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中美服務貿易及中國服務貿易發展的對策

論文類別:經濟學論文 > 國際經濟論文
論文作者: 陳雙喜 潘海鷹
上傳時間:2013/1/31 9:27:00

  摘 要:中國服務貿易與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的雙邊服務貿易一直處於失衡狀態,研究美國服務貿易的發展,對中國服務貿易具有重要啟示。本文依據最新的統計資料,針對中美服務貿易發展水平、內部結構、地理方向和體制法規進行比較分析,並結合後危機時代世界服務貿易發展趨勢,提出中國服務貿易發展的相關對策。

  關鍵詞:中美服務貿易;後危機時代;服務貿易結構
  
  在經濟全球化趨勢愈加洶湧的背景之下,世界經濟結構正在發生著深度變革,以金融及信息革命全球化發展為特征的科學技術革新浪潮正在推動世界服務業加速發展。如今服務業占各國經濟比重越來越大。據統計,目前服務業產值占國民生產總值的比重發達國家已達70%,中等收入國家接近60%,而低收入發展中國家也達到40%左右。隨著服務業國際分工的發展,國際間的服務交換規模也在日益擴大,2009年,世界服務出口額達到了3.3萬億美元,數據來源於World Bank Database、BEA Database和中國商務部網站。
  相比1970年的不足710億美元增長了45倍,目前世界服務貿易出口額已占世界貿易總出口額的1/5。同時,面對此次金融危機對全球貿易的影響,服務貿易占比較大的國家在後危機時代較快地出現了復蘇勢頭,其恢復速度快於依賴貨物貿易的國家。由此可見,服務貿易成為世界貿易的主流趨勢已是世界生產力發展的必然結果。
  一、中美服務貿易比較
  美國作為世界第一大服務貿易出口國,服務業高度發達。2009年,其服務貿易出口額已占世界服務貿易總出口額的15.4%,表現出其在國際服務貿易中的強勁優勢地位。另外,中國服務貿易也一直保持持續穩定發展勢頭,服務業產值占GDP比重年均增長0.6%,但由於中國服務業及服務貿易發展起步較晚,服務產品競爭力較弱,在與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的雙邊服務貿易中一直處於失衡狀態,中國服務貿易無論是在整體服務貿易水平還是在部門結構等方面與美國相比都存在較大差距。
  1.服務貿易發展水平比較
  (1)美國服務貿易發展持續穩定,國民經濟貢獻度較高
  服務業對美國的GDP及就業影響較大,以2005年為例,服務業產值占美國GDP的70.93%,當年從事服務業的人口占總就業人口的72.47%。自1984年開始,美國服務業產值占當年GDP比重就已超過60%,可見,伴隨美國服務業發展,其服務貿易在美國對外貿易中的重要性也日益顯著。
  美國服務貿易進出口總額由1997年的4 220.2億美元上升到2009年的8 799.4億美元,年均增長率達到8.3%。其中,美國服務貿易出口占世界服務貿易出口比重,在1997—2003年間平均維持在28%左右,2004年達到30%並維持了4年,由於經濟緩慢復蘇,2009年小幅上升,達到33%。就服務貿易出口額總體而言,美國呈現上升態勢,僅2009年有小幅下降。其中,美國服務貿易出口額由1997年的2 560.9億美元上升到2009年的5 091.8億美元,13年間擴大了1.99倍。2009年服務貿易出口占世界服務貿易出口比重達到15.4%,世界排名第一位。美國服務貿易進口占世界服務貿易進口比重,在1997—2008年間平均維持在16%左右,僅1997年、2005年和2006年在16%以下,其余均大於16%,2009年明顯提高達到19.2%。美國服務貿易進口額與其出口額類似,總體呈現上升趨勢。其中,美國服務貿易進口額由1997年的1 659.3億美元上升到2009年的3 707.6億美元,13年間擴大了2.23倍。2009年服務貿易進口雖有小幅下降,但其占世界服務貿易進口比重達到11.9%,世界排名第一位。
  (2)中國服務貿易增長速度較快,國民經濟貢獻度較低
  作為第三產業的服務業對中國的GDP及就業影響較小,以2009年為例,服務業產值占中國GDP的42.6%,當年從事服務業的人口占總就業人口的33.2%。中國經濟結構中,由於第一、二產業占較大比重,第三產業比重較小,致使中國服務貿易雖然增長速度較快,但其對國民經濟貢獻度較低。
  中國服務貿易進出口總額由1997年的522.3億美元上升到2009年的2 868億美元,年均增長率達到34.5%,是美國年均增長率的4倍多。其中,中國服務貿易出口占世界服務貿易出口比重,在1997—2002年間平均維持在10%以上,2003年下降為9.57%並保持到2004年,2005年和2006年再次下降,降為8.7%左右,2007—2009年又小幅上升並維持在9%左右。就中國服務貿易出口額而言,呈現總體上升的趨勢,僅有2009年相比2008年下降12.11%。其中,中國服務貿易出口額由1997年的245.0億美元上升到2009年的1 286億美元,13年間擴大了5.25倍。2009年服務貿易出口占世界服務貿易出口比重為3.88%,世界排名第五位。然而,中國2009年服務貿易出口額僅是美國的1/4。中國服務貿易進口占世界服務貿易進口比重,在1997—2007年間由16.30%下降至11.91%,2008—2009年稍有上升維持在12%以上。中國服務貿易進口額與出口額類似,總體呈現上升趨勢。其中,中國服務貿易進口額由1997年的277.3億美元上升到2009年的1 582億美元,13年間擴大了5.7倍。雖然2009年在世界服務貿易進口前十位國家中,中國是惟一與2008年相比沒有出現下降的經濟體(德國和英國進口額分別為2550億美元和1600億美元排名第二、三位,美德英進口額同比均出現10%左右的降幅),占世界服務貿易進口比重為5%,世界排名第四位,但服務貿易總量只占到美國的1/3。
  2.服務貿易結構比較
  (1)美國服務貿易順差持續增加,各部門發展比較平衡
  美國服務貿易自1971年起持續保持順差狀態。其中,1986年服務貿易順差僅103億美元,1997年則達到較高歷史水平,增至902億美元,10年間增長了7倍左右。2007年服務貿易順差突破千億美元,為1 296億美元,其中,服務貿易出口5 048億美元,進口1 296億美元。2008年和2009年美國服務貿易順差持續增加,2009年服務貿易順差額相比2008年雖下降了4%,仍達到1 384.2億美元。
  2007年,美國服務貿易出口結構中,出口比重超過10%的部門分別是旅遊、其他商業服務、專有權利使用費和特許費、運輸和金融服務,其出口額各自分別占服務貿易出口總額的24.17%、17.63%、16.75%、15.65%和11.82%。同時,政府服務、個人文化和娛樂服務、計算機和信息服務、保險、通訊、建築服務分別占比4.15%、3.18%、2.58%、2.09%、1.75%和0.24%,合計在15%以下。2007年,美國服務貿易進口結構中,進口比重超過10%的部門分別是運輸、旅遊、其他商業服務和保險服務,其進口額分別占服務貿易進口總額的25.27%、21.62%、13.91%和11.31%。同時,政府服務、專有權利使用費和特許費、金融服務、計算機和信息服務以及通訊服務分別占比9.64%、6.62%、5.01%、3.92%和2.09%,而個人文化和娛樂服務以及建築服務比重較小,分別是0.45%和0.16%。綜合美國服務行業進出口所占比重,各個服務部門發展符合美國經濟特點,沒有出現比重極大的部門,即部門間發展未表現出嚴重失衡現象。同時,以資本、技術密集型為主的新興服務部門出口占出口總額比重突出,在美國服務貿易出口結構中處於主體地位。

 (2)中國服務貿易逆差持續擴大,各部門發展有所失衡
  中國服務貿易在1984—1995年間保持小額順差,1995年開始出現逆差,後進入持續逆差狀態,並且自2002年開始逆差規模逐年擴大,特別是加入WTO後,服務貿易逆差更加顯著。其中,2004年服務貿易逆差額達到最高值95.5億美元,2004年以後服務貿易逆差呈現小幅縮小之勢。但2008年和2009年中國服務貿易逆差規模進一步擴大,分別達到115.6億美元和296億美元,2008年服務貿易逆差額比2007年增長51.9%,2009年比2008年增長56.1%。2009年中國服務貿易主要逆差行業為運輸、專有權利使用費和特許費、保險和旅遊,逆差額分別是230、106、97和40億美元。
  中國服務貿易出口結構中,旅遊服務貿易占比第一,2000年達到53.34%,自2004年之後呈現遞減趨勢。運輸服務貿易占比第二,且在2000—2008年間占比逐年上升[1]。而資本、技術密集型的通信、專有權利使用費和特許費、計算機和信息服務、金融服務貿易占比最小。可見,中國一直以傳統服務貿易為主,資本、技術、知識密集型服務貿易發展水平與傳統服務貿易相比差距較大。盡管如此,中國傳統服務貿易所占比重呈現逐年縮減趨勢,如旅遊服務部門,而資本、技術和知識密集型服務部門占比逐年遞增,尤其是咨詢服務,2008年占中國服務貿易出口額12.33%。2008年,中國服務貿易進口結構中,進口比重超過10%的部門是運輸、旅遊和其他商業服務,分別是31.67%、22.75%和14.55%,合計70%左右。同時,咨詢、保險與專有權利使用費和特許費分別占比8.52%、8.02%和6.49%,而建築與計算機和信息服務分別占比2.75%和1.99%。通訊、金融、個人文化和娛樂服務以及政府服務占比較小,合計為2%以下。綜合中國服務行業進出口占比,部分行業占比極大,中國服務部門出口出現嚴重不平衡現象。
  3.服務貿易地理方向比較
  (1)美國服務貿易地理方向多元,涵蓋多個經濟體類型
  英國、加拿大、日本、德國、墨西哥、愛爾蘭、法國、瑞士、中國和荷蘭是2008年美國前十大服務出口市場,占美國服務出口總額的55.19%。在前十大出口市場中,歐盟成員國占據五席,包括英國、德國、愛爾蘭、法國和荷蘭,合計占美國服務出口總額的27.77%。英國、德國、日本、加拿大、百慕大、法國、墨西哥、瑞士、印度和愛爾蘭是2008年美國前十大服務進口來源地,占美國服務總進口額的56.29%。在前十大進口市場中,歐盟成員國占據四席,包括英國、德國、法國和愛爾蘭,合計占美國服務進口總額的26.45%。事實上,歐盟、加拿大、日本、墨西哥和瑞士分別是美國前五大服務貿易夥伴。
  歐盟是美國服務出口最大的目標市場,2008年,歐盟27國進口美國服務項目占全美服務出口總額的37.3%。同時,歐盟也是美國服務進口的最大來源國,從歐盟進口服務的增長率也高於從其他國家的進口增長率。就地區性而言,西歐和中歐國家是美國服務貿易的主要夥伴,交易多集中於計算機和信息服務及通訊服務。加拿大和日本是美國服務第二和第三大出口市場,分別占比8.71%和7.84%。加拿大與美國無論是地理位置、生活方式還是經濟環境都有極大相似之處,因而加拿大不僅是美國服務輸出的主要接受國,還是美國服務進口的主要來源地,這在運輸、旅遊和其他商業服務方面體現尤為顯著。近年來,伴隨著美國日益重視亞洲和環太平洋服務市場的拓展,韓國從1987年開始逐步成為美國生產性服務出口的最大國家,同時,新加坡、中國、菲律賓、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等服務市場增速很快。據WTO統計,2008年美國與中國雙邊服務貿易額為260億美元,同比增長13.1%,占美國服務貿易進出口總額的2.7%。其中,美國對中國服務出口160.9億美元,同比增長13.3%;進口99.2億美元,同比增長12.8%。美國對中國服務貿易順差額為61.7億美元,同比增長14%。
  綜合看來,歐盟、加拿大、日本、瑞士、墨西哥和中國等國家在美國十大服務出口目標國之列,也是美國十大服務進口來源國的一部分。可見,美國服務貿易市場以發達國家為主,同時也包括墨西哥和中國的發展中國家,呈現出市場多元化特點。
  (2)中國服務貿易地理方向集中,側重發達國家和地區
  2008年,香港地區、美國、歐盟、日本和東盟是中國前五大服務出口市場。香港地區、歐盟、美國、日本和東盟是中國前五大服務進口來源地。中國服務貿易進出口市場集中在香港及發達國家和地區,近年來東盟各國市場在中國服務貿易中的地位才有所提升。
  香港地區由於地理位置、政治、經濟因素等特點,一直是中國服務出口主要目標市場,在旅遊、運輸、建築服務和咨詢服務方面體現尤其明顯。在旅遊服務方面,中國旅遊市場主要集中在香港地區、中國臺灣、日本和韓國等亞洲國家和地區,占比60%左右,其中香港地區是旅遊服務中的最大進出口市場。在運輸服務方面,香港地區也是中國第一大出口市場,占中國運輸服務出口總額的33%。在建築服務方面,香港地區不僅是中國第一大出口市場,也是中國第二大進口來源地,僅次於東盟。此外,香港地區是中國咨詢服務第一大出口市場,在咨詢服務進口方面,香港地區和歐盟占據中國咨詢服務市場50%的份額。近年來,伴隨著東盟的日益強大以及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協定的簽署,東盟不僅逐步成為中國貨物貿易的主要市場,而且逐步成為中國服務貿易的重要夥伴,其中,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菲律賓和越南等服務市場增速較快。與此同時,伴隨中國經濟增長,歐盟逐步超越美國成為中國服務貿易重要合作夥伴,在建築、保險、咨詢和計算機及信息服務方面貿易聯系日益緊密。
  4.服務貿易體制法規比較
  (1)美國服務貿易管理體制完善,相關法律法規較健全
  美國服務業長期保持的比較優勢和服務貿易的快速發展與美國重視服務貿易發展密不可分,表現為美國完善的服務貿易管理體制、健全的法律法規。鑒於國際服務貿易與貨物貿易的差異,不能通過關稅措施對服務貿易實施保護,所以一國服務貿易管理體制和相關法律規範對該國服務貿易發展意義重大。
  在服務貿易管理制度方面,美國服務貿易管理機構主要是商務部和貿易代表辦公室[2]。其中,商務部負責服務貿易的具體管理工作,如統計服務貿易數據、制定服務貿易政策等,貿易代表辦公室則具體參與和負責服務貿易領域的國際談判和協調等事務。這種管理體制的主要特點是:第一,強大的談判能力不僅能將有利於美國自身的貿易政策貫徹到世界服務貿易體系中,還能加強美國對服務貿易的執行與監督能力。第二,實現貿易促進和貿易救濟相結合,在積極促進和擴大服務出口的同時,能夠快速針對服務進口及國外服務企業對國內服務業帶來的損害采取多種救濟措施。

  在服務貿易法律法規方面,美國服務貿易法律法規以國會和聯邦政府行政命令為主[3],包括了對外貿易綜合法案中的部分條款、對各個服務部門立法的相關條款和針對部分行業專門規定的市場準入制度等,但是各州也會單獨對服務貿易立法,如保險業和專業服務業的市場準入條件和限制法令就是由美國各州各自制定的[4]。此外,美國各州也會依據自身優勢行業制定服務貿易支持政策,如針對證券交易、企業產權等方面分別制定了《證券交易法》、《商標法》等。
  (2)中國服務貿易管理體制不順,相關法律法規不健全
  中國服務貿易整體水平處於世界中下遊水平,究其原因是中國經濟結構存在失衡,配套的立法工作沒有快速、全面展開,導致中國還未形成具有國際比較優勢的服務行業。所以,改革中國服務貿易管理體制,健全服務貿易相關法律法規對中國服務貿易未來發展具有深遠意義。
  在服務貿易管理制度方面,中國服務貿易相關戰略和政策主要由商務部通過服務貿易司具體制定和協調,隸屬於商務部的服務貿易司還承擔第三產業利用外資、雙邊及多邊國際談判等事務。但在實際中,以上大部分工作是由中央其它部委及地方政府執行。這種管理體制存在諸多缺陷,主要表現為:第一,服務貿易整體缺乏統一的管理部門,各有關職能部門相互之間銜接不到位,降低了服務貿易管理效率,不利於中國服務貿易與國際市場接軌。第二,多頭管理現象導致中國對服務業的劃分標準、統計口徑等缺乏統一性,這與世界發達經濟體間缺乏一致性,在貿易往來中易引發摩擦[5]。
  在服務貿易法律法規方面,中國服務貿易立法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法》為核心,以國家頒布的外資法為重要組成部分,以各部分制定的具體規定為支撐,具體規範中國服務市場。一直以來,中國服務貿易相關法律法規的制定相比中國發展速度嚴重滯後。中國雖然在近幾年先後頒布了《商業銀行法》、《保險法》、《廣告法》、《海商法》和《外資金融機構管理條例》等服務貿易相關法律法規,但互聯網通訊、電子商務等許多領域仍缺乏強有力的法律支持。此外,在已經制定的法律法規之間,仍然存在有漏洞、有矛盾的現象,這嚴重削弱了中國服務貿易相關法律法規的權威性和執行力。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二、後危機時代世界服務貿易發展趨勢
  綜合以上比較分析可以看出,美國服務貿易的領先優勢來源於其服務業和服務貿易間已形成相互促進的良性循環態勢。具體而言,美國高度發達且結構合理的服務業為服務貿易的發展打下了良好基礎,並保證了美國服務貿易的全球持續領先地位。服務出口的不斷擴大吸引了國際更多資本和人才流入各個服務行業,這樣既有利於先進技術和各個生產要素有效結合,保證了服務業競爭優勢的最大發揮,也進一步推動了信息技術的高速發展。伴隨著信息技術的提高,美國服務貿易在原來基礎上逐步趨向於服務貿易方式的網絡化、服務貿易內容的廣泛化和多元化以及服務貿易區域的國際化,服務質量進一步提高。簡言之,就是“國內經濟領先—服務業發達—服務貿易發展”的循環路線。當然,美國服務貿易和服務業的全球領先地位,與健全的服務貿易管理制度和完善的服務業立法是分不開的。
  在此次金融危機中,全球服務貿易雖然有所波動,但就服務貿易本身而言,其受到世界和國家經濟的影響程度要遠遠小於貨物貿易,換言之,國際金融危機只是暫緩了各國服務業的發展,全球服務貿易蓬勃發展的趨勢沒有改變。後危機時代世界服務貿易將會呈現如下趨勢。
  1.服務貿易結構更加平衡
  國內外諸多學者研究表明,發展服務貿易可以搞活經濟,增強經濟的靈活性,這樣能有效應對外界沖擊,實現經濟結構的平衡發展。通過此次危機,各國充分認識到發展服務貿易的必要性和緊迫性,世界產業結構將繼續作用於服務貿易,驅動其快速發展。第一,隨著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高新技術產業發展的加快,國際產業轉移的速度和規模將持續擴大。一是服務業較不發達的國家,其轉移重心將從制造業轉向勞動密集型的服務業。二是服務業發展有一定水平的國家,其服務業轉移重心更傾向於從勞動密集型轉向金融、保險和咨詢等資本技術密集型,這些服務業也會成為後危機時代全球產業轉移的重點領域。第二,伴隨著技術進步和經濟全球化的發展,國際分工更加細化,許多原本依賴於制造業的服務行業逐步獨立出來,使世界服務業和服務貿易結構得到進一步完善。第三,2009年哥本哈根氣候大會的召開標誌著世界範圍內能源競爭加劇,環境問題日趨嚴峻,這給世界貿易發展帶來巨大挑戰。服務貿易自身低能耗、低汙染、高附加值、高經濟貢獻度、吸納就業人數多的特點正好符合世界經濟持續發展的前提,是各國發展低碳經濟、綠色經濟的新動力。
  因此,危機過後,伴隨著各國越來越重視資本、技術和知識密集型的新興服務貿易,當前以貨物貿易及傳統服務貿易占較大比重的局面將得到明顯改善,全球服務貿易結構將更加平衡。
  2.服務市場競爭更加激烈
  此次危機中服務業和服務貿易對經濟的推動作用促使發展中國家將更加積極主動地制定支持服務業發展的宏觀政策,並逐步開放各自服務市場,涉及旅遊、運輸、保險、咨詢、金融、計算機和信息等服務市場,吸引外國資本和國際人才註入本國服務業,通過提升行業資本構成和人力資本構成,全面融入到全球服務市場中。近年來,亞洲地區普遍的開放性政策為亞洲各國自身服務業及服務貿易發展帶來機會,推動亞洲地區逐步成為世界服務貿易的重要市場。後危機時代,無論是各國出於自身發展需要主動開放服務市場,還是外部因素作用被動開放服務市場,毋庸置疑的是世界各國服務業將更加開放,各國將逐步實現“服務業—服務貿易—國內經濟”三位一體的良性互動格局。
  伴隨著服務出口市場和進口市場逐步開放,市場呈現多元化態勢,盡管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間服務業競爭力差距較大,但這種差距最終會越來越小。為了擴大服務市場份額,越來越多的發展中國家參與到全球服務市場上,伴隨著服務提供者逐漸增多,出現同一市場存在多個服務提供者的局面,發達國家之間、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發展中國家之間的競爭將更加激烈。
  3.服務貿易壁壘更加廣泛
  當代國際貿易已經從原來傳統的貨物貿易拓展到了涵蓋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的更廣泛的領域。同時,伴隨著服務貿易在國際貿易中地位日益突出,服務貿易成為各國政府貿易保護的重點領域。第一,世界各國逐步開放相關服務業,服務業整體開放度不斷上升,伴隨全球服務業的發展,全球服務業各部門間融合度不斷提高,新的服務貿易摩擦應運而生,這些摩擦不僅來源於發達國家,也來源於發展中國家。第二,由於國際服務市場參與主體的多元化、服務需求的復雜化、服務範圍的廣泛化,世界服務市場競爭愈加激烈,各國出於自身的經濟利益,為保護本國銀行、保險、信息等敏感部門免受外來競爭紛紛設立貿易壁壘。第三,危機過後,在世界經濟從衰退走向緩慢復蘇的進程中,由於全球主要經濟體復蘇進程的差異性,部分國家為提高國內就業率和保護國內市場,貿易摩擦也從貨物貿易各項產品向服務貿易單個部門及整個行業擴散,這對未來產業遭受損害埋下隱患,由此進一步體現出服務貿易壁壘廣泛化的趨勢。

  後危機時代,無論是世界服務業及服務貿易發展導致的服務貿易摩擦增多,還是由於各國政府為保護本國經濟和國內市場設立服務貿易壁壘,其涉及服務業內容將更加廣泛,服務貿易壁壘將更加普遍。
  三、後危機時代中國服務貿易發展的對策
  全球進入後危機時代,在世界服務貿易結構更加平衡、服務市場競爭更加激烈、服務貿易壁壘更加廣泛的背景下,中國應依據國情,加快國內相關服務業的發展,縮小中國服務貿易逆差,在提高服務業對國民經濟貢獻度的同時,健全服務貿易管理體制和相關法律法規,真正提升中國服務業和服務貿易的整體競爭力。
  1.加快國內服務業發展,強化微觀主體競爭能力
  中國無論是服務業發展水平對服務貿易發展的推動力度,還是服務貿易發展對經濟拉動力度均不足,服務業國際競爭力無論是出口方面還是進口方面均較弱。因此,中國若想從根本上提高國內服務業競爭力,縮小與美國在服務業及服務貿易方面的差距,必須從提高微觀主體競爭力著手,在加大服務業科技研發及自主創新力度的同時,重點關註服務業人才培養。第一,加大服務業各部門技術投資,鼓勵自主創新。技術投資具體表現為相關技術基礎設施的建設,如經濟技術數據庫、信息共享系統等,為技術創新奠定良好基礎。此外,在引進先進技術過程中,服務業不能一味引進而不進行消化、吸收、再創新,要保證科學技術的優勢得到充分發揮。所以,結合中國自身經濟特點,在大力引進國外先進技術基礎上實現有效的再創新,真正達到“科學技術—服務業—服務貿易”三者的循環效應。第二,註重服務業人才引進,加大人才培養力度。先進技術的引進必須與人力資本有機結合才能發揮出最大效應,才能促使中國服務業及服務貿易競爭優勢發揮出來。因此,一是針對中國現有服務人員進行多層次培訓,多渠道設立職業培訓機構。二是依據中國服務業從業人數特點及其分布狀況,有計劃、有目的地適時調整高等院校及職業類院校相應專業設置。三是加強國際間合作與交流,多渠道引進高級短缺人才。通過人才培訓、人才培育、人才引進等措施從根本上解決中國專業服務人才數量不足、質量不高的問題。
  2.縮小國內服務貿易逆差,把握服務業開放速度
  服務業拉動經濟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中國服務業只有個別部門如旅遊、運輸、建築等發展突出,大部分行業及部門拉動經濟發展的能力沒有得到充分發揮,這在信息技術、金融、保險和資訊類等新興服務業表現尤為明顯。所以,中國應以縮小服務貿易逆差為目的,積極擴大傳統服務貿易出口的同時,分層次、有重點地開放中國資本、技術、智力密集型服務業[6],並控制服務業開放速度。第一,維持中國傳統服務貿易固有優勢,積極擴大勞動密集型服務貿易出口。一是加大傳統服務部門的營銷力度,提升傳統服務部門的競爭力,提高傳統服務部門對經濟的拉動能力。如將旅遊和文化相結合,衍生出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旅遊服務產品,借助中國豐富旅遊資源,擴大旅遊服務貿易出口。二是重點發展運輸服務貿易中的海運服務貿易。運輸服務貿易是中國服務貿易逆差最大來源,而海運服務貿易在運輸服務貿易中占比最大,2003年開始這一比重就已超過60%。伴隨著中國海運運力的快速上升,積極調整海運結構,加大海運領域國貨國運的比重,在遵循海運逐步自由化的原則下,政府通過引導海運企業聯合與重組,提升中國海運乃至運輸服務貿易的國際競爭力。第二,適度開放資本、技術、智力密集型服務業,掌握服務業各部門開放速度。一是適度開放資本密集型行業,在開放的同時,完善這些行業的競爭機制,提高其在市場機制下承受考驗的能力。同時,通過采用和引進國際標準,促進國內智力、技術密集型服務業相關標準的規範化。二是關註經濟安全。服務業掌控大量資金、技術、信息的流進流出,影響著國內市場的穩定。如果本國服務業尚未具備國際競爭能力,過快開放可能對經濟造成嚴重影響。同時,在服務業開放的問題上,做到履行承諾但不做出超承諾的讓渡。
  3.拓展服務貿易地理方向,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定
  中國服務貿易無論是出口市場,還是進口來源地都以發達國家和地區為主,呈現市場單一化特點,這對後危機時代服務貿易尋求大發展極為不利。一旦貿易夥伴中個別區域經濟遭受嚴重沖擊,中國服務貿易及相關服務業必定受到牽連,這將阻礙中國經濟的健康發展。因此,我們應加快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和簽訂的進程,有效擴大市場半徑,並拓展中國服務貿易地理方向,有效地分散服務貿易市場過於集中和單一的風險。第一,對於已經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應強化其所涉及的服務貿易領域的合作。如在中國與新加坡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新加坡政府自由貿易協定》中,主要服務合作領域包括醫療、教育和會計等服務業,因此中國要根據自由貿易協定側重點的不同,合理利用區域貿易合作機制,有效促進中國衛生醫療、教育和財務會計等服務業的發展。第二,對於正在談判的自由貿易協定,包括中國與海合會、澳大利亞、冰島和挪威等,一是在談判進程中,加強並拓展服務業合作領域,保障雙方在部分服務貿易領域做出重要承諾。二是積極推進談判進程,爭取早日實現自由貿易區對服務貿易的促進作用,使雙邊服務貿易額迅速增長,實現其對經濟的推動作用。第三,對於那些尚未與中國建立優惠制度安排的國家,在條件成熟時積極啟動自由貿易區的談判,如在金融、保險、咨詢等資本密集型服務業中日本和韓國與中國有諸多合作,且日韓雙方在以上領域具有國際領先優勢。所以,中國在積極啟動中日韓自由貿易區談判的基礎上,需重點關註日韓具有優勢而中國缺乏競爭力的相關資本密集型服務業的發展。
  4.健全服務貿易法律法規,完善服務貿易救濟制度
  中國服務貿易管理體制存在諸多缺陷,法律法規的制定也並不符合GATS要求。因此,制定和完善既符合中國實際又不違背服務貿易總協定的法律法規是中國服務貿易發展的當務之急。就服務貿易制定統一的法律法規和政策而言,實現服務貿易管理體制和相關法律法規的配套性,同時,在貿易救濟政策制定方面,經過全球經濟危機後,更應受到中國政府的重視。第一,從中國國內經濟和就業增長出發,優先制定那些有利於環境、信息、能源、衛生醫療、交通物流及金融、保險等服務業的法律法規,以提高這些代表新經濟的服務部門的競爭力。無論是對現存法律法規進行修改完善,還是新制定相關政策,需要通過引入國際競爭政策推動這一進程。第二,完善現存服務貿易的預警機制、應對機制和爭端解決機制。一是針對服務貿易風險分布的主要行業,及時跟蹤國外相關產業及部門的政策變化,密切關註國外對中國某些行業進行知識產權調查的動向,迅速發布預警信息,實現預警信息從商務部到地方政府再到企業的順利傳遞,同時實現預警信息從地方向中央政府的有效反饋。二是針對國外對中國服務企業貿易救濟調查中的不合理、不公正做法,中國地方政府、服務企業應積極利用有關國家和地區的司法制度進行申訴。三是中國政府應積極爭取國際談判主動權,要求外國取消具有歧視性的服務貿易保護措施。同時,對國內不具有競爭優勢的服務業和敏感性服務業制定具有保護性質的法律條款,達到保護國內服務業和就業的目的。

 

參考文獻


  [1] 張曙霄,蔣庚華.中國服務貿易商品結構分析[J].東北師大學報,2009,(4).
  [2] 楊丹輝.美國服務貿易管理體制及其啟示[J].亞太經濟,2007,(2).
  [3] 焦克.中美服務貿易對比分析及對中國的啟示[J].北方經濟,2009,(11).
  [4] 謝康,陳燕,黃林軍.美國服務貿易的發展及政策分析[J].國際貿易問題,2004,(12).
  [5] 陳松洲.中國服務貿易發展的現狀、制約因素及對策研究[J].經濟與管理,2010,(2).
  [6] 王玨.分層次:發展我國服務貿易的一種思路[J].經濟管理,2009,(11).
  [7] 韓玉軍,陳華超.世界服務業和服務貿易發展趨勢——兼評中國服務業的開放與對策[J].國際貿易,2006,(10).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比較中美服務貿易及中國服務貿易發展的對策》其它版本

國際經濟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