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於ISM模型的影響中韓FTA締結因素分析

論文類別:經濟學論文 > 國際經濟論文
論文作者: 張慧智 曹玲
上傳時間:2013/10/10 14:39:00

內容摘要:本文通過構建ISM模型對影響中韓FTA締結的因素進行分析,得出不平衡的中韓對外直接投資關系是影響兩國締結FTA的最大因素;另外,貿易不平衡與摩擦、FTA戰略動機的差異、對產業“空洞化”的擔心也是影響兩國締結FTA的深層次因素。最後提出締結中韓FTA的政策建議,如不斷擴大中國對韓國的對外直接投資、縮減貿易逆差、發展產業內貿易等政策建議。

關 鍵 詞:中韓FTA ISM模型 影響因素 對策

基金項目:本文是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重大課題攻關項目“中國東北亞戰略與政策研究”;吉林大學基本科研業務費項目“朝鮮半島形勢追蹤與東北亞地區安全創新團隊”;吉林大學研究生創新研究計劃基金資助項目“加強區域創新基礎能力建設的對策研究”。

一、研究背景

1992年中韓建交以來,兩國經貿關系得以迅猛發展,雙方貿易合作的領域日益廣泛,貿易額增長迅速。據韓國關稅廳統計,1992年韓國對中、日、美的貿易額分別為64億美元、311億美元、364億美元;而到了2009年依次為1409億美元、712億美元、667億美元。2010年,中韓貿易額增長到2071億美元,同比增長32%,創歷史新高。無疑,中國已經成為了韓國第一大貿易夥伴國,韓國也成為了中國第三大貿易夥伴國。盡管兩國經貿發展迅速,但是仍然存在著阻礙兩國經貿關系進一步發展的制約因素,這些因素既包括國際環境的變化,也包括兩國自身的現實基礎。在這種背景下,兩國提出了建立中韓FTA的構想,但是就兩國目前的狀況而言,建立中韓FTA,既存在著一些有利因素,同時也存在一些制約因素。

上世紀80年代以來,作為經濟一體化形式的雙邊及多邊FTA在全球範圍內迅速發展,但是由於韓國能夠充分享受到多邊自由貿易體制的好處,無心涉及FTA;同樣中國也沒有充分重視FTA的作用。90年代末期,由於FTA在全球範圍內迅速擴大及其經濟效益的凸顯,WTO體制的局限性日益顯現,包括中韓在內的各國逐漸認識到締結FTA的重要性。

新世紀以來,中韓FTA構想逐漸得到認同。2004年APEC會議期間,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和韓國總統盧武鉉就中韓締結FTA的可行性達成共識,標誌著加快組建中韓FTA步伐的開始。2005年3月,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和韓國對外經濟政策研究院正式簽署“建立中韓FTA的可行性研究備忘錄”,就啟動“中韓FTA可行性和政策提案民間共同研究”達成協議,這項研究主要涉及中韓貿易投資,經濟合作的現狀與中韓締結FTA對各產業的影響以及政策分析。

2007年3月,中韓FTA進入官產學聯合研究階段,中國商務部與韓國外交通商部啟動了“中韓FTA官產學聯合可行性研究”,主要涉及建立中韓FTA的涵蓋領域,貿易投資自由化和對雙方產業與宏觀經濟的影響。2008年5月,韓國總統李明博在中國進行國事訪問時,與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發表了《聯合聲明》。聲明強調“雙方對中韓FTA的官產學聯合研究表示贊賞,兩國應繼續朝著互惠互利的方向積極推進中韓FTA的構建。”這表明了兩國FTA研究開始步入了一個新階段。2010年5月,中國總理溫家寶出席在韓國召開的中日韓FTA聯合官產學研究的啟動會議時,建議中韓開始FTA談判。同時,雙方商務部門也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諒解備忘錄》。2011年7月,中韓政府進一步達成協議,宣布將於年內開始中韓FTA的協商。

本文對中韓FTA影響因素進行分析,便於我們對影響中韓FTA因素的整體狀況有一個全面、清醒的認識,也可以找出制約中韓FTA的主要因素。通過運用系統工程方法系統分析各種因素之間的關系,通過解釋結構建模方法確定各因素之間的影響關系,建立鄰接矩陣、可達矩陣,形成影響因素的遞階層次關系,總結得出影響中韓FTA的深層原因、淺層原因、中層原因和表層原因,能夠為改善中韓FTA的不利因素提供指導。

二、影響中韓FTA締結因素的ISM模型

ISM(interpretative structural model)是美國學者(J. Warfield)於1973 年作為分析復雜社會經濟系統結構問題而開發出的一種系統分析方法。該方法的特點是通過系統元素間相互影響關系(包括單向或雙向的因果關系、大小關系、排斥關系、相關關系、從屬或領屬關系等)的辨識將復雜的系統分解成為層次清晰的多級梯階結構形式,使得眾多元素錯綜復雜的關系層次化、條理化。ISM 屬於概念模型,可以用一目了然的概念結構圖形象地表示系統中各要素之間的關系,是一種行之有效的結構分析方法。在此,利用ISM 分析中韓FTA影響因素之間的結構關系具有較好的適用性和現實意義。

(一)中韓FTA影響因素分析

為計算簡便,本文在參考大量文獻的基礎上選取以下指標作為影響中韓FTA的因素建立ISM模型。構成中韓FTA的各個子系統之間是相互聯系的,其中包括經濟因素(子系統1)、政治因素(子系統2)、文化因素(子系統3)和其它因素(子系統4)。經分析,這些因素對於中韓FTA的影響較為顯著,也可以說是影響中韓FTA的主導因素。其中,子系統1又包括貿易結構、產業結構、技術差異等;子系統2又包括FTA戰略動機、政治關系、地緣政治以及經濟制度等;子系統3又包括儒家文化、歷史心理等方面;子系統4又包括對產業空洞化的擔心等。為計算簡便,本文在參考大量文獻的基礎上選取以下指標作為影響中韓FTA的因素建立解釋結構模型。

S1(貿易結構的互補):中韓建交以來,兩國貿易規模不斷擴大,同時貿易結構也不斷深化。20世紀90年代,中國向韓國出口的大部分是農產品、礦物質原材料、紡織品、賤金屬等技術含量和附加價值低的資源與勞動密集型商品;而韓國向中國出口的商品主要集中在化工、電子、機械、船舶等技術含量和附加值高的技術和資本密集型產品。

S2(產業結構的互補):目前,我國經濟基本處於產業鏈的末端,而韓國經濟處於產業鏈的中端,韓國的一些過剩產業和被淘汰的產業正在向中國轉移,這說明兩國產業結構存在較強的互補性。從以往的經貿關系來看,中國在勞動與資源密集型產業具有比較優勢,韓國在資本與技術密集型產業上具備比較優勢,而這種較強的產業優勢互補性也決定了兩國未來的經貿利益。

S3(對產業“空洞化”的擔心):中國的工業制成品,特別是鋼鐵、汽車與化工等行業的生產技術相對落後,建成中韓FTA後,中國將大量進口韓國高端鋼鐵、汽車等工業品,給本土產業帶來巨大沖擊。另外,中韓FTA建成後,為了滿足中國的貿易需求,韓國企業會將生產重心轉移到技術密集型產業上,期待產業結構的高度化與高附加值化,因此韓國低附加值的產業部門將進行結構上的調整,這些調整將為韓國帶來巨大的經濟負擔。因此,這也成為了中韓FTA建設中的阻力。

S4(貿易不平衡與貿易摩擦):盡管中韓兩國在貿易結構有很強的互補性,但是中國對韓國的貿易逆差逐年擴大。中韓貿易逆差已經成為了兩國經貿合作比較棘手的問題。不僅持續多年的貿易逆差一直難以改變,而且貿易摩擦事件也層出不窮,更多的貿易摩擦集中在農產品領域。締結中韓FTA後,中國將要求韓國擴大農產品貿易自由化的範圍,加快農產品貿易自由化進程,但是韓國擔心改變對農業的保護政策,加快農產品的自由化進程會威脅其糧食安全,給農產品帶來沖擊。

S5(技術的差異):韓國具備較強的加工和生產技術及高新技術上的優勢,而中國在基礎技術和航空航天技術水平較高;中韓兩國核心技術發展水平也存在著差異性與互補性,這為雙方開展技術合作提供了可能性。

S6(FTA戰略動機的差異):中韓兩國推進FTA的戰略動機各不相同。韓國希望中韓FTA的建立可以有效控制兩國之間的貿易摩擦,減少貿易糾紛,進一步完善兩國的貿易互惠政策;保護國際經營能力不足的韓國中小企業;增加對中國的投資,特別是增加在東北三省的投資擴大與朝鮮交流合作的機會,促進朝鮮半島的統一與東北亞的和平。中國希望通過FTA的締結,增強國際競爭力,促進貿易自由化進程;拓展政治安全關系,沖擊美國在亞洲的圍堵戰略;不斷提升中國在國際政治格局與多邊體制中的地位,實現亞洲區域經濟的繁榮與發展。

S7(共同的儒家文化):中韓兩國有著得天獨厚的地緣優勢,是隔海相望的近鄰,文化交流的歷史源遠流長。早在中國的隋、唐時期開始,中韓兩國人民互相學習,彼此交流借鑒,創造了燦爛的文化。兩國文化一脈相承,都起源於中國的儒家思想,因此兩國民眾有著天生的親近感,文化傳統相近使兩國國民更容易互相溝通和理解。中國的悠久歷史、深厚的文化底蘊和資源對韓國人民有強大的吸引力,同時韓流也在中國開始風靡。近些年來,中韓兩國的民間交流也向著更深、更廣的方向發展。2007年,“中韓交流年”項目正式啟動,中韓雙方開展了形式多樣的交流活動。兩國之間文化上的交流與互相融合為建立中韓FTA奠定了深厚的感情基礎,進一步擴大了互利合作,促進了兩國的共同發展。

S8(政治關系的平穩):1992年中韓建交以來,始終保持著睦鄰友好政治關系,不斷建立和完善兩國政治和安全對話機制,兩國高層領導人不斷進行互訪和會晤。1998年,兩國政府確立了“面向21世紀的合作夥伴關系” 。2003年,兩國領導人再次簽署《聯合聲明》,聲明強調將“面向21世紀的合作夥伴關系”進一步提升為“全面合作夥伴關系”。2008年5月,兩國政府又將“全面合作夥伴關系”提升為戰略合作夥伴關系,中韓關系實現了質的飛躍。中國支持朝鮮半島統一,同時與南北雙方都保持睦鄰友好政治關系,韓國也宣布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承認只有一個中國,支持中國統一。中韓兩國政治關系的平穩發展,為雙方推進自由貿易區進程鋪平了道路。

S9(歷史心理因素):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騰飛,中國已經逐漸成為東亞地區經濟發展的動力,一部分韓國人認為中國經濟和政治地位的提升會導致中國重新恢復古代支配亞洲的“朝貢體系”的模式,過度的依賴中國會導致韓國被吸納入“中華經濟圈”,成為中國經濟的附庸。因此,這種心理因素也成為了兩國締結FTA的障礙。

S10(地緣政治因素):地緣政治的觀點認為:誰控制了邊緣地帶,誰就能控制歐亞大陸,從而決定世界的命運。朝鮮半島特殊的地理位置決定了它成為陸權國一一中俄、海權國一一美日權力交匯的核心。地處朝鮮半島的韓國同時面對海陸兩個方面,因此日本、美國和俄羅斯等均積極尋求與韓國締結FTA,鞏固和提升各自在東北亞地位。對於俄羅斯來講,韓國和其締結FTA的主要推動力是石油等資源的吸引力,而俄羅斯也能憑借資源優勢增加其在東北亞地區的戰略優勢。對於日本來講,積極與韓國締結FTA有利於加快實現政治大國的進程,防止中國成為東亞主導國。美國作為全球最大的進口市場與軍事強國,對東北亞地區經濟一體化表現出了高度關註。韓國為了在東北亞地區能夠良好的生存發展就不能擺脫對美國的依賴。同時,美國為了增強在東亞經濟合作中的作用,穩固在亞洲的經濟地位就必須牽制中國,牽制中韓融合。因此美國想利用韓國達到牽制中國的目的。而防範與牽制中國是美韓簽署FTA的一個重要因素,美國希望通過美韓FTA加強與東亞的經貿聯系,阻礙韓國進入中國經濟圈,削弱中國在東亞地區的影響力。韓美FTA的簽訂使中韓FTA的締結雪上加霜,兩國FTA談判難度加大。

S11(中韓雙邊直接投資關系失衡):近些年來,韓國對華投資始終保持在世界其他國家投資對華投資的前幾位,韓國對中國直接投資規模增長較快,但是中國對韓國投資的比例和規模不大。 2010年,中國對韓國累計投資12億美元,在中國對外投資的國家中排第15位。同年,韓國對中國的投資為318億美元,占韓國總對外直接投資的五分之一。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二)ISM模型構建

建立鄰接矩陣A。通過對有關文獻內容的閱讀和分析,確定影響要素之間的相互關系,根據選定的11個系統要素之間的關系建立鄰接矩陣。
基于ISM模型的影响中韩FTA缔结因素分析
基于ISM模型的影响中韩FTA缔结因素分析

其中,“1”表示要素Si對Sj有某種二元關系。“0”則表示沒有某種二元關系。

求解可達矩陣M。利用MATLAB對公式M=(A+I)r-1=(A+I)r進行編程,其中I為單位矩陣,通過執行MATLAB編寫的叠代程序得可達矩陣M 如下。

基于ISM模型的影响中韩FTA缔结因素分析

進行區域劃分。先求要素的可達集R(Si),先行集A(Si),共同集C(Si)和起始集B(S),結果,如表1 所示。

基于ISM模型的影响中韩FTA缔结因素分析
求解層級劃分矩陣。通過編寫的MATLAB程序可以得到層級劃分矩陣L。

基于ISM模型的影响中韩FTA缔结因素分析

建立遞階結構模型圖。由於本文分析對象是中韓FTA,解釋結構模型用來表征系統內各因素對中韓FAT(代號S0)的影響以及系統內各個因素的相互關系,因此,在最後的遞階結構模型中,應將中韓FTA加入放在第一層次。本文省去中間過程,直接給出最後的遞階結構模型圖,如圖1所示。基于ISM模型的影响中韩FTA缔结因素分析

三、中韓FTA系統的ISM模型分析及對策建議

(一)結構模型分析

從上述得出的ISM遞接結構模型圖可知,影響中韓FTA構建的因素有四個級別,第一級是中韓雙邊直接投資關系失衡;第二個級別是貿易結構和產業結構的互補、對產業空洞化的擔心、貿易不平衡與摩擦、FTA戰略動機的差異、共同的儒家文化和穩定的政治關系;第三個級別是技術的差異和歷史心理因素;第四個級別是地緣政治因素。

(二)締結中韓FTA的對策建議

1.不斷擴大中國對韓國的對外直接投資

一般來說,一個國家的經濟水平與對外直接投資有很大關系。目前,我國的海外直接投資已經具備了經濟條件,未來一定時期內,逐步加大對國際特別是韓國的對外直接投資有重要意義。1995年以來,韓國一直在改善國內的投資環境,但是由於勞工成本高、外資企業本地化難度高和經營風險高等因素一直影響著中國企業進入韓國境內。所以,中國企業要不斷克服困難,加大中國企業“走出去”力度,不斷擴大在韓國的對外直接投資份額。

2.縮減貿易逆差,發展產業內貿易

中國對韓國貿易逆差逐年擴大,中韓貿易結構趨同。中國要不斷改善兩國之間的貿易赤字,實現兩國產業互補。因此,我國要不斷調整產業的發展方向,實現產業內貿易的水平分工,特別是從以傳統產業為主的垂直分工,通過產業內貿易轉向水平分工,在產品層次上實現差異化戰略,不斷削減對韓貿易赤字。我國要加強對高技術含量與附加值產業的研發力度,吸引韓國企業在華投資,鼓勵本國企業的產品創新與推廣,加強與韓國尖端技術產業的交流與合作,促進兩國產業內貿易的發展。

3.確定敏感產業,實現合理過渡

在中韓FTA締結前,我國要審時度勢,對於敏感產業的部門要安排合理的過渡期,盡量采取分階段減免關稅的方式,從而降低對敏感產業結構調整的成本。中國的農產品對韓國農業的沖擊一直是FTA談判中的阻力,如何確定農產品關稅減免的品種及時間安排是談判的重點。另外,我國的紡織品、工業制成品等產業在中韓FTA締結後將受到巨大沖擊。我國要盡量避開對這些產業的貿易自由化程度談判,先就沖擊小的產品的貿易自由化達成協議,先易後難、先局部後整體的解決敏感產業的貿易自由化問題。

4.做出適當讓步,換取更多的合作機會

中韓FTA的簽訂對於東北亞經濟一體化,促進東亞地區的和平與穩定意義重大。在雙方FTA談判進程中不可避免的會遇到各種問題與爭執,我國有必要做出適當讓步,暫時放棄一小部分利益,換取更多的合作機會。為了減少韓國對“產業空洞化”的擔憂,我國可以制定某些在華韓企的投資金額限制等條款;對於韓國的農產品開放問題,我國也可以暫時擱置到未來的多邊機制中去解決。總之,我國要做出適當讓步,采取向前看的積極態度,爭取早日締結中韓FTA協議。

參考文獻

[1]婁朝暉.中韓FTA 的締約策略分析[J].國際貿易問題,2010(12).
[2]程偉,吳昊.建立中韓FTA過程中的農產品貿易安排構想[J].東北亞論壇,2008(3).
[3]王厚雙.中日韓自由貿易區與老工業基地振興互動關系研究[M].沈陽:遼寧人民出版社,2004.
[4]許興鎬.中韓建立FTA 的進程與阻力[J].經濟研究,2009(4).
[5]齊敏.中日韓合作的務實戰略[J].東嶽論叢,2009(7).
[6]杜尚澤.溫家寶出席第三次中日韓領導人會議[N].人民日報,2010—05—31.
[7]Yoichi Funabashi.Japan-Korea FTA cornerstone of the East Asia Community[J].East Asia Forum.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基於ISM模型的影響中韓FTA締結因素分析》其它版本

國際經濟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