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覺運動技能訓練的國外研究進展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職業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
上傳時間:2008/7/27 9:34:00

在過去的十几年中,運動科學家們已經對知覺决策過程中優秀運動員的優勢特征进行了廣泛的研究,尤其探討了優秀運動員在自身項目上的優異表現,即優秀運動員對對手采取的动作以及他們可能做出的選擇可能性有著较好的把握。熟練者優異的技能和對動作的較好知覺與預判能力可以作為樣板而被初學者習得嗎?是否存在某种可能的訓練方法可以用以提高運動员知覺運動技能水平?熟練者的優越的專項知識是否能夠作為抽象圖式或作為多種活動分配方式以加工單位或自然網絡形式而儲存於記憶中呢?很明顯,直覺上研究專項知覺運動技能具有吸引力,這不僅是了解運動中技能獲得的一個極重要的窗口,也有助于更好地認識和評價優秀運動員和初學者的本質區別。是否知覺運动技能水平可以用於优秀運動員的辨別,這些技能或能力可以通過訓練和練習而发展,從而為確定何種類型的練習對于促進專項知覺技能的发展可能是最有效的提供了基本原则,這對於運動與鍛煉研究者、教練员和運動參加者進行訓練、測验和優秀運動員的辨別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對專項知覺技能的研究現在已經成為運動和鍛煉科學的一個活躍領域,這可以通過這一領域不斷增長的科學研究而得以證實。[1] 但國內关於這一問題的研究较少,雖然實踐中教练員也認識到這種能力的重要性、但苦於認識的不足和方法的限制,大部分教练員忽視了對這一技能的訓練與發展。為此,本文擬從構成知覺運動技能的重要因素視角,對這一領域的研究現狀和未來發展進行簡要綜述,以期為有關研究者和訓練者提供參考。

      1 知觉運動技能訓練的興起與发展

  早在19世紀,國外就有學者描述了健忘癥病人的技能學習问題,而對其進行系統研究始於20世紀60年代。[2] 最早開展知覺運動訓練研究的是Haskins,用於發展網球運動員的反應認知训練。她發現幾個訓练期之後,被試對網球發球的方向判断反應時降低了。[3] 在Haskins的基礎上,Day發現10周的知覺訓练之後,被試對網球落地位置的判断準確性提高了。Burrughs指出,[4] 基於錄像的知覺訓練之後棒球手的預期操作水平有所提高。以上這些早期的研究開啟了知覺運動技能訓練的先河。
  進入20世纪90年代以來,對知觉運動技能的研究進入一个相對繁榮時期。Christina試圖用錄像訓練足球隊員的反應選擇準確性。Abernethy分別對羽毛球、網球和壁球的知覺判斷進行了系列研究,[5] 他發現進行預期與知識訓練相結合的網球運动員,其預期操作水平比對照組好。Singer用知覺訓練和具體提示知覺線索相結合方法對運動员進行訓練,[6] 結果知覺訓練組對羽毛球發球的反應決策明顯變快且準確性提高。Williams、David及其同事們先後對足球罰球動作的判斷與預期能力進行了系列性研究,[7~8] 為提高守門員知覺判斷能力提出了許多建設性意见。可見,對知覺運動技能訓練的研究雖然歷時不長,但研究的範圍之大和研究者的興起之高都大大超出了其他一些傳統領域。毫無疑問,知覺運動技能的訓練正在成為技能学習領域的研究熱點之一。

      2 知覺運動技能的研究

    2.1 影響知覺運動能力的視覺硬件
  研究知覺運動,人們幾乎本能地會提出:是否可以通过對有關知覺硬件的訓練與改造如動靜態視敏度、深度知覺、視覺肌肉平衡感、顏色視覺和外周視區等,指导和設計練習。
  在過去的十幾年中,运動驗光師紛紛本著以提高視覺功能來提高運動操作水平的理念,开出多種視覺訓練處方,這些帶有商业性的處方,其有效性主要依據3种假設:即熟練操作者比初學者表現出更優異的視覺能力,可以通過相關的训練提高,視覺功能的提高可以促進運動操作的提高。雖然這些計劃直觀上很有市場,并且有幾個研究也證明了視覺能力與運動操作之間在部分變量上的相關性,從而指出通過訓練可以提高视覺能力。但與此相反的大多數研究結果使得視覺訓練很難推廣到實際運動情境中。Wood運用標准的驗光測驗對網球情境進行了研究,[9] 結果表明,雖然隨著訓練的持續,視觉和運動操作的變化是明顯的,但視覺訓練組的提高並不比控制組高。說明此提高現象是由於測驗條件的熟練性引起的,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幹預效果。Abernethy對優秀射擊運動員的視觉特征測試表明,熟練者只要具有一般的基本視覺特征就足够了,並不需要較高的視覺能力,即那些試圖通過超常視覺能力訓練來提高射擊水平的企圖可能會落空。在隨後的研究中,Abernethy認為,[10] 雖然在有些視覺、知覺和運動技能測驗中也发現了一些重要的前後差異,但沒有达到組間顯著性差異。
  總之,大多數研究均未能證明視覺硬件訓練對提高知覺能力的有效性,除了产生測驗熟練性外幾乎不能促進视覺和運動操作能力的提高。这一研究領域的共同性結論是:与初學者相比,熟練者總體并不具有優異的視覺能力。正如研究者所說,不可能有單個的眼動參數可以恰當而準確地解釋熟練者与初學者間知覺運動技能水平的顯著性差異。因此,對试圖通過視覺能力訓練以及其他一些相關服務來提高知覺運動能力的观念應持謹慎態度。
    2.2 編碼與回憶
  由於缺乏證據支持視覺系統的各種物理和視光特性與专項技能間的相關性,導致研究者轉而試圖探究知覺運動技能是否依賴於運動員在實踐中獲得的專門知識或“軟件”?这些知覺因素包括運動員恰當運用視覺尋求策略的能力、加工現場文脈線索的能力和對一種具體情境中会發生什麽的預期能力等。
  對運動情境的編碼與回憶能力差異可能是運動員間技能水平差異的重要原因之一。Chase研究指出,熟練者比初學者能更好地認知和回憶比賽的組織方式,因為專項知識使運動員積累的知覺信息更多而富有意義。可以使運動員在認知开始時對出現的動作特征有較好的預期。有人以認知模式研究了運動員的編碼與回憶能力差異,[11] 熟練者對以前見過的信息回忆明顯要好,但對新內容的回憶績效與初學者并無差異。Starks等以有組織的和无組織的比賽情境錄像,考查了曲棍球運動員的回憶績效,结果運動員對有組織的素材回憶好,熟練者的回憶績效也好于初學者。Williams運用再认的方式檢驗了熟練者是否可以更有效地編碼和回憶記憶中的專項運動信息,[12] 結果也證明了熟練者和初學者足球運動員這種能力的顯著性差異。說明優秀運動員對專項技能信息的編碼更為深刻而具有概括水平,因而促進了對以前熟悉動作的认知。[13] 熟練者較好的回憶績效可能是由其相應的專項知識引起的,它可以更快而有效地以組塊方式從記憶中提取相應知識。这種回憶測驗似乎是預期績效的最有效的鑒別因素。[14] 他們能更有效地认知到對手所使用的主要進攻和防守方式,隨之能更早地知覺到比賽的發展方式。就現有的研究成果而言,可以有足夠的理由认為,熟練者比初學者有著更好的專項知識編碼與記忆能力。
  2.3 重要信息線索的利用
  預期線索的利用是指運動员根據對手姿勢和身體方面所表現出的信息,准確預測隨後動作的能力。基於有限的先前信息來預测對手動作的能力是極為重要的,也是區別不同水平運動員的重要標志,因為操作者做動作的時間是有限的,尤其快速的球類項目更是如此。Tyldesley等記录了受試者在觀看比賽時的眼動信息,[15] 熟練者的績效明顯要比初學者好,觀察行為更趨建設性和一致性,支持了這些信息在預期罰球方向方面的重要性。Abernetthy對羽毛球和壁球的研究表明,在動作的開始階段,熟練者對回球的方向和力量的預測更為準確,能獲取更多的預前線索,而初學者則沒有能力充分運用所註視到的情境信息。此外,Buckolz研究發現,[16] 中等水平網球運動員對擊球的預測績效比熟練者差,雖然初學者也知道應該尋求什麽線索,但主要原因是他們在現場情境中不能有效地觉察這些線索。
  在Williams的研究中,熟練者和初學者觀看的是足球運动員不同的罰球動作錄像,結果兩者在動作剛開始時即進行掩蔽的條件下(傳出的信息量很少),在線索利用上表現出显著的績效差異,並且預测的準確性(38.6%)也要大大高於隨機水平(25%),這說明在罰球之前运動員就能夠有效地利用可能的信息。McMorris也證明足球運動員在動作剛開始時即進行掩蔽的條件下进行知覺判斷,熟練者對罰球的方向預期判斷比猜測更準确,也比初學者的反應速度快。[17] Davids對羽毛球的研究表明,[18] 通過强調重要線索可以提高知覺訓練的效能,從認知理論角度看,知覺訓練有助於內在表征知識的發展,而從生態學方面理解,这種訓練在羽毛球情境的外部視觉結構上,有助於運动員更好地形成穩定知覺。Williams的研究也支持了運動員在利用預期線索方面的差異性。現在,利用錄像的時間掩蔽技術已經成為此類研究最為流行的方法,并開始被運用於初學者運動員的訓練中。

转貼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2.4 视覺尋求策略
  快速的球類運動中要進行有效的预期,運動員必須將註意適時地關註于最重要的信息上,也就是說,知道何時去看以及看什麽;這是熟練者的重要特征。視覺尋求策略是指操作者注意視線的選擇和切換方式,從而可以基於這些相關信息而做出正確決定。精密的眼動記錄技術已經被用於研究運動員的视覺尋求策略研究中,它可以便于我們了解眼睛是如何運動以及了解操作者的註視範圍等。
  Tyldesley等記錄了被試在觀看踢球時的快速眼動信息,[15] 數據分析表明,熟練者的觀察行為比初學者更趨有用性和穩定性,第一眼註視于臀部的比率高達60%,而註視於腿、腳和球的比率僅為30%,其次是註意於肩部位置。尋求策略始于身體的下部,逐步移向上體。Helsen等在模擬情況下也對尋求方式進行了研究,[19] 發現優秀足球運動员表現出更為一致的寻求策略,並很少有長時間的註視行为,更多地在所呈獻的信息間頻繁轉換,從而能熟練地預期到未來的行動。熟練者在啟動時間、觸球时間和總反應時上明顯比初學者短,並且決策更為準確。這种差異可能與熟練者較為精細的意识有關,也可能與防守者對策略角色的職業理解有关。熟練者可以在傳球之前或傳球的同時做出選擇反應,而初學者只能在看到球飛行之后才可做出反應。
  視覺尋求數據表明,初學者過於頻繁地註視於球體和傳球運動员,而熟練者采用一種更廣泛的策略,對現場許多區域采取短時的註意方式,比較關註無球隊員的跑動和位置。熟練的防守、運動員比进攻者表現出較高的尋求比率(短時間內多次數)。所以從理論角度说,由於熟練者信息加工負荷較少(註意時間),或因為他們較好的组塊技能對產生一種理性的現場知覺表征不需要過多的感覺投入,應該具有較低的尋求比率。造成熟練者這種較高的寻求比率可能是因為在比賽防守情境中,來自對手的時間壓力比進攻情境小些,這樣他們可以有較多的時間來對現場進行理解性分析。這種來回不停地觀察球所呈献的信息區域策略,如球的位置、與踢球標誌如罰球區边線相比自己的位置、主要進攻隊员的運動和同伴的位置等,比僅僅註視於球或持球運動員要有利得多。這種廣泛性的尋求策略保證了防守者能夠註意到更多的信息資源。此外,Williams研究還發現,雖然在中央視覺的利用上不同水平運動員間无顯著性差異,但熟練者可以從外周視覺所呈獻的信息中獲得更多信息。總之,雖然通過視觉尋求策略的差異分析並不完全能解釋熟練者的优異知覺運動技能,但它可以提示我們,指導学習者註意於所呈獻的重要特征会提高操作績效。
    2.5 期望與預期
  運動行為研究者已經对熟練者的優異預期能力進行了廣泛的研究。熟練者對對手采取的可能动作以及對自己做出的選擇可能性有着較好的把握,對先前信息的預期或准確而快速反應的能力較強。
  Cohen早在20世紀60年代就研究了足球運動中期望的作用。[20] Alain對網球運動的研究表明,[21] 熟練者可以根據他們的經驗,把這種主观預期可能性運用到某一情境中可能发生的事件上。Alain以此方法又對壁球、羽毛球和乒乓球項目的预期進行了研究。結果表明:防守隊員主觀上歸因於一个動作的概率越高,這個预期動作出現的可能性就越大。在比賽情境中,運動員首先对動作可能發生的概率進行評估,然後運用這個評价結果,以使其後的进攻或防守行為績效達到最大,并且發現,一旦熟練者預期成功的可能性超過70%,通常會采用這種預期反應。運動員的預期動作還受到自我期望的重要影響,期望的结果可能會對預判起著潛在的導向作用。
  此外,熟練者可以利用他们的知識來剔除一些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件,從而提高了剩余事件發生的概率。有研究者發現,[22] 熟練者能夠較好地利用球的預飛行線索,对對手的擊球的方向和力量能夠進行較好的預測。羽毛球項目中也有類似現象,針對性训練之後預期能力提高。有人還研究了不同技能類型的預期訓練问題,研究指出,雖然在開放性的技能學習中發展知覺運动技能比在閉合性的項目中要困難得多,但證明仍然是可行的。在開放性的項目中要通過訓練來提高运動員的預期水平,指導與訓练的目標可能只能強調一般的規則和相互關系,而不是发展具體的機能聯系。
  很明顯預期的效能幾乎是不言而喻的,尤其對於快速球類這些高策略性運動項目而言,是區分熟練者與初學者的一個具有辨別性的操作因素。現在,最流行的預期訓練的方法就是知覺訓練。

      3 未來知覺運動技能訓練需要解決的問題

    3.1 專項知覺能力训練的頻率問題
  與其他知覺學習相比,知覺運動的学習特別慢,並隨著觀察時間的缩短技能獲取速度變慢。[23] 但已有研究指出,60min的訓練期之後预期能力有顯著提高,還有報道90min、4周、6周幹預後知覺能力皆有顯著性差異。說明研究者仍未能驗證:如何能夠更好地建構專項情境中的知覺訓練問題,訓練的量和頻率是否有一個最佳閾值目前仍不清楚。
    3.2 專項知覺能力訓練的发展階段特征
  專項知覺訓練在人生的不同時期或在運動生涯的不同階段是否会有變化,目前仍不得而知。根據發展心理學的觀點,知覺理應是在不斷發展變化的,但由於受多種因素的影響,目前還很難提供一個关於運動知覺發展的確切時间表。
    3.3 知覺能力的遺傳與訓练
  雖然我們可以推測運動知覺主要是由後天形成的,但這並不能排除這樣的事實:即有一类人可能天生就是知觉型的。與通過有目的的练習和指導獲得的知覺運動技能相比,遺傳性的知覺運动技能占多大的比率?如何運用知覺運動技能測驗來识別與覺察運動員的潛能,至今仍未得到解決,而這種測驗在潛能覺察方面可能有著重要價值。
    3.4 知覺能力發展的跨文化研究
  跨文化影響也是個不可忽視的情境性因素。有研究表明,歐裔南非兒童與黑人學生在對圖形的解釋方面存在明顯的深度知覺能力差異。这種知覺反應存在生態學和文化的影響,不同的環境對人有不同的習得趨向。在沒有得到充分論證之前,我們还不能完全忽視這種情境性运動知覺能力差異性問題,目前还沒有給出生態學和文化因素對知覺運動技能發展影響的實证性解釋。
 3.5 知覺運動技能訓練的学習模式
  人能夠按照兩種本質不同的模式來進行學習,一種是人們所熟悉的外顯學習,另一種是内隱學習。在我們對外顯學習模式習以為常之際,有人發现許多知識可能是由内隱獲得的,尤其是知覺運動技能的學習更傾向於內隱性,不適的外顯學習可能會阻礙知覺能力的內隐學習過程,從而導致學習速度的減慢。現在還不太清楚在知覺訓練過程中,外顯學習與內隱学習的相對作用及其在實際訓練中的運用規則。
    3.6 知覺運動技能訓練的績效與遷移問題
  毋庸置疑,初學者从對手的動作中可獲得的信息量是限制其績效的重要因素。這種能力是否可以通過訓練獲得也只局限於幾個簡單技能的研究中,仍需進行與情境相結合的擴展性研究。雖然優秀運動員的優异知覺能力可以用於初學者的知覺訓練中以提高操作績效,但如何證實提高的運動知覺能力對實際技能操作的遷移作用,目前这一研究的方法學問題制約了它的實際運用。

參考文獻


  [1]Williams, A.M.Implication for talent identification and development[J].Journal of Sports Sciences, 2000, (18): 737~750.
  [2]Tranel D, & Damasio AR.Sensorimotor skill learning in amnesia: Additional evidence for the neural basis of nondeclarative memory[J].Learning & Memory, 1994, (1): 165~179.
  [3]Haskins, M, J.Development of a response-recognition training film in tennis[J].Perceptual and Motor Skill, 1965, (21): 207~211.
  [4]Burroughs, W.A.Visual simulation training of baseball batters[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port Psychology, 1984, (15): 117~126.
  [5]Abernethy, B.Expertise and the Perception of kinematic and situational probability information[J].Perception, 2001, (30): 233~252.
  [6]Singer, R.N., et al.Training mental quickness in beginning/intermediate tennis players[J].The Sports Psychology, 1994, (8): 305~318.
  [7]Williams, A.M., & Davids, K.Declarative knowledge in sport: a byproduct of experience of a characteristic of expertise? [J].Journal of Sport and Exercise Psychology, 1995, 17(3): 259~275.
  [8]Ward, P., & Williams, A.M.Perceptual and Cognitive Skill Development in Soccer: The Multidimensional Nature of Expert Performance[J].Journal of Sport and Exercise Psychology, 2003, (25): 93~111.
  [9]Wood, J.M., & Abernethy, B.An assessment of the efficacy of sports vision training programs[J].Optometry and Vision Science, 1997, 74, (8): 646~659.
  [10]Abernethy, B.Can anticipatory skill be learned through implicit video-based perceptual training? [J].Journal of Sport Science, 2002, (20): 471~485.
  [11]Charness, N.Memory for chess positions: Resistance to interference[J].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Human Learning and Memory, 1976, (2), 641~653.
  [12]Williams, A.M.& Burwitz, L.Advance cue utilization in soccer[M].London: E.& F.N.Spon, 1993: 239~244.
  [13]Erisson, K.A.The role of deliberate practice in the acquisition of expert performance[J].Psychological Review, 1993, (100): 363~406.
  [14]Williams A.M.et al.Training perceptual skill in sport [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port Psychology, 1999, (30): 194~220.
  [15]Tyldesley, D.A., et al.Skill level and eye movement patterns in a sport orientated reaction time task[M].Cologne: Hoffman, 1982: 290~296.
  [16]Buckolz, E., & Prapavessis, H.Advance cues and their use in predicting tennis passing shots[J].Canadian Journal of Sport Science, 1988, 13, (1): 20~30.
  [17]McMorris, T., & Hauxwell, B.Improving anticipation of soccer goalkeepers using video observation[M].London: E & FN, 1997: 290~294.
  [18]Tayler, M.A., & Davids, K.Coaching perceptual strategy in badminton[J].Journal of Sports Science, 1994, (12): 213.
  [19]Helsen, W.& Pauwels.A cobnitive approach to visual search in sport[M].London: Taylor and Fancis, 1992: 177~184.
  [20]Cohen, J.& Dearnaley, E.J.Skill and judgement of footballers in attempting to score goals[J].British Journal of Psychology, 1962, (53), 71~88.
  [21]Alain, C.& Proteeau, L.Decision making in sport[M].Champaign, IL: Human Kinetics, 1980: 465~477.
  [22]Goulet, C., et al.Expertise differences in preparing to return a tennis serve: a visual information processing approach[J].Journal of Sport and Exercise Psychology, 1989, (11): 382~398.
  [23]Karni Avi, Tanne D, Rubenstein B S, Askenasy J, & Sagi D.Dependence on TEM Sleep of Overnight Improvement of a Perceptual Skill[J].Science, 1994, 2, (65): 679~682.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知覺運動技能訓練的國外研究進展》其它版本

職業教育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