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中心-外圍”視角下的沙特石油經濟

論文類別:經濟學論文 > 國際貿易論文
論文標簽:石油化工經濟論文 中國石油經濟論文
上傳時間:2016/6/28 6:31:00

【摘要】 如果從沃勒斯坦的“中心-外圍”理論來審視沙特的石油經濟,我們可以看到石油經濟因其初級原油生產及其地租特性而成為世界經濟圈的外圍經濟;但在阿拉伯經濟圈中,石油經濟又因其“衍生依附”和“潛父權制”優勢成為了阿拉伯世界的中心經濟。一定意義上而言,沙特石油經濟屬於世界經濟圈的半外圍經濟。

【論文關鍵詞】 沙特 石油經濟 外圍經濟 中心經濟

沙特阿拉伯(以下簡稱沙特)因其強勢的石油王國地位,深邃奧秘的文明以及保守政治開放經濟的完美結合,吸引著全球關註的目光。尤其是素有“黑金子”之稱的沙特石油,更是在國內外經濟、能源市場上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據統計石油收入能夠占據到沙特出口總收入的90%,預算收入的75%-85%和GDP的45%;並且非石油生產部門如建築業、運輸業、制造業等以石油導向為基礎的投入已超過總投資的55%。[1]而且沙特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儲量國和出口國,其石油儲量占世界總儲量的22.1%,儲采比長達67.8年;日出口量為6813.1桶,占歐佩克日出口量的31.56%。沙特石油價格的變化不僅對沙特經濟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一定程度上也對世界石油市場的穩定構成影響。由此更需要我們加深對沙特石油問題的認識。

從沃勒斯坦的“中心-外圍”理論來審視沙特的石油經濟,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石油經濟因其初級原油生產及其地租特性而成為世界經濟圈的外圍經濟;但在阿拉伯經濟圈中,石油經濟又因其“衍生依附”(derivative dependency)和“潛父權制”(preoccupied paternalism)優勢成為了阿拉伯世界的中心經濟。所謂沃勒斯坦的“中心-外圍”理論,主要是認為世界經濟由不同的區域經濟圈所構成,世界經經濟圈的中心經濟、外圍經濟時間結構上是歷史地延續,空間結構上是適時地變化。[2]

本文所指的石油經濟,主要是指以石油工業發展為基礎,所形成的前向、後向相關聯系產業。為清楚闡明沙特石油經濟的雙重特性,本文主要以20世紀70年代石油繁榮時期為考察段限。

      沙特石油經濟—世界經濟圈的外圍經濟

關於外圍經濟的特征,沃勒斯坦曾指出外圍國家由於專業化生產融入到世界經濟圈,但又因專業化生產而被邊緣化;外圍經濟的生產只是一種簡單生產再重復。[3]如果我們以此來分析沙特的石油經濟,就會清楚地看到石油經濟所處的外圍依附地位。沙特依靠原油出口和世界保持聯系,但對原油出口的依賴,很容易形成簡單再生產。我們可以參看沙特的石油出口比例表。

沙特石油出口比例表

(單位:百萬桶)

年份 原油(Crude) 提煉油(Refined)
1970 1174.論文2 207.9
1971 1528.2 193.9
1972 1988.0 207.2

沙特石油出口比例表(續表)

(單位:百萬桶)

年份 原油(Crude) 提煉油(Refined)
1973 2557.0 212.4
1974 2819.7 210.6
1975 2409.4 175.3
1976 2939.6 205.8
1977 3142.1 188.4
1978 2812.7 178.4
1979 3218.5 178.4

來源:SAMA, Statistical Summary, 1st issue, 1978. P.43; Annual Report,1979. P.20; Kingdom of Saudi Arabia, Ministry of Petroleum and Mineral Resources,Economics Department, Petroleum Statistical Bulletin, 1979.PP.31-32

從上表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20世紀70年代沙特的石油經濟是典型的依靠初級產品出口的資源型經濟。1970-1978年,原油出口從1174.2百萬桶增加到了1979年的3218.5百萬桶。相比之下,提煉油的出口卻從207.9百萬桶下降到了178.4百萬桶。按照資源稟賦論,我們不難理解沙特的原油生產具有比較優勢。據估算,如果沙特原油生產的成本指數為1,那麽委內瑞拉的成本指數就為1.6,美國為4.1,墨西哥灣為7.2,北海為9.7,阿拉斯加灣為12.5。再加上沙特石油易開采,種類多,具有“級差地租”優勢,也使得沙特輕質原油價格1970年僅為1.30美元(下同),1971年為1.65,1972年為1.90,而同期北海原油價格則分別為2.23、3.21、3.61。[4]

但是對初級產品的過度依賴,必然會加深沙特對世界經濟的依附,一定程度上也會使得石油生產成為一種為獲取利潤的簡單再生產。盡管石油不同於一般意義上的初級產品,但由於不同的勞動分工所形成的經濟差距和資本轉移,沙特無力改變。更多情況下沙特也只是依靠溫和石油政策,實現妥協性地依附發展。沙特石油經濟的最明顯表現就是“地租經濟”的形成。

所謂地租經濟,是指國家的收入“主要來自於外部,比如石油租金,而非國內生產的過剩資本。”[5]經濟學角度來說,石油地租是供給彈性相對不足情況下的石油收益。對沙特而言,租金收入包含著稀缺租金、差異資源租金和壟斷租金三種租金形式。稀缺租金是指沙特石油資源的非彈性供應所帶來的收益;差異資源租金,是源於沙特石油質優、儲油層淺、油井自噴率高、外運方便所形成的差異收入;壟斷租金,則是70年代沙特石油民族主義成功後的國家壟斷收入。據此,有學者指出沙特的地租成分能夠占到85%以上。[6]但是租金的獲取,卻嚴重依賴於外部。據統計,沙特人口的經濟參與率僅為22.2%,其中男子為43.3%,女子為0.5%。相比之下的外籍人口經濟參與率卻遠高於沙特人,1970年男子為67.3%,女子為3.6%。[7]這樣,石油地租經濟在形成食租階層的同時,並沒有產生生產階層,形成不了赫希曼所說的“聯系效應”。石油產業反而成為了“飛地型”經濟,也即石油經濟和國民經濟其它部門缺乏前向、後向聯系,成為了依附於世界經濟的獨立個體;也因此成為了美國的第51個州。[8]

石油外圍經濟的確立,也就意味著成為了世界經濟的依附經濟。那麽石油經濟究竟是不是工業經濟的反應,並受到後者的制約呢?對此阿拉伯學者曾給出了一系列的衡量標準。諸如外資結構、引用技術狀況、進出口比例,以及滿足自身國民經濟發展的能力和出口對經濟增長的相對價值、出口範圍等。[9]按照上述標準,我們也不難發現1970年阿拉伯國家的總進出口值占GDP的比例從50%上升到了1982年的84%,僅沙特一國就上升到82%,並且進出口地區也僅限於西方資本主義國家。而且沙特的對外依存度也是居高不下,對外依存度是指一國外貿額占GDP的比重,正常範圍應該是15%-20%;但據統計,沙特的對外依存度,卻從1970年的63.3%上升到了1980年的85%。此外沙特也不具備成為經濟中心所應擁有的土地、勞動力、市場和技術優勢。即使是70年代沙特所推行的資本密集型產業,也只是世界經濟對沙特長期低價提供原油的一種滯後性回饋。隨著80年代財政緊縮的到來,資本優勢也就宣告結束。因此,一定意義上沙特的石油經濟成為了世界經濟圈的外圍經濟。[10]

沙特石油經濟—阿拉伯經濟圈的中心經濟

沙特石油經濟是阿拉伯世界的中心經濟,形成原因主要有二:一是沙特石油經濟“衍生依附”的形成;二是沙特“潛父權制”地位的確立。

沙特石油經濟的“衍生依附”,主要是指阿拉伯非產油國家對沙特石油經濟的依附。阿拉伯地區由於資源分布不均勻,國家間的經濟差距很大。沙特等產油國極為富裕,但是由於經濟基礎薄弱和勞動力缺乏,形成了大量的過剩資本。相比之下,約旦、埃及、也門、巴勒斯坦等國家,卻是勞動力過剩,資本匱乏。蘇丹、敘利亞等國盡管耕地豐富、水源充足,但也同樣缺乏發展農業的資金。於是大量勞動力紛紛流入到沙特等石油國家,賺取工資以外匯的形式將其轉寄回國內,促進本國經濟的發展,從而形成對沙特石油經濟的“衍生依附”。[11]

按照桑托斯對依附經濟的定義,如果一種經濟是另一種經濟擴張的反應,並受到後者的影響和制約,那麽這種經濟就是依附經濟。根據此依附經濟的定義,有助於我們理解阿拉伯非產油國家依附經濟的形成。阿拉伯非產油國家由於資源有限、經濟基礎脆弱,自身經濟的發展無疑要受到工業經濟的影響和制約,在世界經濟圈中處於邊緣位置,形成了對世界經濟的“初級依附”(primary dependency)。但在阿拉伯經濟圈中,又由於資源差異和阿拉伯民族主義,地質論文阿拉伯非產油國家又形成對沙特等石油國家的“衍生依附”或“二級依附”(secondary dependency)。[12]主要表現為對石油經濟的資本依賴、商品需求和勞動力輸出。70年代沙特資本充足時,其他阿拉伯經濟也日益繁榮。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70年代沙特分別對埃及、蘇丹、約旦和也門等非產油國家提供了大量的資本援助,資本總額約占阿拉伯GNP總和的3.2%。而當80年代沙特石油經濟緊縮時,其他阿拉伯國家經濟也日益蕭條。另外,大量的阿拉伯勞力在為本國賺取外匯的同時,也將石油國家的消費理念引入到了本國,但是落後的經濟基礎無力提供各種耐用消費品,從而加深了對沙特和其他工業國家的商品依賴,形成了所謂的“石油美元傳輸帶國家”。[13]第三,阿拉伯非產油國家的勞力輸出,一定程度上也加深了對沙特石油經濟的依附。如果沙特經濟“感冒”,其他阿拉伯國家必然也會跟著“傷風”。80年代初,當沙特等石油國家決定驅逐約150萬的阿拉伯勞工的時候,阿拉伯勞力輸出國馬上就遭遇就業危機和經濟緊張。[14]

二是沙特“潛父權制”地位的確立。所謂沙特的“潛父權制”地位是指70年代的沙特依靠其石油大國地位和伊斯蘭盟主的影響,在主導地區經濟發展和海灣國家團結,以防範共產主義擴張和新伊斯蘭主義復興過程中所體現出來的潛在領導地位。[15]沙特“潛父權制”地位的形成,主要有以下幾點原因:首先是基於阿拉伯共同的歷史、語言、宗教等文化認同,沙特成為了阿拉伯國家共同的精神家園。其次是沙特為推進阿拉伯國家間的合作,做出了諸多讓步和妥協,換回了其他國家對沙特的支持和擁護。1971年沙特對伊朗占領海灣三島,即大、小通布島、阿布·穆薩島,表現出克制態度,換取了伊朗的好感。1974年沙特又和阿曼就布賴米綠洲爭端,作出妥協;並且停止對阿曼伊瑪目獨立政權的支持,以緩和對阿曼的關系。第三則是70年代石油危機的爆發,海灣國家需要加強團結,共同維護石油利益。沙特則依靠豐富的石油儲量主導了OPEC溫和石油政策的形成,減緩了可替代能源的開發,保證了產油國的石油收入,從而確立起石油大國的領導地位。

此外,沙特大量的資本外援,也確立起它在阿拉伯世界的“潛父權制”地位。70年代,沙特在伊斯蘭普世主義影響下,通過贈款、低息貸款、慈善捐助等形式,對其他阿拉伯國家進行了大量的資本援助,凸顯了沙特的領導地位。[16]1974年以後,沙特發展基金(SDF)和其他一系列外援機構的成立,更是將外援規範化、組織化,外援數額也逐年增多。1976年最多時達到24.07億美元,成為阿拉伯地區最大、世界第五的資本外援國。而且援助的阿拉伯國家相當廣泛。1975-1977年,沙特就通過SDF分別貸款給埃及13.6、110、50百萬美元,以幫助埃及重新開放蘇伊士運河,並發展公路、港口等基礎設施建設,以彌補因“十月戰爭”所造成的經濟創傷。1976年8月,沙特援助敘利亞75.3百萬美元,用以擴建塔特斯(Taitus)和拉塔克(Latakia)港口,並維修建設軍事醫院和連接黎巴嫩的高速公路。1975年援助突尼斯30.3百萬美元,以改建突尼斯的排水系統。1979年沙特給約旦提供22.9百萬美元,用以建設阿卡巴(Aqaba)港口和南方的希賈茲(Hijaz)鐵路。並加大對約旦農業發展的援助。1975年沙特曾提供28.2百萬美元的貸款,以修建阿拉赫(Al-Rahd)灌溉系統。1976年再次提供36百萬美元,以建設蘇丹港口和卡薩拉(Kasala)公路。並且沙特推行軟貸款政策,即貸款期限長達20年,3%的低利息和5年的緩和期。1977年,沙特又對阿曼和摩洛哥分別貸款48.1和100.4百萬美元,用以幫助他們發展基礎設施建設。除此經濟發展援助外,沙特還對其他阿拉伯國家提供了大量的慈善捐助。1978年沙特對伊朗塔巴斯地區的地震災民,提供了36百萬美元的捐助。同年又對蘇丹洪災災民援助2.9百萬美元。1979年沙特又對北也門因進口高價原油造成的經濟損失,進行了大量的貼補。事實上,沙特也正是依靠其雄厚的資本外援,確立了它在阿拉伯世界的領導地位。

結 論

綜上所述,石油經濟因其初級原油生產,形成了石油生產的簡單再重復;石油經濟的地租形態,在一定程度上也加深了沙特對世界經濟的依附需求,從而使得石油經濟成為世界經濟圈的外圍經濟。但在阿拉伯經濟圈中,石油經濟又因其“衍生依附”和“潛父權制”優勢,成為了中心經濟。運用“中心-外圍”理論來審視沙特的石油經濟,雖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但卻拓寬了我們研究問題的視野,有助於我們獲得知識上的自覺和認識上的拓深。

參考文獻

[1]Anthony H. Cordesman.Saudi Arabia: Guardingthe Desert Kingdom [M]. London: Westview Press.1977:51

[2][3]Terence K Hopkins, I.Wallerstein.eds. World-SystemAnalysis: Theory and Methodology [M]. Beverly/London/New Delhi: SagePublication.1982:11、125-128

[4]靳凱.1970年以來沙特阿拉伯經濟發展與停滯的原因分析[EB/OL].http://lsg.lcnkil.net/2005/2005-11-18.經濟管理論文23-24

[5]Lisa Anderson. Policy-making and TheoryBuilding: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and the Islamic Middle East [A]. HishamShurabi. eds,. Theory, Politics and the Arab World: Critical Responses [M]. NewYork: Routledge. 1990:61

[6]Thomas Stauffer. Income Measurement in ArabStates [A]. Hazem Beblawi and Giacomo Luciani. eds,.The Rentier State [M].London: Croom Helm Ltd. 1987:31

[7]Ibraheen A. Assaf. The Economic Impact ofGuestworkers in Saudi Arabia [M].Ph.D.diss. Colorado StateUniversity.1982:57-58

[8]George Lenczowski. Oil andState in the Middle East [M]. New York: Hoskins the ANNALS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olitical and Social Science. 1960:113

[9][10][11][12]Abbas Alnasrawi. Arab Nationalism,Oil,And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Dependency[M]. New York, London: Greenwood Press1991:165、1、155、163

[13]Bassam K. al-Saket. The transfer of migrantworkers and their uses: the case of Jordan [M]. Al Mustaqbal Al Arab. No.35.January.1982:107-120

[14]League of Arab States etal[R]. Joint ArabEconomic Report.1986:85

[15]David E.long. Saudi Arabia and itsneighbors: preoccupied paternalism [Z].H.Richard Sindelar Ⅲ.J.E Peterson Crosscurrents in the Gulf[C].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1988:

182-183

[16]Ragaei El Mallakh. Saudi Arabia: Rush toDevelopment [M].Croom Helm London & Canberra.1982:368-369

下载论文

論文《淺析“中心-外圍”視角下的沙特石油經濟》其它版本

國際貿易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