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語文課堂的“隅反”藝術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職業教育論文
論文標簽:語文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蔣海
上傳時間:2013/2/4 10:04:00

  孔子曾經說過:“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這句話的意思是說,我舉出一個墻角,你們應該要能靈活地推想到另外三個墻角,如果不能的話,我也不會再教你們了。後來,大家把孔子的這段話概括成“舉一反三”這個成語。課堂上的“舉一反三”(或稱為“隅反”),是拓寬學生思路,增強學生思維能力的重要教育原則和教學方法。
  實踐證明,舉一反三,聯類而及,讓學生聞一知十,觸類旁通,確實是實施語文教學新理念的一條有效途徑。好的語文課堂教學,應重在開啟學生的智慧,培養學生的“隅反”能力。那麽,在語文課堂教學中怎樣培養學生的“隅反”能力呢?
  一、教學上的隅反,就是教會學生“以此及彼”
  葉聖陶說過:“語文教材無非是個例子,憑這個例子要使學生能夠舉一反三,練成閱讀和作文的熟練技巧;因此,教師就要朝著促使學生‘反三’這個目的精要地‘講’,務必啟發學生的能動性,引導他們盡可能自己去探索。”如在上《小橘燈》一課時,我要求學生緊緊扣住自然環境描寫起著“渲染氣氛,襯托人物”的作用,來分析“天色越發陰沈了”“濃霧裏迷茫的山景”“黑暗潮濕的山路”這些自然環境描寫的作用,通過師生共同分析得出答案:這些語句渲染了那種黑暗陰沈的環境氣氛,襯托出小姑娘勇敢樂觀的精神。在課後拓展閱讀練習《曼哈頓街頭夜景》時,我設計了這樣一道習題讓學生回答:“文章是怎樣描述曼哈頓街頭夜晚的繁華的?既然寫到‘繁華’,為什麽還要去寫一個孤獨的老人呢?”學生通過《小橘燈》的學習,自然得出:作者大肆描述高樓、街燈、汽車、櫥窗、宮殿、人行道等,都是為渲染曼哈頓街頭夜晚的繁華氣氛,寫這繁華又是為與街角的老人作對比,襯托出老人的孤獨淒涼。
  再如教學《魚我所欲也》這篇文章,在設計課堂延伸訓練這一環節時,我讓學生結合文章“舍生取義”的中心論點,以“義與利”為話題談談個人看法。同學們在課堂裏暢所欲言,許多同學講述了中華民族在大災大難面前愈挫愈勇,許多仁人誌士在生與死、義與利之間毅然抉擇,表現出了中華民族獨特的生命價值觀與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
  以上兩個例子都說明了用典型事例來引路、以此及彼可以起到挖渠引水、水到渠成的效果,在高效的課堂教學中提高學生的語文能力。
  二、教學上的隅反,就是教會學生“以斑窺豹”
  所謂“以斑窺豹”,就是以文中最能揭示主旨、升華意境、涵蓋(提示)內容的關鍵性詞句(也稱“文眼”)為突破口,來設計和實施閱讀教學,引領學生快速而準確地把握文意的一種語文教學方法。運用此法有兩個要領:一要善於準確抓住課文的“文眼”,二要能圍繞“文眼”設計出俯視全文、提綱挈領的主問題或問題鏈。如筆者在執教於漪老師的散文《往事依依》(蘇教版七年級上冊)時,在通讀課文後,不難發現該文的題目就是我們要抓的“文眼”。我便以此為突破口進行課文解讀。
  師:什麽時候的“往事”?“依依”是什麽意思?
  生(通過查看註釋、查閱資料很快就會明確):於漪老師是應河南《中學生閱讀》(初中版)編輯部的一再邀請,於七十高齡撰寫了《往事依依》的,該文最初刊登在《中學生閱讀》(初中版)1999年第7期的“追憶黃金時光”欄目上。也就是說所寫的這些“往事”是五六十年前的。“依依”指的是“縈繞胸懷,十分留戀”。
  師:查閱得很準確。“依依”一詞最早出現於《詩經·采薇》中:“昔我往矣,楊柳依依。”詩中的“依依”有“依戀”之意。這篇散文中的“依依”意思與此相近。
  師(拋出精心設計的一個主問題追問):五六十年前的“往事”為何會縈繞於老人的心頭,而且印象清晰呢?(然後組織學生分小組進行討論,小組代表發言……)
  教師這個“以斑窺豹”的問題設計,可以激發學生從多角度去思考,從多方面去回答,學生思考、回答的過程也是駕馭全文的過程。這個問題研究透了,學生也就駕馭了全文,自然就會領悟到於漪老師是在用言傳身教的形式表達她寫作本文的初衷:通過對幾件往事的回憶,告訴中學生“母語是文化的生命線”,從小要熱愛語文,多讀書,讀好書,明做人之理,進而教育其要熱愛大自然、熱愛生活、熱愛祖國。
  再如北京市特級教師李衛東在執教朱自清的《背影》時,以“背影”為突破口,以“《背影》何以成為經典,幾十年來一直受到讀者和教材編者的喜愛”為探究主線,引導學生快速朗讀,尋找描寫“背影”的語句;品味重點詞句,感受父親買橘的“背影”;探究文本細節,尋找“背影”成為經典之因;拓展家庭背景,引導學生和作者進行時空對話,感受作者當時的心境。聽課專家一致評價這節課真的是“太精彩了”。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由此可見,用“以斑窺豹”解讀課文是可行的。在這裏,雖然教師在授課中只提供了“一斑”,但在學生心目中,很快地被衍化成“全豹”了。這就是說,只要教師點得準,學生就能想得深。
  三、教學上的“隅反”,就是教會學生“以少總多”
  古人說“少則得,多則惑”。語文課堂教學,最忌處於白開水和溫吞水的狀態,最忌老師一講到底、平庸拖沓、平鋪直敘。它要求我們的語文課堂是緊湊、概括、集中的,一句話,要求像蜜糖那樣濃縮,像詩歌那樣凝練。我們知道,在課堂教學之前,學生對文本的理解絕不是零起點,而是已經具備了了解課文的條件。因而,在教學時間非常有限的前提下,教師須集中解決學生最困惑的問題。一篇課文絕不能面面俱到,而應有一個精確的切入點,聚焦一點,洞照全篇。
  以教學《最後一課》為例。《最後一課》的作者用藝術濃縮的手法選材,讓作品“以少總多”“因小見大”,用一堂法語課來概括一個法國社會。作者沒有直接寫普魯
士士兵如何踐踏法國河山,如何蹂躪法國人民,而是選擇了最能說明侵略本質的一點:消滅法蘭西文字!而這一主題又只是表現在一堂法文課上。教師授課,應采取的辦法就是以“凝練”的教學藝術教“凝練”的課文。因此,教師教《最後一課》,應在反復研討這篇文章之後,采用藝術上“縮龍成寸”的手法,“以少總多”,把需要精講的重點有選擇地放在小說的最後一節上。(從“我的朋友們啊”到文末一句:“散學了,——你們走吧。”)教師應從韓麥爾先生的最後“一句話”“一句板書”“一個手勢”入手,抓住“法語課”,狠敲“最後”這顆“釘子”,牽引出全文的人物和故事情節來。至於全文的人物和故事情節,不宜采用泛講的辦法,而應采用有表情地讀的辦法,一定會收到良好的教學效果。
  四、教學上的隅反,就是教會學生“以失求得”
  古人早就有“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名訓。同時攆兩只兔子一只也攆不上,只有下狠心舍棄一只,才有可能竭盡全力攆上另一只。可見,每篇課文和每節課要想讓學生確有收獲,貪多求全是不可取的,必須盡量刪削那些可有可無的內容,突出教學的重難點,這就是所謂的“要有所得,必有所失”。我們語文教師要認真鉆研課標、研讀教材,按照課標的要求,大膽地“失”掉那些“文本”裏次要的、表面的和非本質的東西,從而去蕪存菁,由表及裏,發掘並“得”到更為主要的、反映本質和規律的東西。概括起來說就是“重其所當重,輕其所當輕,取其所當取,棄其所當棄”。這也是人們常說的語文課堂上的突出重點、兼顧一般的做法。有人主張“一課一得,得得相連”,讓知識由點到面,由線成片。對此雖有見仁見智的異議,但筆者認為只要因文而異,確有收益,這種在實踐上的探索還是值得肯定的。教師在確定一篇課文的教學重點目標時,要關註年段目標,關註教材編寫意圖,同時還要關註課文特點。課文本身必須具備相關的特點,重點目標的確定才能成立。比如《白楊禮贊》一課,文中有不少句子語意雙關,句意含蓄。這是課文的特點所在,又是學習的難點所在,理所當然,“理解含義深刻的句子,並初步學習運用”就成為《白楊禮贊》的重點教學目標之一。
  再以《鄒忌諷齊王納諫》的教學為例,文章的重難點是“納諫”,而文章的生動之處卻在“比美”的地方。教師講課,不妨用“以讀代講”的方式略過“比美”的章節,讓前半部分“失”,讓後半部分“得”。而這種“失”,只是教學形式上的“失”,不是真“失”,因為前半部分的內容和語言既生動而又不費解,學生讀之有味,解之有得,教師不講,學生也是不會輕易放過這些引人入勝、發人深思的美妙章節的。
  總之,教師對“舉一反三”的引導藝術理解並不難,實施起來也不難,舉出詳細的教學實例來體現也不難。關鍵難在落實到學生身上,讓學生懂得並形成常態地去舉一反三,最後達成學習的最終目的。這就要靠我們語文教師在課堂上善於運用並讓學生下意識地進行一些自我舉例、“反三”的練習——這好比是教師借助某個點拋出一個“石子”,從而在學生的“水塘”裏激起四射而遠揚的陣陣漣漪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淺談語文課堂的“隅反”藝術》其它版本

職業教育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