一種大進步。甚至有可能成為又一個諷刺——整天嘴上背誦著仁義道德,生活中背離著真善美,整個兒一個人格分裂,這又是另外一個話題了。
  如果能讓學生基於自己的理解,選擇合適的角度,有針對性地進行切己點評,那麽不僅可以培養學生對《論語》章句的獨立分析能力,也可以培養其切己體悟的內化意識。通過《學記》,可讓這種過程延長,使體悟變得更理性。如果忽略這種過程,內化效應必然不明顯。學生在切己體悟和點評中體現出的不足,也可在後續交流探討中得到彌補。同時,激賞學生的點評,也可調動學生積極性,化對孔子思想的被動接受為主動感悟。所以,前置切己點評,有效地利用切己點評,及時地激賞學生的切己點評,有助於促進學生閱讀與內化的合一,強化內化效應。只有這樣,學生讀《論語》才能真正做到既能讀“進”去又能讀“出”來。中學生選讀《論語》,讀進去是為了不膚淺,讀出來是為了不拘泥,而且要讀出回味。
  如何在高中進行這樣長時間的、大容量的《〈論語〉選讀》的閱讀教學,我們許多教師都還在結合實踐進行摸索[6]。在當前教育背景下,追求《論語》閱讀教學的有效性,從功利的角度看可能不難,從人文的角度看可能很難。所以筆者覺得需要設法避免傳統的崇聖效應,去追求《論語》教學的時尚效應、共鳴效應、通關效應、內化效應,努力讓學生從《論語》閱讀教學中讀出趣味,讀出意味,讀出回味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尋求《論語》三味的策略》其它版本

學科教育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