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互聯網時代的“諸子百家”

論文類別:計算機論文 > 互聯網研究論文
上傳時間:2015/6/18 9:21:00

盘点:互联网时代的“诸子百家”

  治理國家的都懷念大唐盛世之中華,崇尚學術的都迷戀先秦諸子爭鳴時。中國思想史上最鼎盛的時期,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在民族復興之際,若無思想的復興與文化的復興,是不可能有民族復興和國家昌盛的。德國為何在兩次戰敗後迅速崛起,因為他們有不可勝數的思想家、哲學家、藝術家、科學家,這就是軟實力。

  今天,信息技術帶來了一種可能。它加速著民族復興這一行程。中國人開始在商業思想領域建功立業,踐行“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我們就簡單數一數幾位代表人物。

  任正非:法家+道家

  任正非是典型的法家型企業家。法家講究“取勢、明道、優術”,推行賞罰“二柄”。早期的任正非帶領華為從《華為基本法》開始,一路披荊斬棘。取勢,包括借勢、造勢,甚至逆勢進軍列強腹地,在競爭對手眼皮下搶占地盤。憑借法家思想的治理,華為快速發展,狼性十足。一方面由於軍人背景,一方面由於華為的對手一開始就是國際大鱷。華為所在的通信領域,從來都是旦夕禍福,生死一念間。要打敗對手,就得熟悉他們的規則,與狼共舞,最後成為狼。危機感、創新意識是最強的。包括一系列的文章《華為的紅旗還能打多久》、《華為的冬天》……

  後來,任正非提出了“灰度”,提出因時因地因人而異的策略。尤其是對於接班人問題與組織決策運行模式。從《管理的灰度》開始,任正非開始轉向道家。此前,華為也實行了輪值模式,他基本也不大參與日常管理。把把方向,定定戰略,提醒、督促、教練。灰度就是太極。在未來還不清晰時,就應該多看看、多等等,倡導靈活、柔性。灰度思想影響了很多人,馬化騰、郭廣昌等等都是。

  馬雲:墨家+道家

  馬雲是典型的墨家+道型企業家。墨家主張“非攻”,降低成本,講究忠誠。墨家後期衰退分化出遊俠一支。早起的阿裏憑借遊俠式的風格,武俠精神迅速崛起。18羅漢、各種武俠人物叫法、六脈神劍等等。阿裏文化就是一個武俠文化。阿裏基本就是明教性質的江湖幫派。他們為中小企業服務,為草根服務。要做102年的企業,這些都是豪情萬丈的宣言。

  後期,隨著企業題量變大,馬雲開始越來越道化。包括接觸道派人物如李一、王林等。練習太極拳,研讀《道德經》等等。在阿裏余額寶等未問世之前,馬雲一直是個俠派中人。隨著阿裏系與國家監管部門(金融部門與工商部門)的摩擦增大,馬雲的道術修為開始與日俱增。道家最開始其實都是很“反動”的,如道教張角在東漢末年的黃巾軍起義等。道教也一直是古代中國農民企業的主要起義綱領。到了後期,道教為統治者所限制打壓,逐漸成為權力的附屬。他們幹起養生的活計去了。一派專門玩養生,一派潛心去修煉。陰陽之法、虛實之道。

  馬雲經常嘲笑的一些官員不懂做企業,一切企業總想靠政策,一些經濟學家瞎忽悠等等。他說過“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等等,甚至要實現“全球買,全球賣”等等,這些的背後都是墨家與道家思想融合的結果。他依托草根,與小微企業同在,他還蠻像明教教主的。曾經我問彭蕾,阿裏象明教,有一天名門正派要圍剿怎麽辦?她沒有回答這個問題。明教張無忌跟道家張天師有千絲萬縷聯系,跟各門各派既有打鬥又有合作。如滴滴快的合作,在足球、影視、商業地產、物流、金融等各方革面合作。

  馬化騰:縱橫+道家

  馬化騰把QQ和微信折騰成今天的局面,顯然不是只有兩下子這麽簡單。他順利地踩上了兩次信息化大潮節奏,PC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憑借一只懵懵懂懂的企鵝和兩個簡單人臉狀的微信,他成功連接了超過10億人口,沒有縱橫捭闔的功底和獨到的眼光是不可能的。從抄襲走向創新,騰訊一路上乾坤大挪移,打造最全生態。迄今為止,鵝廠的業態復雜的都不可想象。你能想到的,他們幾乎都在做;你還沒想到的,他們很快也會去做。

  跟任正非一樣,鵝廠大了之後,他也選擇了道。推崇灰度,改組公司的架構。他提出的企業生態組織觀點,充分肯定靈活性、柔韌性等要素。此時,馬化騰就成為一名修道的人。包括對於內部競爭,對於微信的培育,如果沒有一種隱忍、柔性以及適度的“慢”和容錯,微信不可能有今天。對於統禦一個市值進2000億美元的企業來說,沒有“治大國若烹小鮮”的境界,顯然是辦不到的。

  李彥宏:儒家+法家

  李彥宏雖然在BAT中留過洋,但在企業治理、組織架構方面是典型的儒家路線。百度在上市之後的擴展路徑,並不向阿裏、騰訊那麽誇張。也一直堅守主業。對於技術的深更細作以及一身的書卷氣使得李彥宏看起來總是那麽溫文爾雅。當然,作為全球第二、中國第一的搜索企業,他們與政府也保持著緊密的合作。李彥宏自身擔任的多個公職身份可見一班。

  在企業治理方面,受過良好西方教育以及在跨過企業的親身經歷,使得李彥宏在內部治理上較其他幾位更加傾向法治。這一點與任正非不一樣。任正非的軍旅背景出身,使得華為在開始就是半軍事化管理。並且,任正非的“法”更象經典的法家,勢道術。而李彥宏則是“法治”型。百度在BAT中是最為穩妥型的企業,無論是投資還是用人。這跟李彥宏本身的思維脫不了幹系。道家從開始的“造反”專業戶到後期的養生專業戶、賣萌專業戶,也是形勢所迫。不知道百度是否也是如此,那麽骨子裏的李彥宏最終也從道了。

  雷軍:墨家+道家

  雷軍出身在湖北仙桃,這個地方是個人傑地靈的地方。雷軍的職業履歷比起上面幾位都要出色很多。一度被認為是中國好勞模,職業經理人的絕佳典範。從金山的豪氣沖天可以看出外表優雅的雷軍其實是一個俠客。金山公司、金山毒霸、金山詞霸等等,都是豪氣沖天。沒有一種俠客情懷顯然是叫不出這樣的名字的。並且,在金山一幹就是十多年,這也是一種堅守。只要公司需要,就會義無反顧。至從開始轉行投資、創業之後,尤其是以小米為轉折點。小米加步槍幹倒飛機加大炮。

  小米的名字,是一個道家思維的結果。以柔弱勝剛強,以小敵大。從“霸”系列到“小米”系列的確是雷軍的一個轉折點。他也比以前更愛面對觀眾,更熱衷於米粉對話。從一個俠客到一個道派企業家,雷軍的轉型軌跡最為清晰。他跟馬雲不一樣。馬雲從遊俠轉為道派,他是從名門切入道派。馬雲的性格乖張、長袖善舞,三教九流無所不交,行為辦事無拘無束。雷軍相比要謹慎許多。

  周鴻祎:兵家+雜家

  紅衣大炮有典型的湖北人性格。那就是敢做敢當。周鴻祎從方正出來後,從3721開始,僅僅從這個名字就可見一斑,管你三七二十一,先幹了再說。然後就是360逆襲國內安全市場。這是典型的兵家思維,兵無常勢、水無常形,奇正而已。這點在周鴻祎身上尤其明顯。他也成為中國IT界的鯰魚,倍受爭議。

  當然,伴隨出其不意的行為風格,他也喜歡隨性而為。無論是產品還是公關風格。不受控制,隨性而發。安全軟件、瀏覽器、遊戲、手機、物聯網等等,沒有跟小米一樣從一個生態出發的考量。隨著投資、企業的業務種類、體量增大,獨來獨往的紅衣大炮顯然有點應付不過來,開始有點雜亂了。

  其實,兵家從道家分離出來,兵家來自姜太公,姜尚師從是元始天尊,元始天尊是道家三清之一的玉清。胡適先生在其《中國中古思想史長編》中指出:“雜家是道家的前身,道家是雜家的新名。漢以前的道家可叫做雜家,秦以後的雜家應叫做道家。

  縱觀上述幾個典型的風雲人物,有一個共性就是,不管你是誰,來自哪裏,但最終都會去向一個地方。哲學的三個問題中,我是誰,我來自哪裏,我要去哪裏。對於中國這幾位大佬,最後的歸宿都會是道家。在信息化的大潮中,他們扮演著改變的角色。而許多的改變並不是單憑一己之力或者少數群體就可以為之的。從“寶寶”們的遭遇,Uber們的近況以及更多的可預測的未來,這些富可敵國的人,會慢慢調整自己,而他們首先想到、用到的自然就是道家思想。

  如果,其實沒有如果,事實已經慢慢這樣了,那麽所謂的“大眾創新、萬眾創業”以及新常態下,希望借助信息化來彎道超車,信息化來倒逼改革的願望可能並不是想象的順利。(來源:鈦媒體;編選: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下载论文

論文《盤點:互聯網時代的“諸子百家”》其它版本

互聯網研究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