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奧運周期世界男子自由體操發展趨勢的研究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職業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
上傳時間:2008/7/27 9:32:00

我國是世界竞技體操強國,在20世紀80、90年代,自由体操曾是我國男隊的強項,相继出現過李月久、李寧、童非、樓雲和李小雙等众多高手,在體操世界大赛中屢建奇功。特別是李小雙在巴塞羅那奧运會上,以空前絕後的“團身後空翻3周”勇奪自由體操金牌,迄今為止尚無人能做,使我國自由體操水平處於世界领先地位。但是,進入21世紀後,當國際體聯實行新的體操競賽規程和評分規则時,我國男子自由体操的水平卻沒能與時俱進、不斷創新,仍然停留在“原來”的水平。楊威在第36屆世界體操錦標賽自由體操決賽中,動作失誤而名落孫山。賽後体操管理中心主任張健先生曾明確指出:“楊威在決赛中失誤了,事實上就是不失誤,也只能排在第3名。”在第37屆世界體操錦標賽和雅典奧運会上,更可以明顯感到歐洲和美洲等國家運動員進步很快,他們包攬了自由體操全部獎牌,也代表了目前世界自由體操發展的最高水平。同時,亞洲的日本也有2人進入自由體操決賽,雖然成績不夠理想,但畢竟跟上了時代前進的步伐。相比之下,我國自由體操成绩最好的邢傲偉僅排名第19位,而最具有實力的楊威卻掉到第40名,致使團體決賽自由体操排名降至倒數第2位,人均得分僅有9.104分,是6項中得分最低的,僅此一項我國就輸給團體冠軍日本隊1.0分,差距非常明顯。因此,通過分析雅典奧運會及其之前所舉行的2屆世界體操錦標賽上各國優秀運動員自由體操整套動作的結構和特點,以及完成動作質量等方面的情況,探究當今世界自由體操發展的趨勢和方向,並了解我國運動员存在的差距,對於改進我们的訓練工作,有的放矢地備戰2008年北京奧運會,重振我國自由體操的昔日輝煌,是非常必要而緊迫的任务。

      1 研究對象與方法

    1.1研究對象
  以参加悉尼奧運會後舉行的2屆世界體操錦標賽和雅典奧运會男子自由體操決賽的運動員為主要對象,以參加男子团體決賽和個人全能決賽的各國優秀运動員為輔助對象。
    1.2 研究方法
  主要采用觀察法進行研究。通過反复觀察2屆世界體操锦標賽和雅典奧運會體操比賽現場直播和錄像,對自由體操比賽各類動作進行統計和處理,並對各種材料和數據之間的關系進行逻輯分析。

      2 結果和討论

  雅典奧運會後,國際體操評分規則对整套動作的特殊要求重新做了規定,除跳馬以外,男子自由體操整套動作由原來的5個動作組,合並為4个動作組;分值由原来的1.0分降至0.8分(4×0.2分=0.8),每缺少一個動作组的動作扣0.2分。因此,在滿足规則要求的基礎上,影响運動員最後成績的因素主要有2個:一是動作難度加分,二是動作連接加分。由於新规則對動作難度和連接都进行了較大幅度調整,使許多動作“貶值”;同時,原來又規定D組以上難度及其連接才能獲得加分,因此,本文僅對D組以上具有加分因素的技巧動作,以及各種技巧串動作进行分析與討論。
    2.1 D组以上單個技巧動作難度的發展趨勢
  國際體聯男子技術委員會為鼓勵單個技巧動作難度的发展,制訂了一些特殊規则,規定單個SE組动作可獲得0.4分的加分,合成的SE動作也可獲得0.3分的加分,而其他項目的SE組动作卻與E組同等對待,只能獲得0.2分的加分。表1是兩屆世界體操錦標賽和雅典奧運会自由體操決賽中,D組以上單個技巧動作的類型和數量分布,從中可以看出其特點。
  表1 D組以上單個技巧動作難度的類型和數量分布一覽表           
           團身後旋     直體後空翻2周        托馬斯
           360°720° 2周 轉體360°回籠1.25周 轉體720°團身 直體  合計
            D  E   D   SE         SE   D   E
第36屆世界體操錦標賽  2  2   3    2          2   0   3   14
第37屆世界體操錦標賽  1  3   2    1          1   1   0   9
雅典奧運會       2  2   3    2          2   3   1   15
小計          5  7   8    5          5   4   4   38
合計           12        18               8    38
%            31.6       47.4              21.0   100
2.1.1 D組以上單個技巧動作的總量增加甚少
  表1顯示,D組以上單個技巧動作呈一個“U”字形發展曲線——由36屆的14個減少為37屆的9個,再到雅典奧運會升至15個。37屆世界體操錦標賽减少的內容主要是SE組的直體后旋720°、合成SE组的直體後旋360°回籠和E組的直體托馬斯。例如,在36屆世界體操錦標賽中采用直体後旋720°的有我国的楊威和美國的哈姆·保羅,而在37屆世界體操錦標賽中只剩下哈姆·保羅;采用直體後旋360°回籠的僅有羅馬尼亞的德拉古·雷斯庫。直到雅典奧運會上,由于保羅兄弟都采用了直體後旋720°,德拉古·雷斯庫和德費爾都選用了直體後旋360°回籠,才使SE組動作有所恢復,但至今還沒有再現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李小双“團身後空翻3周”的輝煌年代。這種情況表明,當今D組以上單個技巧動作難度的發展似乎“停滯”。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這樣的結果呢?
  從競技運動主導因素分類來看,競技體操比賽是表現动作難美性的技能類項目,比赛的勝負取決於動作難度與動作質量的完美結合。運动員選用動作的“高難度”,就必須承擔動作可能失誤的“高风險”,即所謂“風險與機遇同在”。如果運動員以高質量完成較高(而不是最高)難度的動作,也能夠獲得比賽勝利時,他就不一定非要去冒“高風险”。例如,保加利亞33歲的老将約夫切夫,整套動作中沒有SE或合成SE組動作,由於動作质量高而與哈姆·保罗並列獲得第37屆世界體操錦標賽冠軍;獲得第37屆世界體操錦標賽铜牌的加拿大運動員谢菲爾特,整套動作也沒有SE組動作,但由於動作質量超群,而摘取雅典奧運會自由體操決赛桂冠。因此,運動员比賽中如何安排才能获得勝利,還要根據對手的特點和變化等情況決定。例如,1992年奧運會自由體操决賽中,李小雙冒著失敗的風險,完美地表演了團身後空翻3周而获得金牌;但在1996年奥運會上,他選用了保險的直體後旋開場,結果只能屈居希臘的梅裏桑迪之後獲得銀牌。因此,從發展趨勢來看,單個技巧動作難度的提高空間有限,十幾年前李小雙完成的團身後空翻3周,預計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很難再見,也許會成为自由體操歷史上的空前絕唱。
  2.1.2 動作類型以直體後2周和直體後旋為主
  從表1中還可以看到,直體後空翻2周和直體後空翻2周轉體的數量,幾乎占到總數的1/2。實力雄厚的自由體操運動員,大多選用直體後旋360°或720°开場,再以直體後2周結束,都取得了較好的效果。表現最突出的是哈姆·保羅,他以直體後旋720°開始,又以直体後空翻2周結束,最終取得了第37屆世界體操錦標賽自由体操冠軍。在第37届世界體操錦標賽全能决賽中,我國的楊威和日本的冢原直也,其開場串都采用直体後旋720°,也取得了較好的成績。因此,以直體後空翻2周為基礎難度動作,並逐漸發展多度轉體或回籠動作,將是單個技巧動作難度發展的主要趨勢之一。
  2.1.3 團身後旋720°持續增長
  表1中數據还表明,從第36屆到第37屆世界體操錦標賽,團身後旋360°的數量減少,而團身後旋720°有所增加。獲得銅牌的加拿大謝菲爾特和獲得並列第4名的巴西海波利托與羅馬尼亞德拉古·雷斯庫等3名運動員,都是采用團身後旋720°作為結束串。此外,在資格賽和全能決賽中,也有一些運動員采用團身後旋720°作為開場串,例如古巴的洛佩茲開場串是旋720°,結束串是旋360°。因此,逐步增加團身後旋的轉體度數,也是提高整套動作難度的一個重要手段。
    2.2 高難度技巧串動作的發展
  上述分析表明,D組以上單個技巧動作難度的發展,似乎給人以“停滯”的感覺。因此,運动員僅靠單個動作難度的加分是有限的,為了提高整套動作的起评分,就必須提高動作連接的難度,从而促進了高難度技巧串動作的發展。從表2的對比中可以看出以下幾個特點:
  表2 兩屆世界體操錦標賽高難技巧串動作的類型與分布一覽表          
           直體後空翻轉體900°前空翻 直後轉900°前空翻轉360°  直體前空翻轉體     合計
           前直 前直 前直 前團    前直 前團  前团  360°前 720°前 720°前
           轉體 轉體 轉體 1.5周   轉體 1.25周 1.5周  直前團  直前   團前
           360°540°720°      540°         2周   直540° 團1.5周
第36届世界體操錦標賽  1  0  1  1  2   2   0    1    1    0    1    10
第37屆世界體操錦标賽  1  1  1  2  0   2   1    1    0    1    1    11
    小計          8           9              4        21
     %          38.1         42.9            19.0        100

免费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2.2.1 直體後空翻轉體技巧串動作變化的趨勢
  從表2可以看出,兩屆世界體操錦標賽的技巧串以直體後空翻轉體900°接前空翻及其轉體為主,占總數的81%,是高難度技巧串的主體。它具体表現為2種形式:1)第1種形式——直體後空翻转體900°前空翻再接前空翻轉體或團身前空翻1.5周。這種形式可稱為直體後空翻轉體900°連接前空翻的“初級階段”。因为,在直體後空翻轉體900°之後,先要有一個(團身或直体)前空翻作為過渡,而后再連接各種形式的前空翻轉體360°~720°或团身前空翻1.5周。表中數字表明,第37屆比第36屆世界體操錦標賽不僅數量增加了2次,動作難度也相應提高,即连接直體前空翻轉體540°和團身前空翻1.5周各增加1次。2)第2種形式——直體後空翻轉體900°前空翻轉體360°再接前空翻轉體或團身前空翻。这種形式是在第1種形式的基礎上,不用B組的前空翻過渡,而直接連接C組的前空翻轉體360°再接前空翻轉體或團身前空翻。這種串連動作37屆比36屆雖然减少1次,但減少的是最基本的串連动作,而增加的是難度更大的團身前空翻1.25周。因此,這種高級形態的連接形式將會逐漸增多。我國運動員大多還處於第1種形式,而且完成的穩定性較差。例如,楊威在第36屆世界體操錦標賽决賽中,就是由於這串技巧動作出錯而名落孫山;至雅典奥運會的資格賽,我國竟沒有一人進入單項決賽。所以,提高中串技巧動作的難度和质量,是我國男隊增強自由體操竞爭實力的重要環節。
  從表3雅典奧運會決賽來看,上述技巧串動作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直体後空翻轉體900°的技巧串僅占23.1%,而直體後空翻轉體540°的技巧串卻占到46.2%,與直體後空翻轉體900°比較,開始動作由D組降為C組,其串聯的優點是提高了动作連接的穩定性。它也有2種形式:第1種形式連接的動作與轉體900°第1種形式串聯相同,日本和美國运動員都采用了這種连接形式;第2種形式是前面增加了快速後空翻,直体後空翻轉體540°再連接直體前空翻轉體360°(德拉古雷斯庫)或360°+540°(謝菲爾特)。但從發展來看,新北京奧運周期體操規則中取消了B+B、B+C、C+B的合成升值,因此,前面增加快速後空翻已經沒有什麽實際意義,預計這種连接今後將會消失。同時,新規則还規定,3個空翻連接時,第3个空翻可以升值,但無连接加分。這就要求運動員必須提高串聯動作的轉體度數或翻轉周數,才能適應實施新規則比賽的需要。所以,後直转體900°——前直轉體360°——前直轉體540°或前團1.5周的技巧串将會再次受到運動員的青睞。
  表3 雅典奧運會高難技巧串動作的類型與分布一覽表     
     後直轉體900°    後直轉體540°        前直轉体
      前直(團) 前直   前直  前直 (快速)(快速) 360° 360° 540° 720°
      前团   前直   360° 360°前 前直  前直  前直  前直 後直 前直
      1.5周  360°、 前團  直540° 360° 360° 前團  前直 後直 前團
               1.5周         前直  1.5周 540° 720° 1.5周
                           540°
雅典奥運會  2    1    3    1    1   1   1   1   1   1  13
  小計      3            6              4       13
  %      23.1           46.2            30.8      100

  2.2.2 直體前空翻多度轉體技巧串有望進一步發展和提高
  这種技巧串動作盡管較少,36屆和37屆單項決赛中各有2次,但動作難度很高,大多構成E+D的串连動作。表現最突出的是羅馬尼亚的德拉古·雷斯庫,他多次表演了直體前空翻轉體720°直體前空翻直體前空翻轉體540°;匈牙利的盖爾完成了直體前空翻转體720°團身前空翻團身前空翻1.5周。在全能決賽中美國的蓋特森成功地表演了直體前空翻轉體360°直體前空翻團身前空翻1.5周;烏克蘭的佐組里亞最後的動作更難,即直體前空翻轉體360°直體前空翻團身前空翻2周,這裏需要指出的是,這類技巧串動作的難度價值雖然很高,但除了以團身前空翻1.5周來結束以外,以兩腳落地時動作的穩定性都較差,德拉古·雷斯庫總是因為这串技巧動作出錯,而影響自由体操比賽成績;特別是佐組裏亞以团身前空翻2周結束,更增加了落地的難度。因此,只有在不斷提高該類技巧串動作質量的基础上,才可能有更大的發展。從表3還可以看出,雅典奥運會決賽這種技巧串已增至30.7%,比世界體操錦標賽提高了近11%。由於結束姿勢的改進(2人次是前團1.5周,前直轉體540°和後直轉體720°各1人次),提高了完成動作的穩定性,均取得了較好的效果。此外,北京奧運周期新規則還把“後跳轉體180°團身前空翻2周”的動作難度提高至SE組,預計前空翻2周不管作為單個技巧動作,還是作為技巧串聯動作,都將會得到进一步發展。
    2.3 完成动作質量的發展趨勢
  悉尼奧運會後,世界各國運動員在35屆和36屆世界體操錦標賽中,主要的任務是根據個人的特點,選擇不同類型的動作及其連接形式组成整套動作,逐漸滿足、適應新規则的要求,還處於“試探性”階段。因此,失誤的情況比較多。而第37屆世界體操錦標賽和雅典奧運會是在整套動作基本“定型”的基礎上,主要是進行完成動作質量的較量。表4是36屆、37屆世界体操錦標賽和雅典奧運會自由体操單項決賽成績比較,從中可以看出以下幾個特點:
  表4 兩屆世界體操錦標賽和雅典奧運會自由體操決賽動作質量比較一覽表     
    第36屆世界体操錦標賽       第37屆世界體操錦標賽          雅典奧運會
名次 姓名(國籍)    起評  成績  姓名(國籍)    起評  成績  姓名(國籍)    起評  成績
1   德拉古·雷斯庫(羅)10.0  9.712 哈姆·保羅(美國) 10.0  9.762 謝菲爾特(加)   10.0  9.787
2   德費爾(西班牙)  10.0  9.700 約夫切夫(保)   10.0  9.762 德拉古·雷斯庫(羅)10.0  9.787
3   約夫切夫(保)   10.0  9.675 謝菲爾特(加)   10.0  9.737 約夫切夫(保)   10.0  9.775
4   哈姆·保羅(美國) 10.0  9.625 德拉古·雷斯庫(羅)10.0  9.662 德費爾(西)    10.0  9.712
5   海波利托(巴西)  10.0  9.575 海波利托(巴西)  10.0  9.662 哈姆·保羅(美)  10.0  9.712
6   蘇希(羅)     10.0  9.562 維羅夫(拉)    10.0  9.612 中野大輔(日)   10.0  9.712
7   羅曼(烏克蘭)   10.0  9.562 蓋爾(匈牙利)   9.9   9.487 米天功(日)    10.0  9.662
8   楊威(中国)    9.6   8.550 黃叔維(馬)    9.9   9.475 摩根·保羅(美)  10.0  9.650
       9.950  9.475           9.975  9.645           10.0  9.725
S             0.132  0.362           0.043  0.107            0   0.050
  2.3.1 整套動作的難度(起評分)逐漸增加
  從表4中可看出,整套動作的人均起評分兩屆世界體操錦標賽僅差0.025分,與雅典奧運會最多只差0.05分,沒有顯著性差異(P>0.05)。只是3次世界大賽的標準差逐漸降低,表明運動员的現場發揮越來越穩定。第36屆世界體操錦标賽由於我國的楊威动作失誤而使起評分降至9.6分,影響了整體的起評分。如果楊威不失誤的話,兩屆世錦赛的起評分將非常接近。从這個角度來看,也說明從36屆到37屆世界體操錦標賽運動員整套动作的結構,包括動作的難度及其连接形式等,都已基本定型。而到雅典奧運會都進入了成熟期,運動员只是進行較小的調整,並全部穩定地發揮出個人的水平,而沒有出現較大的失误,使起評分全部達到10分,這是近幾年世界大賽中自由体操決賽成功率最高的一次。
  2.3.2 完成整套動作的質量明顯提高
  在整套動作起评分基本相同的條件下,從第36屆世界體操錦標賽至雅典奧運會,運動员的最後人均成績明顯提高:從9.475分——9.645分——9.725分,36屆世界體操錦標賽比雅典奧運会少0.25分之多,兩者之间有顯著性差異(P>0.05)。這表明從總體來看,37屆比36屆世界體操錦標赛完成動作的質量較高,36屆世界体操錦標賽有1人出現重大失误,僅得8.55分,而在37屆却沒有類似情況發生,最低分也是9.475分;而到雅典奥運會時,同樣名次運動員的得分,全部超過前兩屆世界體操錦標賽。特別是獲得獎牌的運動员,其表演更是達到了賞心悦目的程度。例如,獲得自由體操冠軍的加拿大運動員謝菲尔特,不僅開場、中間和结束3串大跟頭姿勢優美、落地穩定,就連為滿足規則要求的一些小動作,也做得盡善盡美,給人以美的享受,征服了所有的裁判和觀众,最後贏得金牌當之無愧。因此可以認為,雅典奧運會运動員整套動作已完全成熟,只是還存在一些小的瑕疵,需要今後繼續完善和提高。
  2.3.3 技巧串動作的落地穩定性尚待提高
  自由體操是很難獲得高分的一個比賽项目。這是因為規則規定:“每個技巧動作或技巧串必须是以一個明顯的有控制的落地為結束。”其他體操項目都只有1次(跳馬決賽只有2次)下法結束整套動作,而自由體操整套動作必須包括至少3~4个高難度的技巧和技巧串动作,要想圓滿達到規則要求是相當困難的。因此,從某种意義上說,自由體操決賽近似于跳馬決賽,有以“落地穩定性”決定勝負的特點。美國的哈姆·保羅所以能夠獲得第37屆世界體操錦标賽自由體操金牌,主要贏在落地穩定性上;特別是在全能決赛中,除了開場串有一小動之外,其余動作全部成功,使他最終戰勝我國的楊威而獲得男子全能冠军。但在雅典奧運會自由體操決賽中,哈姆·保羅和摩根·保羅孪生兄弟,主要是由於落地穩定性較差,只能排在第5和第8名;同样,亞洲也有兩名日本運動員進入決赛,其中米天功資格賽排名第4位,決賽時也因為落地的瑕疵,最終落至倒数第2名。為此,中國體操隊領队葉振南先生表示,中國隊要把落地穩定性作為一個“單項”來訓练,務求抓出成效。

      3 結論

  通过對雅典奧運會及其之前所舉行的2屆世界體操锦標賽進行縱向考察分析表明,世界级運動員自由體操整套動作的結構已基本定型;单個技巧動作的難度並沒有變化,似乎有“停滞”的感覺,動作類型以SE或合成SE組的直體後旋或直體後旋回籠等為主;技巧串的動作難度穩步提高,尤其是以直体後空翻轉體900°作為開始,連接前空翻及其轉體的高難度連接動作,已經成為運動員選用的主體,直體前空翻多度轉體的技巧串和團身前空翻2周,也有較大的發展空間;在整套動作起評分相同的條件下,提高完成動作的质量,尤其是技巧和技巧串落地的穩定性,是獲得優異成績的關鍵。各國運動員将會根據北京奧運周期體操規则的修改,對各自的整套动作進行更新和改進,以適應未來比赛的需要。我國在自由體操整套動作的結構和完成質量等方面,都與世界水平拉開了一定的差距,需要全方位思考,改進訓練工作,爭取在北京奧運會上再創辉煌。

參考文獻


  [1]龔明.第36屆世錦賽男子自由體操比賽評述[J].成都體育學院學報,2003,29(2):46-48.
  [2]徐征,高鵬.中國隊知恥而後勇—體操世錦賽綜述之四[C].新華網,2002,11,25.
  [3]李柳.從34屆世界體操錦標賽看自由體操發展的趨勢[J].武漢體育學院學报,2000,34(5).
  [4]周雲濤.關於世界男子自由體操的發展與比較研究[J].體育學刊,2003,23(1):78-90.
  [5]李思民.世界男子競技體操運動的發展现狀與對策[J].天津體育學院學報,2000,15(2):42-45.
  [6]李柳.从天津世錦賽看各國體操的實力[J].中國體育科技,2000,36(增刊):56-58.
  [7]劉衛.中外優秀男子體操運动員全能成績的結構特征[J].天津體育學院學報,1999,14(3):74-76.
  [8]王文生.競技性體操運動訓練時間理論的構建[J].體育科學,2000,20(3):25-30.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新奧運周期世界男子自由體操發展趨勢的研究》其它版本

職業教育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