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大數據產業版圖分布特點

論文類別:計算機論文 > 互聯網研究論文
上傳時間:2017/6/16 12:31:00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訊)雖然“北上深杭”以其資源環境優勢培育了大量的大數據獨角獸企業,但是以貴州、廈門為代表,在我國很多其他地區也正在出現大數據(準)獨角獸企業,大數據領域的區域競爭才剛剛開始。

  最近兩年來,在北京,幾乎每個周末清華大學等高校都有大數據產學研相關的活動,覆蓋大數據、人工智能、醫療大數據等多個領域,參加活動的企業和專家遍布全球,國內的城市包括貴州、上海的一些政企研界人士也是常客。

  2017年5月《經濟學人》發表封面文章稱,數據已經取代石油成為當今世界最有價值的資源。5月底的貴陽數博會上,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馬凱指出,數據是重要基礎性戰略資源,大數據發展正在驅動經濟社會諸多領域發生深刻變革。

  大數據產業在風口吹了三四年,中國政府從高層到基層縣市,都意識到了數據資源的重要性。

  大數據也是信息經濟的關鍵生產要素,大數據產業的發展狀況,一定程度上代表區域經濟未來的增長潛力。根據埃森哲2016年發布的報告,美國的數字經濟占GDP比例已超過三成,中國的這一比例則為10%,但總規模到2020年也會達到3.5萬億元人民幣。

  梳理中國的區域大數據版圖,離不開數據開放度、企業密集程度以及地區產業政策這三個主要維度。

  獨角獸企業版圖

  獨角獸企業的密集度,是一個區域該類產業發展情況的重要參考指標。

  獨角獸企業是指成立10年以內,估值超過10億美元,獲得過私募投資且尚未上市的企業。作為爆發式成長的代表,獨角獸企業被認為是新經濟時代科技創新的集中體現。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發現,“北上深杭”仍然是目前大數據企業的主要聚集地,這一特征與2016年長城戰略咨詢聯合科技部發布的中國獨角獸企業分布情況保持一致。

  在2017年的數博會上,上述機構還發布了《中國大數據獨角獸企業報告》,上榜的83家大數據企業,分布在11個省份,其中在“北上深杭”地區的企業為73家,占比達到87.95%。

  其中北京有44家,超過全國的一半;上海其次,為17家;杭州和深圳各有6家。在全國的其他城市中,南京有4家,廣州、蘇州、成都、武漢、貴陽、廈門各有1家。

  2017初,這家機構聯合科技部發布的報告稱,2016年中國獨角獸企業已達131家,出現在16個城市,其中,北京、上海、深圳、杭州依托良好的創新創業生態,成為獨角獸企業主要集聚區域,均超過10家,北京的數據超過一半。

  此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清華大學數據科學研究院執行副院長韓亦舜時,他也表示北京特別是中關村區域集中了中國最多的大數據公司,以清華大學為代表的校友,已經是中國大數據創業圈重要力量。

  值得關註的是,互聯網平臺成為孵化大量的大數據獨角獸企業的最重要的孵化器,互聯網發展活躍的地區,大數據獨角獸企業占比較高。

  雖然“北上深杭”以其資源環境優勢培育了大量的大數據獨角獸企業,但是以貴州、廈門為代表,在我國很多其他地區也正在出現大數據(準)獨角獸企業,大數據領域的區域競爭才剛剛開始。

  京浙粵貴成大數據產業四大密集區

  大數據產業的產值如何統計?按照工信部的定義,大數據產業指以數據生產、采集、存儲、加工、分析、服務為主的相關經濟活動,包括數據資源建設、大數據軟硬件產品的開發、銷售和租賃活動,以及相關信息技術服務。

  工信部規劃,到2020年,我國大數據相關產品和服務業務收入突破1萬億元,培育10家國際領先的大數據核心龍頭企業和500家大數據應用及服務企業。

  近三年,中國地方政府對大數據產業都很重視。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發現,目前大數據產業主要形成了北京、長三角、廣東三個重點聚集區,這跟上述獨角獸企業布局類似,互聯網科技產業發展較好的地區,大數據產業發展較好,另外貴州也正在形成氣候。

  目前國家統計部門尚無對大數據企業的歸類統計。在統計方面,2017年最可圈可點的是貴州。2017年,貴州省公布的2016年大數據產業數據相當具體,即現有核心業態企業39家,關聯業態企業383家,衍生業態企業409家。2016年貴州大數據三類業態業務收入達1264億元,較2015年增長46%。

  《京津冀大數據產業地圖》顯示,2016年京津冀三地大數據企業數量已達875家,與2009年的350家相比翻番有余。

  浙江方面稱,密布337家大數據企業,其中湧現出阿裏、網易、海康威視、大華等一批知名大數據企業。

  廣東省提出,到2018年廣東培育5家左右大數據核心龍頭企業、100家左右大數據應用、服務和產品制造領域的骨幹企業。

  廣東、上海政府數據開放度高

  政府掌握了80%的數據,政府數據開放一定程度上決定了當地大數據產業的發展,換一個角度來說,中國政府數據開放多是以應用為導向的開放,大數據產業發展越好的地方,對數據的需求也越大,有利於推動政府數據開放。

  從2015年到2017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了國內數十家大數據公司,企業均對政府數據開放抱有信心和期待,但也不否認當下政府數據開放還處於最初級的階段。

  2015年,復旦大學數字與移動治理實驗室主任鄭磊及其團隊對已經上線的8個地方政府數據開放平臺做了研究,也做了一份分析報告。

  相對2015年來說,2017年他們團隊的研究對象拓展到19個,參與數據開放實踐的平臺在增加,各個平臺的數據量相對前兩年來說也是增長了很多。

  報告顯示,地方政府數據開放平臺中,表現最好的是上海、貴陽兩地,其次是青島、北京、東莞、武漢等地。在省級行政區排名中,指數得分最高的是上海,其次是北京、廣東、浙江;在副省級和地級城市排名中,得分最高的是貴陽,其次是青島、武漢、東莞、佛山、廣州等地。

  其中貴陽相對兩年前進步很大,不過,從區域分布來看,已開放政府數據的地區要分布在東部沿海地區,西部和北方地區分布較少,而且在各個行政層級上的分布都比例偏低。

  鄭磊介紹,國內還有很多地方的政府數據開放還沒有起步,有的盡管有開放平臺,但數據開放還沒有開始,無法統計和評估,參與評估的平臺屬於已經起步的地區。

  早在2012年下半年,北京、上海為第一梯隊率先開放數據平臺,而在2014年下半年,第二梯隊的無錫、南海、湛江、武漢相繼開放數據平臺,此後自2015年下半年至2017年6月,肇慶、浙江、青島、東莞、梅州、貴州、廣州、廣東、深圳、哈爾濱、長沙、貴陽、佛山相繼開放數據平臺,數據開放平臺主要集中在東部沿海地區,尤其是在長三角以及珠三角地區形成了密集的數據開放省市集群。

  地方政府熱情指數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剔除重復因素,已確定2020年大數據產業規模的14個省市的規劃總和已達到28400億元,這遠遠超過了國家整體規劃的目標,也就是上述工信部規劃的2020年達到1萬億的目標。

  自2015年大數據正式上升為國家戰略以來,地方熱情指數開始高漲。

  2017年初,數據中心聯盟大數據發展促進委員會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1月底,中國共有37個省、市專門出臺了大數據的發展規劃或類似文件,其中包括北京、重慶、貴州等16個省級規劃,以及深圳、沈陽、南京、武漢、呼和浩特等21個城市規劃。

  37個省市中有20個明確提出了各自的大數據產值,其中江蘇到2020年的是超過1萬億元,即超過工信部2020年的目標;廣東的這一目標是6000億,貴州為4500億,北京、上海相對低調,2020年的目標產值是1000億元。

  熱情指數不僅僅體現在產值目標上,還體現在機構設置上。

  自2015年以來,貴州、廣東、遼寧、四川、甘肅、浙江等地紛紛建立了大數據管理組織,報告統計,截止到2017年初,中國共有17個省市成立了大數據管理局等機構,10個省市提出編制適用於本地大數據工作的法律法規。

  在大數據發展定位上,不同地區也根據當地發展規劃與實際情況作了不同定位,37個省市中已有20個明確提出發展定位,占比達71%

  在大數據產業定位同質化明顯,一般分為創業創新中心、產業中心/高地、應用示範中心、資源聚焦中心、人才發展中心,而從提出定位的20個省市中,分別有12個、10個提出定位為產業中心/高地與應用示範中心。(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文/何苗 )

下载论文

論文《分析:大數據產業版圖分布特點》其它版本

互聯網研究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