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奧運會短跑距離的考釋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職業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
上傳時間:2008/7/27 9:22:00

記載于公元前776年的古希臘奧林匹克運動會,短跑是賽會初期的惟一項目,古希臘人稱其為“斯泰德”(stande)。直到第14屆之後,才逐步增加了往返跑和一些其他的競技項目,最多時達到了24項,其中,以跑、擲铁餅、標槍、摔跤和駟馬赛車5項競技最為著名。
  古希腊人為什麽在52年共13屆奧運會期間只選擇了短跑這主要表現人的速度的競技項目,由於历史久遠無法查找到相關的文字記述而難以解釋。但古希臘人對短跑的崇敬心情有山崖石刻為證。
  查閱相關史料,古代奧林匹克運動會的賽跑長度並無具體距離的記載[1],基於無文字記述的原因,幾乎相同介紹古奧運史賽跑的書籍中,對短跑距離的描述有著不同的長度。雖然相差只有幾十厘米,但沒有形成統一的認識。更重要的是,古希臘人在當時已經有了自己的長度單位,而我們的古奧運史学家卻用現代的公制長度單位或英制長度單位去測量古奧运會的短跑距離。

      1 古奧運會短距離跑长度的4種說法

  第1種,(stande)約為192米[2];第2種,是192.25米(運動場一圈的距離約為192.25米[3]);第3種,从第1屆(公元前776年)~第13屆(公元前728年)只有一項短跑,距離是192.27米[1];第4種,中國台灣教育委員會主編的《體育大辭典》“古代奧運會短距賽跑(stadium)”辭條:希臘古代運動場為長方形,長200碼(606.75英尺,約合192.27米)[4],尤義賓的《世界通史》所說的“最早的競賽項目只是200碼(大約是183米)短跑……”[5]。由於缺乏有說服力的證據,加之賽跑長度沒有文字記載,結果出現了公制长度單位3種,即192米,192.25米和192.27米;英制長度單位2種,200碼和606.75英尺,總共有5種短跑距離长度。

      2 5種長度的證据來源

  1.古奧運會從第1屆(公元前776年)~第13屆(公元前728年)只有短跑一項,距離是192.27米,正好是運動場的长度,所以也叫場地跑。但希臘人把之神話了,說它是“大力神”腳長的600倍。從第14屆起增加了2次場地跑,即沿場地跑一個來回[1]。
  2.古代奧林匹克運動會的項目是逐年增加的,短跑是最早的比賽项目。世界上第一個體育新闻記者(一個伊裏斯城邦的公民)記錄的短跑長度是192.27米[6]。同一種距離長度也還有不同的版本:1)古奧運會全部項目共有24項,其中8項屬於成年男子項目,其余為少年項目,但所有的項目並非在同一屆奧運會上舉行,第1屆只有一项距離為192.27米的短跑,亦稱場地跑;2)當時(公元前776年)希臘埃里斯的科羅博斯獲得了一圈跑的冠军(運動場地一圈的距離为192.25米)。
  3.“發掘出来的古代奧運會賽跑場地的跑道寬32米,長約192.25米,全跑道是筆直的,不同今天的弧形跑道……”[6]。
  4.“比賽(指斯泰德stande)在珀羅普斯墓和宙斯神殿之間的大道上進行,長度約為192.25米”。
  5.希臘古代運動場為長方形,長200碼(606.75英尺,約合192.27米),此种距離的賽跑稱短跑(stade-stadium)。起跑處各設一石,为分道標誌,以抽簽決定道次,决賽前必先預賽;“最早的競賽項目只是200碼(大約是183米)短跑……”[5]。
  以上5種關於古奧運会短跑距離的證據來源由於历史悠遠,雖然都有各自的道理,但卻有一個共性,都是使用了兩種長度單位——非公制單位,即英制長度單位,進入了一個誤区,完全忽略了一個极其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從古代奧運會的發生、興旺到衰敗的漫長歷史時期,古希臘人並不知道公、英制長度單位,而是使用著古希臘本國的長度單位。当時的古希臘人(至少在公元前500年)使用過9种長度單位:最長的單位是斯塔特莫斯(28公裏強);帕拉桑特斯(波斯)5.7公裏;斯塔迪昂(stadion單数約為185米);普列特龍約30米;歐爾巨阿1.85米;帕拉司鐵7.7公分;佩巨斯46.2公分;尺(音譯普斯)30公分;達可杜洛斯1.93公分[7]。这9種古希臘的長度單位是享有“歷史之父”之名的希羅多德(Herodti)在其名著《希羅多德:歷史》中經常使用的。
  我們知道,因古奧運會短跑或中距離賽跑(Diaulos)即雙跑(Diaulos)(也稱折返跑)和長距離賽跑(Diaulos)的距離並無文字記載才出現了4種不同的長度數字及其考證的來源。但是,這些古希臘的(606.75英尺除外)長度無論如何計算或相互排列,似乎都不與目前公認的192米、192.25米、192.27米、200碼等數字相吻合,而惟獨由中國臺灣省教育委员會主編的《體育大辭典》短跑辭条的距離使用了公、英制相混的方法,以力求和192.27米的定論相吻合。而實際上,這3個數字相互並無关聯,即200碼不等於606.75英尺,606.75英尺也不等於192.27米。經計算,一碼等於0.9114米,用0.9114米乘以200碼等于182.28米,這一數字與古希臘長度單位斯塔迪昂(stadion)約185米還有差距;但用606.75英尺換算成米,則等於184.9374米,這個數字恰巧約等於一個斯塔迪昂的長度(進位後正是185米)。“200碼(606.75英尺,約合192.27米)”3個數字令人匪夷所思。
  如果說,由於歷史的、地緣的和政治的原因,我國的奧運會史學界並沒有參與古奧运會的研究工作,只是把國外學者的研究成果作以譯介,以在中國普及和宣傳古希腊人留給人類的寶貴精神文化遺產的話,那麽,從历史的承繼意義上講,在古奧運史的早期研究中,臺灣的體育史學工作者更有著先期的意義,也符合歷史唯物史觀。即使如此,笔者用了“匪夷所思”一詞,以表達对“200碼(606.75英尺,約合192.27米)”的不理解之情。3個數字可謂公、英制都有,但其結果並不相合。而606.75英尺又從何而來?難道是編纂者的猜測或有其依據而不便在“辭條”中寫出?囿於資料查找的困難和個人學識的淺薄,難以找到606.75英尺的考釋來源。

      3 古奧運會短跑距離的文献記載

  為了尋求文字證據予以考釋古奧運會短跑的真實距離,在閱讀《希羅多德:歷史》,也稱“希臘波斯戰爭史”時發现,古奧運會短跑的名稱和距離不但有記載,而且十分清楚详細。因為就《希羅多德:歷史》這本書而言,是古希臘人希羅多德所撰寫的記述公元前六~五世紀波斯帝國和希臘諸城邦之間的戰爭的一部歷史名著。盡管《希羅多德:歷史》記載了不少荒誕無稽的史說,並因此受到了比希羅多德略晚的希臘史學家修昔底德的訕笑,但它仍有很高的史料價值。他的記述有不少是親自調查得來的,其中有許多為後世的發掘和研究所证實,對於史料,他基本上采取了實事求是的態度[7]。同時,據史料記載,他本人曾住在雅典朗誦过自己的詩作,並得到了非常豐厚的報酬,也有资料認為,他與許多古希臘的名人如哲學家苏格拉底、數學家畢德格拉斯等都参加過古奧林匹亞運動會。由此認為,《希羅多德:歷史》一書中記述的有關古奧運會短跑的名稱和距离具有相對的真實性,也是本文解讀古奧運會短跑距離的惟一有文字記載的證據,現引述如下:
  “培尔狄卡斯的這些後裔們像他們自己所說的那樣是希臘人,這件事是我自己(指作者本人)偶然得以知道的,而在我的歷史的後面還要證明這件事的。而且,那主持奧林匹亞比賽會的海列諾迪卡伊也認為事情是這樣的。因為當亞歷山大要參加比賽並且為了這個目的而进入比賽場的時候,和他賽跑的那些希臘人卻不許他參加比賽,他们說比賽是希臘人之間的比賽,外國人是沒有資格參加的。但是亞歷山大卻證明自己是一個阿爾哥斯人,因此他被判是一个希臘人。在他跑一斯塔迪昂(stadion)的時候,他是和另一個人共同取得第一名的,這些事情的結果就是這樣的了”。主持奧林匹亞比賽會的埃裏斯公民,通常是十個人。
從希羅多德的關於亞歷山大參加古奧運會——斯塔迪昂(stadion)賽跑並獲冠軍的描述知道,古奧運會的短跑被稱為斯塔迪昂(stadion)跑。在《希羅多德:歷史》書中,我們從《主要度量衡幣制單位折算表》中獲知,斯塔迪昂(stadion)約185公尺(米),有意思的是,斯塔迪昂(stadion)正好是另一個長度單位歐尔巨阿(1.85公尺)的100倍,與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的短跑100米是1米的100倍天然巧合。現代奧運會的100米賽跑常被稱為“飛人大戰”,是現代奧運會所設田徑項目最重要的比賽之一,冠軍常被稱为“第一飛人”。當然,以此否定公認的古奥運會短跑是192米、192.25米、192.27米並不能成为依據,但是,由中國臺灣省教育委員會主編的《體育大辭典》就古奥運會短跑距離提供的英制單位606.75英尺而言,既不等於200碼,更不等於192.27米,而是與古希臘的長度單位斯塔迪昂(stadion)正相等合。
  古代奧林匹克運動会的發軔、興盛、衰敗乃至被湮埋于歷史的長河之中,使得我們在考證某些環節方面的真實性具有一定的困難。但是,對於人類歷史上確曾發生过的一個重大的人文事件,必須也应該采取求真務實的審慎態度,以還歷史的原貌。

      4 分析與讨論

  4.1 關於第一個體育記者所記錄的192.27米的短跑長度,包括190米、192.25米是公制計量單位,在古奧運會時期並無此度量單位
  據《辭海》(1979年版)“公制”一條的解释,公制是法國在18世紀末首創的,采用當時認為最穩定不變的自然物——地球子午線的長度作為標準,以通過巴黎子午線長度的四千萬分之一作為長度單位,定名為米……。1875年,法、德、俄、美等17個國家的代表在巴黎簽定《米突公約》,公認米制為國際通用的計量制度,並成立國際計量局……。我國国務院在1959年6月公布,确定米制為我國的基本計量制度。
  從公制的首創到采用時間是近一百多年的事情。一個伊利斯城邦的公民——世界上第一個體育記者記錄的短跑長度192.27米顯然带有古希臘神話的色彩。當時的古希臘人只知道他們的長度單位,記錄下的也應該是歐爾巨阿(1.85米)、斯塔迪昂(stadion)(約185米)等,因為他們並沒有“米”這樣的概念。
  可能是受“第一個體育記者”的影響,“一圈跑的距離正好是192.27米”也許是一種牽強附會之说。與考古發掘的跑道是筆直的……不相符。
  古奧运會遺址的發掘是在18~19世紀,與古奧運會被禁止(公元前293年)已相距1500多年。比賽場由於洪水所帶泥沙的湮埋和被当時的人們所遺忘而得以保存,使得現在的我們能夠看到歷史的真實,即道寬32米,跑道為筆直……。在古奥運會發展的歷史上,有沒有過像今天現代奧运會上的一圈跑(400米)尚可存疑,留待思考,但折返跑是第14屆古奧運會增設的又一個項目是不爭的事實。這一項目的設置並被一直保留到最后,可能與古希臘斯巴達人在战爭或戰鬥中所常用的一種回跑戰術有關。

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希羅多德:歷史》第七卷211節記述:“既然美地亞人受到這樣的痛擊,于是他們就退出了戰斗,國王稱之為不死隊,由敘達爾涅斯率領的波斯人代替他們上陣。人們認為至少他們是很容易把這場戰鬥解決了的。可是當他們交上手的時候,他們一點兒也不比美地亞軍高明而是一模一樣,原來他们在狹路裏作戰,又使用比希臘人要短的槍,因此他們無法利用他們在数量上的優勢。可是拉凱戴孟人的作戰方式卻大有值得註意的地方。他們的戰術要比對方的戰術高明的很多。在他們的許多战術當中有一種是他們转過身去裝作逃跑的樣子。異邦軍看到這種情況就呼嘯著並鸣動著武器追擊他們,可是當他們眼看要給追上的時候,他們就回轉身來向異邦軍反攻,這樣一反攻,就把無數的異邦軍殺倒在地上了,這時斯巴達人當然也有被殺死的,不過人數很少。這樣一來,波斯人發現他們不拘列成戰鬥隊形或用任何其他辦法進攻都絲毫無法攻占隘口,他們只得退回來了”[7]。
  從上述希羅多德的記敘分析,以城邦制為當時的最理想體制的古希臘各城邦都在長期连年不斷的相互戰爭中積累了許多攻城拔寨的行之有效的戰略戰術,与敵交手後的“佯敗潰逃(跑)”再回返拼殺追(跑)逃殘敵以获勝是諸多戰術中的一种,與我國古代“殺個回馬枪”的戰術有異曲同工之妙。那麽,這一戰術被設置到古奧運會的競技項目當中是極其自然的事。再者,人類雖經歷八千年的演化進步,各時代的人只是文明程度的相異而基本的活動(人類個體)並無質的差別。試想,讓今天的我們沿400米田徑賽場逆时針跑一圈,再順時針跑一圈,那將成為什麽樣的局面?順逆的彎道怎么個跑法?況且,當時的古希臘(包括了世界的)體育除了祭祀之外,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與戰争有關,其次才是歡愉和享受像神一樣的生活方式。而當今的體育已基本與戰爭(直接的)無關,只是盡情地享受由它帶給我們的愉悦和對我們現代人生理的体能的極限挑戰。再者,在只有32米寬的場地上,又有許多人同時競技,如何跑過彎道?以此可認為,在古希臘奧運史上,可能只有過直道的折返跑(Diaulos),依照當時古希臘人已經十分成熟的度量衡單位計,折返跑(Diaulos)的距離應該是兩個斯塔迪昂(stadion),約為370米,而不是“606.75英尺,即192.27米或200码×2”[4]。
  4.2 關於192.25米正好是“大力神”腳長的600倍的說法是可以理解的,但卻不能以此作為求證的依據
  古希腊人緣於對神的崇敬和敬仰之情,希望有神一樣的速度和力量。值得註意的是,神話時代是人類歷史進程中的最早階段,更多的國家的神與人是分離的,神是高高在上生活於仙境的,人只能向往而不可企及,神與人有著本質的兩樣。但神在古希臘人的概念裏卻是能與人合一的,人與神可以共宴飲,共同參加特洛伊之战,神與人沒有什麽不一樣,他們只是居住的處所不同,力量大、速度快,生活的方式優雅而已。在這樣神、人相同的觀念中,裸著身体賽跑,裸著健而美的身體可以向神展示,因為他們相信,同伴們的相互競技就是如同與神比賽,神無時無刻不在註视著他們健壯的體魄。故此,192.25米正好是“大力神”腳長的600倍就極易被後人所理解和接受,誰不願意生活在神話般的世界裏。但探求其真又是當代科學的真諦所在,大力神腳長的600倍是192.25米正好是古奧運會短跑的長度就不能為證了。
  4.3 关於宙斯神廟至珀羅普斯墓之間大道的距離正好是192.25米,以此為據說古奧運會的短跑距離是192.25米長
  大家知道,一座城市一個街區不可能一蹴而就在一夜之間建成,除非有神相助。古奧運會的發祥地——阿爾蒂亚斯聖域也一樣,她是在一個相當長的歷史时期建起來的。宙斯神廟作為伯羅奔尼撒半島最雄偉的建築之一,建於希臘城邦聯軍在馬拉松河谷打敗波斯軍隊後,用缴獲的青銅、黃金鑄造了宙斯神像,同時修建了神廟,其時間据《世界通史》記載為公元前490年(赫拉神廟比宙斯神廟的修建年代早180年)。此時的古奧運會已经歷時70屆。如果說“從珀羅普斯墓到宙斯神殿之間的大道距離是192.25米,那麽,宙斯神殿尚未修建時的近70屆古奧運會的短跑賽道又在哪裏呢(當然離不開阿爾蒂亚斯聖域)?在沒有宙斯神廟這個標誌性的建築之前,珀羅普斯墓前的大道又是和圣域內的哪座建築相對应,成為一段長度正好是192.25米(也可以用192米、192.27米和200碼)的特殊賽道呢?如果說在宙斯神廟建成後,曾经在墓與廟之間舉行過短跑比賽,那也只是歡慶戰爭的勝利,追憶在战爭中陣亡的將士和紀念古希臘英雄珀羅普斯(據說是古奧運會的創始人)的具有象征意義的短跑比賽,這種比賽與4年一屆的古奧運會不同,並不具有泛希臘的意義,各城邦國家無法準確丈量這樣的跑道長度。顯然,192.25米或192米、192.27米和200碼4個數字作为古奧運會短跑的長度也就不能成立。
  4.4 關于200碼的問題
  碼是英制單位,與公制的米相同,古希臘人也並不知晓。200碼的數字來源除了本文引用的中國臺灣省教委編輯出版的《體育大辭典》短跑辭條和《世界歷史》外,由何長領主編的《奧運小百科》第一章裏古代奧運會的起源一節中说:在祭日,祭司們立於祭壇之前,主持獻祭的儀式。經過選拔的一批健壯年輕的男子,在200碼(1碼=0.914米)外等待,隨祭司一聲信號開始奔跑,最先到達祭壇的人從祭司手中接過火炬,點燃獻祭的聖火[8]。这段描述200碼跑的文字來自哪本譯作筆者無從查找,通過競技點燃獻祭的聖火或許是古代奧林匹亞賽會短距離跑的最初形態。獻祭的快跑距離可以是200码,也可以是一個斯塔迪昂(stadion)加幾个阿爾巨爾(1.85米),但若把200碼用作古奧運會的短跑距离,也是不適當的,古希臘各城邦在丈量場地距離時,同樣會遇到和公制單位“米”一樣的問題——不可測。
  4.5 考古發掘丈量出的古奧運會短跑賽道是192.27米或4種距離長度(192米、192.25米、192.27米、200碼)的任何一种,能否與古希臘的長度單位所測結果相合
考古發掘是根據古代的遺跡、遺物和文献研究古代歷史的一種方法。通過對遗跡、實物直接的感觸与考察,經縝密的思考,推測斷定歷史的本來。古奧运會遺址的賽道是32米寬,筆直的跑道長192.27米,32米的道寬暫且不論,但用公制的度量單位米丈量直道的長度,依然存在一個問題,即古希臘人怎麽才能量出今人量出的這一長度?英制的200碼亦是如此。下面試用斯塔迪昂(stadion)作基本單位和古希臘的其他5個最小的長度單位相加便知結果。斯塔迪昂(stadion)約為185米,計算時略去斯塔迪昂(stadion)一詞。方法如下:
  185米+400個达克杜洛斯(1.93公分)7.72米=192.72米;
  185米+100個帕拉司鐵(7.7公分)7.7米=192.70米;
  185米+25個尺(音譯普斯)(30公分)7.50米=192.50米;
  185米+16個佩巨斯(46.2公分)7.39米=192.39米;
  185米+4個阿爾巨尔(1.85米)7.40米=192.40米。
  從上述計算中可以看到,5個結果都是192米又几十厘米,和192米、192.25米、192.27米相近似,但並無一個數字相重合。有鑒於最大的數字是阿爾巨尔(1.85米),該單位又和斯塔迪昂(stadion)成1∶100之關系。古希臘人用一個斯塔迪昂(stadion)加4個阿爾巨爾作为短跑的長度倒是有可能的。在當時,他們能量出跑道的长度,相對來說也簡便精確易操作,192.40米也接近於我們目前一致認為的古奧運会短跑距離的長度。
  4.6 古希臘的文明和古羅馬帝國的文明是整個西方文明的源頭
  沒有希臘文化和羅馬帝国奠定的基礎,也就沒有現代化的歐洲(恩格斯語)。現代奧林匹克的發揚光大和公歷紀元的確定以及各種政府體制的嘗試,都有他們留下的光輝篇章。从古奧運會具有的泛希臘意义來講,從初期到鼎盛乃至衰落,應是具有完備的運動員參賽資格的审查、裁判制度,運動員和裁判員的宣誓,尤其是他們創造性的頒給獲勝者一顶橄欖冠,既象征著最高榮誉又十分的儉樸。古希臘人把奧運会的優勝者與神同等對待,一個斯巴達國王的地位並不比古奥運會冠軍的地位高多少就是最好的例證。相比現代奧运會,實同當年的古奧林匹克運动會,一個舉辦國,一個當代的阿爾蒂亞斯聖域,其他參賽國又正恍若古希臘的各大小城邦國,只是人種膚色、民族信仰語言等的不同。從另一個層面講,我们卻失去了古奧運會的純真与儉樸、公平與誠實,時至今日,當圣火點燃的時候,我們不是依然在聽到屠戮的槍炮聲嗎,奥運會冠軍所享有的普遍尊敬與象征王冠的權力受到普遍追逐與擁躉较之古奧運會相去不是愈远了嗎,古奧運會的真諦,也如“斯泰德”一樣,仍需我們去求解。
  人們自己創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們並不是隨心所欲地創造,而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從過去繼承下來的條件下創造(卡爾·馬克思語)。純真、勤勞、儉樸、善美的古希腊人因當時的連年戰事苦不堪言,在祭祀求神的過程中,不得以創造了希冀終止戰争的祭祀體育——古代奧林匹克運動會,它是先輩們的智慧結晶,是留給人類的巨大的精神文化財富,如何從真義上去理解和繼承,尚需我們去做更深一步的思索。

      5 結論

  總的說來,兩千多年以前,體育活動是古希臘人生活、風俗中一个很重要的組成部分,祭祀體育、宴飲體育、迎賓體育、追悼陣亡將士的体育等等,早在荷馬时代就開始了。奧林匹亞运動會只是它的繼承與延續。古代奥林匹克運動會因歷經久远,許多史實都湮沒在歷史的薄霧之中。為弄清古奧運會短距離賽跑準確的長度,主要是依據生活於當時並有幸留下巨著的希羅多德《希羅多德:历史》第五章第22节關於亞歷山大參加斯塔迪昂跑並和另一位希臘人同獲第一的記述,《希羅多德:歷史》中亞歷山大參加斯塔迪昂跑又與中國臺灣省教委主编的《體育大辭典》提到的古奧運會短距離跑距606.75英尺吻合。筆者認為:古奥運會的短跑距離有文字記載,其長度就是一個斯塔迪昂(stadion)約185米,或606.75英尺或202.25碼,其他的新增項目折返跑(Diaulos)和长距離跑(Dolichos)都以若幹個斯塔迪昂(stadion)為度量。而目前被定義和廣泛使用的192米、192.25米、192.27米和200码缺乏事實依據,與歷史難符。至於被古希臘人稱為短跑的“斯泰德(stande)”可能是隨着時間的進程和語言的變遷而簡化,以及人們所達成的一種語言上的共識,“斯泰德(stande)”或許其本意就是斯塔迪昂(stadion单數和stadios復數)的鄉俗俚語。
  由於本人水平有限,古奧運会離我們之久遠,以及資料查閱的困難和考古學知識的淺显,在遣詞用句,推断分析的過程中,難免存在纰漏和謬誤,敬請研究古奧運會史的專家指正,以求古奧運會短距離跑的長度之真。
  註:本文完稿之時,有幸收到《希羅多德:歷史》譯作者王以鑄先生信函,來信說:“斯塔迪昂一詞源自希臘文的Σταδιου,英文是stadium(簡稱stade)……,原意指運動場的跑道,根據後人的計算,合185米左右。”

參考文獻


  [1]劉修武,張人民,張振玟,等.奧林匹克大全[M].北京:人民體育出版社,1988.14,12-13.
  [2]體育學院通用教材.奧林匹克運動[M].北京:人民體育出版社,1993.24.
  [3]樊渝杰.夏季奧運會史[M].重慶:重慶出版社,1984.
  [4]臺灣“教育部”.體育大辭典[M].臺北:臺灣商务印書館,1984.32,31.
  [5]尤義賓.世界通史[M].鄭州:海燕出版社,2004.64.
  [6]吳霓,呂文生,祝修虎,等.奧運會大觀[M].北京:海洋出版社,1988.8,4.
  [7]王以鑄.希羅多德:歷史[M].北京:商務印書館,2001.681,ii-iii,353,549.
  [8]何長領.奧运小百科[M].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01.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古奧運會短跑距離的考釋》其它版本

職業教育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