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發達地區循環產業集群發展對策研究

論文類別:經濟學論文 > 地方戰略論文
論文作者: 向秋蘭,蔡紹洪
上傳時間:2011/2/15 16:15:00

  摘要:西部大開發以來,欠發達地區產業集群和循環經濟發展面臨較多的障礙,必須整合企業、人才、資金、技術、文化、制度、政策、組織結構等各種因素,促使其協同發展,才能實現循環產業集群的良性健康發展和西部欠發達地區經濟社會的快速可持續發展
  關鍵詞:欠發達地區;循環產業集群;可持續發展
引言
20世紀90年代以來,產業集群模式在世界範圍內迅速崛起,成為各國和區域經濟發展的強大助推器。產業集群能夠將區域資源進行有效整合,是一種產出高效、競爭力強的先進產業發展模式。然而,這一模式也存在嚴重的弊端,近年來我國東部長三角、珠三角原本發展勢頭良好的產業集群(大部分為勞動密集型),很多已經陷入了資源難以為繼、生態環境嚴重破壞的困境。欠發達地區多為生態脆弱地,如果繼續照搬這一模式,只會導致資源耗竭和生態惡化,人們可能面臨生產生活不可持續的境地。
  但同時,欠發達地區又面臨著經濟發展的艱巨任務。西部有的地區(如貴州省)尚未完全擺脫貧困,人民生活水平仍徘徊在低水平,不管是政府官員還是普通人民群眾都有發展經濟的強大動力和要求。在當前建設和諧社會的總目標下,不斷縮小西部欠發達地區和東部地區的差距,使欠發達地區在不破壞生態和不過度消耗資源的前提下,實現經濟社會的可持續增長是目前嚴峻而迫切的任務。[1]產業集群模式產業經濟效益高,但生態效益不明顯;循環經濟生態效益好,但需要強大的技術、經濟力量做支撐,這對於經濟基礎薄弱的西部地區是巨大的挑戰。在循環經濟基礎之上發展產業集群,構建循環產業集群,則能夠有效地發揚各自的長處,避免不利影響,是西部欠發達地區實現跨越式可持續和諧發展的理想載體[2]。
  在欠發達地區構建和發展循環產業集群,首先要弄清楚什麽是循環產業集群,其生存的環境怎樣。循環產業集群是在特定區域內以產業鏈、生態鏈和價值鏈以及共性和互補性相聯系的眾多企業及相關機構所組成的具有物質、能量和信息循環功能的空間聚集體(蔡紹洪, 2008)。集群內企業與企業之間,企業與支撐機構之間形成循環網絡,而每一個這樣的網絡又包含在更大的網絡之中。即循環產業集群是一個多層次、多元化的復雜網絡系統,企業之間由於正式的產業聯系在一起,企業與企業、輔助機構之間也因為長期接觸、交往而產生的非正式信息、情感聯系,以及由於規範循環經濟、清潔生產的法律聯系。由於這一系統涉及到經濟、社會、法律、技術、金融、政府等多重主體,因此,在實際構建過程中,如何加強各主體建設,調動各方面積極性,促進西部欠發達地區循環產業集群的構建和經濟社會的快速健康發展,是本文重點解決的問題。
  一、西部欠發達地區已有的產業基礎
西部地區一方面自然資源豐富,能為當地經濟發展提供良好的基礎;另一方面,生態環境卻極為脆弱,大規模過度開發容易給當地帶來巨大的資源環境壓力。在西部大開發的推動下,西部地區經濟發展速度有了較大的提高,產業規模和效益都有了較大的改善,產業集群發展有了一定的效果,循環經濟的引入也使得生態環境有了明顯的改善。
  (一)西部產業資源條件及生態環境基礎
豐富的自然資源是西部地區經濟發展的天然基礎。西部地區農作物和畜牧產品種類多,產量大,具有發展農業產業集群化的條件;西部自然資源十分豐富,尤其是水能、礦產、石油、煤炭、天然氣等能源、化工資源十分豐富,主要礦產資源總值占全國的一半,具有巨大的開發潛力,為其工業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資源條件;此外,西部地區低成本勞動力資源豐富,相對東部而言,在發展勞動密集型產業集群方面具有更大的比較優勢。
  然而,也正是由於其富饒的自然資源,使得西部地區的工業發展長期依賴於對資源的簡單開采,其資源利用率、資源產出率、資源綜合利用水平以及再生資源利用率都較低。而且,西部工業結構不合理,主要表現為:“資源高消耗、汙染高排放”的能源和原材料工業和傳統產業占很大比重;大多數企業技術落後、設備陳舊,容易造成環境汙染;工業布局分散,企業規模偏小,科學技術力量薄弱,資源利用效率不高。此外,西部嵌入式企業過多,產品深度開發不夠,產業鏈短,產品附加值低,不能將資源優勢轉化為競爭優勢。總的來說,目前西部經濟還沒有擺脫“高投入、高耗能、高汙染、低產出”的粗放型增長方式。
  這種粗放的生產方式使得西部脆弱的生態環境進一步惡化。土地幹旱化和沙漠化擴大,草場退化,植被銳減,水土流失嚴重。粗放式的生產經營方式導致資源利用低效率和廢棄汙染的大量產生,加上工藝技術水平落後,導致汙染治理能力差,汙染強度高。西部地區萬元產值排放的汙染物要比東部地區高1-5倍。從而進一步加劇了生態環境惡化的趨勢。西部位於我國水系的上遊和大氣環流的上風,其生態環境遭受破壞,不僅對西部是災難性和難以逆轉的,直接妨礙西部經濟社會發展,也對東部和全國的經濟社會發展有消極影響。隨著東部地區產業結構調整,西部已成為國內及世界高耗能產業轉移的重點地區,若繼續采取傳統的線型經濟模式搞西部開發,勢必進一步加劇對生態的破壞,經濟發展也必然受到生態環境惡化的約束。
  只有轉變經濟增長模式,實行集群化和生態化生產,發展循環經濟,提高資源集約化利用效率,才能使生態不至於被破壞甚至得到修復,也才能使西部經濟發展走上可持續發展的正確軌道。
  (二)西部地區產業集群發展的基礎
西部地區產業發展層次低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產業組織結構不合理。企業規模小,生產分散,企業之間關聯度低,分工協作不夠;產業結構單一,產業鏈短,產品附加值低。要解決這一問題,應該促使企業集中,將部分企業做大做強,加強大中小企業的產業聯系,逐步形成專業化分工的產業集群。
  雖然學界廣泛認為,我國西部地區產業發展中尚未形成有競爭優勢的產業集群,但隨著經濟的發展和西部大開發的推進,目前我國西部地區已經出現了一批集聚度較高、影響力較大的產業集群和企業群落:“成都—重慶—貴陽制藥業走廊”,四川瀘州、貴州仁懷等地的小酒廠聚集;四川、貴州、雲南等省區旅遊線路上的旅遊產業積聚;雲南昆明及周邊的花卉產業集群;四川德陽的重大裝備制造產業集群,關中地區的煤化工產業集群、成都地區的制鞋產業集群、廣西的蔗糖加工產業集群、雲南的裝備制造產業集群、貴州雲南的煙草產業集群、重慶的摩托車產業集群、四川的集成電路產業集群、陜西西安高新技術產業集群、內蒙古農畜產品加工集群和能源化工產業集群等。[3, 4, 5]西部各省區以資源優勢為基礎,以產業集群(集聚)為契機,采取招商引資、政策扶持等形式,積累和發展了一批具有一定實力的優勢產業集群,這對於西部地區產業集群的繁衍和發展起到了巨大的引導和帶動作用,對於西部經濟的發展具有重大的意義,但這些產業集群尤其是傳統產業集群的發展卻是建立在資源的巨大消耗之上的。其根本原因是經濟運行方式的粗放和經濟增長方式的粗放,其直接後果是自然資源的短缺和生態環境的惡化。
  產業生態化問題日益成為西部產業集群必須面對的緊迫問題。從集群的外部環境來看,資源短缺、環境汙染和生態蛻變等問題日益嚴重,成為產業集群可持續發展的瓶頸。從集群的內部狀況來看,西部已有產業集群的競爭優勢是建立在低生產·34·要素成本之上的,如果繼續采用外延型的增長模式,就會加劇對生產要素的爭奪,擡升生產要素的價格,增加集群的生產成本,削弱其低要素成本優勢,很有可能造成內生型產業集群的衰落和外生型產業集群的空洞化;此外,眾多企業聚集在一起,本身就已給當地的資源環境帶來了極大壓力,如果再采用傳統的經濟運行模式或先汙染後治理的模式,就很容易造成各種環境問題。反過來,被破壞的環境會降低產業集群尤其是高新技術產業集群的吸引力和進一步發展的潛力。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西部地區循環經濟發展的現狀
因此,生態脆弱的西部地區迫切需要發展循環經濟。以“減量化、再利用、再循環”為原則,將“資源消耗—產品生產—廢物排放”這一傳統的物質線性流動模式改造為“資源利用—綠色生產—再生資源”的物質循環流動模式,提高再生產效率,以最小的資源投入換取最大的經濟產出和最低的汙染排放,從而實現經濟效益、生態效益和社會效益的統一。
  近年來,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大力督促和支持下,西部欠發達地區各省市、地區紛紛加大循環經濟、生態工業園及節能減排建設力度,。如陜西省在上世紀90年代就開始在企業中開展清潔生產;廣西貴港市“九五”期間就在貴糖集團的基礎上開始了生態工業園的建立, 2002年第一個被國家環保總局確認為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雲南省以昆明、玉溪、曲靖、紅河、大理、楚雄等6個州市和化工、冶金、電力等8個行業為循環經濟重點項目,在全省52個企業內大力推進循環經濟試點工作。[5]貴州省貴陽市2002年5月被國家環保總局確立為全國循環經濟生態城市首家試點單位和聯合國規劃署全球唯一的循環經濟試點城市。內蒙古加大循環經濟建設力度, 2008年列入國家和自治區循環經濟試點的示範企業、園區已增至27個,涉及鋼鐵、有色金屬、建築材料、化工、電力、煤炭、醫藥、農畜產品加工等重點行業[6]。新疆成立了石河子國家生態工業(造紙)示範園區,形成集種植業、養殖業、畜牧加工業、造紙業和生態旅遊業為一體的循環型產業集群。廣西於2007年出臺了《生態廣西建設規劃綱要》,擬投資2390. 8億元,對包括70個項目的8大生態工程組織進行建設。
  到目前為止,幾乎所有的西部省區市都有自己的循環經濟和產業生態化試點項目,並形成了全省發動、地區帶動、城市驅動、園區拉動、企業推動等多種發展模式。與此同時,西部地區的不少企業還構建了規模大小和長短不同的產業生態鏈。有關統計研究表明[7],西部地區在農林、建材、礦業、能源、造紙、化工等生產領域的企業大多都構建了長短不等的產業生態鏈,其平均比例高達67·12%;醫藥、飲料食品、制造業、房地產等消費品生產領域的企業也開展了構建生態產業鏈的實踐,其平均比例為12·94%。
  除了產業集群和循環經濟發展勢頭良好,西部的基礎設施建設取得了不小的成績。‘十五’期間,西部地區固定資產投資年均增長20%以上,明顯高於全國平均水平。同時,政府在政策支持、投資環境、技術創新及科研人才引進等方面均有相當的優惠條件,從外部環境上為西部發展循環產業集群提供了良好的的機遇。
  二、西部欠發達地區發展循環產業集群的問題與障礙
從西部地區發展循環經濟和產業集群的現狀來看,西部具備了發展循環產業集群的一些基礎性條件。但也存在著諸多問題,諸如產業規模化水平不高,循環經濟實施力度不夠,制度、法律不規範等等。這些問題制約著西部循環產業集群的發展和區域經濟的進一步提高。
  (一)基礎設施建設滯後
基礎設施在國民經濟發展中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1994年世界發展報告》指出“基礎設施完備與否有助於決定一國的成功和另一國的失敗”。
  阿斯喬(1991)發現基礎設施的增長有利於勞動生產率的提高,相反則會造成勞動生產率的降低[8](As-chauer, 1989)。謬仕國等人(2006)發現[9]基礎設施對社會其他部門投資具有明顯的擠入效應,其中西部地區大於中部和東部地區。隨著西部經濟的發展和產業集群的不斷擴張,對公共設施資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旦公共資源緊缺,特別是當交通、交易等費用超過產業集群所帶來的收益時,集群的規模經濟將變為規模不經濟,直接影響集群的可持續發展。由於西部多數省區地方財政狀況差,加上政府對基礎設施領域的限制比較多,不利於融資暢通,導致資金困難而影響基礎設施建設。目前,西部產業集群內的基礎設施規劃建設普遍滯後,道路、通訊、物流、信息、生活設施不配套,排水、排汙等環保設施和廢物回收的設施不完善,交通基礎設施建設還不健全,難以實現現代物流對產業集群內產品流通的作用。
  (二)產業組織結構不合理
西部目前產業集群組織結構不合理,呈現出“散,小,亂”的特征。[10]“散”即分散,使企業之間的聯系不是很大,“小”即產業的規模很小,“亂”即管理和發展中的混亂。目前的工業園區大多只解決了企業聚集的問題,企業間缺乏專業化分工協作和密切的經濟聯系,只是企業的簡單“堆砌”,沒有形成一個建立在合作競爭基礎上的互動機制和完善的社會化市場組織網絡,離產業集群的要求還有很大的差距。大部分集群的發展直接依賴於自然·35·向秋蘭,蔡紹洪:欠發達地區循環產業集群發展對策研究資源,使得集群內單一的產業結構僅存在簡單的物流供應形式,限制了與其他產業部門和服務機構間進一步合作關系的擴展,產業鏈無法延伸。產業集群內成員間交流較少,不能形成知識流和信息流,整個系統趨向成為一個相對封閉的系統,集群經濟優勢無法體現。同時,大部分企業聚集為自發聚集,沒有總體的目標和實施方案,沒有統一的管理手段,企業由於自身短期的利益而做出不顧大局的決定,這些都導致了產業集群的混亂形勢。另外,集群區內龍頭企業少,缺乏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大企業帶動中小企業的共同發展。
  (三)融資困難
資金是企業生產經營的命脈,也是目前嚴重制約西部中小企業發展的最重要因素。由於國有經濟比重大,經濟發展的重點一直放在國有大型企業上,很多扶持政策都偏向於這些企業。相比之下,中小企業資產規模和經營規模較小,獲利能力欠佳,造成自身信譽等級較低。致使銀行貸款大多傾向於那些相對而言成本較低,風險較小的大企業,而對於貸款需求急、頻率高、數量少、風險大的中小企業貸款,銀行現有的服務方式,服務種類和服務效率都還不能與之相適應。加上針對中小企業融資的擔保機構和社會化服務體系缺乏,中小企業無論從內部積累還是在外部融資方面都較為困難。
  此外,各級政府對中小企業融資的支持力度偏弱,進一步加劇了中小企業獲得貸款的難度。
  (四)循環經濟觀念淡薄,相關主體積極性不高從政府的角度看,由於飽受貧困的困擾,西部一些地方政府仍然持有重經濟發展、輕環境保護的觀念,在引進外資和新建項目上,對是否存在嚴重汙染和資源環境問題考慮較少,而對是否增加財政稅收和經濟增長考慮較多,從而抑制了其發揮在循環經濟建設中的主導作用。從企業的角度看,由於企業對循環經濟認識的局限,認為清潔生產帶來的生態環境效益是由社會所得,自身難以從中獲取經濟效益,因而沒有主動開展循環經濟的積極性。從公眾的角度看,公眾普遍認為環保是政府的責任,加上收入水平普遍偏低,對環境質量需求不足,普遍缺乏參與環保意識和社會責任感。很多農村公眾亂砍濫伐,對資源進行掠奪式利用。城市公眾尚未樹立可持續消費的觀念。
  (五)相關管理、政策不到位
產業集群發展的各個階段都需要制定詳細的發展規劃。現有的循環經濟園區和產業集群缺乏科學的規劃,發展目標、發展方向不夠明確,政府的監督、引導、規劃等職能發揮不充分,對重汙染企業、重化工項目監管力度不嚴,第三方力量(如行業協會,中介組織)等發展滯後。由於缺乏有效的監管措施,加上產品同質化,導致“以劣驅優”及“檸檬風險”惡性競爭愈演愈烈。[11]此外,政府對於集群企業在市場準入、財政、稅收、融資方面的扶持政策還不到位。如循環產業集群的建設和發展需要大量的建設土地,而國家對於建設用地采取的是“嚴把關”的政策,許多新項目因無法爭取到土地使用審批而擱淺。
  (六)制度建設不規範
一是綠色GDP核算和利益平衡機制尚未形成。綠色GDP核算包含對環境影響的核算,在利益平衡機制還未形成前,企業出於理性,往往會選擇不承擔治理汙染的責任,並繼續維持生產的負外部性。二是循環經濟法律法規還不夠完善。行業性和地方性的有關法規、企業產品及廢棄物回收規範、循環經濟刺激機制的系統化、工藝標準及技術性規範、循環經濟信息公開以及高汙染、高消耗和資源再生行業等分別需要進一步立法完善。三是相關主體權責不明。循環經濟需要公平高效的體制保障,而西部乃至我國發展循環經濟的主管機構以及相關主體的權責並不明晰。環保、農業、建設、國土各個行業都積極主張本部門在循環經濟管理中的權力,但誰才是真正的主管機關,立法沒有具體規定。
  (七)技術落後,經濟效益差
西部各省區大部分中小企業生產技術低下,由於規模偏小,難以發揮規模經濟效益。[12]低下的生產技術導致產品結構單一,附加值低,致使企業效益低下,沒有能力負擔高技術和設備的引進和購置。這就形成了低下技術和低經濟效益的惡性循環。而且,發展循環經濟也需要強大的科技支撐,西部循環經濟技術總體落後,尚未形成促進循環經濟發展的技術支撐體系,科技創新能力與發展循環經濟的要求存在很大的差距。許多企業在循環清潔生產、廢棄物資源化、排棄物無害化等方面的技術還不夠成熟,運行成本較高,使總體的經濟效益不夠理想。
  三、西部欠發達地區構建循環產業集群的具體措施西部欠發達地區由於產業組織結構不健全,政策扶持及服務體系不完善,人才、資金、技術、制度、文化欠缺,因此發展和構建循環產業集群面臨巨大的挑戰。亟須整合有關要素,為構建循環產業集群和促進其發展打好基礎。
  (一)大力推進基礎設施建設
一是加大投入。循環產業集群的基礎包括經濟性基礎設施、生態型基礎設施和社會性基礎設施三個方面。政府應該提高財政支出,增加對集群區的專項撥款來支持基礎設施建設。二是促進基礎設施領域改革。應加快對內對外開放步伐,取消基礎設施投資的所有制和投資者限制,努力形成投資·36·貴州商業高等專科學校學報2010年6月主體多元化和融資渠道多樣化的體制和機制。比如電力、煤炭、石油天然氣開發由於收益穩定,資產增殖前景大,適合采取市場化運作的產業投資基金。三是改善基礎設施投資環境。通過制定財政、稅收、金融、土地、投融資等方面的優惠政策來改善西部基礎設施建設投融資的軟環境,在清理各項亂收費、提高政府經濟管理水平和辦事效率、完善法制方面下工夫,增強基礎設施建設在投資軟環境方面的吸引力。
  (二)建立相應的企業行為規制與市場結構
治理西部現有集群的組織結構不合理,政府應該從以下幾方面對其進行引導和調整。一是完善企業行為規制。要在企業內部制定完善的規章制度和管理規章,建立集群內部基於企業運行的企業行為規範,堅決打擊假冒偽劣、以次充好的行為,避免不正當競爭行為。二是調整企業規模結構。建立和完善企業破產和兼並機制;進一步建立和完善產權轉讓市場,推進國有資產轉化重組;發揮政府在存量資產調整中的作用,通過企業規模內部性增長,調整優化企業規模結構。三是強化市場結構治理。
  通過收購、兼並、重組,實現大企業的迅速擴張。圍繞主導產品,沿著產品鏈整合上下遊企業。優化區域產業結構,鞏固和提高優勢產業,淘汰和轉移低層次劣勢產業,整合加強“龍頭”產業,積極培育新興產業。對低效率和高汙染的傳統能源加工型產業進行取締或是生產技術改革,加大環保產業的發展力度。此外,還要通過建立互信、培育聲譽、及共同制裁來完善集群社會機制。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積極拓寬融資渠道
西部地區發展可以在以下方面拓寬融資渠道:一是加大政府投入。可采取物價補貼、企業虧損補貼、財政貼息、稅前還貸、優惠貸款和國債資金等方式對循環集群企業提供支持;通過直接投資、資金補助或貸款貼息,對循環產業集群的支柱產業和核心項目加大資金支持。二是加大信貸扶持。建立信貸投向比例制度,實行結構性的差別利率政策,設立調整結構和發展落後地區經濟的“專項貸款”,增大科技、環保、循環經濟等方面的專項貸款。對於那些高耗能,高汙染,結構不合理的企業和產業進行限制貸款審批。三是建立多元化的融資體系。建立循環產業集群的創業投資引導基金,以政府資金啟動民間投資。調整社會投資結構,面向國內外招商引資,擴大社會資本和民營資本的投融資渠道。改善民間資本投資環境,保護民間資本的投資權益,拓寬民間資本的投資領域。破除市場融資的所有制歧視、允許外資進入、與東部發達地區的橫向合作。四是培育多層次的資本市場。在西部地區大城市建立全國性產權交易市場,制定規範的產權交易規則並使企業掛牌上市。在西部大城市批準成立櫃臺交易市場,鼓勵西部一些規範的、效益好的非上市公司的股票在場外交易。對申請設立基金、發行企業債券和可轉換債券在額度上給予傾斜;放寬西部循環產業集群及其企業對外融資的條件。
  (四)營造良好的生態文化氛圍
要從政府、企業到公眾,營造良好的生態文化氛圍,提高相關主體發展產業生態化和循環經濟的積極性。對於政府片面追求經濟效益而忽視生態環境效益的行為,一方面要加大環境保護監測的力度,堅決取締高汙染、高能耗行業,另一方面也要從中央的角度對那些經濟欠發達地區給予一定的財政補貼,幫助它們渡過難關。對於企業的汙染行為,既可以通過行政手段給予懲罰,也可以通過信息披露的方式公布於眾,引導企業把生態融入企業文化中,迫使企業進行清潔生產。對於公眾,政府可以充分利用廣播、電視、報紙、雜誌、互聯網等各種宣傳工具,開展節約資源、保護環境的宣傳教育,提高全社會對發展循環產業集群、建設資源環境友好型社會重要性的認識,增強全社會的“資源意識”、“節約意識”和“環保意識”。
  (五)創新管理及相關體制
一要科學規劃。應該把循環產業集群發展與區域經濟社會總體規劃、節約型社會和環境友好型社會建設聯系起來考慮和布局,針對不同產業類型和產業發展階段,制定出發展戰略。要有目標地吸引那些具備產業帶動優勢和有產業關聯效應或配套協作功能的項目進入,要積極推進綜合效益好的大型主導產業項目建設。二是培育專業中介服務機構。政府應有針對性地在集群區培育和建立起相應的專業化中介服務機構(如為群內企業提供廣告、設計、培訓、咨詢、金融、保險、法律、商業、投資、循環經濟技術、循環經濟信息等方面服務的機構)、組織管理機構(如行業協會)、信用關系網絡;為集群企業提供信息咨詢、貸款融資、信用保證、法律支持、行業規範等方面的服務和支持。三是完善市場機制。既可以由政府強力主導,也可以通過引進外資,來促使市場機制不斷傳入。政府應采取有效措施打破地區封鎖與條塊分割,促使生產要素在地區間、產業間自由流動,建立統一的、開放的、多層次的、公平競爭的市場體系。
  (六)建立與完善相關的政策扶持體系循環產業集群不管是自發生成,還是人為擬合的,其良性運行都需要政府政策的扶持、引導和推動。從產業發展上看,循環產業集群成立初期,應建立反不正當競爭政策,抑制惡性競爭;當循環產業集群發展成熟後,制定反壟斷政策,促進良性競爭;在對企業進行聚集與整合時,應制定兼並與合並政策和中小企業政策,從而促進產業組織優化。
從財稅金融上看,鼓勵向集群環境投資項目、清潔生產中心的建設提供貸款、經費和補貼;建立為中小企業提供融資擔保服務的機構,建立信用擔保的風險控制和防範體系,完善中小企業貸款抵押制度;提供加速折舊、減免稅、投資減免、稅率優惠及稅收優惠政策;由政府部門、公共部門及私人部門共同成立投資項目,為整個集群社區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融資。從資源生態上看,制定副產品回收利用的政策,促進公眾監督、汙染處罰和鼓勵治理;[13]制定排汙費、汙染稅、消費稅、燃料稅政策;優先采購具有生態標簽的產品,優先考慮在循環產業集群內的企業或具有良好環境績效的企業進行采購。
  (七)大力加強制度建設
西部各省區應加強制度建設,發揮政府的調控作用,為循環產業集群發展創造良好的軟環境。一要建立綠色GDP核算體系。從核算指標、核算技術(範圍、時間)、核算人才上,建立健全包括綠色統計體系、綠色技術體系及綠色核算人才體系在內的綠色GDP核算體系。二要健全法律法規。要不斷完善支持產業集群發展的政策體系,利用經濟手段促進產業聚集和龍頭企業的做大做強。不斷完善循環經濟法律體系,積極促進《循環經濟法》的頒布、實施,為循環產業集群的成長營造良好的法律環境。三要加大體制創新力度。要改革政府的行政管理體制,避免政出多頭,管理混亂的局面。
  (八)加強技術的引進與開發
循環產業集群的發展需要科學技術的強力支撐。西部構建循環產業集群,可以從以下幾個層面整合技術要素。從外部層面,加強科研扶持和技術投入力度,加大循環技術的引入力度。加大教育投資,培育技術人才。加大科研投入,研發循環技術。
  加大政府補貼,鼓勵企業研發。加大市場運作,引入科學技術。從現實層面,促進科研機構與企業的合作,建立以企業為主體、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廣泛參與的風險共擔的“產學研”合作體制,加快科技成果的轉化應用。[14]從制度層面,改革相關制度,提高科技供給和科技產出的質量和效率。建立非正式技術交流機制(如行業技術協會、技術中介機構等);推進循環集群技術的市場化;形成科研合作關系的合同化;實現科技研發管理的制度化。
  四、結束語
循環產業集群作為一個多主體的復雜系統,其內在機制的良性運行需要政府、非政府機構、企業以及整個集群區域的共同努力才能實現,需要充分調動組織機制才能完成[15]。集群內企業及主體有著共同的目標,就是追求利益最大化,而根據奧爾森的經驗研究表明,尋求自我利益的個體往往非導致集體的非理性,即集體效益的低下。因此,如何使循環產業集群這一具有公共屬性的集團,既能實現集體利益,又不至於損害個體利益,是本研究之後需要繼續研究的重要內容。
  

參考文獻


[1]王婉飛,周天斌等.西部大開發可持續發展面臨的問題與對策[J]·經濟體制改革, 2004(2): 112-114.
[2]蔡紹洪,向秋蘭等·循環產業集群與西部欠發達地區的跨越式和諧發展[ J].經濟縱橫,2008(1): 55-57.
[3]李文清·中國西部產業集群發展的現狀及對策研究[J]·經濟師, 2007(1): 89-90.
[4]數據來源於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網.
[5]數據來源於雲南省人民政府網.
[6]數據來源於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網.
[7]王積超·西部民族地區企業生態產業鏈構建與發展循環經濟研究[J]·民族研究, 2008(3): 22-24·
[8] ASCHAUER D A·Is public expenditureproductive[J]·Journal ofMonetary Economics, 1989(23); 177-200·
[9]繆什國,蔡笑·基礎設施投資對社會其他部門投資影響效應[J]·經濟地理, 2006(5): 786-791·
[10]張威,龔新蜀等·中國西部經濟增長中的產業組織結構問題探析[J]·經濟與管理, 2007(8): 16-19·
[11]仇保興·發展小企業集群要避免的陷阱———過度競爭所致的“檸檬市場”[J]·北京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1999(1): 25-29.
[12]蔡旺春·西部地區產業集群的培育與發展研究[J]·經濟論壇, 2006(24): 27-29.
[13]張建功,張百尚等·基於產業集群的循環經濟體系研究[J]·生態經濟(學術版), 2007(1): 130-132.
[14]成娟,張克讓·產業集群生態化及其發展對策[J]·經濟與社會發展, 2007(1): 102-105.
[15]向秋蘭·基於自組織的循環產業集群穩定性研究[J]·貴州財經學院學報, 2008(5): 104-10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欠發達地區循環產業集群發展對策研究》其它版本

地方戰略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