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以平臺化思維推進“互聯網+政務服務”建設

論文類別:計算機論文 > 互聯網研究論文
上傳時間:2016/8/17 20:32:00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訊)2016年4月26日,國務院辦公廳轉發國家發展改革委等十部委共署的《推進“互聯網+政務服務”開展信息惠民試點的實施方案》(國辦發〔2016〕23號),明確提出以實現政務服務事項的“一號申請、一窗受理、一網通辦”為主要任務,在80個城市進行試點,逐步向全國推廣。

  該文指出,近年來各地區各部門積極探索創新,不斷改進政務服務,在簡化群眾辦事環節、提升政府行政效能、暢通政務服務渠道等方面取得了顯著成效。然而,困擾基層群眾的“辦證多、辦事難”現象仍然大量存在,給群眾辦事創業帶來諸多不便。從電子政務的角度分析,其重要原因在於信息共享和業務整合的困難,更根本的原因在於缺乏開放性。要真正實現“互聯網+政務服務”的落地,需要進一步思考互聯網的本質特性,從“政府即平臺”的理念出發,構建一個政府、市場、社會都能互動、參與、協同的開放性服務體系。

  一、當前政務服務存在的深層次障礙

  “證明我媽是我媽”是當前中國政務服務存在不足之處的一個剪影,導致這一問題的重要原因是政務服務的數據分散在各處,申請人、審批部門、評審機構、中介機構等都只掌握相關環節中的部分內容,不同主體之間存在較為嚴重的信息不對稱問題,交易成本很高。(參見:艾琳、王剛著《重塑面向公眾的政務服務》,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5年2月)另外,由於不同業務系統之間相互封閉,形成不同的信息孤島,數據不能共享,格式缺乏統一,信息無法復用,造成政府多頭審批,群眾重復提交辦事材料、往返跑腿,對政務服務的質量缺乏滿意度。

  “互聯網+政務服務”不是實體政務服務中心的簡單上網,而是要以互聯網的思維對政府服務進行全新的業務整合與流程創新,構造一體化、全過程、無縫隙的政務服務體系。長期以來,電子政務系統主要的設計思路是滿足政府當前業務的需要,服務於現有業務流程的電子化。由於對最終用戶的需求缺乏傾聽和尊重,“以市民為中心”的設計理念只是停留在紙上。相比之下,互聯網企業所奉行的是“讓用戶尖叫”的切實做法,這需要深度理解用戶需求並敏銳捕捉其變化,一切從用戶出發設計產品和服務,註重細節並追求創新,只有把用戶體驗做到極致,才能真正贏得用戶的認可。

  開放性的缺乏是當前政務服務存在的更深層次問題。相比互聯網的開放性,電子政務長期處在封閉的發展體系中,其原因包括“一把手”模式不適應互聯網時代的創新規則,以部門為中心的建設模式造成眾多“孤島”,業務導向的設計思路阻斷了大眾參與的渠道,過於強調安全性造成許多人為壁壘,單一的工程建設模式壓縮了商業模式創新的空間。(參見:童騰飛、黃波、謝耘撰《以開放激發電子政務創新活力》,載於《電子政務》2016年第5期)在這種方式下,政務服務成為政府部門的“獨角戲”,公眾只是作為服務的被動接受者,而無法成為公共服務的參與者和共同創新者,許多來自於市場和企業的外部創新被拒之門外。互聯網的大發展驗證了“開放”的巨大價值,帶來了思想觀念、技術體系和產業生態的創新大爆炸。政府部門也應借鑒這一理念內核,讓公民、創業者、企業、非政府組織都成為創新主體,從而更好地實現公共服務的有效供給。

  二、“政府即平臺”理論的核心觀點

  Tim O’Reilly是目前公認的“政府即平臺(Government as a Platform)”這一概念的創始人,他在2010年出版的一部著作《開放政府:合作、透明與參與》中專門論述了“政府即平臺”的核心思想。

  政府從本質上來說是一種合作的機制。公眾通過制定法律、支付稅收來建立政府,用來管理一些公眾個體難以解決的公共事務,以代表公眾利益。然而,現實的情況卻是,公眾的合作和參與往往習慣性地被忽視了。按照Donald Kettl的說法,當前的政府就像是一臺售貨機(Vending Machine Government)。公眾支付稅收給政府,然後獲得政府提供的服務。當公眾沒有得到所期望的服務時,其參與的方式也僅僅限於通過搖晃和拍打售貨機來發泄不滿,而這絲毫也不能改變現狀。政府服務的傳統方式就像售貨機的界面,我們只能被動地選擇界面上已有的服務,不僅選擇有限,而且成本高昂,因此很難滿足公眾的需求。

  如果回顧一下計算機和互聯網的發展歷程,可以發現,這個領域每一個偉大的變革都得益於一種開放式的創新。比如個人電腦,還有萬維網都是一種開放平臺,這種架構使得無論是大公司還是小企業都能參與進來,提供產品和服務,從而構造了一種創新的生態系統。蘋果的iPhone可以成為以平臺為基礎的公共服務模式的又一成功案例。當其他手機采用封閉的方式開發系統,每種手機由幾個精心挑選的供應商開發了數量有限的一些應用時,蘋果則創建了一個平臺,把應用商店對外開放,任何人都可以在平臺上開發應用,為所有蘋果手機用戶提供服務。這帶來了爆炸式的創新,在iPhone手機上市不到一年半的時間裏,就已經產生了超過10萬個APP應用,相當於平均每個星期有3000多個應用面市。

  因此,政務服務應充分借鑒互聯網的思維,思考如何將政府從一個售貨機的界面轉變成開放性的平臺,鼓勵內部和外部的力量都能參與進來,進行合作,實現創新。這就是政府的平臺化思維(Platform Thinking),或者稱“平臺化治理”(Platform Governance)。值得重視的是,“政府即平臺”這一思想可以延伸到IT領域以外,包括治安問題、消防服務以及垃圾清理等公共服務,事實上它可以應用到政府職能的方方面面。(參見:Tim O’Reilly撰《Government as a Platform》,載於《innovations》2010年第6期)

  在全世界範圍內,目前已有多個國家在開展“政府即平臺”的應用。例如,美國政府2009年5月開通Data.gov,推動了政府開放數據在全球的發展。2015年,英國政府數字服務小組(Government Digital Service,GDS)確定“政府即平臺”計劃,即公共部門機構應該使用通用的技術系統,增強中央和地方之間的互動,各個機構則更多地聚焦交付服務。澳大利亞政府也成立了與英國GDS相似的數字變革辦公室(Digital Transformation Office,DTO),並啟動了MyGov與GovCMS兩個大型平臺項目,在所有公共部門進行共享。

  三、打造基於大數據的政務服務開放平臺

  我國電子政務的發展已經取得了較大的進步,但是與電子商務的輝煌成就相比,電子政務顯得相對沈寂,缺乏創新的活力。政務服務如果不能與互聯網深度融合,電子政務就只能停留在低應用水平、低開放程度的政府部門信息化。要實施政府即平臺的理念,實現“互聯網+政務服務”的目標,關鍵要解決三個核心問題:

  第一,推進政務服務的數據統籌與信息共享。這是建立平臺的基礎工作。首先,需要統籌整合建設政務服務數據共享交換體系,統一管理政務信息資源目錄,實現與人口、法人、空間地理、電子證照、社會信用等基礎信息庫和業務信息庫的聯通,逐步推進各級共享交換平臺對接,支撐政務信息資源跨部門、跨層級、跨區域互通和協同共享。其次,需要依托統一的數據共享交換平臺,以公民身份號碼作為唯一標識,構建電子證照庫,實現涉及政務服務事項的證件數據、相關證明信息等跨部門、跨區域、跨行業互認共享。在民眾辦事過程中,通過公民身份證號碼,直接查詢所需的電子證照和相關信息,作為辦事的依據,避免重復提交,實現以“一號”為標識,為居民“記錄一生,管理一生,服務一生”的目標。

  第二,以大數據創新政務服務模式。政府與公民、企業進行互動,在提供服務的過程中將沈澱海量的數據,這些數據與社會經濟、公民生活密切相關,具有數量龐大、涉及面廣、動態精準、可用性強的特點,是一宗寶貴的資源。政府部門一方面應該運用大數據技術,開展跨領域、跨渠道的綜合分析,了解政務服務需求,不斷優化資源配置,豐富服務內容,做好個性化精準推送服務,變被動服務為主動服務,有效提升政務服務質量和效率;另一方面應將這些數據對外開放,實現社會化應用,促進服務模式和服務形態的創新,這將極大推動區域競爭力和治理水平的提高。

  第三,以平臺化思維構建惠民、利民、便民的開放服務體系。政務服務的開放平臺一旦形成,它所能覆蓋的範圍就不再僅僅只是以行政審批為核心的政務服務,而將擴大到整個社會公共事業的服務,甚至電子商務的個性化服務。對政務服務、公共服務大數據的挖掘蘊藏著巨大的商機,將那些原本封閉的數據資源進行激活,向市場主體開放,將創造新的經濟增長點和發展紅利。

  政府作為平臺,將政府、社會與公眾通過互聯網形態,點對點、面對面地連接起來,這是基於互聯網的電子政務新模式。在這種模式中,政府的角色不再是售貨機,而是平臺的搭建者。政府的主要職責是制定規則和提供基礎服務,而在其他領域退居後臺,吸引盡可能多的創業者、企業、市民參與到公共服務的供給。這將激發創業者、企業、NGO和市民的熱情,共同創造一個具有持續創新活力的產業生態體系,形成“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巨大合力,實現電子政務的創新變革。(來源:《電子政務》 文/陳濤 董艷哲 編選: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

下载论文

論文《論文:以平臺化思維推進“互聯網+政務服務”建設》其它版本

互聯網研究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