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現代經濟學的規範研究中國的現實經濟問題

論文類別:經濟學論文 > 中國經濟論文
上傳時間:2006/2/13 10:24:00

摘要:的學過去所以不能成為一門,不能融入国際經濟學界,也不能恰當地指導中國改革與的實践, 最主要的原因是沒有充分利用經濟学中已經形成的規範,來中國活生生的現實。 現代经濟學的研究規範包括这樣一些:首先是針對實踐从現實中提出;其次是以假定條件限定所研究經濟現象的範圍;第三是建立說明經濟現象關系的模型;第四是從模型推导出理論假說;第五是進行統計事實檢驗;第六是得出明確的結論;最後提出政策建議,完成改造世界的任務。 以這樣的思路研究中國的現實問題,可能是中國经濟學發展的方向。

  回顧和檢視中國經濟學研究的歷程,不難發現,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中國經濟学所以沒有真正成為一門科學(而只是政府政策的詮釋),没有能夠融入國際經濟學界的主流(不能得到国外同行的認可),也沒有能夠恰當地解釋和指導中國的经濟發展與改革進程(理論脫離实踐),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是在我們看來,最主要的是:沒有充分利用國際经濟學界長期形成的现代經濟學規範,來研究中國经濟發展與改革中實際發生的活生生的現實。所谓現代經濟學規範,包括研究思路、、語言和技巧等方面的方法论範式;所謂活生生的現實指的是實際發生並不斷重復的经濟現象,即中國作为一個發展中國家的實踐,而不是“概念演繹”那種形而上學的思辨。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经濟學成為顯學,經濟科學研究取得了驕人的成就,過去的經验,這些成就基本上都是通過現代經濟學的規範來研究改革與發展的實踐而取得的。中國經濟學未來將向何處去?我們認為,沿著這一思路繼續推進應該是唯一正確的途徑。      
  一、現代經濟學的研究規范
  現代經濟学的基本研究思路和方法規范大體包括以下幾個主要環節:I-提出問題;II-建立模型;III-統計檢驗;IV-得出結論。或者可進一步具體細分為這樣幾个子環節:1、提出问題;2、前提假設;3、建立模型;4、導出假说;5、進行檢驗;6、得出結論;7、對策建议。下面分別論述之。
  (一)、提出問題
  任何科學研究都是從問題開始的。經濟學問題的提出大致有兩種情況:1、 對於開創性研究,問題來自一些實際發生並不断重復的經濟現象,但是尚無人对此進行研究。於是,為什麽会產生這種有的經濟事实便成為研究的起點。2、對於繼承性研究,雖然前人曾有過討論,但是,或者由於被新的經验事實所證偽,或者由於內部的邏輯存在矛盾,需要進一步探討,於是研究的起點是對前人的研究提出疑問, 繼而构建新的理論。不難推論,這兩種情況本質上是一致的。 继承性研究不過是開創性研究的繼續和深化。二者都是試圖對現實中的实際問題提出合理的解释,而不是從本本到本本,從概念到概念。以這種方式提出的理論本身就來自於實際,因而根本就提不出所謂理論聯系實際的問題(為什麽我們過去总提“理論聯系實際”,關鍵是那些理論不是来自於實際,至少不是來自於中國的實際)。一般地說,能較常人更早更敏銳地註意到某些經濟現象,並且恰當地、往往是具有導向性地提出問題, 是經濟學大家的品質。這正是現代經济學的研究思路的第一個環節——提出問題——的重要性所在。這樣的例子在西方現代經濟學中不勝枚舉。
  其實在中國也不乏這樣優秀的學者, 只是由於我們长期忽視了現代經濟學的另一規範——知識產權與檢索制度,致使这些優秀學者被大量的模仿者或抄袭者所淹沒了。毫無疑问,一個適當的經濟學問題的提出,無論是開創性研究,还是繼承性研究,都需要對前人的研究成果進行總結。對于繼承性研究, 只有詳細考察了前人的理論並且承认之,才能從中獲得研究的問題,否则只能是低水平的重復;對於開创性研究,雖然尚未有人涉及,但是,一方面,只有檢索了相當的文獻才能得出這一結論,另一方面,即使前人尚未涉及該領域,但是相關的領域或相關的研究思路卻是值得借鑒的。然而,長期以來,我國經濟學界不尊重知識產權,也不太註重文獻檢索工作,使得我們的研究中的剽竊抄襲現象屢禁不止,低水平重復的狀況也未得到根本的好轉。 翻翻許多學者的著作,許多人都在同一時期“首次”討論同一問題,且論點論據相似,就頗能說明一些問題。
  當然,問題的提出可以有不同的側重點,比如側重實證的問題, 或側重规範的問題等等。我們主張,中國的經濟學理論研究要從中國的实際出發, 就是要多關心中國改革與發展中發生的現實問題。 這是由研究對象的國度性所決定的(見本文的第二部分)。
  (二)、建立模型
  在現代經濟學研究規範中,建立理論模型是最重要的一環。理論模型是對某一经濟現象的若幹變量之間相互關系進行系統表述的邏輯体系。影響經濟現象的經濟變量可能很多,理論模型就是對其中關鍵變量的相互關系的系統表述。 理論模型的好壞主要就是看它能否抓住影響事物的關鍵變量並且簡單明确;從數學的角度看, 既簡潔明了又能概括關鍵变量的相互關系的模型就是好的。構建一個理論模型需要有三個相應的子環節:I、 前提假定; II、邏輯推導;III、導出假说。
  (I)、前提假定
  设立前提假定就是對所選定的研究問題的範圍進行限定和抽象。由於事物是普遍聯系的,任何一种經濟現象都受到各方面因素的影響,不限定範圍就會抓不住重點從而認不清事物的本質。這就象化學家要進行實驗必須將實驗對象放在一定的溫度、濕度,甚至真空狀態一樣。有的時候,由於研究的手段和条件的限制,只能先排除復雜的情況,將問題限定在相對簡單的范圍內。當然,根據研究的需要和方便, 有時候,也可以逐渐將限定的範圍擴大,即放寬假定。例如,凱恩斯的收入/支出理論最初的核心僅限於消費品市場,後來逐步擴大到兩部門模型(加入資本市場)、三部門模型(加入劳動市場),以及四部門模型(再加入國際市場)。
  那麽什麽是一個合理的前提假定呢?應當盡量符合現實。但是必須明確,實際上,任何假定都是不可能完全符合現實的,因為假定本身就是對現實的重新改造。合理的前提假定是指:被假定的對象仍然保留了它在狀態中的本質特征,並且這些本質特征更為明顯和一般。比如關於理性人的假定。對于定義類的假定,應抽象出它在自然狀態中的本質屬性。任何理論的前提都是一组假定,因此各假定之間不能有邏辑矛盾。比如不能既規定某种生產是收益遞減的,又同時認為它具有規模經濟的優勢。假定前提必須使邏輯推導具有可操作性,最終得出明確的結論,否則再好的假定也沒有意義。
  強調研究過程中設立前提假定對中國經濟學的发展具有重要意義。首先,明確的假定條件排斥了無謂的概念之争。因為假定前提已經包含了對研究对象的定義,即對研究對象的限定。定義是前提假設的一種,因为它是對事物的內含和外延的限定。於是,如果不同意理论中的某些觀點和結论, 可以去尋找所由推導和產生這些觀點的逻輯矛盾,或者修改某些假設使之更符合現實,而不必過分糾纏于概念本身。其次, 重視前提假定可以避免對理論的曲解。 经濟學中的某些定理或命題由于產生於獨特的背景下,許多假定是隱含的。於是當我們不加分析地一股腦地全盤拿来時, 如果某些隱含條件在中國不存在,理論的就會受挫。比如, 西方經濟學中关於需求管理中的財政赤字政策,有一個隱含前提是相對完善的市場體系, 而且存在著生產能力的相對過剩。但是,在我們引進這一理論時,由於當時中國的市場價格尚未放開, 短缺經濟還十分突出,大量的財政赤字,必然會加劇通貨膨胀。然而由此而簡單地否定需求管理理論顯然是不恰當的。可見在創立、介紹或應用一种理論時弄清楚假定前提是何等的重要。
  (II)、邏輯推導
  建立模型的第二個子环節是邏輯推導。這一環節是利用演繹邏輯從設立的前提假定中推导出所需結論的過程。邏輯推导有多種表述方法。(1)一種是語言邏輯,即利用文字語言進行邏輯展開,一個“因為X所以Y”的句子,實際上就表達了一種邏輯關系,這裏X就是自變量,Y是因變量。很多經濟思想家的著作一開始都是用文字写成的,比如凱恩斯的《通論》,只是到了後來經過希克斯等人的努力才轉換成數學語言。 當然,以文字語言表述的推導往往不夠嚴格,並且容易产生歧義。數十年來, 我們對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種種誤解都是源於這種日常語言的缺陷。(2)另一種表達方式是几何圖形。幾何圖形比日常語言要嚴格得多且更加直觀,而且比數學公式的表達簡單清晰,尤其是在比較靜態的分析中更加直觀。 但是幾何圖形大多只能分析二維或三維空間,还有很多模型無法直接用圖形來表示。(3)最嚴格的表達方式是數學推導公式或方程式,雖不形象,但可描述多維變量。
  雖然各種語言都可以用來描述理論模型,但現代經濟學倾向於更多地使用數學。因為经濟學試圖科學地解釋人類社會的活動規律,而科學規律總是符合邏輯的,也正因如此,我們說科學是一種邏輯体系。而數學語言是最嚴格的逻輯形式。尤其是數學表達的邏辑簡單明了,無歧義,並容易被證實或證偽。 就是說數學可以使理論的邏輯更加嚴密,從而更好地解釋世界。雖然馬克思說经濟學不僅要解釋世界, 而更重要的是改造世界,但首先是解釋世界,只有能清晰地解釋世界,才能更好地改造世界。这就是為什麽現代經濟學普遍采用數學方法進行研究的基本原因。美國著名的經濟學家薩缪爾遜曾形象地把經濟學比喻成睡美人,這個睡美人的醒來,成為社會科學中活靈活現的真的美人,需經過兩次親吻。一次是凱恩斯理論的創立使經濟學分為宏观經濟學和微觀經濟學,第二次就是数學方法的運用。 他的博士論文《經濟分析的基礎》一書對經濟学的主要貢獻就是用數學方法對以往的經濟理論進行了系統總結,從而使經濟学向科學的道路上邁進了一大步。馬克思也曾說過,一個學科只有當它能用數學方法來描述時才能真正成為科學。
  國內外都有部分经濟學家不贊成使用數學,一些人認为中國的數據質量太差,無法使用。這是一種誤解,因为經濟學模型至少有理论模型和計量模型兩大類:理论模型即使是用數學符號表述的數理模型也是對經濟現象的性質的描述,勿需使用具體的數據;而計量模型則必須代入數據,並且要估計參數。可見以數據質量差(其實同某些国外的數據相比,我國的數據也許更可靠)為由而不使用數學分析方法,顯然是把計量模型當作全部的經濟模型了,而實际上它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況且我們這裏强調的更多的是用數學符號表述事物性質的數理模型。
  另有一些人認為使用数學推導就是在玩數学遊戲,並且驚呼經濟学有變成數學的危險。雖然在西方,一些領域的確有濫用數學的倾向,但是中國經濟學界使用數学的程度畢竟是遠遠不夠的。这很大程度上不是因為中國經濟学家的數學能力低,而主要是源於針對方法論的思維範式尚未转換過來,尤其是那些認為經濟学不是科學而是“社會哲学”的人們更是如此。 對於經濟學演變成數學的擔心實際上完全是杞人憂天。物可以說是使用數學最多的學科,但是物理學從來沒有演变成數學。恰恰相反,正是數學和物理學的相互親和,才導致了物理學中的種種重大發現。現代經濟學也是如此,大量數学的擁入,使經濟學理論日臻成熟,而同時經濟學的發展也相應地帶動了數學的進步。著名的不動點定理、數學規劃、博弈論等等都是由於經濟學的發展帶來的。
  實際上,在理論推導中使用數学並不意味著一定要使用復雜的數學公式。因為數學推導本身也具有不同類型。有時為了方便起見,人們可以使用簡單的線性方程,如需求函数只定義為y=ax+b,或者一些經典的函數形式,比如生產函數使用柯布-道格拉斯型的或裏昂惕夫型的,效用函數使用相對風險厭恶的或絕對風險厭惡的等等,這些都非常容易操作。當然有時為了精確和完美的需要,使用一些更一般的數學形式,比如生產函數,不用那些經典結構,而直接采用y=f(x)這種一般形式,更有甚者,直接用集合方式來定義。這样推導過程就可以更嚴格一些。可見,使用數學的程度完全可以根據研究的需要來確定的。
  一個簡單的模型一旦暫時成立,它的發展往往是一方面努力放寬假定前提, 使之適用範圍更廣泛,另一方面深究每一個推導環節,使之內部的邏輯更嚴密。 這兩個方面的發展都必須依賴大量的數學方法。一個著名的例子就是一般均衡理論,上世紀末,瓦爾拉斯只是簡单地證明了只要針對n個變量存在n個方程,則一般均衡必存在。後人對這一理论的發展,一方面引入拓撲學中的不動點定理,使一般均衡的存在性問題得到了最嚴格的證明;另一方面努力使一般均衡由有限維空間向無限維空間拓展。
  當然,由於現代經濟學在中國剛剛起步, 很多具有中國特色的經濟現象尚未被模型化、理論化,因此,我們提倡在經濟研究中使用數学,強調的是一種方法, 而不是要求只有使用高深的數學才算得上好的經济學理論。實際上,完全可以先從簡单的數學工具開始。我們認為,研究中國的經濟問題,可能越簡單的模型越有價值。畢竟它可以為後人的進一步研究提供理論的起點。

 (III)、導出假說
  建立模型的第三個子環節是推導出一個或一組清晰明確的理論觀點。 这是邏輯推理的必然結果。這些理論觀點可能是包含一定學含義的數學結果。 但是好的理論觀点必須是簡單明了的。不能用簡單的道理來解釋的理論不是一個好的理論,艱深晦澀並不是的本質。有時,為了統計檢驗的需要, 當理論觀點中涉及的變量的數據無法采集時,往往可以從主要的理論觀點中引申出一個或几個推論,將推論用于檢驗。這些理論觀點或推論在尚未得到統計檢驗之前,一般被稱為理論假說。
  (三)、統計檢驗
  統計檢驗是經济學論中的第三個大環節,也是最為困難的一環。統計检驗的重要性在於,檢查理論假說能否經得住經驗資料的驗證。如果能,則说明假說沒有被證偽,可以暫時得以成立;如果不能,則需要重新構建理論模型。 统計檢驗一般都利用计量模型來進行,由於已有許多成熟的計量工具和手段, 似乎檢驗並不困難,但是,事情遠非如此简單。
  首先,由於技术條件和財力的限制,科學尚不能象科學那樣構造一個嚴格可重復性的實验。由於前提假定的約束,從理论模型中產生的任何假說都是有條件的真理,因此,對假說進行檢驗的数據資料也必須符合同樣的前提假定。但是在社會科學中,構造一個與理論假說完全一致的環境,或者由於根本沒有那種手段,或者由於代價過於高昂,這種實驗的難度實在太大了。因此,在經济學中,嚴格的統計檢驗幾乎成為一種“神話”。例如,索洛的新古典增長模型,在進行統計檢驗時, 由於正常的統計資料來自自然狀态,既沒有模型所要求的关於理性人的假定, 也沒有關於生产函數的假定,更沒有技術水平不變的假定,最終使得檢驗的結果與模型的假說之间誤差達到70%,產生出著名的“索洛殘差”問題。
  依照標準的證偽主義,如此大的誤差必然會導致理論的證偽。於是,人們將這70%的誤差看作是技術變動引起的,从而導致了新一輪經濟增長問題的。但是,即使新的模型能將技術變動內生化,也仍然是有前提假定的,自然狀態的數據依然會產生新的誤差,除非將所有的假定全都內生化,但是沒有前提假定的模型永遠是不存在的,因為那已经不是科學了。因此可以說,經濟學中的統計檢驗雖然应當力求嚴格,但實際上往往只具有相對的意義。
  其次,科學的理论不僅要解釋世界,而且還要能預言未知的世界。預言的準確與否是對理論假說的嚴格檢驗。這裏,“預言”指的是兩層含義,即一是發現人們沒有觀察到的新事物或新;二是預測未來。這兩項工作也需要統計檢驗來完成。但是对於第一層含義來講,經濟學似乎至今也沒有发現什麽人類經驗尚未感覺到的新鮮事物,所有的研究都是在解釋已往的經验(正是從這個意義上人們认為經濟學本質上是實證的)。新古典經濟學層出不窮的理论創新也不過是在繼續詮釋著二百多年前斯密已說明的那只“看不见的手”。當然,即使能有新的發现,由於上述社會實驗的難度,這種新的發現也很難被證實或證偽。對於第二層含義來講,问題更加嚴重。經濟學家的预測似乎往往不大成功。因為“未來”本身就是一種不確定的狀態,而理論都是有前提的,任何不確定因素的作用,都會導致預測的失敗。
  在建立理論模型方面,經濟學已经遠遠地走到了其他社會科学的前列,與某些自然科學不相上下,但是在遵循证偽原則方面,在預测未來方面,經濟學並不比學之類的社會科學高明多少。那麽,我們是否就因此放棄對假說的檢驗,放棄对理論的證偽,乃至否定整个現代經濟學呢?我們認為,虽然經濟學與理論物相比還不是一門成熟的科學, 但是我們並不能因為成熟程度的差異就否定經济學的科學性質這一本質屬性。實際上,隨著實踐的進步,許多統計檢驗中的難題正在被突破。 即使沒有可能做復雜的實驗,但只要現实狀態接近理論的前提條件,經验驗證還是能夠進行的。經濟學中的一個例子,就是美國經濟学家利用政府一年內兩次调整稅率的機會,驗證了相對收入假說。有的時候,為了檢驗的需要,還應主動地尋找各種符合假定前提的事件。在制度经濟學的研究中,由於制度變量的统計資料很少,經濟學家引入了案例。當然要尋找到接近假定前提的自然状態的案例是一件相當艱苦的工作,並不是短期內能夠完成的。正如科斯教授所言,制度變遷的案例分析不是要搞一年、 兩年,有些研究要持續十幾年甚至几十年。
  雖然社會科學的實驗困難重重,但是人們仍在努力創造條件去構造逼近理論前提的環境。近年來,實驗經濟學的興起,正是迎合了經濟學家这方面的需要。而在勞動经濟學中,人們通過生物學的知識利用鴿子驗證了向後彎曲的勞动力供給曲線的假說。這些都不能不说是一種嘗試。可以預見,当我們的手段更加豐富,或者財力更為可行時,對理論假說的近似驗證還是可能的。如果是這樣,經濟學就能夠更完整地解釋世界,而且預言世界的任務也能部分地得以完成了。
  當然,要求經濟學完全準確地預測未來是脫離現實的苛求。在自然科學的一些學科中,對於精确的預測大都也是不現實的。同自然界相比,人類社會本身是一個更為復雜的整體,這個系統中某一部分的偶然的、微小的變化都會對其他部分產生。經濟學只研究社會中的經濟活動和經濟規律,任何非經濟系統或經濟系統內其他因素的變化都會对所研究的理論假說的初始條件(假定前提)產生作用,因此要求經濟學家準確地預知未來是不可能的。只要理論假說在與前提假定相近似的環境下能夠被證實或證偽,經濟學的任務就已經完成了。無条件地預測全部人類未來並不是社會科學的任務。實際上,正如未知世界是永遠不能窮尽的一樣,對於人類而言,準確的預測也許永遠是不可能达到的。因為按照預期理論,準確预測本身就會對人們的未來行为產生影響,從而導致預測的不準確。這似乎是一個悖論。
  無論如何,統计檢驗是進行經濟科學研究的一个重要環節。緊隨其後的邏輯子環节是得出結論,無論理論假說被證實還是被證偽,都需要得出明確的肯定性的或否定性的結論或進行修正(当然有的假說需要多次檢驗)。最後一個子環節是根據結論提出針對所研究经濟現象的政策建議,即完成改造世界的任務。限于篇幅不再對這幾個子環節展开討論。
  (四)、研究方法
  以上我們論述了現代經濟學研究規範的基本環节,從提出問題,到建立模型,再到統計檢驗,最後得出結論和建議。這是一個較為全面的研究思路。對任何一個經济現象的系統性研究都应包括這幾個大的環節。當然,由於每次研究的重點不同,在實践中這幾個部分也是可以分離組合的。有的只涉及第一個環節,通過對前人的回顾和綜述,或者對經驗現實的和歸纳,引發出一個研究問題。有的只涉及第二個環節,即通過構建理論模型提出一個理論假說,但未進行檢驗,這可能是受文章篇幅
  的限制,或者因為數據不足,或者由於研究者對統計方法不熟悉。還有一些研究则只對前人的假說進行統計檢验,以證實假說的存在或者證偽它,從而引發新的思考。当然也有只進行政策性研究和設計的。 如果從整体上把上述研究思路劃分為兩大部分,即提出假說與進行检驗,則應當說一項完整的研究应包括這兩部分中的主要環節。因此各項研究就完整程度來說是分為不同層次的:第一層次的顯然是既提出假說,又進行檢驗;第二層次的是只提出假說,不進行檢验;第三個層次是只進行檢驗性分析。無論處在那個層次都可能做出很優秀的研究。當然處在第一層次的可能會產生更大的影響。
  這样的研究思路決不意味著每項研究都是千篇一律的“八股文”。事實上這個思路在研究過程中是混沌的,有可能是先有一個模糊的結論,然後再反過來設定假設及建立模型等等;也有可能是有了一個初步的結論後,接著就進行事實檢驗,然後再建模等等。對於敘述研究成果來說同樣如此。完全可以先將結论表述清楚,然後再進行證明,这要依據於研究者的習惯和風格。
  這樣的一個大思路所以是有效的且被人們認可,還因為這个思路中體現了經濟學研究的最主要的具體研究方法。現代經濟學的最主要的研究方法可具體細分為這樣一些:
  第一是實證方法,即研究是什麽的問題。但是這需要具體化,其中可能包括兩種:一種是抽象實證,按所使用的語言的不同可分為(1)數理實證,即使用數學方法的實證性研究,這是現代經濟學中最流行的方法,和(2)思辨式實證,即使用思辨式語言的實證性研究,典型的如馬克思所使用的黑格爾的思辨式語言對早期資本主義社會的研究。另一種是經驗實證,即使用實際數據的實證性研究,這又包括(1)歸納實證,(2) 檢驗性實证。 
  第二是規範方法,即研究應該是什麽的問題。也需要具體化,可能包括這样一些分支:(1)价值判斷,(2)制度政策,(3)假設性研究,(4)推測性研究,由一件事推測另外事情的研究,(5)预測性研究,對未來趨勢的研究。所有這些研究都不是關於實際上是什么的研究,而是應該是什麽的研究。
  這些研究方法對於經濟學研究來說都是必需的,不能先驗地假定某種方法好,而另一些就不好。研究方法要服從研究的目的。對於一個學者或一篇文章、一本書來說,使用什麽方法取決於研究的對象及研究者對方法的掌握程度。當然從總體上說,現代經濟学的研究主要是以實證研究為主的,這是由現代經濟學研究的起點是從實際的經验事實決定的。本文要強調的是這些研究方法都是由基本的研究思路所統率的,是包含在其中的,即所有這些研究方法都体現在上面提到的經濟學研究的規範思路中。比如抽象實證主要體現在建立模型的過程中;經驗實證主要體現在對假說進行檢驗的過程中;價值判断和制度政策以及推測和預測主要體現在後面幾個環節中;而假設性研究主要體現在開頭幾個環節中。
  還需說明的是,這樣的研究思路不是我們的發明或創造,只是我們對現代經濟學研究的特征的概括。它實際上甚至也不是現代經濟學家們的創造,而是他們從現代自然科學那裏借鑒過來的。比如物理学、化學、數學等領域一直是大致按這樣的思路進行研究的。經濟學要成為真正科學的,也必须借鑒它們的思路和方法。

二、的現實運動
  我國經濟學界有一個不同於經濟學規範的研究傳統,即概念之爭。 對的研究不是从現實出發,而是從本本出發,於是研究的思路根本不可能遵循上述规範,而只能是引經據點式的思辨。長期以來,我們對馬克思主義經典理論的不斷詮釋和考據,曾經一度占據經济研究的陣地數十年。如今,雖然受外部環境改變的,這種考据式的學風在逐漸削弱,但是仍未得到根本性的轉變。尤其是近年來制度經濟學在中國的傳播,由於缺乏嚴格的研究规範和評判標準,這种引經據點式的研究通過制度、產权、契約等等概念之爭又一度盛行。但終究進步了,關於制度的案例研究有可能將經濟哲學拉回到經濟現實中來。
  本文的中心論點是,中国的經濟學今後的方向可能主要是以現代經濟學的研究思路和規範研究中國現實中的經濟運動。我們在前文中也提到,对於吸收借鑒現代經濟學研究規範,首先需要將“的提出”指向中國改革與發展的现實。這種一切從實際出發的認識,主要是源於經濟學研究的国度性或民族性。國際經驗表明,一国的學術理論包括經济理論要得到國際學術界的认可或曰國際化,就必须始終把關註的焦點对準本國本民族面臨的現實經濟問题和特殊經濟經現象。即要走經濟學中國化的道路。魯迅先生針對文學作品所說的“沒有民族性也就沒有國際性”的道理對經濟學研究也是一樣適用的。
  經濟学研究的國度性是由研究對象的性質決定的。由於經濟现象的空間跨度和時間差异,必然要求經濟學的研究具有一定的針對性。因為一定社會的經濟現象和經济活動是具體的、的。每個時代、每個國家都有其最为關註、最需要解決的現實經濟問題,因此不同時代不同国家需要不同的經濟理論為之服務。一方面,由於經濟現象的時間差異,歷史上不同經濟理論、经濟學說的演化和替代正是經濟活動變遷在經濟理论上的一種映射。比如,在30年代大蕭條發生以前, 西方國家一直奉行自由放任的政策,沒有失業和通貨膨脹,當时經濟學理論研究的中心任務就是论證“看不見的手”;大危機以後,由於經濟波動、失业及通貨膨脹的加劇,導致了整个經濟研究的重點轉向了宏觀方面,產生了以凱恩斯主義為基礎的宏觀經济學。另一方面,就經濟現象的空間跨度而言,也存在著类似的情形。比如德国同其他西方國家一樣, 都實行市場經濟制度,但德國的市場經濟體制有它的獨特性,即所謂“社会市場經濟”。反映到理論上,德國经濟學界在歷史學派的傳统理論思維方式的影響下,至今仍把其基礎理論稱作“國民經济學”。盡管並沒有脱離西方標準經濟學的範疇, 但是它更註重探討在一般規則約束下的經濟活動的自律。
  經濟學研究的國度性,也是由于經濟學家們的實際經驗的局限性所決定的。 經濟学家要清楚地解釋一定社會的經濟現象,解釋變量之間的因果相互關系,必須以他們對這些現象、變量的透徹理解和準確把握為前提。顯然經濟學家對本國、本民族的經济現象和經濟活動最為了解和熟悉。因此,經濟學理论上的創新多半是通过深入研究經濟學者最為熟悉的本国經濟之現象而獲得的。在經濟學说史上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重商主義和重農主義的提出都是以本國當時面臨的經濟矛盾立論,並分別為發展本国的商業和農業而獻計獻策。他們的學說雖然對其他國家也具有借鑒作用,但理論本身的提出却是源自於本國經濟的。这提示我們中國經濟學的發展必須立足於研究中國經濟的現实。
  要研究中国的現實經濟問題,或者說實现經濟學的中國化,就是要在堅持经濟研究規範化的前提下,把中國自己的現實經濟問題作為主要的研究对象和理論研究的出發點。就是說中國經濟學必須研究中國自己獨特的東西,有自己獨立的理論前提,理論模型,甚至一些特殊的結論和政策等等。這也是中國經濟學界实現理論創新,為世界經濟學作出貢献的基本途徑。從更廣泛的意義上看,中國近期的經濟學是關于“過渡問題”的經济理論,這種“過渡”絕非仅僅是體制變遷,而具有鮮明的“雙重過渡”特征。從發展水平看,我國正從低收入階段向中等收入阶段過渡, 最終完成由“二元經濟”向化經濟的轉變;從体制模式看,正在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過渡。雙重過渡表明,中國的經濟進程是經濟發展與制度變遷相互交融,相互推動又相互制約的過程,作為這一進程的理論反映,中國經濟學必然是發展經濟學與制度经濟學的結合。但相對而言,发展水平的過渡是一个更為基本的方面, 推進經濟從落後狀態向發達状態的轉變是中國最为緊迫的任務。然而,現存的經濟学理論,無論是西方標准的宏微觀經濟學、發展經濟學,还是經典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學,都不可能為我們提供現成的答案。因此,中國經濟學家的任務,就是要在體制轉軌的制度背景下,對如何實現經濟發展水平的轉變進行實證和理論歸納,對我國經济改革和發展過程中不斷湧現的新情況、新問題進行分析、解釋和,從而推動改革和发展。
  中國經濟學作為專門研究中國经濟問題的經濟學說,盡管形式上並不試圖作出一般的概括,但其獨特的國度性中即包含著一般意義。首先,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所面臨的制度變迁和經濟發展問題,其理論成果无疑是對發展經濟學和制度經濟學理論的有益補充。其次,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不同於一般的發展中國家,是一個實行社會主义制度的、發展中的、改革中的泱泱大國,在國際社會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且發展中國家的人口、資源、經濟結構以及資源配置的制度特征等方面在中國表現得更為充分,加之近年來,中國經濟奇迹般的增長引起了國際經济學界的普遍關註,使我國的改革和發展越來越具有国際性意義。這意味著,以中國改革和經濟發展為直接研究對象的中國經濟學,不僅是當代發展經济學的分支,同時也是整个經濟學理論的組成部分。因此,對雙重過渡問題的研究, 將是對整个經濟學理論大廈的補充和完善。
  我們相信,只要堅持以現代經濟学的研究思路和規範踏踏實實地研究中國改革與發展中的現實經濟運動,研究活生生的经濟現象背後的,中国的經濟學就一定能夠健康發展,並且盡快融入國际經濟學界。

  :
  陳宗胜(1991), 《經濟發展中的收入分配》,上海三聯書店、上海人民出版社;
  陳宗勝(1995),《論中國經濟運行的大背景---雙重過渡》,《天津社會》第六期;
  陈宗勝(1996),《新发展經濟學---回顾與展望》,中國經濟發展出版社。
  林毅夫(1994),《制度、技術與中國農业發展》,上海三聯書店、上海人民出版社;
  A.S.艾克納(1990),《經濟學為什麽還不是一門科學》,蘇通等譯, 北京大學出版社  

下载论文

論文《以現代經濟學的規範研究中國的現實經濟問題》其它版本

中國經濟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