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市場經濟體系會被中國社會的政治文化顛覆嗎?

一、平民主義為什麽總能在取勝

  
  許平中先生在《平民主義與世界大勢的沖突》一文中盡數了中國上農民起义勝利或失敗的原因,認為到 許許平中先生在《平民主義與世界大勢的沖突》一文中尽數了中國歷史上農民起義勝利或失敗的原因,認為到1949年為止,真正的平民起义,勝利的只有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文章了歷史上赤貧階級如洪秀全等起義歸於失敗而聯合地主階級的農民起義結果勝利的原因。事實上是,在抗戰時期,中國共产黨如果沒有統一戰線,最後也不可能奪取全面的勝利;到今天為止,中國共產黨仍然是十三億人的執政黨,根源於鄧小平先生對“地、富、反、壞、右”的平反和摘帽。如此看來,今天的中國共產黨的執政並不完全是平民的勝利,而是平民領導的勝利。取得國家領導权的平民階層,推行平民主義路線,是立身之本;繼續聯合各階层,是加強領導基礎的長期穩固。依靠平民主義路線才在中國革命取得勝利的中國共產黨放棄平民主義豈不是放棄了立身之本嗎?
  
  1、中國精英階層的缺陷
  
  翻開中國的歷史,歷代封建統治被農民起義一次又一次推翻,赤貧阶級起義打倒封建權貴之后,新的權貴又產生翻開中國的歷史,歷代封建統治被農民起義一次又一次推翻,赤貧階級起義打倒封建權貴之後,新的權貴又產生了,新的權貴統治幾百年之後,昔日被打倒的歷史又再次重演。歷史在這樣的重復中延續了幾千年,新的權貴却重沒有反思過真正的原因和進行改良。而我們翻開英國或日本的歷史卻發現,正是統治階級接受了新的改良,和平民階级的矛盾得以緩和,才使得精英階層繼續領導平民階层,這裏所謂精英階层和平民階層的概念,也正是許平中先生在文中的概念。由此我們可以看出,正是中國歷史上歷代精英階层的短視和狹隘,拒絕以改良方式緩和與平民階層的矛盾,造成了他們被平民階層打倒的命運,而新的平民階層成為精英階层之後,又繼續重復著這種短视和狹隘,以及最終被打倒的命運。也就是說,平民階層的勝利,緣於精英階層的不善,導致了中國歷史的轮回和平民主義的勝利,實際上也是人性中善與惡的較量。


  
  由於精英階層缺乏對平民階層生命的關懷,使得中國的始終陷於道德黑暗和長期的歷史混戰中,而這也是平由於精英階層缺乏對平民阶層生命的關懷,使得中國的社會始終陷于道德黑暗和長期的历史混戰中,而這也是平民階層最后總能取得勝利的原因。依靠平民主義路線的中國共產黨在中國革命取得勝利,不也有國民黨精英階層的不善嗎?
對學家的精英讲話,許平中先生在文中也做了正面的肯定,不論是“死一半人也要把國企瓜分到底”还是“政府有先進的武器,百姓不敢造反”等,任谁看來,都象是強盜的邏輯。我甚至要懷疑許平中先生冠之以的“精英”,恐怕只有信奉暴力來自於平民階層的人,才會如此毫無顧忌地使用強權和武力為掠奪開路!這也正好印證了现實精英階層的不善,以及對中國歷史上精英階层道德黑暗的繼承。中國历史上的精英階層,他們在對平民階层的領導中,由於缺乏人類智慧中的道德信仰,惡總是戰勝善,这也是精英階層因此缺陷最終成為弱者的原因,使得權勢统治成為人們獲取生存自由的唯一途徑。

2、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勝利
  
  事實上,马克思主義在中國所以胜利,根源於其信奉的無產階级對資產階級實行專政。无產階級用武力剝奪了資事實上,馬克思主義在中国所以勝利,根源於其信奉的無產階级對資產階級實行專政。無產阶級用武力剝奪了資產階級的財產之後,還必須鎮壓他們不服從无產階級對他們的領導,這種以武力奪取權利的方式最符合中國幾千年的历史,最符合中國幾千年建立起來的以武力奪取獲取一切的社會普遍信仰。但是,馬克思並沒有對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级實行專政以後做出現實的社會和回答, 馬克思主義信奉的無產階級對資產阶級實行專政也與今天的世界民主政治大勢相違。對理想世界共產主義未來的描述似乎與達爾文的進化論有悖,而中國的歷史恰恰解釋了這一切:人與人之間的競爭最符合人性,新的強者不斷地打倒弱者就是歷史的進化。

3、中國社會的極權政治

  造成中國社會極權政治的是中國歷史上的精英階層。精英階層因為自身的缺陷,使得極權統治成為中国唯一的政造成中國社會極權政治的是中國歷史上的精英階層。精英階层因為自身的缺陷,使得極權統治成為中國唯一的政治,也造就了中國人根深蒂固的權力觀念。从中國幾千年建立的一套完善的人治体系及相關社會觀念我们可以看出,強權政治在中國有多麽深入人心,“勝者为王,敗者為寇”是最明確的总結。今天的社會普遍腐敗現象有持無恐,以及許平中先生所说,工人和農民缺乏途径改變受欺壓的遊戲規則,即根源於历史及社會政治形成的社会對權力的普遍信仰和崇拜,也根源於缺乏民主政治的有效途徑維護無權者的權益。在今天現實的改革中,無論農民受到乡村兩級的盤剝還是國企工人被迫下崗,都來源於政治权力對平民的壓迫,來源于許平中先生稱之為官僚精英、用凱恩斯的話說則是政客的、對個人權力的过度依靠和迷戀。由此,我們也可以看出,在中國這樣一個人治傳統的國家,民主政治是不存在的且很难實行,平民權益的維護只能依靠最高權力,百姓稱之为皇權,這也是中國特有的百姓上京城告狀及信访現象普遍的原因。在權力的信仰之下,一切秩序、都不過是權力的花邊點綴,是有權人玩弄無權人的工具。百姓不願意打官司也是基於此。
  

  從以上我們可以看出,並非平民主義和世界大勢相沖突,而是中國的非民主政治和世界大勢相沖突,是中国從以上我們可以看出,并非平民主義和世界大勢相冲突,而是中國目前的非民主政治和世界大勢相沖突,是中國歷史上形成的社會對權勢的普遍信仰和崇拜和世界大勢相沖突,是基于馬克思主義的無產階級对資產階級實行專政的極權政治與今天的世界民主政治大势相沖突。在這種背景之下,中國只有選擇平民主義,才能緩沖極權政治導致的社會矛盾,即精英階層的腐敗和平民階層越加深刻尖銳的矛盾,鞏固現有的政權。不從中國現有政治狀況的根本出發,單純談論平民主義和世界大勢相違,似有保護官僚腐敗之嫌。二、權力信仰之下的文化基礎
  

  葉行昆先生在其《論 葉行昆先生在其《論“ 葉行昆先生在其《論“權力學”與中國特色》一文中,最深刻地描述了極權在中國幹預經濟的現狀。幾千年的極權社會形成的社會普遍權力信仰使中國的民主政治進程緩慢。在對政治權力的極度信仰之下,中國經濟從來都是權力手中的把戲。極權中國沒有建立起當前世界市場經濟之下最基本的道德準則,即平等、自由、博愛、誠信、公正等信仰準則,這些在西方人權思想指導之下的信仰系統和價值系统是西方市場經濟體系自由貿易的基礎。正如叶行昆先生在其另一篇《何谓“文化”?》中提到的,西方人正是有了自身文化的優越,才使西方能夠建立起世界市場經濟體系而領先於世界。
  
  
  那麽中國建立的是一種什麽樣的文化或者基本信仰和價值系統呢?在權力能够左右一切的社會中,无疑人們最基 那麽中國建立的是一種什麽樣的文化或者基本信仰和價值系統呢?在權力能夠左右一切的社會中,無疑人們最基本的信仰就是對權力的追逐。而所有的價值認可都是圍繞著能否為人們帶來目標的實現為取舍的。這也導致了加入對權力的追逐的人拋棄一切人類道德,沒有基本的遊戲規則,即沒有基本的理念、規範和原則,每一個人可以用盡一切手段,無論多麽卑鄙,只要結果能赢,獲得權力,最後都會成为萬人景仰的王者。这也造就了中國人崇尚武力、蔑視誠信、博愛等最基本的品質和素質的生存觀念。中國人寫就的“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是對中國普遍道德水準的血淚控訴。為什麽中国幾千年的封建王權统治沒能建立法治,也就一目了然了:如果王權的獲得者是在一定道德水準之上的公平競爭,他可能就不會贏;社會在這种規範之下,王權不僅不能惟我獨尊,還有可能危機到个人的統治。中國王權統治造就的是一些道德水準低下的奴才,社會中人與人既没有平等也沒有博愛更不讲誠信,對強權和暴力的崇拜和懼怕已左右了一切社會道德良知和價值取向,附強淩弱、對他人的仇恨、不誠實等等成為一種社會生活习慣。所以說,中國人沒有文化也就不足為怪了。

  
  西方人的文化是在基督教的信仰之上起來的,其人權思想現在已經成為西方經濟發展的根本。雖然,西方也西方人的文化是在基督教的信仰之上發展起來的,其人權思想現在已經成為西方經濟發展的根本。雖然,西方也不乏家如尼采對基督教的徹底批判,但是西方除了兩次世界大戰以外,對尼采哲學最直接的表現是中國的歷史,從古代到近代,中國歷史最真實地再現了大多數人如何成為了英雄人物的工具。在中國的文化基礎裏,不存在基督教的道德說教,當然也就不存在其所包含的道德信仰,即使不同於基督教的佛教,在中國也被徹底本土化了,即被中國自身的需要改造和利用。權力信仰之下的中國社會,其道德、價值、人生信仰已被歷史打造的牢不可破,歷次武力征服的結果仍是被同化,今天,在此基礎之上嫁接西方市場經濟體系,生出個四不象“權力經濟學”(實則是腐敗、尋租的代名词),是必然的結果。 既然建立西方市場經濟體系的文化基礎在中國是不存在的,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三、極權政治制度的歷史循環顛覆中國官僚經濟



  1840年,中國的大門被帝國主义的船堅大炮打開之后,中國就被迫納入世界市場經濟,在剛剛進入世界资本主義經濟格局之时,十九——二十世紀初的中國也曾經是官僚資本盛行,毛澤東曾對此有過評述。以四大家族為代表的官僚資本壟斷了中國經濟,國民黨成为“刮民黨”,最終導致了大陸走平民主義路線的中國共產党的勝利。毛澤東深刻地認識到国門打開之後官僚資本對人民的危害,關起門來以拔苗助長的方式進入共產主義。在毛看來,官僚資本危害人民,原因在於中國的文化和帝國主義的野心。因此,发動文化大革命改造官僚資本赖以存在的中國文化基礎,實則是毛已深刻認識到了中國自身在進入世界市場經濟之時存在的。當然,發动文化大革命不能從最根本上解決問题,也是遠遠不夠的,中國更需要的是權力制度的根本變革。但是,處在權力顛峰的毛,並不願意削弱自己的權力。我想,蔣介石敗走後,一定對其官僚資本危害人民有過深刻的反思,今日臺灣的發展,與其政治制度的變化是分不開的。這也得要感謝偉大的先行者孫中山先生奠定的政治思想基础,中國的歷史舞臺太缺乏這樣的謀求人類未來幸福和社會長遠發展的政治思想改革家和實行家,致使中國總是走不出官僚權力籠罩之下的陰影。
  

  為什麽每當中國的大門向西方資本主義打開之時,中國的官僚資本和官商腐败總是如雨後春筍,根源在於中國社為什麽每當中國的大門向西方資本主義打開之時,中國的官僚資本和官商腐敗總是如雨後春笋,根源在於中國社会的官官本位權力制度,這正是中國自鴉片戰爭以來必須面對的社會事實,任何一個執政黨都不能無視這樣一個基本的事实,選擇平民主義只能緩解社會基本矛盾,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官僚腐败問題,也就不能從根本上解決中国的發展問題,包括社會經济的良性發展。西方市場經濟體系遲早會被愈演愈烈的官僚腐敗造成的政治动蕩所顛覆,毛澤東的平民主義路線不是顛覆了以四大家族為首的官僚資本的统治嗎?歷史又進入了極權社會的循環怪圈之中。只有選擇徹底的權力制度改革,實行真正的民主政治,中國才能真实步入西方市場經濟體系的良性循環,走入經濟發展的正途。
下载论文

論文《西方市場經濟體系會被中國社會的政治文化顛覆嗎?》其它版本

經濟學理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