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的教學案例分析

論文類別:教育學論文 > 職業教育論文
論文標簽:講話稿
論文作者: 未知請聯系更改
上傳時間:2013/2/4 9:38:00

不同類型(文體)的文本有著不同的解讀方式。這就決定了教學方式的不同。目前語文教學中存在的教學內容不適當、教學方法不對路等問題,與教師解讀文本時對文本體式的忽視有一定關系。
  文本解讀要解決的實際上是兩個問題:第一,這篇文章寫什麽,它體現的人文思想是什麽;第二,它是如何駕馭語言文字將這種人文思想表達出來的。具體地說,就是把握文章的語言、語脈、語境和語義。當然,這四者並不是截然獨立的。文本的體式不同,其文章的構成也就不同,散文講究“隱”,講演詞則要“顯”,同是贊頌馬克思(語義相近),拉法格的回憶錄與恩格斯的悼詞(文體不同),文章的語脈和語境大不相同,因而文本解讀的方式也大不一樣。
  《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是恩格斯在馬克思葬禮上的演講,無疑這是一篇悼詞,與一般講演詞相比,悼詞在表達內容和文本格式方面有著一些特殊的要求,但它畢竟是講演詞的一個分類。講演詞結構上一般由開題(開頭)、主體、結尾構成,是一種議論性、說理性的應用文體。正因為恩格斯的這個講演具有很強的議論性和說理性,所以長期被誤定為論說文。
  講演詞與論說文的區別是很大的:從語脈上看,論說類文體的中心是論證一種觀點,講求的是觀點的正確性,論證的嚴密性,換句話說,論說文要求鮮明的思想觀點、確鑿的事實材料、精練的文。表達,而它的感情因素可強可弱,甚至可有可無;而悼詞是向死者表示哀悼、緬懷與敬意的一切形式的悼念性文章,行文的語脈所表達的思想感情通常是“悲痛——頌揚——悼念”。從語境上看,論說文的敘事成分不具有獨立性,它僅作為論據依附於論點,對其進行說明論證,通常是緊扣論點,點到即止;悼詞是對死者一生事跡的緬懷和評價,事跡敘述的內容有相對獨立的地位,保持一定的量。
  對文本的體式、文體性質的認識誤差,給文本解讀埋下了誤讀隱患。把悼詞當做論說文對待,勢必無端地去尋找中心論點、分論點,其結果是,將對逝者的評價當成中心論點,將對逝者的追思和緬懷當做論據,於是又不得不無中生有地去歸納論證方法,真是南轅北轍!
  語脈,作為文章學的一個術語,說的是文章語言的脈絡,也就是文章的布局和條理。古人對語脈極為重視,陸遊《書嘆》詩雲:“論文有脈絡,千古著不誣。”元代劉壎《隱居通議·文章三》:“凡文章必有樞紐,有脈絡,開闔起伏,抑揚布置,自有一定之法。”我們解讀文章的過程就是把脈、品脈的過程,但又不能不認識到,不同文體性質的語脈,即文章的布局和條理是不盡相同的。
  《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作為悼詞,它的基本結構是“開頭——主體——結尾”的框架,這是悼詞的常式結構,然而它的語脈環環相因,絲絲入扣,常中有變,不入俗套,表現出作者駕馭語言的高超技巧。
  《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的主體部分是敘述馬克思的功績,而恩格斯行文的順序,也就是說語脈的貫穿,粗一看似乎不合常理,仔細揣摩,認真推敲,不禁拍案稱奇。例如悼詞的第二段,依據行文前後分別照應的慣例,結構上後文就該先講馬克思在革命實踐方面的貢獻,然後才講馬克思在歷史科學理論方面的貢獻,但悼文的後面行文與此恰恰相反,先例舉其理論貢獻,再表述其實踐成就。因為恩格斯在馬克思墓前是用英語講演的,我們姑且用英語原文比較一下。對於這篇悼詞的這一處理,有人解讀為先講馬克思的理論貢獻是為了突出悼詞開頭的“思想家”,看似有理,其實是概念混亂,將“思想家”(thinker)等同於“科學家”(the man of science),並且認為“革命家”(revolutionist)不是“思想家”,顯然,這不符合恩格斯關於這些概念的內涵和外延的界定(值得註意的是,譯文中“科學家”一詞,恩格斯在悼詞中使用的是短語the man of science,而不是單詞scientists。悼詞英語原文這一句是Such was the man of science,強調他“作為科學的人就是這樣的”,顯然是說明馬克思的科學研究,而不是說明身份)。也有人根據馬克思的墓誌銘“歷史上的哲學家總是千方百計以各種各樣的方式解釋世界,然而更重要的在於改造世界”來解讀,認為實踐更重要,但實踐是在理論指導下開展的,所以這樣行文。那麽,何不將“對於”兩個短語順序交換,全句變成“這個人的逝世,對於歷史科學,對於歐美戰鬥的無產階級,都是不可估量的損失”,這樣與後文呼應,豈不是更符合邏輯了?這種解讀,究其原因,還是按論說文的論證來理解文本的語脈,或者說是論證性的文章脈絡,使得文本解讀捉襟見肘,難以自圓其說。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從文章章法來分析,可以通過散見於全文的一系列特殊語句來把握它語脈的構成。悼文的段落之間,幾乎每個段落都有關聯性、承接性的語句,如:
  馬克思發現了人類歷史的發展規律……
  不僅如此……
  這些語句可以連綴成一條連貫的語脈——層層遞進。如果我們的解讀不是從論證中心論點出發,而是從一個共同戰鬥40余年的戰友緬懷逝者、向聽眾敘述他的偉大功績出發,這一切不是很容易理解了嗎?
  講演是一種社會活動,因而不可避免地要體現出這一活動的特征,如針對性、鼓動性、時效性。正因為如此,講演對語境(時代感、聽眾因素等)的依賴性比較強,後人閱讀前人的講演詞,距離感比較大,這就更需要依據文本體式,充實必要的背景材料來解讀。
  就語境而言,講演詞的語境不僅有一般文體的背景材料(社會背景、文化背景)和文章所營構的語言場景,而且有人際關系產生的語境,講演是要說服聽眾的,因此,講演者的身份,主體聽眾的身份,講演的目的,都構成語境。《我有一個夢想》的講演內容是民族平等問題,設想,講演者如果是白人,或者主體聽眾(在華盛頓林肯紀念堂的聽眾應該會有白人)不是黑人而是白人,這個講演的語境就不同了。同樣,《談中國詩》的主體聽眾如果不是外國人,錢鐘書的講演肯定是另一個文本。
  恩格斯的《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是對馬克思一生偉業的高度概括,理論性很強,知識面很廣,涉及的歷史背景紛繁復雜,要讓學生讀懂這篇文章,不得不牽涉很多背景材料。由於參加葬禮的是馬克思生前的戰友,如李蔔克內西、拉法格和龍格等人,很多東西都是雙方默契和共知的,我們今天閱讀時,就產生了語境的空白,如不補充這些背景材料,難免會影響到對語義的理解。例如:
  但馬克思在他所研究的每一個領域,甚至在數學領域,都有獨到的發現。
  為什麽要特地說“甚至在數學領域”?因為背景材料的缺失,我們很難理解。有的教師竟然把它當做病句加以指責,還美其名曰“向權威挑戰”,真是無知者無畏!這裏的背景是,當時從萊布尼茨、牛頓到拉格朗日關於微積分長達百年的爭論,媒體炒得沸沸揚揚,讓人們覺得數學這一領域高深神秘,從而視研究數學者為神人。而馬克思留下近千頁的《數學手稿》,其中有讀書摘要、心得筆記和述評,以及一些研究論文的草稿。只要看看馬克思給恩格斯關於數學的兩封信,我們就可以理解,恩格斯為什麽要強調馬克思在數學領域的研究了。
  此外,我們知道,講演時為加強效果,往往輔以形體語言(形體動作),有如戲劇中的科白一樣,說話為“白”,動作為“科”,形體語言也是講演的內部語境。
  文本體式之異,實際上是文體思維之異。不同文本的不同體式,它們的外部語境和內部語境都有很大差異,行文的脈絡各異,這就決定了文本解讀的方法不同,意味著所需要的閱讀能力也不同,因而所采用的教學方法也就不同。
  另外還有一點需要說明:人教版將《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安排在高一,而文中兩個重要的問題“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和“剩余價值”,政治課要到高二才講,換句話說,這是學生知識的盲點,教師必須把這兩點講清楚,學生才會更加理解馬克思的巨大貢獻。但這樣一來,教師在課堂上講的時間就多了,似乎像“滿堂灌”,似乎與課改精神不符。其實,學生不懂的東西,該講解的還是得講,試想,“先前無論資產階級經濟學家或社會主義批評家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黑暗中摸索”,只有馬克思發現了“剩余價值”,而我們在學生一無所知的情況下,讓他們去“自主”,去“建構”,豈不荒唐?無論用什麽課型,把備課的基點建立在學生的“學”,這才是新課程的本質性標誌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的教學案例分析》其它版本

職業教育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