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那些創業失敗的人都去哪兒了?

論文類別:計算機論文 > 互聯網研究論文
上傳時間:2016/7/29 11:54:00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訊)曾經一位很資深而奇特的商學院教授講,成功學就是扯淡。首先,每個人成功的因素各不相同而不可復制,如同將托爾斯泰的名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進行鏡像取反。其次,有些核心的成功因素也不足為外人道也,正如名言“能力之外的資本等於零”,你懂的。

  斯坦福商學院有個重量級的講座系列叫做View From The Top,會定期請到全球政商界的頂尖人物來分享心靈雞湯和成功學,喬布斯和比爾蓋茨都曾來過。甚至有八卦傳言,喬布斯就是在這個講座上認識了他後來的妻子Laurene Powell Jobs。Laurene當時還是斯坦福商學院的學生,參加講座時故意坐在前排,引起喬布斯註意並在講座後熱情追求,最終修得正果。(畫外音:老師讓我們前排就坐,不余欺也)

  然而這位教授就說View From The Top然並卵,不如搞一個View From The Bottom,找一些著名的創業失敗者來講,因為許多創業的坑是共通的,分享出來大家一起避免而造福社會

分析:那些创业失败的人都去哪儿了?

  在心中埋下多年的這枚種子,在回答完這個問題後,開始發芽。於是找到幾個朋友一起,把通訊錄仔細過了一遍,找出所有創業失敗的朋友(共有80-90個案例),並統計他們創業失敗的原因以及創業後的去處,形成如下的結果。

  英雄為何失意

  在研究創業者為何失敗時,簡單將理由分為六大類。(註:因為取樣的問題,這裏的大部分創業者從事新興行業,所以可能會有取樣偏差)

  模式問題,占43%。各種主打市夢率的創業公司,在新經濟的大旗下,嘗試各種顛覆一切的新模式,從電商到移動互聯網,從O2O到企業端服務。但是隨著市場風雲變幻,概念或模式往往會迅速由香轉臭。隨著泡沫的破滅,這些企業會迅速因為融不到錢而倒閉或泯然於人群之中。

  運營問題,占23%。在模式清晰或者找準賽道的情況下,創業企業往往也會因為跑得不夠快或者競爭太激烈或者自身太失敗等多種情況,運營不下去而徹底失敗。

  團隊打架,占21%。如果以上兩條都在天災的話,團隊打架是絕對的人禍,而人禍往往比天災更可怕。

  股東出手,占7%。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而當股東想強勢介入的時候,幾乎就可以直接宣布創業企業的終止。

  家庭原因,占4%。“世上只有媽媽好……”

  政策問題,占2%。你懂的,不解釋了。

分析:那些创业失败的人都去哪儿了?

  失意英雄落何處

  第一部分是探討創業者失敗後的去處。首先是定義,“創業者”嚴格指公司最核心的一到兩號人物;“失敗”可理解為公司退出失敗(至少是讓天使投資人有10倍的回報),以及創業者在公司退出成功之前離開。其次將去處劃分為三大通路:繼續創業、打工和投資。這裏不考慮休息這條通路,因為幾乎沒有人選擇直接退休或者去養老。

分析:那些创业失败的人都去哪儿了?

  由上圖可以發現,在創業失敗後的第一步,41%的創業者會選擇繼續創業;40%的會選擇去打工而安穩一陣;19%的會憑借創業這段經歷,晉級為投資人。看起來創業失敗後,打工和繼續創業是一個區別不大的選擇。

  然而再多看一步,就會發現其中的蹊蹺。

  40%在第一步選擇去打工的創業者,在短暫調整後,會有13%絕對數的創業者選擇繼續創業,3%絕對數的創業者會接下來去做投資,從而只有24%的失敗創業者在當下老老實實打工

  在失敗後直接選擇創業的人一開始只有41%,但是通過做投資和打工短暫調整後,又有14%的創業者接著再創業,將比例提升到55%

  在當前的穩態(用紅色數字標出):繼續創業的人提升到55%,打工的人大幅降低到24%,投資的人基本持平在21%

  考慮到創業失敗的概率極高以及一旦開始投資後流出概率極低(5.6%=1%/21%),大部分人都會以投資作為終點

  如果連續動態得觀測這些創業者的變化,結果如下圖,這是一個馬可夫鏈的問題。為了不掉粉,就不列出來轉換矩陣以及更改下圖的數字了。

分析:那些创业失败的人都去哪儿了?

  枯燥的數字大家不愛看,還是舉幾個身邊的例子,容易有更直觀的認識。

  人物A,非常一般的大學畢業,在運營商做點基礎的技術工作。不堪忍受運營商的慢節奏,在2001年左右出來單幹,以開發PC客戶端產品為主,那也是PC客戶端比較黃金的年代,站住一個細分領域就能生存。一開始做得不錯,但是對於風險投資完全沒概念,拒絕了IDG等大牌VC的投資條款,從一個師兄+老鄉所掌管的大集團那裏拿了投資,其實也不是標準的投資,就是每月實報實銷公司花費;師兄還答應他盡快將其概念多多的公司裝入到上市殼公司中。結果大集團後來出現重大變故,現金流當月斷掉,A的公司立即垮掉,A也因此生了一場大病。後來另一家美股上市公司愛惜A的才能(曾提出過收購A的公司,但遭其拒絕),將其招致麾下負責一重要項目,同時休養一段。在該上市公司混了一年多,也因為項目終止的緣故,更因為按捺不住沖動的創業癌,又出來創業。

  人物B,海外名校MBA回國後立即創業,正處在移動互聯網爆發的前期。但是產品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方向,或者說PMF不夠,而且也不是很決絕,當初也考慮過做投資的各種機會。所以這次創業很快失敗,然後加入一大外企負責中國市場,做得風生水起,然後轉行開創基金做投資了,算是回到了初心。

  人物C,重點大學商科畢業,在外企混了一兩年銷售之後自己創業,小打小鬧各種折騰,賺了點小錢在北京買房,但覺得這不是長久之計,也感到自身需要提高,於是成功申請到海外名校MBA並完成學業。讀書期間也是思考各種創業機會,但畢業後終究還是服從於現實,回歸到大外企做銷售。幾年後依舊按捺不住創業的癌,再次回歸到創業大潮,不過這次是互聯網+O2O創業了,也很快拿到知名VC投資。但是風口選得太早,VC也對其業務發展太慢表示不滿意,逼其轉型以及強行搭配合並其他公司未果之後,股東會直接將C攆走。C閑逛一段時間後,到某外企混中國區首代,但不久後,再次走上創業之路,這次選擇的仍是風口浪尖上的方向及模式。

  人物D,重點大學工科畢業,在運營商混跡多年之後,產品感覺和技術感覺卻越發強悍。攜技術、產品及人脈優勢出來創業,最早的一批移動互聯網創業及App開發,其方向絕對是超前於時代和代差打擊同類產品,並迅速拿到頂級VC的投資。同時利用其運營商資源,迅速打開通路,獲得運營商頂級合作資源。然而成也蕭何敗蕭何,成功路徑依賴害死人,運營商的頂級合作,旁人從技術上和從關系上都難以拿到,卻被創業者D搞定了,然而也限制了創業者D向toC產品方向的轉換,明明一個可以積累大用戶量的toC產品,卻做成了跪舔運營商分成的toB生意。然而憑借其產品優勢,曾有上市公司提出收購,卻因為回報倍數不夠而遭投資人攪黃。最後眼睜睜看著移動互聯網起來,將其產品和技術優勢一點點抹平,公司也做得越來越索然無味。在經歷快十年的折騰後,投資人不管了,創業者D也黯然離場。但是D仍然不甘心,小打小鬧嘗試著各種似懂非懂的創業項目。

  人物E,重點大學工科畢業,在軟件公司工作並做過高級程序員及項目經理。後來出來創業,嘗試付費社區方向,然而仍然是太早成為先烈,四五年前哪裏能想到今天的值乎和分答以及各種視頻VIP付費。主營項目拖拖拉拉多年,不死不活難以融到錢,只有靠各種外包維持團隊,好在團隊異常團結沒有散掉,但卻一直沒有找到大方向。最後實在撐不住了,考慮到家庭等多重原因,人走團隊還繼續嘗試各種新方向和外包,E找了一個創業公司先安穩幾年。

  英雄如何療傷

  任何一次創業失敗後,創業者在心理上、在身體上、在社會關系上、在家庭關系上以及在個人財富上都會遭受一次或重或輕的創傷,都需要一段或短或長的時間進行調整,因此短暫的打工,往往是最佳選擇,修復傷口同時積累資源。甚至有基金搞出了EIR ( Entrepreneur In Resident),這簡直就是為失敗創業者提供的專屬“病床”。國內提供EIR的基金包括:真格、經緯等,傅勝就是EIR療傷成功後放出的“獵豹”。

  短暫的休整之後,往往又重新開始戰鬥,而在此選擇戰鬥往往還是奔赴創業的最前線。這種戒不掉的癌,第一是來自不服氣,眼睜睜看見原來一起撒尿和泥的朋友起高樓,而自己距離成功也曾如此接近,再來一次肯定會贏,或多或少會有賭徒心態。要是在深圳的創業圈呆呆,很快就能聽到有人和你講述當年和馬化騰在一層樓或者一條街創業的故事。第二是來自拴不住,再大的草原也圈不住這些創業過的野馬再次奔騰的心,創業過的人很難再次接受大公司裏面慣有的官僚文化、頤指氣使以及大象漫步。第三是來自於“惡劣”的外因,有過創業經驗的人,無論是成敗與否,在如今的資產荒中都是投資人眼中的香餑餑,威逼利誘都會讓他們出來再試一把。

  而只有當創業疲了累了,他們往往才會選擇投資作為終結狀態,天使或者VC投資是一種進可攻退可守的職業,或許這也算一種癌的治愈。

  不管怎麽樣,生活還是要繼續。無論是選擇打工,還是投資,還是繼續創業,他們都是孤膽英雄。(來源:36氪 文/數據冰山 編選: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下载论文

論文《分析:那些創業失敗的人都去哪兒了?》其它版本

互聯網研究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