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寺廟經濟的歷史、現狀及對策

論文類別:經濟學論文 > 地方戰略論文
上傳時間:2006/5/31 8:47:00

 摘要:寺廟是藏學研究的重點。文章通過對西藏寺廟經濟、現狀的研究,探討藏傳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途徑。深刻了寺廟經濟活動,出了寺廟經济活動的生產型、流通型、消費型、傳統型、綜合型等五种模式和內接濟的消費、內接濟外輻射、內富裕外貧困三種運行模式。提出了寺廟經濟所具有的兩重性社會作用。强調寺廟經濟要發展,必须處理好政府與寺廟之間的關系、引導與自行發展關系、寺廟富裕與农牧民群眾共同富裕的關系和精神文明建設與物質文明建設的關系。
  西藏寺廟經濟是以寺廟為主體,以僧尼为核心的經濟關系和經濟活動的總和。它的發展狀況如何?不僅關系到寺廟僧尼的经濟生活水平和藏傳佛教自身的興衰,同時也關系到信教群眾生活、生产水平的提高和寺廟所在地的经濟發展程度。調查和研究西藏寺庙經濟的狀況、社會作用和如何發展等和實踐,對於正確指導寺廟經濟的發展,促進西藏經濟發展,社會穩定具有現實意義。筆者根據調查整理与思考,現就有關問题談些粗淺認識,敬请指正。
  一、旧西藏寺廟是三大領主之一,延緩了社會進步和發展
  
  說到寺廟经濟,人們會想到民主改革前的旧西藏,寺廟作為三大領主之一,在、行政和经濟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西藏政治現象中最不尋常的是它的雙重體系:每個俗官都有一個相應的僧官”,達賴喇嘛是三大领主的總代表,噶廈政府中的首席噶倫和各基巧的首席長官也都明確規定必須由僧官擔任,每年春季舉行法事活動時,拉薩市政直接受哲蚌寺喇嘛的管轄,宗教集團实際上控制了西藏社會。西藏的大寺廟都有自己的武裝,在歷史上經常卷入到權力鬥爭中去。許多世紀以來,也主要是寺廟承擔的,在西藏宗教氣氛强烈,似乎整個社會的活動都是圍繞宗教而展開的。1952年,拉薩城鎮人口為3.7萬人,其中1.6萬人是喇嘛。“寺廟作為一种社會實體,其擁有的絕对人數之多,在藏民中所占比例之高,世所罕見。”寺廟在经濟上擁有雄厚的實力,其面涉及到農、牧、商、貸等諸多方面。西藏和平解放前,實有耕地約300萬藏克(1克相當於1畝),寺廟占有39.5%。西藏寺院擁有牲畜最多,約为總數的40-50%。1959年拉薩三大寺(哲蚌、色拉、甘丹)共占有土地18435英畝,11萬頭牲畜和4萬多農奴。一般情況下,寺廟所屬的農奴要把收成的70%以上交給寺廟。寺廟不僅擁有莊園、牧場、農奴和手作坊,还從事商業貿易活動。寺廟參与貿易活動的程度可以從它们囤積貨物的情況反映出來。如1959年定日縣協格爾寺囤積的茶葉,足夠該寺消費90年,這些茶葉實際上是該寺為其貿易活動而囤積的貨品。放债和高利貸是寺廟收入的一個重要来源。寺廟債務約占西藏放債總和的80%。據不完全統計,1950年達賴喇嘛自己的放債機构放債藏銀303.9萬兩,年息10%。哲蚌寺放出高利貸糧食累達1億6千萬斤,銀元1億多元,債息收入占全部收入的25%。寺廟放債的利率,“借錢一般在30%;借糧的年息是‘借四克還五克’(25%)”。寺廟高利貸的利率“一般年息為30—50,小額的高達100—150%”。雖然寺廟收入很多,但各寺廟提供給普通喇嘛的食物等卻是十分有限的。由於寺廟的喇嘛們經常從進香者那裏得到大量布施,普通喇嘛實際上靠布施生活。如哲蚌寺一年的布施收入為藏銀6200秤(1秤50兩),糧食1100克(1克=28市斤)和酥油59500聶嘎(1聶嘎4市斤)。這些布施有相當大的一部分来自農奴和牧民,當他们將自己勞動收獲的大部分付給农奴主、政府之後,再將一部分产品貢獻給寺廟,所剩下的連維持生存都極為困難,更不可能有進一步發展生產的資金。宗教活動開支浩大,入不敷出,不足部分由清廷和西藏地方政府補足。1795年呈報清廷的報告說:“布达拉宮每年除收實物外,各項收入折合銀兩約127000兩,但每年支出為143600兩,僅正月和二月念经辦法事就需7900两,不足部分都由清廷補足。”紮什倫布寺每年收入“实物(本色)折色約合銀66900兩,計每年用度需74600余兩。”貝爾援引《1917年西藏噶廈政府財務報告分析西藏的收入和支出》說:是年噶廈政府收入為72萬英鎊,布達拉宮收入為80萬英镑,噶廈政府又從自身收入中拿出 27.4万英鎊給布達拉宮。政府拿出收入(稅收、放債和擁有莊園和牲畜等)的一部分給寺廟,這一現象也存在於基層行政。“一般估計,各宗(相當於县)政府送交寺廟作為宗教費用的實物,要占全宗全年收入的50—60%。”可以說寺廟既從自己的領地上征收財物,又從政府和朝香者那裏聚斂了大量的財物,是西藏財富的最大擁有者和最大消費者,寺廟的宗教活動耗費了西藏有限物質財富的主要部分。在西藏不僅寺廟在從事宗教活動,行政機构最關註的也是宗教活动,寺廟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社會的經濟。生產活動很大程度上是為寺廟的消費而進行的。這种寺廟經濟與莊園農奴制度和政教合一的政治體制緊密結合,構成了西藏以宗教集团為核心的不可分割的“噶廈、貴族、寺廟”三位一體的社會結構。加上多如牛毛的烏拉差役和名目繁多的苛捐雜稅,寺廟經濟滲透到社會的每一個角落,嚴重地影響著西藏經济活動的方式和發展軌跡,延缓了西藏社會前進和發展的步伐。
  
  二、主義條件下西藏寺庙的宏觀
  (一)西藏寺廟經濟的來源
  1959年達賴及噶廈政府从慫恿、支持叛亂到公開叛亂,達賴叛逃國外。西藏工委十分重視寺廟的民主改革,基於寺廟是三大領主之一,是封建农奴制度政教合一政權的重要支柱,在西藏的生活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在經濟領域擁有大量莊園土地、牧場牛羊和農奴、奴隸、放有大量的高利貸,是集中封建農奴制度典型代表。在武裝叛亂中不少寺廟是重要的巢穴,半數以上寺廟參加了叛亂,許多寺廟的反動上層就是武裝叛亂的策劃者和組織者,他們的活動超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黨的宗教政策、政府法規法令所允許的範圍的实際,決定寺廟民主改革與農牧區民主改革同步進行。在寺廟進行反對叛亂,廢除寺廟的封建剝削和封建特權,實行政治統一,政教分離,憲法進寺廟不準寺廟幹预行政司法和等一系列政策規定對參叛寺廟的土地、牲畜等生產資料一律沒收,分給農牧民所有,對未叛寺廟的生產資料則實行贖買政策。寺廟民主改革是一場社会改革的鬥爭而非反宗教的鬥爭。1959年後,區內寺廟失去了在行政事務和經濟事务中享有的傳統權力,失去了全部的庄園、農奴、奴隸和在政府中的显赫位置。民主改革促進了生產和社會的進步。藏傳佛教在人们頭腦中曾一度有所淡化,最主要的原因是民心所向,民主改革及其以後帶來的分田、分地,實現了耕者有其田,牧者有其牲畜,人們充滿获得解放的喜悅和激情,加之分配上的平均主義,這對大多數人來說近乎一種理想境界並对未來充滿信心,當这些出現在現世生活中的時候,還有誰一定要依靠宗教呢?群眾既不到寺廟朝拜,也不為僧尼布施,群眾與僧尼處于平等狀態。民主改革後,西藏保留寺廟530余座,僧侣7000余人,他們一是靠贖買金維持正常活動,二是念經及老弱病殘僧侶可以按月從政府領到粮油,三是有生產能力的僧侶參加農牧業、副業、林業生产,為寺廟開墾出荒地和牧場,用自己的雙 手创造財富養活自己。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撥亂反正,落實黨和國家的宗教政策,陸續撥款2.6億元修復寺廟並陆續開放,平反了802名宗教界人士的冤假錯案,對“文革”中查抄保留財產給予清退,據1988年統計:各種原物37704件,銅佛法器37萬多公斤,林卡72个土地 ,702克,房屋779間。落實贖買金492萬余元,寺廟財物折款85萬余元。由於管理滯後及达賴集團挑撥鼓噪,我區1980—1994年間出現了“宗教熱”。據調查顯示,1982年全區宗教活動場所64座,僧尼1288人,1987年宗教活動場所928座,僧尼14320人,1990年宗教活動場所1353座,僧尼42190人,1994年宗教活動場所1787座,僧尼46380人。隨著在寺僧尼人數重新增長和宗教的逐步擴大,寺廟和喇嘛希望恢復往昔的權勢是十分的,達賴集團的滲透,使这種企望和努力成為西藏社會的重要不穩定因素。1980年後,我區實行了聯產承包責任制,農牧业生產經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家庭經濟、個體工商戶在城鄉恢復和發展。西藏农牧民的收入有了明顯的提高。農牧民群眾把相當一部分人力、財力、物力用在宗教消費方面。据1988年調查表明,在拉薩寺庙中的喇嘛每人每年平均得到的布施為1000—1300元。這種宗教性消費實際上是农牧民群眾擴大再生產的一種扣除,對農牧民群眾的經濟生活和改善生產條件起了消極作用,但為寺廟經濟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堅實的基础。以 60—70年代僧侶開展的種植、養殖等活動為基礎,80年代落實各項政策和農牧民群眾的大量布施捐獻為契機使寺廟具有了從事經濟活動的能力和條件。
  (二)寺廟經濟的發展模式
  西藏地域遼闊,寺廟分布點多面廣,寺廟所處的地理環境和經濟環境也不盡同。十世班禪大師提出“以寺養寺”,並在扎寺進行試點工作後,各地寺廟根據各自所處環境和經济狀況,開展了形式各异、結構有別的寺廟經濟活动,形成了不同的模式。

  1、生產型模式。這類寺廟一般離城鎮較遠,處在適宜生產的地理環境。如:洛紮縣卓瓦寺等。主要包括種植業、畜牧業、林業(植樹造林)加和藏醫藥生产等。生產方式因生產條件不同而有較大差異。其中種植業、畜牧業、林業等由於存在生產資料所有權、支配權和使用權,加之由群眾代耕、代牧突出而倍受世人關注。
  
  2、流通型模式。這類寺廟一般處在公路沿線、市鎮附近,適宜进行營銷活動的地理環境。主要包括商業、運輸、業。因不需要土地和牧場,只需資金和人才,特別是位置優越,消息較為灵便,經營素質較好的大、中型寺庙,如哲蚌、色拉、布達拉宮、大昭寺、紮什倫布寺、薩迦、桑耶寺、強巴林寺等,往往借助寺廟是宗教場所,能吸引眾多遊客和信教群眾的優勢,從事着融運輸、商店、旅店、服務業為一体的多種類型的營銷活动。紮什倫布寺的“剛堅公司”,從事著跨區域的寺廟活動。這種模式是寺廟揚長避短的優勢所在,應是寺廟經濟的重点。
          
  3、消費型模式。這類寺廟一般處在閉塞、偏僻、文化落後的地理環境。主要以收取布施和由僧尼家庭供養來維持寺僧的經济生活和宗教消費現階段布施和化緣仍是寺廟經濟的主要來源。寺廟僧尼人口的增長,要求寺廟規模擴大和生活性、宗教性消費的增長,寺廟收取布施和化緣的現象越來越多,本地布施少,僧尼就到外地化緣,拉薩街頭化緣,甚至強行索要,每逢夏秋時節,僧尼紛沓而至藏北草原,成為信教群眾的一種經濟負擔,著群眾的經濟生活和再生產過程的顺利進行。
          
  4、傳統型模式。這類寺廟一般分布在那曲東部、昌都北部一帶(色拉寺過去也曾發現有類似情況),寺廟僧侶沿用上形成的佛事基金形式募集財物。收入來源於當地信教群眾,所集資金所有權和使用權永久歸屬寺庙,信教群眾僅享有寺廟年復一年的一次性簡單的某一佛事活動的永久受益權。造成寺廟富裕、群众貧困現象的加劇。
  5、綜合型模式。這類寺廟一般處在交通要道、城鎮附近,適宜生產型、流通型活動的地理環境。其經濟活動具有生產型、流通型和大量收取布施的特點。
          
  西藏寺廟經濟具有種類齐全,大中小並存的特點。寺院經濟活動大部分是以寺僧自勞得食、自勞得利為前提,與舊西藏寺庙經濟相比具有質的區別。開創了社会主義條件下寺廟自養的基本途徑,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藏傳佛教寺廟不勞而獲的傳統模式,是一場深刻的宗教改革。但是傳統型模式仍具有很大的消极作用,不利於群眾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社會的發展进步。
          
   三、西藏寺廟經濟运行模式的微觀
          
  西藏寺廟經濟存在三種模式,一是以寺廟消費為目的的經濟行為,形成“內接濟自消費”的運行模式,對社會经濟發展缺少助力;二是以經濟活動與宗教活動相兼顧為目的的經濟行為,形成“內接濟外輻射”的運行模式,促使本地經濟的良性發展;三是以宗教消費為目的的經濟行為,形成“內富裕外貧困”的運行模式,阻礙本地社會生產力和經濟的發展。
 
  (一)內接濟自消費的運行模式以色拉寺為例:
  1、土地等生產資料情況
  
  1980年有土地20克,各種果樹600棵,山綿羊200只,耗牛180頭,黃騙耕牛48頭,黃奶牛12頭,騾馬7匹,汽車3輛,豬180頭,雞60只,溫室1座,有縫紉組和羊毛加工組、文化室和醫務室。
  2、收支情況
  1980年總收入72379.98元,其中:水磨收入997.32元,牧业收入1991.99元,果園收入14472.36元,縫紉收入1734.50元,運輸收入5092元,泥塑收入8360元。支出14018.57元,留公積金7600元,公益金1137.48元。
  
  1984年總收入270993.47元,其中運輸收入41208元,果園收入14162.08元,基建收入63081元,泥塑收入1335元,縫紉收入8360元。支出37285元,留公積金28500元,公益金94026元。  
  1992年總收入86萬元,其中:布施收入400000元,印刷收入80000元,運輸收入52211.8元,果園收入12118.80元,商店收入25000元,飯館收入34000元,牧業收入9911元,門票和照相收入54445元,縫紉收入6000元,其他收入457002
元。支出227768.60元,留公積金35000,公益金8370元。
  1999年總收入4543694元,其中生產經費收入1167458元,收入794720元,佛事收入2419972元。傑紮倉維修投資419769.60元,寺内文物保護維修投資70966元,基建投資266075元,共計投資756810.60元。
  
  1999年色拉寺為扶貧捐款3000元,希望工程捐款500元。
  
  (二)“內接濟外辐射”運行模式
  
  以洛紮縣卓瓦寺為例:
  
  卓瓦寺位於洛紮縣邊巴鄉四村,海拔3500米,西離洛紮县城22公裏,南距不丹20公里。現有僧人7人,1989年以前,宗教收入3000余元,僧人生活基本靠家庭供給。
  
  1989年經縣政府同意,全寺僧人當年在河灘植樹5000株,以後每年組織僧入植樹造林,15年造林面积達120畝,35578株,包括核桃、蘋果、白楊等18個经濟品種。開荒墾地8.7畝,年產量5400余斤,青油730斤,土豆、蘿蔔等3100斤,飼養耗牛65頭,年產酥油奶渣 910斤。為滿足信教群眾需求,先後修建大小經堂、僧舍26間,塑佛像83尊,劈山修路800米,自籌人、财、物,備齊了宗教用品和用具,滿足了信教群眾正常宗教生活的需要。
  1998年總收入34000元,其中農牧業收入20000元,農產品加工收入5000元,小電廠收入1000余元。支出6000元,其中放牧群众每人每年工資1620元,出資1000多元,組织僧人搶修水毀橋梁4座,向學校捐款100元。人均純收入3500元,高於當地群眾收入水平。卓瓦寺僧人一日三餐、生活用品由寺廟購置發放,享受著自己的劳動成果,自給有余。
  
  現有生产資料狀況:120畝河灘林地,8.7畝耕地,150平方米的溫室、大畜65頭,榨油機1臺,磨面機1臺,拖拉機1臺,揚場機1臺,20千瓦小型水電站1座。
  
  生產資料來源:8.7畝耕地是僧人開荒,溫室是僧人修建,投資7240元購置各種機器,低價為群众服務,承包已幾年不能運转的20千瓦的小水电站,投資2000元对發電機組維修,向四個村54戶、327名群眾供電,对村委會和五保戶、特困戶免費供电。1993年寺廟民管会主任和副主任把自己的8頭大畜捐給寺廟,寺廟又出資購买8頭騙牛,現到65頭(每年出欄13頭)。
  積極參與社會公益事業和扶贫濟困活動。1990年開始,寺廟每年組織僧人整修河壩,修築了長187米,寬1.5米的坚固堤壩,保護了河灘林地和耕地。1993年僧人帶頭新修公路10公裏。1994年寺廟主動承擔一個特困戶(5口人)的脫貧任務,經過3年的幫帶,1997年該戶脫貧。1997年投資3000元,組織僧人維修橋梁5座。1998年出資1000多元,組织僧人搶修水毀橋梁4座,堅持每年向學校捐資100元,1997年7月,无償送給紮日鄉拉龍寺10头奶牛,以幫助該寺开展自養活動。1996年由於天氣持續高溫,農作物發生了嚴重的蟲災,有些群眾因受“不殺生”的不敢滅蟲,卓瓦寺僧人帶頭在寺廟農田里灑藥滅蟲,群眾也跟著滅蟲,有效地控制了蟲灾,減少了損失,此舉受到了自治區楊傳堂常務副主席的高度贊揚。  
  卓瓦寺是良性的市場經濟運行模式,利寺利群眾,促進著當地經濟的。内接濟是指僧人打破守舊的思想观念,通過自己勞動而獲取經濟收入,從而濟補寺廟內經濟开支。外輻射是指寺廟和僧人的經濟思想和行為呈放射性,促使農牧民群眾經济思想和經濟行為的变化,從而有利於當地經济的發展。
  (三)傳統的“內富裕外貧困”運行模式以索縣榮布熱登寺為例:
  寺廟基索(經濟總管)設立佛事基金,其資金或實物來源是信教群眾(包括基層幹部)向寺廟自願投入;基金效益的實現方式是寺廟給基金施主每年舉行一次佛事活動(念經、一次一天),世代繼承。基索將募集來的资金或實物交給寺廟僧人中家庭經濟條件較好,有經營头腦的人承包,承包上繳利润指標為20%,承包人将利潤上繳寺廟,由寺廟組織念經活動。承包中如有虧損,由承包人賠償。如果承包利潤指標完成後還有剩余利潤,要求獻給寺廟,用於寺庙建設。
  
  佛事基金的入夥標準:
  1、密集法會佛事基金有13戶參加,入夥標準是:
  
  青棵4000斤×現價1.40元
  
  麥子750斤×現價1.20元
  
  食鹽100斤×現價0.40元
  
  茶葉280斤×現價2.50元
  
  酥油630斤×現價16元
  
  現金5025元
  
  2、勝樂輪法會佛事基金19戶參加,入夥標準是:
  青棵4000斤×現價1.40元
  
  麥子750斤×現價1.20元
  
  食鹽100斤×現價0.40元
  
  茶葉280斤×現价2.50元
  
  酥油620斤×現價16元
  
  現金5025元
  
  3、十三尊大威德法會佛事基金,16戶參加,入夥標準是:
  
  青棵4000斤×現價1.40元
  
  麥子750斤×現價1.20元
  
  食盐100斤×現價0.40元
  
  茶葉280斤×現價2.50元
  
  酥油632斤×現價16元
  
  現金5025元
  
  4、修供藥師佛法會佛事基金,6戶参加,入夥標準是:
  
  青棵2500斤×現價1.40元
  
  麥子750斤×现價1.20元
  
  食鹽100斤×現價0.40元
  
  茶葉200斤×現價2.50元
  
  酥油510斤×現價16元
  
  現金4685元
  以上四種佛事基金,寺廟從群眾中募集的实物和資金總量:青棵20.7萬斤,麥子4.05萬斤,食鹽5400斤,茶葉14640斤,酥油33332斤,現金269310元,實物折款910472元,合計為1179782元。參加戶數54戶,平均每戶21848元。
  
  增值情況:
  
  來自群眾手中的實物和資金作為資本,每年按20%利潤增值,可增青棵41400斤,麥子8100斤,食鹽4320斤,茶葉2928斤,酥油6666.4斤,現金53862元。實物折款182130元,寺廟每年至少要增值235956元。
  
  為群眾舉行法會开支情況:
  
  寺廟每年為參加四種佛事基金的54戶施主舉行一次法會,一次為一天。參加法會的人數暫且作全寺性的佛事活動,參加人數390人,每人每天按青棵1.2斤,麥子0.3斤,食鹽0.1斤,茶葉0.1斤,酥油0.2斤,現金2元計算支出:
  
  青棵25272斤(1.2x390x54)
  
  麦子6318斤(0.3x390x54)
  
  食鹽2106斤(0.1 x390x54)
  
  茶葉2106斤(0.1 x390x54)
  
  酥油4212斤(0.2x390x5)
  現金支出42120元(2x390x54)
  以上支出中實物折款115610元,實物折款加現金共支出157730元,如果加上法會供養菩薩的2.8萬元開支,合计支出185730元。

下载论文

論文《西藏寺廟經濟的歷史、現狀及對策》其它版本

地方戰略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