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科技產業現狀與問題分析

論文類別:經濟學論文 > 地方戰略論文
論文作者: 毛中明
上傳時間:2011/2/16 9:05:00

摘要:從2000-2007年的相關統計數據和西部地區經濟發展的歷史背景可以看出,西部地區已經具備發展科技產業的基礎條件,科技投入總量和科技人力資源數量均有增長,航空航天制造、電子、中藥等科技產業具有較好的發展基礎;同時西部科技產業也存在著整體發展水平滯後、地域分布高度集中、科技進步各級指標水平較低以及科技人力資源數量增長緩慢等問題,應積極培養和引進人才,發揮科技中心地區的輻射作用,提高科技進步各級指標,增加科技產品附加值及科技產業的國際貿易能力.
關鍵詞:西部;科技產業;核心競爭力
自2000年西部大開發戰略實施以來,西部經濟取得了長足的發展。國家發改委地區司提供的數據顯示,2006年前三季度,我國東、中、西部地區的工業生產增加值同比分別增長20.15%、20.52%和19.12%,雖然西部地區的增長速度低於東、中部地區,但和2005年同期相比,東部地區增幅下降,西部地區有所提高,西部與東部地區工業生產增速差距繼續縮小[1]。同時,西部資源環境特別是生態環境還在惡化,過度農墾、放牧、樵柴導致的荒漠化給西部地區環境和經濟造成嚴重損失;西部地區沿用東南沿海地區的快速經濟增長模式造成的環境危害日益顯現,長期以來依托自然資源形成的資源型產業與生態環境的矛盾越來越突出,這就使得西部地區加快發展科技產業的步伐變得十分必要.
一、西部科技產業的發展現狀
這裏的“西部”是指我國於2000年啟動的“西部大開發”戰略中所涵蓋的西部地區12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即重慶、四川、貴州、雲南、西藏、陜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廣西和內蒙古。科技產業包括兩個方面的內容:一是運用高科技成果轉化發展而來的高科技產業,如航空航天制造產業、生物制藥產業;二是運用高科技或適用技術改造、提升的傳統產業,如綠色食品產業、基於信息技術支撐的旅遊業[2]。目前,西部大中城市已基本完成了國家級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初創階段,為西部科技產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多數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已經成為西部經濟新的增長點。隨著國家自主創新激勵措施的日益完善,西部科技產業的擴散效應將進一步拉動西部經濟的發展.
(一)西部地區具備發展科技產業的基礎條件.
建國以來,國家在西部地區投入了巨大的資金,特別是“三線”建設的投入,從而在西部建立了以資源開發與初級產品加工業、基礎民用工業、軍事工業和重加工工業為主體的龐大工業生產力,擁有了生產重大裝備和基礎設備的優勢。1997年馬誌福的《論我國民族地區高科技產業的發展》認為,我國少數西部地區的高科技產業在國家“863”計劃和“火炬計劃”的指導下已進入穩定、有序的良好發展軌道,成為我國少數西部地區經濟全方位、多層次對外開放格局中影響最大、最富有活力和投資效益及投資環境最好的經濟增長點。周健等(1999)呼籲經濟技術比較落後的西部地區要迎接知識經濟的挑戰就必須加快高科技企業的發展,使之成為西部地區的支柱產業,並充分發揮其輻射帶動作用,促進西部地區傳統產業的技術改造和鄉鎮企業的技術進步。2000年,我國正式啟動了西部大開發戰略,國家對西部地區基礎設施建設、生態環境保護和各項社會事業發展繼續給予財力傾斜,西部地區經濟社會加速發展.
西部現有工業體系和支柱產業為科技產業的發展提供了產業基礎條件,同時西部地區還擁有豐富的能源、礦產資源、生物資源和文化旅遊資源,我國已經探明的礦產資源總量居世界第三位,絕大部分分布在廣闊的西部地區。而能源原材料工業是發展科技產業的工業基礎,礦產能源是能源原材料工業的物質基礎。西部地區資源優勢要得到充分發揮,離不開科技成果的運用,這也正是西部科技產業發展的原動力。眾所周知,西部地區的整體科研實力低於全國水平,但該區域也擁有科研實力居全國前列的省份,如四川、陜西。四川是繼北京、上海之後我國又一個重要的科研基地,擁有雄厚的科技開發實力,先進的技術裝備和大批高級科研人才,省內有西昌衛星發射基地和綿陽電子科學城。根據2008年《中國西部經濟發展報告》的數據,四川省擁有國家級重點實驗室20個,省部級重點實驗室58個,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20個,國家級工程技術中心10個;陜西高校科技資源豐富,科技創新能力強,全省共有普通高校76所,取得省級以上重大科技成果533項[3]。這兩個省作為“西部大開發”的龍頭省份,其科技實力對西部其它地區具有較強的輻射作用.
(二)國家和地方財政在西部地區的科技投入總量逐年增加,區內分布不平衡.
2004年國家在西部地區的R&D經費支出253億元,地方財政科技撥款57.49億元,合計310.49億元;2005年國家在西部地區的R&D經費支出312.1億元,地方財政科技撥款72.79億元,合計384.89億元,比2004年增長約24%;2006年國家在西部地區的R&D經費支出357.5億元,地方財政科技撥款84.55億元,合計442.05億元,比2005年增長約15%(表1)。從表1可以看出,西部12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的科技投入明顯不平衡。以2006年為例,投入最多的四川省R&D經費支出和地方財政科技撥款兩項合計122.37億元,投入最少的西藏自治區兩項合計1.4億元,前者為後者的87.4倍;在大部分省份增加科技投入的同時,個別省份存在不增加甚至減少科技投入的現象,如青海2004年和2005年的國家R&D經費支出都是3億元,西藏自治區2004年的國家R&D經費支出是0.4億元,2005年是0.3億元,2005年比2004年減少25%,寧夏2005年的地方財政科技撥款是2.03億元,2006年的地方財政科技撥款是1.95億元,2006年比2005年減少4%.
(三)西部地區科技人力資源數量有所增加.
科技人力資源的數量和質量是一個地區創新能力的重要基礎,科技人力資源與生產結合,為科技產業的發展提供了必不可少的支撐,有利於把科研成果轉化為產品,創造出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以R&D人員數量為例,2005年西部地區有R&D人員23.17萬人,2006年西部地區的R&D人員數量為24.747萬人,比2005年增長6.8%(表2)。從表2不難看出,除甘肅外,西部其余11個省、區、市的R&D人員數量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其中增長率最高的是西藏自治區,為68.3%,低於平均增長率(6.8%)的有四川、廣西、新疆和青海4省區,其余7個省、區、市均高於平均增長速度.
(四)西部地區民族醫藥產業具有較好的發展基礎.
除航空航天和電子信息產業具有一定的基礎之外,我國西部地區民族醫藥資源十分豐富,不少民族地區把中藥產業作為地方經濟的支柱產業,在民族醫藥的研發方面投入較大。到2002年12月,民族藥的國家標準共計1178個。其中,民族藥材313種,成藥856種,即:藏成藥318種,蒙成藥177種,維成藥96種,傣成藥37種,苗成藥154種,彜成藥81種,壯成藥1種、景頗族成藥1種[4]。其中如傳統藏藥“七十味珍珠丸”、“仁青常覺”、“仁青芒覺”、“潔白丸”、“二十五味松石丸”、“二十五味珊瑚丸”等均有很好的臨床療效和社會信譽。西藏奇正藏藥股份有限公司和甘肅獨一味生物制藥股份有限公司都已發展為成長性良好的上市公司,其主導產品“奇正消痛貼”、“獨一味膠囊”年產值均在一億元以上。民族醫藥產業通過提高科技含量正在成為西部地區新的經濟增長點.
二、發展西部科技產業面臨的問題
(一)科技產業整體發展水平滯後,地域分布高度集中.
西部地區擁有全國53個國家高新區中的13個,分別是包頭、南寧、桂林、成都、重慶、綿陽、貴陽、昆明、西安、寶雞、楊淩、蘭州和烏魯木齊,占全國高新區總數的24.53%。這些高新區分布在9個省、市、自治區,其中陜西3個,四川和廣西各2個,西藏、寧夏、青海沒有全國高新區。根據北京市科學技術委員會網站提供的數據統計分析報告,2004年全國高新區的高技術產業共實現營業收入12833.0億元,工業總產值11605.2億元,工業增加值2566.1億元,利潤531.6億元,上繳稅額449.5億元,出口創匯642.2億美元。西部地區13個高新區的高技術產業共實現營業收入1030.3億元,占全國8.03%,工業總產值922.9億元,占全國7.95%,工業增加值282.1億元,占全國10.99%,利潤26.0億元,占全國4.89%,上繳稅額49.2億元,占全國10.95%,出口創匯7.6億美元,占全國1.18%(表3).
和西部地區占全國71.4%的陸地面積、28.8%的人口和24.53%的高新區個數相比,西部地區的科技產業整體水平明顯落後於全國平均水平,其中利潤水平和出口創匯水平尤其落後於全國高新區平均水平。與此同時,西部地區高新區的高技術產業發展還極不平衡,西安、成都、綿陽三個高新區的高技術產業工業總產值占西部高新區高技術產業總量的63.1%,而烏魯木齊高新區高技術產業僅實現4個億的工業總產值,包頭高新區則不到2個億,西部科技產業地域分布集中性可見一斑.
(二)科技進步各級指標均低於全國平均水平.
通過跟蹤觀察2000-2007年全國及各地區科技進步監測報告發現,西部地區科技進步綜合評價在全國一直處於落後地位。在2000年的全國科技進步統計監測及綜合評價總排序比較中,陜西排第10位,四川排第12位,其余10個省市自治區均排在20位以下;2001-2006年,陜西徘徊在7、8位之間,重慶取代四川,從2000年的第20位提高到2006年的第12位,四川則降至第15位;2007年陜西重新回到第10位,重慶保持在12位不變,四川再降一位,居於16位。其它9個省市自治區一直排在20位以下,其中尤以西藏最為落後,一直排在最後一位。根據全國科技進步監測報告,評價地區科技進步的指標包括五個方面,即科技進步環境、科技活動投入、科技活動產出、高新技術產業化程度和科技促進經濟社會發展情況.
1.科技進步環境。2007年全國科技進步環境指數為53.99%,西部地區為38.33%,是全國平均水平的71%。其中居於全國最後3位的雲南、貴州、西藏科技進步環境指數分別為34.76%、31.41%和24.38%,不到全國前3位的北京(85.78%)、上海(78.92%)、天津(74.74%)的一半.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2.科技活動投入。2007年全國科技活動投入指數為52.20%,西部地區為30.54%,是全國平均水平的58.5%。其中低於30%的省市自治區有7個,分別是內蒙古、貴州、青海、雲南、廣西、新疆和西藏.
3.科技活動產出。2007年全國科技活動產出指數為46.15%,西部地區為27.04%,是全國平均水平的58.6%。其中有7個省市自治區科技活動產出水平低於2006年,西藏的降幅達到了13.94%,僅為6.96%.
4.高新技術產業化程度。2007年全國高新技術產業化指數為50.43%,西部地區為34.64%,是全國平均水平的68.69%。其中陜西的高新技術產業化指數較低,為32.83%,在西部地區居第9位;西藏的高新技術產業化指數較高,為40.68%,位居西部地區第2位.
5.科技促進經濟社會發展情況。2007年全國科技促進經濟社會發展指數為51.36%,西部地區為40.28%,是全國平均水平的78.43%。單從占全國平均水平的百分比來看,西部地區科技促進經濟社會發展指數在地區科技進步的五個指標中是最大的一個指標,反映西部地區科技促進經濟社會發展情況良好。但是分析2007年地區科技促進經濟社會發展指數排序情況卻不容樂觀,西部12個省市自治區均排在15位以下,排在西部地區最前面的內蒙古在全國居16位,全國的最後6位,雲南、寧夏、甘肅、青海、西藏和貴州,均為西部省份.
(三)科技人力資源數量雖有所增加,但增速落後於全國平均水平.
西部地區人力資源水平較低,文盲半文盲率是全國三大區中最高的,2003年全國各省區按平均受教育年限排序,前5位沒有一個西部省市區,後5位的依次是西藏、雲南、青海、貴州、甘肅,全是西部省份。2006年西部R&D人員數量雖有所增加,但增速落後於全國平均水平。2005年我國有R&D人員136.5萬人,2006年我國R&D人員數量為150.2萬人,2006年比2005年增長10.04%。而西部地區的增長率只有6.8%,並且在西部12個省市自治區中,只有陜西和寧夏兩個省區的增長率超過全國平均水平,其余10個省市自治區的增長率均低於全國平均水平,甘肅甚至出現了負增長(表2).
三、對策建議
綜上所述,西部優勢產業初具規模,科技投入逐年增加,科技人力資源數量有所增加,這都為西部地區科技產業的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成為發展西部科技產業有利的一面。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西部發展科技產業還存在一些問題,如人才短缺、科技投入不足、科技產業基礎較差且地區分布失衡等,都制約著西部科技產業的發展。而沒有科技產業作支撐的經濟體系,又很容易使西部經濟陷入“高消耗、高投入、低產出”的資源型產業模式之中,不利於西部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只有提高加工深度,延伸和擴展產業鏈條,提高產品附加值與技術含量,增強科技產業自身的競爭能力,才能擺脫對西部自然資源的單純依賴,轉變西部地區的經濟增長方式。因此,如何充分利用西部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優勢,正確處理合理利用和資源保護的關系,多渠道加大科技投入,吸收人才,提高資源開發效率,結合西部地區特有的文化資源發展創意產業,從而提高西部科技產業的核心競爭力,成為西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中一個迫切需要研究的課題。根據西部地區科技產業發展現狀和存在的一些問題,本文初步提出以下對策建議.
(一)依靠四川、陜西在“西部大開發”戰略中的龍頭地位,發揮西安、成都、綿陽三個高新區的輻射作用,帶動西部地區科技產業整體進步(圖1).
四川作為我國繼北京、上海之後的第三個重要科研基地,擁有雄厚的科技開發實力,先進的技術裝備和大批高級科研人才,陜西擁有豐富的高校科技資源,具備較強的科技創新能力,這都是西部地區發展科技產業的有利條件。將這兩個省份的有利條件轉化為整個西部地區的有利條件,就需要充分發揮兩省科技資源的溢出效應,采取多種措施促進兩省科技資源向西部地區其它省、市、區輻射:(1)各級政府制定的優惠政策向科技資源輻射行為傾斜,鼓勵四川、陜西的科技資源向西部各省、市、區流動。(2)金融機構結合西部科技產業實際情況,開發出與西部科技產業相配套的金融產品,為四川、陜西的科技資源在整個西部地區的產業化提供融資支持。(3)為西部科技企業提供科技交流平臺,培育使企業成為科技創新主體的環境.
(二)增加科技產品附加值及科技產業的國際貿易能力,提高科技產品的獲利能力和出口創匯能力.
西部地區與全國高新區個數及經濟指標比較(表3)的數據顯示,西部地區13個高新區的高技術產業實現的利潤和出口創匯分別僅占全國53個高新區利潤的4.89%和1.18%,表明西部地區科技產業的產品附加值不高,國際貿易和營銷能力不強。因此,西部地區應延長科技產品價值鏈,增加科技產品的技術含量和附加值,引進現代營銷理念,適應全球經濟一體化趨勢,積極參與國際市場競爭,提高科技產品的獲利能力和出口創匯能力.
(三)全面提高科技進步各級指標,改善西部地區科技進步綜合評價,促進西部地區科技產業穩定協調發展.
隨著科技進步統計監測系統的逐步完善,《科技進步統計監測報告》越來越能夠科學地反應不同地區的科技進步綜合水平,西部地區的各級政府和科技管理部門應對其予以足夠的重視。該監測報告對促進西部地區各級政府加大科技活動投入,關註科技活動產出,重視科技成果產業化,轉變經濟增長方式等都具有積極作用。以2007年為例,從當年監測的科技進步環境、科技活動投入、科技活動產出、高新技術產業化程度和科技促進經濟社會發展情況五項指標來看,西部地區的五項指標均未達到全國平均水平,其中科技活動投入和科技活動產出尤其落後,分別為全國平均水平的58.5%和58.6%。因此,提高科技活動的投入、產出水平,應成為西部地區的各級政府和科技管理部門的工作重點.
(四)積極培養和引進人才,為提升西部科技產業核心競爭力提供智力和人才保障.
根據國家統計局和國家科技部聯合發布的《全國及各地區科技進步統計監測報告》,2005-2007年上海科技進步綜合指數分別為72.2%、74.64%和79.18%,連續三年位居全國首位,這一結果和上海歷屆市委、市政府都十分重視人才隊伍建設密切相關。20世紀90年代,上海市委就提出要大力開展引智、育人、開發三大工程,構築“上海人才資源高地”.
西部地區普遍存在人才總量不足、機制不活、結構不適應、高層次人才難以穩定等問題,西部科技產業的發展需要R&D、生產、營銷、管理等多方面的人才.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因此西部地區需要堅持不懈地進行人才資源開發系統工程建設:(1)以“西部大開發”戰略為契機,從宏觀上完善人才資源開發制度。首先,抓好公務員制度建設和隊伍建設,提高政府服務能力,為西部地區科技人才營造良好、高效的工作和生活軟環境。其次,發揮政策調控作用,引導國內、國際人才向西部流動,加強西部地區高層次專業技術人才隊伍建設。改革開放以來,深圳、上海等地先後成為國家許多開放性政策的試驗先行地,國家在這些地區對於招商引資和房產開發有很多優惠政策,從而吸引了很多內地和國外的投資者和求職者,西部地區在已經處於落後地位的情況下,其人才資源開發更離不開國家的政策調控。同時西部地區各級政府應積極與中組部等有關部門聯合抓好《引導和鼓勵高校畢業生面向基層就業的意見》的貫徹落實,支持配合團中央等部門選拔高校畢業生到西部地區服務的“誌願者行動”。第三,加強人才市場建設,健全人才流動機制,疏通各類人才之間的流動渠道,發揮市場機制在人才流動中的作用,完善人才柔性流動措施,鼓勵引導東部地區的人才到西部創業。(2)進一步發展壯大中國西部人才開發基金會,發揮社會各界力量,募集社會資金,開發西部地區人力資源,全面提高各類人才素質,為西部大開發提供智力和人才保障。(3)加強對西部實際建設情況、西部發展前景、西部人才引進機制和優惠政策的宣傳力度,改善西部地區的公眾形象。(4)充分利用“西部人才網”、“西北人才網”、“西部人才在線”等網絡平臺,積極主動地招攬人才.
信息高速公路已經在全球大部分國家和地區鋪開,高層次人才獲取信息的主要渠道之一就是網絡,充分利用具有高科技象征意義的網絡平臺,本身就體現了西部科技產業的發展前景,可以起到吸引國際、國內人才的作用.

參考文獻


[1]楊建華.2007年中國省區發展報告[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7:17.
[2]李廉水,宋樂偉,王榮飛.論中國西部科技產業發展——兼論拉薩科技產業發展[M].南京: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2004:1-7.
[3]姚慧琴,任宗哲.中國西部經濟發展報告(2008)[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8:397.
[4]諸國本.民族醫學——中國少數民族的傳統醫學[J].中國民族醫藥雜誌,2006(3).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西部科技產業現狀與問題分析》其它版本

地方戰略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