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與海》(節選)教學的案例探討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學科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陳應德 王屹宇
上傳時間:2013/2/4 9:35:00

【課堂回放】
  《老人與海》(節選)教學實錄
  一、導入及情節梳理
  師:我知道,很多同學都看過電影《英雄》,難以忘記其中為刺秦目標而奮鬥的三位英雄:長空、殘劍和無名。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英雄,下面請談談你們心中的英雄形象。
  生:士為知己者死,只身赴秦,有勇有謀。如戰國荊軻。
  生:平凡崗位上做出不平凡事情的人。如感動中國的普通人士。
  生:路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如梁山好漢。
  生:不以成敗論英雄。劉邦和項羽都是英雄。
  生:為自己的夢想奮力拼搏。如高中的我們。
  師:說得都很好。英雄要勇敢和堅強,為目標永遠努力,無畏挫折。每個人心中英雄的標準是不一樣的。那麽,海明威筆下的漁夫桑地亞哥老人是否符合你對英雄的定義呢?這節課讓我們共同走進諾貝爾文學獎獲獎小說《老人與海》。(板書)
  師:本文節選的是小說結尾部分。昨天同學們通過課前預習已經初步了解了小說的情節。現在大家每6人為一小組,探討屏幕上的學習任務。
  1.描述故事概況,總結老人與鯊魚的鬥爭經過。
  2.試著概括一下老人的形象特點。
  3.你從文本中哪些地方感受到的?
  (走動詢問小組的學習情況。5分鐘。)
  師:誰先來描述故事概況?
  生:老漁夫桑地亞哥一天出遠海捕到了一條大馬林魚,意料不到的是,在老人要把大魚拖回去的過程中,大批的鯊魚被吸引而來,爭吃拖在船尾的大魚。已經筋疲力盡的老人竭盡全力與鯊魚搏鬥,那條大魚仍舊被成群的魚咬得只剩下一副空空的骨架。最後,老人把這副巨大的骨架拖回了岸邊。
  師:老人與鯊魚鬥爭的經過又是怎樣的呢?
  生:課文寫了老人與鯊魚的五次鬥爭。
  第一次:用魚叉、繩子 老人手受傷 大馬林魚被吃掉40磅
  第二次:刀子、槳 老人手傷嚴重 魚被吃掉四分之一
  第三次:刀子、槳 手淌血 魚半個身子被咬爛
  第四次:短棍手痛得厲害 魚的半個身子都給咬爛了
  第五次:短棍、舵把 極為疲乏 大馬林魚僅剩殘骸(生答完師投影顯示)
  二、人物形象分析
  師:兩位同學任務完成得很好,讓我們更加了解了故事的情節。下面請結合文本語句賞析老人的形象。
  生:老人沈著、冷靜,機智。“他把魚叉準備好,用繩子系住,眼眨也不眨的望著鯊魚向前遊來”,“老頭兒先讓它去咬那條死魚,然後才把綁在槳上的刀紮進它的腦子”,“老頭兒松開了帆腳繩,讓船向一邊擺動,使鯊魚從船底下出來”。
  生:老人的勇敢和堅持不懈。老人有兩句話非常典型:“星鯊,來吧,星鯊”,“我要跟它們鬥到死”。
  師:你獨具慧眼,同學們讀一讀,體會一下這兩句話的語氣。
  生:第一句有挑戰的意味,第二句語氣堅定。(該生表情朗讀。學生鼓掌。)
  生:“可是一個人並不是生來要給打敗的”,“你盡可把他消滅掉,可就是打不敗他”。由此可以看出,老人自信、堅強。
  生:老人殺死鯊魚後,還贊美了鯊魚並且自責過,說明他承認強者,也很善良。
  師:同學們讀得細致,找得全面。下面我們來概括一下老人的形象。
  生:老人是“硬漢子”的典型代表,他有著頑強、機智和不屈不撓的性格特征。
  三、塑造人物形象的表現手法
  師:塑造老人形象時,作者用了哪些表現手法?
  生:語言描寫、動作描寫和心理描寫。
  師:同學們有沒有註意到,小說還花了一定筆墨描寫鯊魚,從文中把這些段落語句找出來,說一下這樣寫的作用。
  生:這是一種側面烘托描寫。
  生:鯊魚越是強大、兇猛和殘忍,越能襯托出老人的剛毅和頑強。
  師:其實塑造人物形象,外貌描寫是小說塑造人物的常用手法之一,但是課文節選部分卻沒有寫到老人的外貌。同學們能不能根據上面的分析想象一下老人的外貌特征,並把它描述出來。
  生:老人有寬大的肩膀和強健有力的手臂,身材魁梧,臉上寫滿滄桑。
  生:老人的皮膚黝黑,常在陽光下暴曬;老人的手因海水浸泡而布滿裂紋。
  生:因為老人常年出海捕魚,難免會受傷,他的臉上和身上應該布滿傷痕。
  生:就像海明威照片一樣,深邃的眼睛,臉上布滿皺紋,嘴邊有一圈堅硬的胡碴。
  師:大家想象豐富而且合理。我們一起看看原著中有關老人外貌的描寫。(投影顯示)
  桑地亞哥瘦削憔悴,後頸滿是皺紋,臉上長著疙瘩,但他的雙眼像海水一樣湛藍,毫無沮喪之色。
  但是這些傷疤中沒有一塊是新的。它們像無魚可打的沙漠中被侵蝕的地方一般古老。他身上的一切都顯得古老,除了那雙眼睛,它們像海水一般藍,是愉快而不肯認輸的。
  這兩個肩膀挺怪,人非常老邁了,肩膀卻依然很強健,脖子也依然很壯實,而且當老人睡著了,腦袋向前耷拉著的時候,皺紋也不大明顯了。
  生:外貌很形象。我仿佛看到了這樣一位老人。
  生:“雙眼像海水一樣湛藍”,“愉快而不肯認輸”,寫得很有特點,寫出了老人堅強又樂觀的性格。
  師:寫外貌貴在傳神。“雙眼像海水一樣湛藍”,“愉快而不肯認輸”,只此簡潔兩筆,人物樂觀、不屈不撓的性格特征便躍然紙上。這就是畫龍點睛之筆。
  四、文本價值中的情感教育
  師:通過上面的討論,我們知道了老人擁有堅強、勇敢、樂觀等許多美好品質;但是,面對勢不可擋的強大力量,老人如此抗爭下去有意義嗎?
  課本27頁第2段寫道:“老頭兒現在的頭腦是清醒的,正常的,他有堅強的決心,但是並不抱多大的希望。他想:能夠撐下去就太好啦。”後來老人同鯊魚拼得筋疲力盡,幾近死亡,大馬林魚還是被吃得只剩下一副空空的骨架。老人這樣做值得嗎?請大家就此展開討論。
  生:很值得。雖然大馬林魚最後被吃得精光,但老人至少曾經為自己的目標奮鬥過,敗也無憾。我們不能做個懦弱者,遇到困難就立刻退縮。我喜歡一首歌《我曾有夢》。
  生:我不贊成。老師說了,剛開始老人就意識到保住馬林魚的希望十分渺茫,徒勞的搏鬥,沒有多大意義。俗話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生:我覺得他說的有一定道理。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生:我也認為值得。從結果來看,他是一個失敗者,但在這個過程中,他捍衛了人的尊嚴,展示了人的勇氣和毅力,是一位精神上的勝利者。
  師:赫胥黎說過,沒有哪一個聰明人會否認痛苦與憂愁的鍛煉價值。過程是痛苦的,結局是失敗的。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盡百分之百的努力。堅持,夢想可能變成現實;放棄,失敗已經註定。老人在戰鬥後積累了經驗,會變得更加堅強,誰能說失敗一次一定是最終失敗呢?
  師:學習本課後,你對人生又有哪些感悟呢?
  生:老人勇敢、堅強、執著的精神讓我感動,我比不上他,我要向他學習。
  生:逆境給人寶貴的磨煉機會。只有經得起環境考驗的人,才能算是真正的強者。自古以來,大多數名人是抱著不屈不撓的精神,從逆境中掙紮奮鬥過來的。居裏夫人便是典型。
  生:莫以成敗論英雄。只要為夢想付出過,失敗者也算是英雄。
  生:勇氣和奮鬥是夢想騰飛的翅膀。帶上勇氣和奮鬥,人生的天空,我敢於搏擊!
  師:詩意盎然而又豪氣萬丈,真美!建議大家把它記下來作為我們學習生活的座右銘。
  好書不僅是生活,而且是現在、過去和未來文化生活的源泉。小說《老人與海》確實給予我們很多生活的營養。我摘錄了小說中部分精彩的語句送給大家。(屏幕投影顯示)
  1.每一天都是一個新的日子。走運當然是好的,不過我情願做到分毫不差。這樣,運氣來的時候,你就有所準備了。
  2.不過話得說回來,沒有一樁事是容易的。
  3.可是一個人並不是生來要給打敗的,你盡可把他消滅掉,可就是打不敗他。
  4.陸地上空的雲塊這時候像山岡般聳立著,海岸只剩下一長條綠色的線,背後是些灰青色的小山。海水此刻呈現藍色,深得簡直發紫了。
  5.現在不是去想缺少什麽的時候,該想一想憑現有的東西你能做什麽。
  師:人生道路上,我們都會遇到挫折和打擊,希望大家能從老人身上學到些勇敢面對困難的勇氣!下課。
  【研究選粹】
  《老人與海》是海明威的短篇小說代表作,也是他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品。面對這樣一部重要作品,我們今天怎麽樣來把握它,並且給學生真正生命的潤澤,這是很需要考慮的。
  米蘭·昆德拉在《小說的藝術》中這樣說:“小說不研究現實,而是研究存在。存在並不是已經發生的,存在是人的可能的場所。是一切可以成為的,一切人所能的。”[1]那麽,在遠離塵囂的大海上,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老人桑地亞哥和鯊魚的一場搏鬥,何以會長久地占據人的心靈,並且成為“人的可能的場所”,成為人的一種可能性的存在呢?
  桑地亞哥形象分析
  1.悲劇英雄:宿命的悲劇性和英雄精神是古希臘英雄內質的一種繼承。這種英雄精神是一種在生活的艱辛中看到生存的意義,在戰爭的殘酷中看到生命價值的精神。
  2.生命英雄:海明威的寫照。桑地亞哥同海明威一樣用自己的精神向命運挑戰,在這種勇敢的面對與考驗裏成為生命的強者,成為生命英雄。
  3.精神貴族:擁有為了某種理想和信念而不畏險阻、不恤其身、拼搏到底的道德勇氣和執著意誌,他的個體魅力與崇高的悲劇美也就成為我們心中英雄的巔峰,成為最後的精神貴族。[2]
  正是建立在桑地亞哥人物形象多層面的理解之上,小說的主題也呈現出一種多元復雜之美,如此才構成了諾貝爾文學獎獲獎作品的深刻和豐富。
  小說主題
  1.諾貝爾文學獎《頒獎辭》:“這篇小說,是對於即使在物質的收獲歸於烏有時,仍然要堅持下去的戰鬥精神之贊歌,是在失敗中獲得道德上的勝利的贊詞。”《中國大百科全書·外國文學卷》有關海明威的詞條中寫道:“《老人與海》主題思想是要人勇敢地面對失敗。”這些影響甚廣,似成大多數讀者閱讀此文本的思維定式。
  2.但也有研究者認為《老人與海》揭示的是人類的生存、命運與環境的沖突的主題。潛藏著海明威對自然、人類、社會諸種關系的深沈憂患和哲學思考。桑地亞哥的“硬漢”行為,只體現海明威的人生態度,並不能涵蓋《老人與海》思想內容的全部。[3]
  3.有研究者認為海明威創作《老人與海》的年月正值麥卡錫主義在美國猖獗橫行,民主與進步力量遭到瘋狂的迫害,在政治高壓面前,海明威用《老人與海》表達了他的立場。他獨具匠心地創造了一個寓言式的人物桑地亞哥,將這個古怪的老漁夫置於遠離人寰的大海上,讓他駕著孤帆,沈思默想,獨自感慨,表現出作者關於現實世界和人類命運的認識與思考,隱晦地表達了他對美國現實的極度悲觀。[4]
  4.西方女權主義評論家菲利普·揚的“負傷理論”認為“作家在一次大戰中負傷而帶來的損傷,一直是他生活與工作的動力”。現代文明困境中,他們身為男兒在肉體和精神上備受挫傷卻無能為力,只有在迷惘中逃離痛苦。透過他們的悲劇命運,我們看到父權文化在走向衰落,傳統意義上男人們專有的權威、尊嚴和榮譽的光暈在消失。但他們大多有勇敢頑強、臨危不懼、與厄運鬥爭到底的強烈個性,是一個憑著個體生命的全部勇氣和力量來與命運抗爭的個人主義英雄。[5]
  當然,作為一部開創性的偉大作品,《老人與海》具有鮮明的特質,打上了海明威的烙印,贏得了無數作家的喜愛。
  1.電報體語言風格。海明威一向長於運用簡潔、幹凈、含蓄、凝練的語言敘述故事,“絕不矯飾”,“平易粗放、街頭硬漢般的文風”。從主題思想的展示到具體的細節描寫,他惜墨似金,省略到不能省略的程度,“砍掉了一切花花綠綠的比喻,清除了古老神聖、毫無生氣的文章俗套”,把亨利·詹姆斯以來附在英語文學上的“亂毛剪了個一幹二凈”。[6]
  2.冰山理論。“冰山理論”則不僅僅是文體的簡約、精練,更重要的是海明威在小說創作中敢於“省略”。註重表現事件過程,大膽省略人物情感脈絡,隱藏主題思想。海明威“冰山理論”對小說創作的最大貢獻正在於此。[7]
  3.現代心理敘事藝術。深刻的心理剖析,是海明威最擅長的手法之一,同時,也是一種最能表現人物形象的藝術手法。在《老人與海》中,作者運用了大量的現代敘事藝術對桑地亞哥進行深刻的心理剖析,使我們看到了一個真實英雄的內心世界。[8]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觀察者語】
  陳老師這節課頗為流暢完整:“情節概述—形象分析—細節品讀—寫作手法—主題思想—人生感悟”,師生對話、小組合作、表情朗讀……手段豐富。師生融洽,課堂氛圍親切、輕松,顯示了教師的功力和親和力。只是,這“流暢”讓我感覺有些“匆匆太匆匆”。陳老師似乎太容易被“硬漢”的主題所打動和誘惑,因為這個主題和我們的道德教化很合拍,打不敗的英雄成為討論或者說印證的核心,最後以張揚的“浪漫主義”激情終了。這多多少少也是當今很多小說教學的套路。問題是,海明威被簡單化了。
  作家馬原說:“海明威的小說可以用一個‘瘦’來形容,他幾乎就沒有一點多余的東西,就像骨架,像一棵不長樹葉的樹。”[9]這“瘦”自然來自海明威小說寫作的“省略”藝術。“海明威的省略藝術也許不僅是省略了經驗,而且也省略了思想。”“它更註重呈示初始的人生境遇,呈示原生故事,而正是這種原生情境中蘊涵了生活本來固有的復雜性、相對性和諸種可能性。”[10]
  教學中需要好好抓住海明威的“瘦”,這是海明威小說的最核心的東西。它“瘦”在海明威的語言是電報體的風格,“瘦”在海明威的主題在冰山之下,甚至“瘦”在作者的情感都在敘述之外。
  抓住了“瘦”,就抓住了《老人與海》的神。也就是說,老師引導學生深入到文本的核心,抓住作品的骨架,品味語言,把無限豐富的內涵“泡”出來,讓骨感的作品豐滿起來,這可能是閱讀海明威小說的不同之處。
  而陳老師依然按照傳統的小說教法,按部就班:故事概況,概括老人形象,老人是怎麽塑造出來的,老人身上所蘊含的精神。這樣的課堂,勢必淡化了海明威小說的巨大魅力。
  在對老人形象的分析中,陳老師的教學也沒能充分利用好老人深刻的心理剖析,深入到老人的心靈深處,把握住老人的精神氣質;而只是外貌描寫、動作描寫、語言描寫、心理描寫等等術語式的粘貼,學生依然沒有走進老人的心靈深處。
  而且,最後文本價值的情感教育,這個環節與前面關系不大。很多時候,老師們受到了三維教學目標的影響,以為課堂上必須要有一塊獨立的情感教育。這是一種錯誤認識。
  其實,根本沒有獨立的過程和方法,也沒有獨立的情感教育。真正的情感教育就在文本之中,在對老人性格的剖析之中,老人身上的那種單純、澄澈、溫暖,還有孤獨、寂寞、迷茫乃至沮喪和恐懼,會讓我們心生親近、悲憫而不僅僅是敬仰,或者正因為他的人生境遇和我們或遠或近地相似,我們才能真正懂得和尊敬他的勇敢和堅持。從審美上來說,老人的失敗不是淒美,而是壯美,充滿了英雄主義氣息。
  我以為這就是情感教育,人物分析就是情感熏陶。
  還有,老師對於作品的理解和情感把握也有偏頗之處。看下面這段:
  師:赫胥黎說過,沒有哪一個聰明人會否認痛苦與憂愁的鍛煉價值。過程是痛苦的,結局是失敗的。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盡百分之百的努力。堅持,夢想可能變成現實;放棄,失敗已經註定。老人在戰鬥後積累了經驗,會變得更加堅強,誰能說失敗一次一定是最終失敗呢?
  老人僅僅是積累了經驗?難道老人的經驗還不夠豐富?恰恰相反,老人的可愛之處就在於他不顧世俗的經驗,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明知必然失敗卻抗爭到底,這是老人身上的激蕩人心之處。而且,老人也未必失敗了,在更高的層面上他未嘗不是一個勝利者,那個孩子不是又來了,並成為老人堅定的追隨者?
  最後,讓學生探討老人這樣做值不值得。不少同學引入了很多熟語,這樣的熟語勢必消解了對文本的新鮮感受。而你對人生有哪些新的感受?又讓學生走到了庸俗抒情的慣性之中,這個時候,課堂充滿了宏大敘事,而老人離我們越來越遠。
  事實上,海明威的小說不是一個抽象的哲學圖式,當然也不是一個粗暴的道德文本。海明威既呈現了生活的荒謬,又提示了我們重返人類精神之源的途徑。從這個角度切入,大海、漁船、馬林魚以及鯊魚等都有了復雜的、多重的、耐人尋味的意義,老人對它們的態度值得細細品讀。在言語的冰山之下海明威小說其實很“豐腴”,不要讓我們的課堂教學把它變得索然寡味。
  在高中語文教學中,很多教師是害怕現代小說,尤其是外國現代小說的教學的。
  海明威曾說:“如果一位散文家對於他想寫的東西心中有數,那麽他可以省略他所知道的東西。讀者呢,只要作者寫的真實,會強烈的感覺到他所省略的地方,好像作者已經寫出來似的。冰山在海裏移動很莊嚴宏偉,這是因為它只有八分之一露在水面上。”[11]他的“冰山”理論影響了眾多的作家。但這種理論又讓我們茫然,我們似乎不能讀到作者的情感好惡和價值取向。這是我們害怕現代小說教學的原因之一。
  其實,換個角度,閱讀海明威的小說也因而成為饒有興味的挑戰,更需要我們對文本細致而耐心地品讀——這正是現代小說留給讀者的想象空間,也是我們應在教學中引導學生關註語言敘述、發揮創造能力的極好動因。比如,閱讀《老人與海》的課本節選部分,和學生一同分析小說中桑地亞哥直接引語的“他說”,內心獨白的“他想”和意識流直接呈現的“我想”,外顯的“他說”的激情、勇敢甚至強悍,內隱的“他想”的矛盾、糾結、自我鼓勵,而“我想”中時時一閃而過的沮喪迷茫讓我們隱隱約約地看到海明威的身影,在現代小說“冷靜”的零度感情的背後其實依然內含無限熱力。
  “面對小說,讀者不應是被動的,而應處於創造者的地位。”[12]。按照德國文學理論家沃爾夫岡·伊瑟爾的觀點,一部作品的具體化都需要讀者的想象發揮作用。而讀者得以創造的前提是文本細讀,因為語言(文本)是文學意義的載體。我們的文學閱讀應該從對這個“真實”世界的打量開始,也就是從我們對文本的初讀體驗出發。在現代小說教學乃至語文教學中,教師需要文本細讀。教師要有認真的初讀體驗,拒絕依據於“教條”的一元化解讀,不要那麽著急地去參考書中尋求解讀的答案,再照搬給學生從而成為一名“掮客”。
  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何妨大膽引入《老人與海》的多元解讀,如“研究選粹”中列舉的四種主題、桑地亞哥的三種形象,讓學生進行價值澄清,甚而互相辯駁,這比我們膚淺地停留在地球人都知道的層面之上的解讀,意義要大得多。
  遺憾的是,當前我們的小說教學還大都停留在社會學批判的層面,關註作者的社會文化背景、作者自述的寫作意圖、批評家對其文本意義的闡述等等,其實這些只是對文學作品的外部研究,而對文本、對文學作品內在特征的研究明顯不足,課堂教學也缺少那臨門一腳的力量。課堂上依然沿用過去情節、人物、環境的所謂小說要素來解讀小說,尤其是對小說主題的分析。因為我們還缺乏現代小說的閱讀技巧和手段,在現代小說尤其是外國現代小說的閱讀中捉襟見肘、左支右絀。
  小說創作是有技巧的,而技巧才是一切創造的根本。語文教師應該了解一些現代敘事學,了解現代小說的創作元素。
  比如,現代小說的敘述牽涉敘述角度和敘述人稱、敘述腔調和速度控制等。而速度控制在敘事學研究的實際操作中,通常分成五類,即:①省略,指文本時間無限小於故事時間;②概要:指文本時間小於故事時間;③場景,指文本時間約等於故事時間;④延緩,指文本時間大於故事時間;⑤停頓,指文本時間無限大於故事時間。[13]這種敘事學理論顯然有助於我們理解和解讀“冰山理論”下的《老人與海》。運用現代敘事學理論去品讀小說中的敘述會幫助我們發現文本的意蘊。
  比如,省略和概略是小說家采用加速敘述的語言策略。概略是語言敘述時間長度小於故事時間的粗略敘述。海明威曾說這部小說“本來可以寫成一千多頁那麽長,小說裏有村莊裏的每一個人物,以及他們怎樣謀生,怎樣出生,受教育,生孩子等等的一切過程”。結果,小說卻被作者濃縮到五萬多字,那麽這樣的概述同樣是節儉的表現,為的是突出桑地亞哥在海上捕魚的驚心動魄的三天,而人物的悲愴也在一開始就確定了語調。課文小說節選部分的一開始“這時候是第一條鯊魚朝他撲來的前一個鐘頭”以及第二次鯊魚來襲前的“他知道倒黴透頂的事兒快要發生了”,這樣簡潔的概述使文本充滿了張力,作家通過敘述有效地控制了讀者的閱讀期待。而在課本節選文字的結尾,老漁夫離船登岸回到小屋的情節,作者采用了減速敘述的策略,吸引讀者轉向對故事中這一具體情境的關註,他詳細描述了老漁夫扛著桅桿的細節,跌跌撞撞,幾經掙紮,老人扛著桅桿行走的細節由此放大,與他回到小屋躺下時的“把毯子蓋到肩上,又裹住脊背和兩腿,就臉朝下躺在報紙上,手心朝上,兩只胳膊伸得挺直的”形象勾連呼應,牽起我們對老漁夫與耶穌關聯的聯想,既是對老漁夫英雄氣質的歌頌,也意味著對人類苦難命運的擔當。
  將桑地亞哥與耶穌相關聯的聯想其實也是現代小說的特征:隱喻、象征、暗示……桑地亞哥將自己與棒球冠軍狄馬吉奧的比照、背負桅桿與耶穌背負十字架的相似、夢見王者象征的獅子的隱喻,是桑地亞哥對尊嚴的捍衛和對人生勝利的渴望,當然也是作家對不屈服的戰士的禮贊。
  借助這些敘事技巧的分析,也許我們才會靠近文本一些,我們才可能窺見冰山之下的風景。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老人與海》(節選)教學的案例探討》其它版本

學科教育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