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析政府主導下的高職教育政校企聯動機制探究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職業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黃耀五 李勛華
上傳時間:2012/8/13 10:51:00

  論文摘要:當前我國高职教育校企合作還沒有真正建立起教育與產業對話協作的良性機制,政府應該發揮主導作用,借鑒國外職業教育的經驗,建立政校企聯動的篩選機制、激勵机制、保障機制和評价機制,促進職業教育校企合作的深入開展。
  論文關鍵詞:政府主導;職業教育;政校企聯動;人才培養   
  
  當前我國經濟增长方式逐漸由粗放型向集約型轉變,經濟發展對高端技能型人才的要求越來越高,大力發展有特色的高等職業技術教育已成為經濟社會發展的迫切需要。在職業教育備受全社會關註的今天,職業技術院校与社會的關系日益密切,其中與企業(行業)的結合正成為技能型人才培養的一種有效模式,職業教育院校與企業的這種關系直接表現為校企合作。校企合作是教育與生產實際相結合的產物,是加强高端技能型人才培養的一項根本措施。然而,從現實情况來看我國高職教育校企合作還沒有真正建立起教育與產業對話協作的良性機制,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人才培養的質量。職業教育校企合作的發展除了院校和企業雙方努力外,還需要發揮政府的主導作用。基於此,本文旨在探析基於政府主導下的高职教育政校企聯動機制,以期更好地促進校企合作深入發展。
  一、職業教育校企合作面臨的困境
  (一)觀念滯後的困境
  受傳統教育觀念的影響,目前在社會意識形態中,職業教育被相當一部分群体視為窮人的教育。職業教育的弱勢地位嚴重影響了職業教育的發展。在校企合作方面,相當一部分企業存在認識上的偏差,認為没有必要進行校企合作,高職院校畢業生很多,不愁招不到新員工;還有部分企業甚至把校企合作视為額外負擔。全國教育科学國家重點課題“專業技术教育與中國制造業發展研究”對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情況進行調研,調查數據表明,企業為學校提供兼职教師和教育經費“願意”程度不高,表示非常願意的僅為7.3%。此外,一些國有大型企業重普教輕職教,重學歷輕技能,建立了“學歷導向”的用人評價機制,使得一部分企業不願參與校企合作。
  (二)機制不健全的困境
  職業院校和企業是兩種性質完全不同的社會單元,二者的職責、目标、利益追求、活動方式、運行機制等存在很大的差異。在市場經濟的條件下,要實現校企深度合作,需要從根本上建立利益雙贏的機制。當前企業和学校之間並不存在責權關系,而在合作中卻存在相應的費用和風險,因此,從理性經濟人的角度來看,校企合作缺乏持久的推動力。當前职業教育校企合作表現為低层次上的一種合作關系,如企業被動接受職業院校學生专業認知或頂崗實習,被動接受教師掛職鍛煉等,而沒有真正参與到高職院校專業建設、課程設置、人才培養方案的制定、校企合作教材的編寫等工作中去,“走過場”的現象比較普遍。
  (三)政策法規缺位的困境
  職业院校校企合作的深入發展,除了學校和企業雙方共同努力之外,離不開政府的法律法規、政策保障。《国務院關於大力發展職業教育的決定》指出:“各級政府要加強對職業教育發展規劃、資源配置、條件保障、政策措施的統籌管理,為職業教育提供強有力的公共服務和良好的發展環境。”可見校企合作不僅需要學校、企業和行業的参與,還需要政府的行為。但实際情況不夠理想,由於缺少政策法規的支撐,校企合作一頭熱一頭冷,對企业而言,參與校企合作既不能獲得稅收優惠或資金支持,又難以通過合作在短時間內改善其經濟和社會效益,企業對校企合作內在需求不足。作為公共組織的政府缺乏政策法规上的引導、扶持、支持和激励,校企合作缺乏持久動力。
  二、國外校企合作的經驗借鑒
  職業教育發達的國家都十分重視校企合作,在校企合作方面都非常註重發揮政府的主導作用,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特征明顯,既建立了政校企合作的聯動機制,又促進了职業教育校企合作向深層次发展。
  (一)美國“综合教育集團”模式
  上世紀90年代以來,美國政府推出了“技術準備计劃”。政府推行這項計劃旨在有效加強校企合作,充分發挥政府、職業學院與企業中有利於培養高素質技能型人才的生產要素,實現就業、升學、終身發展和提高技術水平等多個目標。為實施这項計劃,美國政府運用多元杠桿,發揮統籌组織職能,制定了《國防教育法》、《高等教育法》、《國家科技政策、組織和重點法》等一系列法規,成立了“綜合教育集團”,協調各方利益,搭建合作平臺。“綜合教育集團”的核心運行理念為:一是發揮政府引導作用,職業學院、社區大學、各類學徒制組織、綜合中學以及私立技術教育機構聯合簽订實施技術準備計劃的協議;二是積極動員企業參與,加强集團內教育機構與企業的合作,實施工作本位的学習,解決學生動手能力問题;三是加強職業學校教師與企業的合作和对話,共同開發課程。在技術準备計劃的指導下,美國各类教育集團加強了和產業界的聯合辦學,包括教學材料、专業設置、項目改進、結果評估等,取得了良好效果。
  (二)德國“跨企業培訓中心”模式
  德國是世界上高職教育比較發達的國家,在政府的主導下,職業教育的“雙元制”模式為德國培養了大量操作能力強、技術水平高的工人。這種“雙元制”職教模式是校企緊密結合的一種表現形式,學生在職業學院(校)和企业這兩個“二元主體”中分別學习基礎理論和實踐技能;學校和企業共同決定課程設置、實验安排、實習實訓、考核評定等內容;政府設立“產業合作委員會”監督校企合作,法律規定企業接受學生實習可免交部分稅收。德國“雙元制”模式為德國工業技術水平的提高作出了重大貢獻。
  從上世紀70年代以來,由於職業分工越來越細,技術工種間的差別越來越大,中小企業因其規模、培訓成本、培訓能力、培訓工種等方面條件的局限,無力提供多樣化的職業項目培訓,在此背景下,德国聯邦政府、州政府、社會中介組織、中小企業通過法律合同成立“跨企業培訓中心”,該中心屬於民辦非盈利聯合機構,得到了政府專款資助,是跨行業、跨企業、跨区域的職業培訓聯盟,是企業培训的重要補充,有效解決了企业培訓能力不足的問題。
  (三)澳大利亞“TAFE”模式
  上世紀90年代末,澳大利亞开始執行“新學徒制”,“新學徒制”主要是以技術與繼續教育學院(TAFE)為基礎,聯合社會各類主體共同參與,其目的是培養高技能型人才。隨着社會對人才的要求越来越高,TAFE具有集團化辦學的性質,政府、企業、職业學院(校)相互合作,組成了一個綜合性的職業技術與培訓機構。新學徒制規定,提供學徒培訓的雇主(職業培训機構)與學徒(企業)之間應簽訂培訓合同,同時培訓合同要在相關的州和地區的培訓局註冊,以作为政府資助的重要依據。政府按照市場運營機制,采用商業化撥款方式,即根據學徒的人數、課程的數量與培訓的質量撥付一定的款項,如果職業培訓機構培訓質量下降,政府就將減少或收回投資,鼓勵職業培訓機構的良性競爭。澳大利亞“TAFE”模式本質上通过政策杠桿、集團化辦學等方式發揮政府的激勵和引導作用,為校企合作搭建了平臺,促進了校企合作向深層次發展。目前TAFE已成为澳大利亞高等職業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澳大利亞各類高等專業技能型人才的“加工廠”。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總之,职業教育發達的國家都十分重視校企合作,並通過不同的形式促進校企合作向縱深層次開展。在校企合作方面,這些國家有一些共同的特點:一是充分發揮了政府主導或引導的作用。重視政府作為公共組織的宏觀調控和服務功能。政府主動介入校企合作,通過多元杠杆加強統籌組織,如通過財政撥款、制定法規、資金資助、稅收優惠、政策扶持、激勵評價等多種手段,發揮主導或引導作用。二是適時組建職業教育集團或職業教育聯盟。在職業教育競爭非常激烈的情況下,發達國家政府通過資金扶助、政策引导,積極協調政府、企業、行業、职業學院(校)的利益,搭建合作平臺,構建了政校企合作聯動機制,使職業教育資源共享,優勢互補。總的看來,國外職業教育政校企合作的經驗值得我們借鑒。
  三、高職教育政校企聯動機制的構建
  當前高職教育校企合作不能孤立地進行,需要政府的主導和參與。学者黃光平指出:“政府應該扮演一個主導角色,把校企合作納入到自己的工作內容和职責範圍,並做好統一規劃”。錢正明認為政府要推動校企合作,並成為合作的推動者、利益的協調者、過程的監督者和成果的評價者。結合我國高職教育發展的實際情況,要实現教育與產業有效对接,在政府的主導下,需要建立政校企聯動的篩選機制、激勵機制、保障機制和評價機制。
  (一)政校企聯動的篩選機制
  職業院校和企業是兩种性質完全不同的社會單元,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校企合作不僅需要解決雙方利益機制的問題,還需要解決深度合作的問題,這就需要建立校企合作的篩選機制。以往一些職業學院校企合作由于缺乏篩選和制約機制,校企合作分散,合作深度不夠,合作成果有限,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人才培養的質量。而要解決這個問題,需要發挥政府的主導作用,建立政校企聯動的篩選機制。在政府主導下的校企合作,合作方式呈現塊状,即區域性的點對面的合作。政府作為公共组織對區域內某些行業的重点企業比較了解,可以根據職業學院的要求推薦合適的、比較知名的企業與職業院校進行合作。對於被篩選到的企业來講,與職業院校開展校企合作將會獲得政府某些優惠政策,從而比較重視校企合作。這樣職業院校與篩选過的企業合作,合作的深度會拓展,合作的成效會放大。當然,職业院校還需要制定一套科學可行的篩選標准,包括合作規模、專業對口、企業技術力量等方面的內容。
  (二)政校企聯動的激勵機制
  要實現职業教育校企深度合作,需要建立完善的激勵機制,充分調動学校和企業的積極性。政府應當根據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建立起政府引導扶持、企業和學校積極參與、行業協調的校企合作運行機制,要在政策上進行宣傳和引導,制定促進校企合作的法規和辦法,明確參與合作的企業獲得政府補助和優惠扶持性條款。如我國西部職教城所在地重慶永川區政府為更好推動校企合作,大力支持由重慶財經職業學院牽頭組建的重慶財貿職教集團。為打造“西部聲谷”,永川區政府將重慶财經職業學院確定為服務外包人才培養基地,在新專業申報、實訓基地建設、學生就業等方面給予學院務实的支持和幫助。同時政府還連续出臺了多項服務外包政策和人力資源保障方案,制定了校企合作優惠政策、服務外包基地補贴政策、院校補貼政策等,充分調動了學校和企業合作的积極性,推進了校企深度合作。
  (三)政校企聯動的保障機制
  為規避校企合作產生的諸多風險,充分調動職業學院(校)和企業的積极性,還需要建立政校企聯動的保障機制,從資金、政策、法規等方面促進校企合作深入开展。一是政府應設置校企合作发展專項資金。專項資金主要用於校企橫向課題的獎勵、實訓實習場所的投入、學生意外伤害保險的資助、優秀實習指導教師獎勵津貼、雙師型教師的培養、校企合作課程的開发等方面。二是政府統籌,制定学生在企業實習的安全保障政策,規定學生在企業實習過程中双方的職責和義務,督促和檢查雙方签訂安全保障的相關協議,並定期開展安全生產檢查。三是完善相關保險法規,建立社會性的安全保障機制。政府應深入調研,拓展工傷保險的覆蓋范圍,將實習生工傷保險納入到现有的保險法規或者參照工傷保险條例給予照顧。建立完善的保障機制,對於規避和分散企業與學校的合作風險具有重要作用。
  (四)政校企聯動的評價機制
  我國高職教育發展的時間比較短,校企合作還在不斷地探索与完善中。職業教育校企合作是高職院校培養高端技能型人才的重要途徑,校企合作的深度與否直接關系到職业院校人才培養的質量。目前我們尚缺乏專門的校企合作項目評價和驗收機構,评價效果不夠客觀科學,不利於校企合作的可持續發展。政府在校企合作中還應承擔評價者的角色,一是成立一個由政府、院校、企業、行業參加的專門從事職業教育校企合作的評估和驗收機構,制定科學的評价體系,對校企合作程序的規範性、專項資金的使用績效、產學研成果及其推廣效益、社會評價、校企合作中的安全生產等進行专項評價。二是政府根據評價結果,客觀公正地落實參与合作的企業應享有的優惠政策和相應的獎勵政策。建立完善的評價機制,保證合作的方向與合作的公平性,從而推動校企合作的深入發展。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職業教育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