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電商平臺能讓創客經濟落地嗎?

論文類別:計算機論文 > 互聯網研究論文
上傳時間:2016/7/28 9:52:00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訊)進入正題前先介紹一位強悍的媒體人,《連線》雜誌前主編,克裏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許多人都聽過這個名字,其因暢銷書《長尾理論》而聞名於世。不過,如果只有長尾理論,還談不上強悍。克裏斯·安德森還撰寫了一本被周鴻祎視作“互聯網聖經”的《免費》一書,其深刻闡述的免費這一互聯網最基礎的模式,最近的一次預言,則是《創客》一書所揭示的生產、創新和制造業之變革,並且,克裏斯·安德森並不只是紙上談兵。他本身是一名資深創客,他是3D Robotics和DIY Drones的創始人,前者是大疆在北美市場最強悍的競爭對手。

  一次次成功斷言互聯網趨勢,給克裏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帶來互聯網界思想家和預言家的名號,Google前CEO埃裏克·施密特、雅虎創始人楊致遠等人,對其理論和書籍均推崇備至。

  今天要談的是,創客經濟在中國的落地。

  創客不再自娛自樂而是改變世界

  三四年前,“創客”(Maker)是指一群喜歡DIY的人,在創客空間利用3D打印機等設備自娛自樂,做一些小發明,然而,卻很少有創客成功將idea或原型轉化為產品的。

  不過,最近一年,創客正在被重新定義。

  跟互聯網+一樣,創客在國家的大力支持下已經成為流行詞,不論是沿海發達城市如廣州,還是西南山城重慶,街頭均可見到“眾創空間”這樣的招牌,萬眾創業、大眾創新,是中國政府正在大力鼓勵的事情。扶持創客經濟,一方面提振已顯疲態的經濟,另一方面要摘掉“世界工廠”這頂帽子,讓中國制造升級為中國創造,用更高大上的話說,是“供給側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

  不只是中國政府大力支持“創客”經濟,大企業也紛紛迎合“創客之潮”。海爾、聯想、阿裏巴巴等巨頭均在扶持創客上大力投入。阿裏巴巴在扶持“眾創”上更是不遺余力。基於雲生態的雲棲小鎮、與富士康聯手打造的創客平臺均已成氣候,近日又成功舉辦首個淘寶造物節,更是將“創客經濟”引入到普通消費人群之中,搭建了“創而優則商”的轉化路徑。

  7月22-24日,“淘寶造物節”在上海成功舉辦,吸引了超過一萬人親臨現場,三天期間各種展出眼花繚亂,涵蓋科技、藝術、潮流時尚、綜藝、亞文化諸多內容,不乏日本初音、故宮“朱八八”等超級IP。

  更值得關註的當屬淘寶的“創造文化”,一些不那麽知名的神人神店被呈現,他們的共同特點都是具有個性化和創造性,甚至形成IP,進而擁有屬於自己的死忠粉絲,例如三個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博士研發的“奇蛙無人機”,再比如三個畢業於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的學生設計的小羊“咩咩凳”,還有汽修和打印店學徒出身的陳誌勇以“三角”為設計理念的產品,均有很好的表現。之所以能實現“創而優則商”,與淘寶“極有家”、“潮電街”、“淘寶眾籌”等平臺的支持有巨大關系,淘寶正在集中資源孵化具有創新、創意和創造的品牌,幫助這些創客(設計師、創業者、手工藝者等)實現從idea到產品再到商品的過程。

  得益於淘寶的支持,創客們的idea有機會變成產品,再轉化為商品,並獲取屬於自己的忠實粉絲,訂單帶來的收入又繼續支持創客們實現新的idea,創造出更多優質產品,進而實現正循環。在過去的數年時間內,淘寶曾孵化出大量的“淘品牌”例如三只松鼠等;下一個階段,正在將“創意、創新和創造”視作重點的淘寶平臺,必然會催生越來越多的“創品牌”。可預見創品牌數量將會有幾何級增長,越來越多有創意、願創新、能創造的人將會實現夢想。電商巨頭支持創客,正在讓創客(Maker)走出自娛自樂的狀態,開始改變世界。

  淘寶扶持創客經濟只為抓住年輕人

  淘寶+創客的供給模式,正在深刻改變中國的供需關系。

  實體商業流行“前店後廠”,實體店是渠道,工廠負責生產商品。工廠擁有很強的制造屬性,缺乏創新,壓低成本,屬於勞動力密集產業,中國在改革開放之後的幾十年裏逐步淪為世界工廠。新商業時代,淘寶建構的是“前電後創”,電商是渠道,大量的長尾、小眾和細分創造者,生產者琳瑯滿目的產品,淘寶利用大數據、C2B等技術,將個性化的需求,與供給精準地連接。這樣的改變,迎合了文頭克裏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的兩個預測:《長尾經濟》和《創客經濟》的興起,也體現了互聯網最核心的優勢:精準、高效而直接的連接能力。

  淘寶之所以大力扶持“創”經濟,核心目的在於抓住年輕用戶的心。

  一方面,年輕用戶已成移動互聯網的中堅人群,不論是互聯網巨頭如BAT,還是手機大鱷如華米OV,在產品、營銷和運營上均在不約而同地貼近年輕人。淘寶網數據則顯示,淘寶買家中80、90後的買家占比七成,賣家中90後占比已近超過三分之一,淘寶年輕化趨勢十分明顯。

  另一方面,年輕用戶的自我意識早已覺醒。不論是“自媒體”,還是“網紅經濟”,抑或“粉絲經濟”均體現了一共共同點:用戶追求平等的參與權,自媒體是表達權,網紅是表演欲,粉絲經濟則是參與感。年輕人的消費追求個性化;年輕人的生產追求創造性,包括虛擬內容和實體產品,創客的產品可能無法賣到數千萬臺,可能只有幾萬臺甚至幾千臺,滿足很少一個細分群體的個性化需求,足矣。消費端與生產端的變革,導致市場調研-需求論證-產品設計-市場驗證-量產銷售的模式正在失效;需求產生-需求定制-產品生產-產品銷售,C2B模式日益流行。消費端,你想要什麽,有人給你做什麽。生產者,你創造什麽,總會有人買單。

  淘寶扶持創客經濟,迎合長尾經濟潮流,加強對C2B模式的支持,正是為了迎合已成主力的年輕用戶。淘寶正在努力為這些用戶提供個性化消費和創造性生產的環境。

  電商平臺扶持創客經濟需三板斧

  在扶持創客經濟這件事情上,中國電商巨頭走在了前面——美國知名的創意電商平臺Quirky已在2015年申請破產,而Amazon、Ebay在扶持創客經濟上力度遠不如中國巨頭。

  不過,要付出創客經濟,只通過流量傾斜、扶持“創品牌”等方式是遠遠不夠的,相對於傳統品牌而言,創客們有更多需求,且必須要電商平臺來解決。

  第一,是資源。

  創客的idea要能轉化為產品,產品要能打開市場成功商品,必須得到電商平臺的資源傾斜,畢竟相對於已具規模的大公司來說,創客是相對弱勢的。電商平臺可提供的資源包括但不限於精準的流量扶持、更低的商品和店鋪入駐門檻、類似於淘寶造物節這樣的交流分享平臺,以及定向的資金支持。這些實打實的好處,是創客最需要的。

  第二,是協作。

  創客最大的難題,不是技術,不是市場,而是協作——這是《創客》一書中濃墨重彩的部分。在創客經濟中,小而美的團隊取代臃腫的大型組織,創造力更強。然而,這註定會有一個弊端:效率低下——工廠的核心價值是流水線式的規模化生產,讓每個環節都有專業人負責,進而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創造卻是反過來的,它讓一個人,例如手工藝者,完成從設計到制作再到包裝甚至銷售的所有環節,理論上來說,效率不可能高。這種差異,跟雲計算與本地計算、電廠與發電機之間的差異一樣,工廠的本質是“雲生產”。

  電商平臺,要做的是幫助創客們提升協作效率。通過眾籌平臺幫助創客籌集資金,通過生產平臺幫助創客找到供應鏈資源,通過創客社區幫助創客分享和沈澱知識,並招募人才……總之,電商平臺必須想方設法提升創客們的協作效率,進而確保整體系統效率比傳統工廠更高。阿裏巴巴與富士康合作的“淘富成真”項目,以及“潮電街”設立的“創星基地”,均是為了聚合上下遊服務商,提升協作效率。

  第三,是環境。

  創客經濟需要完善的知識保護大環境,創意是核心價值,如果抄襲成本很低,將大大損壞創造者的利益,進而影響其創造積極性。淘寶已經意識到知識產權保護的重要性,正在為新興創客品牌設立更全面和便捷的知識產權保護鏈路。如阿裏巴巴的知識產權保護平臺“創新保”,可提供在線的商標註冊、專利申請等一站式服務,淘寶網對網紅、創品牌、原創“IP”的保護正在加強,嚴厲打擊濫用他人店鋪名稱、盜圖等行為。

  創客經濟還需要包容犯錯、允許不同、鼓勵創新的社會環境,這是中國社會缺失的。

  成王敗寇的傳統文化導致失敗總是被嘲笑,例如頗具創造力的錘子;與眾不同的怪異產品很容易被否定,比如能夠載人的飛行器億航184;許多大公司為了市場上的成功也開始隨波逐流,不求創新,只求無事,例如大多數傳統汽車大廠,都不及特斯拉這樣的野蠻人有創造力。縱觀歷史卻可發現,真正的創造總是伴隨著大量的失敗,總是會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出現,總是別野蠻人帶來,我們應該以更加包容的心態鼓勵創造,電商巨頭可通過多種方式引導正向的創造環境。

  不可否認,克裏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是偉大的互聯網預言家,在《長尾經濟》和《免費》理論之後,《創客》再一次成功預測互聯網的未來走向,80後、90後主導的移動互聯網用戶群,正在追求個性化的消費和創造性的生產。與此同時,一直想要摘到“中國制造”帽子的中國正在加大扶持《創客》經濟。不論是自上而下,還是自下而上,電商平臺都在迎合創客經濟,迎接“前電後創”時代的到來。(來源:鈦媒體;文/羅超;編選: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下载论文

論文《分析:電商平臺能讓創客經濟落地嗎?》其它版本

互聯網研究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