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AI與互聯網有何不同?

論文類別:計算機論文 > 互聯網研究論文
上傳時間:2017/10/31 17:41:51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訊)2016年9月份,彭博社做了一份按市值來的公司排名,市值最高的五家公司已經全都變成了IT公司:蘋果以5710億美元的市值高居榜首,之後依次是Alphabet(谷歌)和微軟,市值分別為5400億美元和4410億美元。亞馬遜(Amazon)以3640億美元的市值緊隨其後,第五位為Facebook,市值為3570億美元。在中國如果說過去15年裏最為成功的企業,那顯然是BAT,截至2017年9月27日,百度市值為783億美元,阿裏巴巴3927億美元,騰訊2.96兆港元。

  顯然,這是過去三十幾年裏範式轉移的結果,IT和互聯網行業巨頭崛起,深刻改變了人們從購物到溝通,從出行到飲食等諸多方面。

  讓人很難想象的是過去我們從農業到工業、從工業到IT互聯網每次變化的時間跨度都是數十年甚至上百年,但在互聯網之後,我們幾乎還沒有喘息,AI(人工智能)就接踵而來。AI與互聯網不同,很可能帶給我們一場更為持久且深刻的變革。

  AI=超級自動化

  要想看清AI對商業的沖擊,首先要對AI的含義進行界定。若要想對AI的含義進行界定,那就一定要把AI和這次以深度學習為代表的技術突破區隔開來,而更多地去關註它究竟會帶來什麽。

  有這樣的視角切換後,我們就會發現對AI最好的描述是:AI是一場更為徹底的自動化,其落地過程就是一個世界實現超級自動化的過程。

  從這個角度看,人工智能並不開始於這次深度學習的進展,而是開始於軟件編程,其歷史長度與IT行業相同。

  此前的軟件編程同現在的AI,核心差異只是一般軟件的智能非常初級,只能處理預先定義好的事情,而現在的人工智能則能進行推理,進而能夠處理並沒有在程序中預先清晰定義的事情。

  這種差異就好比是:傳統的軟件可以讓高鐵在固定的軌道上按特定的速度從北京行駛到上海,但這一次AI挑戰的則是沒有軌道,不限定具體的A點和B點及車況,讓汽車總是能從A行駛到B。

  而之所以把這一過程定義為超級自動化,核心原因在於,泛化的自動處理不只發生在物理世界也發生在數字世界之中,並且很多時候需要打穿兩者才能達成最終目的。正因為這點,AI的核心特征與互聯網不同,影響範圍也不同。

  AI的典型特征是軟硬融合,很大一部分AI應用實際上是要和物理進行結合的,這與互聯網有巨大差異。

  互聯網更多被局限在虛擬世界裏,處理的是某種終端所生成的信息,即使到後期的O2O等,更多的也只是導入了位置信息,並不強調終端與物理世界的互動。但AI則要求這種與物理的結合更為緊密。

  不管是智能音箱,還是VR/AR,乃至於自動駕駛,它們都需要導入更多的物理成分,比如聲學、光學、雷達等。抽象來看,這些產品上總是先形成一個與感知反饋相關的智能層,這一層負責連接物理世界和數字世界,然後才是由互聯網沿襲下來的基於數據的各種智能。也正因為這一層的存在,AI才是與互聯網、IoT(物聯網)完全不同的概念。

  1984年創立的軍事刊物簡氏防務周刊此前作了這樣一則報道:

  俄軍在某次反恐戰爭中投入了五類機器人:六部履帶式戰鬥機器人、四部輪式戰鬥機器人、一個自行火炮群、數架無人機、一套指控系統。所有上述戰鬥機器人都與前線的指控系統相連接,並通過這個系統直接受莫斯科國家防務指揮中心指揮。

  顯然這是典型的AI應用(但肯定不能說這是互聯網或者IoT的應用),這種應用和互聯網裏面的強調連接以及信息整合有著本質差別——它不只要進行信息的傳輸和處理,還要根據前線的具體狀況在物理空間進行具體的戰鬥。

  雖然AI的應用可以只是停留在數字世界,比如說可以作為大數據的延伸應用到金融、醫療領域,但AI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它可以走出數字空間,讓物理世界發生巨大變化,潛在的這種變化遠比O2O、“互聯網+”所能帶來的更大。

  如果AI是一場會同時影響數字世界和物理世界的超級自動化,那這會對現有經濟體系形成怎麽樣的沖擊?

  大部分人會失去經濟價值

  有一件事是百分百確定的:AI會取代現有經濟體系下可見的各種職位。

  職位本身越容易清晰定義,那取代的就會越快。如果一個職位人可以做,AI也可以做,從性價比最優的角度看,這類職位最終一定會替換成AI。競爭越激烈,企業的壓力越大,這種替換發生的速度就會越快。從結果來看,我們一定會迎來一個只有少部分人工作就可以創造更大經濟價值的經濟體系。

  按照AI其實是編程的延續這一視角來看,這種趨勢事實上並非是未來才會出現,而是已經發生相當長的時間,只不過人工智能讓潛在的趨勢凸顯得更加鮮明。

  比如說:鋼鐵企業往往會有數十萬人,而互聯網公司只用四五萬人就可以支撐幾十倍的銷售額和利潤,電商平臺所優化掉的傳統渠道人數也一定比電商平臺自身雇傭的人數要多。

  總結來看,我們會迎來這樣一種狀態:一部分人的空余時間越來越多,但很難創造社會財富;一部分人則越來越忙,負責支撐起巨大的經濟體系。

  這種區隔很可能會徹底分離兩類人群,在過去,即使是在大型制造工廠裏工人和CEO也是通過某種層級關聯在一起的,而上述狀態下,大部分人很可能和既有經濟體系是隔離的,和經濟體系裏的人也是隔離的。

  那麽在一個“人”會逐漸失去經濟價值的趨勢下,商業模式會發生何種變化?

  AI下的商業模式

  信息通信技術曾經帶來多次商業模式變遷。

  在芯片主導的硬件時代,商業模式最為簡單,就是單純地賣貨並追求毛利率;Windows為代表的授權模式對這種賣貨模式稍有修正,銷售的同時還要達到培育生態的目的,但本質變化不大,還是賣貨賺錢模式。

  到了互聯網時代,互聯網的後端變現模式則對此形成根本性顛覆,互聯網模式下,前端的量越多,後端變現的通路就越通暢,本質上和追求毛利率授權費的模式有沖突,對於互聯網模式而言,追求毛利率和要求授權費是增加收入的阻礙,所以才會有硬件免費這類極端的主張;此後出現的雲服務則是比較典型的出租模式。

  在通往人工智能的路上主流的商業模式很有可能變成下面兩個:

  一是出租模式。隨著智能程度的上升,設備的精密程度也會上升,但人們的收入水平卻只可能平緩增長,甚至下降。唯一的解決方法只能是出租,按使用計費。

  如果真有機器人,那大部分人並不會擁有一臺機器人,而只是會按需進行租用。具體誰負責運營這樣一種復雜的租賃系統,既可能是滴滴、神州專車這樣的專門運營平臺,也可能是奔馳寶馬這樣的生產企業直接運營。

  這種模式下勝出的公司需要同時具備互聯網和硬件基因,國外有此屬性的公司是蘋果和亞馬遜,國內則是小米。

  另一個則是後端收費的模式。彼時人們擁有更多的閑暇時間,但經濟上的自由程度卻未必就提高,因此,很可能遊戲、文娛、VR/AR這類消耗大量時間的產品會獲得空前發展。

  不少人打遊戲之初往往並不是因為遊戲好玩,而是因為無聊,一旦沈迷,遊戲本身就會變成一種驅動力。只要人們的空閑時間增加,並且沒辦法在物理世界釋放,那數字世界裏的消費內容就只可能越來越繁榮,也許是遊戲、直播或者其他。

  在這種模式下勝出的公司更會像是騰訊這類有社交網絡,並且擁有豐富的後端內容的公司。

  無論是哪種模式,有一點是高度一致的:未來的商業必然會越來越中心化。前一種也許會按品類(比如汽車、機器人、AR等)催生不同的巨頭,後一種也許會強化現有互聯網巨頭的統治性地位。

  從更長遠的維度來看,人工智能甚至有可能吞噬掉現有的整個商業體系。

  當它取代一切現有經濟體系中的職位時,那在現有的經濟體系下總的供給會極大,但總的需求會極小。此時經濟體系不能完成自救,必須導入其他維度力量(比如政府的力量等)的幹預和再平衡才可能突破自己完成自救。

  這種轉變無疑是一個痛苦且漫長的過程,我們也許會像過去那樣經歷新的經濟危機,每次危機都會成為變革的導火索。至於這種變革最終會以何種形式發生,眼下我們還很難清楚預測。

  網景創始人馬克·安德森曾經專門寫過一篇文章《軟件正在吞噬世界》來描述軟件以及互聯網對傳統商業的沖擊。而軟件所能吞噬的相比於AI還只是很小一部分。

  傳統軟件和互聯網已經達成的對傳統商業世界的沖擊,對於AI來說,更像是一種前奏,我們未來所要面對的變化,很可能是已經發生變化的十倍百倍。那時候的世界將與今日截然不同。(來源:財經雜誌 文/李智勇 編選: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

下载论文

論文《分析:AI與互聯網有何不同?》其它版本

互聯網研究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