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作文教學筆記的技巧和價值分析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學科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王棟生
上傳時間:2013/2/4 9:24:00

議論文寫作教學中,常見的問題是相當多的學生“不講理”,即只能“擺事實”,羅列幾件事,不會針對問題作必要的分析。雖然“事實勝於雄辯”,其中必然包含著道理,然而畢竟也有看不透的“事實”,需要作分析,以理服人,否則就沒有議論的必要了。
  有學生對我說:“老師,我這篇文章的觀點還是對的吧,我只是沒有分析而已。”一開始,我總是這樣安慰學生:“觀點是對的,只是分析不夠。”後來發現這樣評價不妥,效果不好。沒有分析或不會分析,“觀點對”,也經不起質疑,三兩個問題就能弄得破綻百出。學生如果用“只是沒有分析”寬慰自己,他就永遠不知道怎樣發議論,也無法學會分析問題。因為學生作文的觀點很可能是憑直覺,也可能是“從眾”,也可能是來自寫作材料的某種暗示,未必有自己的理解;而缺少必要的分析,讀者也就無從了解文章立論的依據,自然也就談不上有什麽“說服力”。為什麽很多中學生的議論文沒有可讀性?為什麽他們總是只能反復議論一般常識,以“頻頻出現關鍵詞”敷衍成文?除了表達刻板,也常常在於教師提供的論題不需要他多動腦筋。學生的思維經常在一個平面上滑動,缺乏多角度、深層次辨析的動力,也就缺少了挑戰自我、質疑設問的意識。
  現實中,議論文寫作教學的效率令人尷尬:教師用盡心機,學生仍然無動於衷。在一個全面變革、信息大量湧來的時代,一個需要思考和判斷選擇的時代,有這麽多青少年漠視思考的重要,不知不覺間喪失思考的動力,這是多麽奇怪的事!教學的目的是教會學生思維,寫作教學能沒有思考麽?
  我們經常看到,一些學生在作文中只會“表態”或宣泄情緒,對事情作簡單判斷,而不作必要分析;在談話交流中,往往也只是陳述經過,忽略其中的問題。一次,有學生在作文中批評所在的學校為抓升學率,制訂了許多嚴苛的規定,比如有些教師告誡學生“不準在任何時間看任何小說”(這中間竟然也有語文教師),若見到學生看小說,立刻沒收並通知家長。我便問該生對這類問題如何看,學生回答“說不清”——“說不清”,也就是說,他覺得有可能“各有各理”,不需要辨析,“辨也辨不清”,而沒有看到這種有悖常識的教育方式對一個人的情感、意識的傷害。此時,如果要求這位學生寫一篇有關“人與書”的議論文,他會有什麽樣的觀點呢?他又如何作出分析呢?於是,我又問他:你提到的這些教師,他們在文學閱讀方面有沒有什麽特征?學生說,這些老師都好像沒有什麽文學修養,許多經典作品不但沒讀過,而且還鬧過笑話,至多看看流行的電視連續劇,有空閑時間會在電腦上“淘寶”……其實,學生已經觀察到“現象”,如果他能進一步思考深層原因,就可以發現“讀什麽樣的書,以後就是什麽樣的人”。那些禁止學生讀小說的教師,是不是在自己的高中階段也曾遇上不準看小說的老師?從這個角度去思考,是不是更能看出功利主義教育的危害?如果一個人認為“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那是他個人的可悲;如果他當教師,他的“不怕”就是恐怖的了——當學生只知道在文章中宣泄情緒時,教師必須教會他這樣剝繭抽絲、精於剖析,以發現事物的真相。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對學生更多的“啟思”是在日常生活之中。
  每有新聞報道“見死不救”,對中小學生的心靈都是一種傷害;而如果負面新聞過多,沒有準確的剖析,則無疑會成為一種暗示。有一次批作文,我在一位學生的作文上多評了幾句話——這位學生的作文又一次抨擊見人落水不救的看客,言辭極為激烈。我寫的是:“在岸邊當看客的,未必沒有救人的願望,也有可能是他們不會遊泳,沒學過救生。你會遊泳麽?”後來,我在作文講評時提出了這個問題,所有的學生都感到意外,因為全班的確沒有幾個人會遊泳。在對話中,有學生指出:有關見人落水不救的新聞經常有,見多了,人反而麻木,甚至覺得“見死不救”就是常態,沒有思考價值;也從來沒有記者從其他角度,比如“救人能力”方面提出問題。我的回答是:不能因為大眾媒體不提,個人的思考就沒有價值。見人落水不救,這種事在發達國家較少,除了宗教傳統和愛心,可能也和國外青少年遊泳的普及程度高有關。可以作為佐證的,是前二三十年,搶救落水人的事也平常,同樣和早先中小學開展遊泳活動很有關系。如今在城市,遊泳成了比較奢侈的體育活動;以南京之大,竟然就沒有一所學校有遊泳池。我們在批評人們缺乏愛心的同時,可能更需要註意提高自己幫助別人的能力。僅僅有愛心,缺乏幫助他人的能力,也只能徒增遺憾。
  有位心臟外科大夫曾對我說:“對一名醫生來說,醫術最重要,因為僅有愛心,不但救不了人,很可能會給病人增加痛苦。比如,他做一個手術需要6小時,而我做同樣的手術只需要3小時,即使我的服務態度有些問題,但病人仍然會選擇我,因為胸腔被打開的時間越短越好。”他的話我雖然沒能全聽懂,但他提出的問題非常實際。雲南有位中學校長舉債在學校建了標準遊泳池,他說的是:“我要讓每個學生都學會遊泳,這可能比他們的學科成績更重要。”當我把上述材料介紹給學生時,他們很受震動,經過思考分析,原先簡單的問題包含的深刻開始全面地展現在學生眼前。
  由此延伸開去,更多的問題出現了。我們都說,教育的目的是“教會生存”,但是,目前的教育模式有利於學生在未來社會的“生存”麽?高一新生軍訓,只不過是幾天的隊列訓練,家長心疼孩子,挖空心思編理由代孩子請假;有些學生缺乏鍛煉,每周升旗,站立10分鐘就會倒下;每年的春遊和秋遊,有的教育局怕出事故,規定“不準出城”……這樣的教育,是“以人為本”嗎?這樣的教育,是“高素質”嗎?這樣的教育,是“人民滿意的教育”嗎?……當學生開始收集更多的相關資料時,他可能已經不再簡單地糾結於對“見死不救”的批評,而是學會了全面地分析問題,同時開始思考“怎樣提高生存能力和幫助他人的能力”了。
  教師不要拿孤立的問題讓學生就事論事,而要盡可能地作必要的拓展和挖掘。我們從“眾人圍觀,見死不救”的現象“說開去”,目的不是要引出一大堆同類的事,做出一律的判斷,而是要深入剖析一種現象,尋找可能的各種結論。這樣的教學活動未必要在一次教學中完成,也許過了一個月,也許過了一個學期,教師仍可以引導學生再次關註同類現象。這時候,學生有了新的發現,有了思考積累,而新的信息也會促使他有新的分析。比如,南京有過一起聞名全國的“彭宇案”——一名青年因扶起一名倒地的老婦反而被訴,法官的判決有違基本倫理和公民準則,判決做好事的青年賠償,此事轟動全國。法官的判決書認為,“依常理”,“不是你碰倒的你就不會去扶;既然你去扶了,就必然與你有關”。這個判詞經媒體傳播造成嚴重的社會後果:很多地方傳出見到老人跌倒不敢相助的醜聞,引發了嚴重的道德危機。兩年後,深圳的兩名高三學生在路上搶救了一名摔倒的老人(這位老人摔倒後,一樣有人圍觀而不敢施以援手),這兩位學生所在的學校大張旗鼓地給兩人發了獎金。對這件事,學生會有什麽看法呢?有學生說,做了原本正常的事卻被當做英雄,對這個民族而言,是不幸的。話雖然也比較深刻,可是能不能做出更深層的分析呢?我鼓勵學生刨根問底:為什麽見義勇為會成新聞?為什麽盡了義務就會被當做英模?為什麽大家都覺得他們勇敢?為什麽學校堅持要這兩名學生接受獎勵?……總之,事情沒那麽簡單。為什麽一起錯案會造成那麽嚴重的後果,大是大非問題能不能“調解”?道德淪喪能不能“和諧”?司法公正的重要性究竟體現在哪裏?……學生通過這樣的分析和聯系,能初步認識到:一些事物的背後,有一個廣闊的、復雜的背景,有形成的歷史淵源,很多現象並不是簡單孤立存在的。
  越是敏感的問題越容易鍛煉思維。善於思考,才會分析。就一個問題延伸思考,直到占有詳細的資料,對所能得到的相關信息篩選鑒別、分析思考,作出自己的判斷。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我的作文教學筆記的技巧和價值分析》其它版本

學科教育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