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戰:關於互聯網化,怎樣才能不焦慮?

論文類別:計算機論文 > 互聯網研究論文
上傳時間:2014/12/2 11:37:00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訊)[核心提示]在傳統企業的互聯網進化之路上,最大的挑戰不是缺乏動力,而是對積累、經驗、成就等“歷史包袱”的艱難取舍。

实战:关于互联网化,怎样才能不焦虑?

  “我喜歡和人辯論,有些東西是我不懂的,有些東西是別人不懂的,而辯論總是讓人很愉快。”

  11月底,在頤和園東門一處古色古香的庭院,久未露面的柳傳誌與我們幾個傳媒內容領域的人就“企業發展與互聯網創新”進行了長達5個小時的交流。

  說是交流,辯論的氣氛其實更濃些,倒是柳傳誌對於這種以一對多的局面似乎早就習以為常。實際上,我感覺他組織這樣的活動,就是準備找一群平時舉著“互聯網大旗”的人,特別是說起來互聯網就頭頭是道的媒體人們來陪拳過招的……

  柳傳誌最終目的,當然不是閑來無事要尋求辯論的快感。我甚至感受到了他的焦慮——這樣有著卓越歷史成就,對商業有著深度沈澱的人,徘徊在如火如荼的互聯網大潮之外,甚至看不懂這些大潮背後到底是什麽動力,這是很難容忍的。

  他坦言自己對於海爾張瑞敏提出的“只有時代的企業”這種觀點有不同看法,他不認同“企業過時”的觀點,認為企業可以跨時代進化。

  交流中,雖然柳傳誌看起來像是在不斷維護自己的經驗和積累,但其實那更像是一種檢測機制——過濾似是而非的思想和空洞無物的激情,他真正渴望的是被強有力的觀點說服,被無法抗拒的思想所改變,然後能讓自己最終成為這個新時代潮流的一部分。

  很顯然,不存在一個完美的演講和辯論可以改變一個人幾十年的實踐積累形成的方法論。柳傳誌歷史的成就和自身的睿智是一種巨大的慣性,加上我們只是一群熱情無限,但是能力其實很有限的商業外圍力量,這5個小時的交流,我也不知道能讓他的思想有哪些觸動和改變。互聯網創新的本質到底是什麽?

  我相信有這種焦慮的企業家不僅僅是柳傳誌。實際上,對於互聯網創新的本質到底是什麽,這個話題的探討是相當有意義的。

  談起這些年的互聯網創新,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與營銷有關的創新,其實並非如此。互聯網創新的本質其實是“獲得指數型用戶增長的機制”——一種超越傳統商業持續線性增長機制,而獲得不斷快速翻倍成長的能力。

  這個指數型機制是怎麽來的?因為互聯網企業可以為用戶提供比傳統產業的企業“更好,更便宜(甚至免費)的服務與產品”,進而形成了用戶的主動靠攏機制——盡管這種有內生驅動力的匯聚效應經常被誤解為營銷技巧

  而這種“更好,更便宜(甚至免費)的服務與產品”又是怎麽創造出來的?其根源在於對用戶需求的專註,以及得到了“技術補貼”和“資本補貼”的賦能。

  目前互聯網企業的基本創新模型是——以用戶的需求為主導,做一個更好的產品或服務,首先通過對技術的運用,提升用戶的體驗或者降低成本;然後是引入資本的力量進行補貼,讓這個好的產品或服務的價格可以遠遠比傳統產品便宜,甚至到達免費的極致狀態。

  無論是BAT巨頭們的少年時代,還是過去5年崛起的那些動輒有著上億用戶的移動應用,亦或是小米這樣的當紅硬件企業,甚至今天快速崛起的電影票、外賣、美甲等新服務業,無一不是這個發展模版。

  “聚焦用戶需求,使用技術和資本補貼來創造最好最便宜的產品與服務,進而獲得指數型用戶增長。”這就是互聯網創新的本質所在。“後驅結構”為何比“前驅結構”更有力量?

  很遺憾,說到這裏的時候,柳傳誌先生回應的主要觀點是:很多“互聯網創新”今天說成就還為時尚早,明天是什麽樣子還不確認,甚至能不能真的賺錢都還不知道。另外很多看似指數型增長的企業倒下的數量遠遠超過成功的數量……”

  我意識到自己犯了碼字的人喜歡彎彎繞的臭毛病,沒有及時說清出觀點,所以趕緊補充了說:“講了這麽多我真正想說的是傳統企業需要看到自身模式亟需進化。”

  如今大多數傳統商業企業都是根據自有資源,以及預計收益的計算來設計產品,而不是聚焦用戶需求去做產品。就拿今年中國哀鴻遍野的電視行業來說,平均一個電視企業推出的電視型號都在10款以上,而這些產品大多是依托產能、銷售計劃、要占領的市場份額等,然後再按照不同人群購買力來設計生產,“買得起”幾乎是其考慮的唯一用戶需求。

  這種營銷、渠道為核心驅動力的“前驅結構”下,公司的重心往往放在管理與銷售人才而不是產品與技術人員。這與互聯網創新企業中以用戶需求和產品本身為驅動的“後驅結構”有本質不同。在技術和財富的“豐腴時代”,“後驅結構”才是對用戶形成引力效應進而創造快速增長的合理結構。

  傳統企業需要研究為什麽用戶會向互聯網創新企業靠攏,需要意識到那些更聚焦用戶需求的好產品的背後,不是一個好點子的引爆,更不是一個營銷模式的變化,而是基礎的企業組織架構、生產研發模式的變化,這才是互聯網本質上所帶來的顛覆性的東西。放下焦慮首先要破除“不服氣”

  我也不知道匆忙的交流中柳總是否真正接受這個觀點,甚至也不敢認定自己的總結就一定是對的。但是我知道即便這個觀點是成立的,要推動一個傳統企業的大變革也是幾乎不可能的。因為一個企業過去取得成功的所有經驗,都有可能是阻礙其未來蛻變的高墻。讓一個企業拋開現有的模式去革命,無異於要求他“自殺”然後再“重生”,這其實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旁觀者才會說的話。

  我一直覺得柳傳誌的焦慮背後是整個中國傳統企業群體的焦慮,面對互聯網,最好的進化方式,不是激進的革命,而是在盡可能做好目前業務的基礎上,尋求與創新力量的聯盟——通過資本、資源的投入,尋求自身基因的延續和傳承。就像聯想控股會選擇用投資創新型企業的方式來實現“進化”,其實就是很好的模式。

  比如後來柳傳誌就說:“面對現在的一些新思維,也許我們沒有年輕人理解的那麽快,甚至一時理解不了,但是我們可以投資他們,然後再研究再學習。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到最後對社會整個的顛覆是必然的,如果我自己顛覆不了自己,我就請別人來顛覆。”

  當然,即便是這種不激烈的進化方式,也是要真正認識互聯網創新的價值,所以破除自身對互聯網創新的不信任和不服氣,甚至是真正認識到自身模式的束縛,才是開始進化的真正起點。

  對互聯網充分理解後的“明道守正”與未能觸及本質時候的“抱殘守缺”即便動作上看起來差不多,但結果上會是天壤之別。所以柳傳誌的渴望被說服,是非常值得令人尊敬的努力,這種努力即便不是一次兩次就能成功,但最終我相信會轉化成進化的正確方向。

  要擺脫對互聯網化的焦慮,首先就是要真正看懂“新物種”為何在結構和基因上有其合理性,只有從不理解到理解,從不服氣到服氣,才是與新基因融合進化的真正起點。(來源:極客公園;編選: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下载论文

論文《實戰:關於互聯網化,怎樣才能不焦慮?》其它版本

互聯網研究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