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兩會工作報告中提到哪些AI的支持政策?

論文類別:計算機論文 > 互聯網研究論文
上傳時間:2018/3/6 9:17:27

  (電子商務研究中心訊)3月5日上午9時,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在人民大會堂開幕,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代表國務院向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作政府工作報告。

  在報告中,李克強明確提出:“發展壯大新動能。做大做強新興產業集群,實施大數據發展行動,加強新一代人工智能研發應用,在醫療、養老、教育、文化、體育等多領域推進‘互聯網+’。發展智能產業,拓展智能生活。運用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大力改造提升傳統產業。”

  這已經不是人工智能第一次進入《政府工作報告》。

  2017年3月,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一方面要加快培育新材料、人工智能、集成電路、生物制藥、第五代移動通信等新興產業,另一方面要應用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等技術加快改造提升傳統產業,把發展智能制造作為主攻方向。”中國的這一波人工智能熱潮除了技術和商業的驅動之外,更離不開政府的推波助瀾。百度董事長李彥宏在接受采訪時也提到,“在政策上,中國政府總體來講還是比較開放和開明的,它願意讓這些新的東西先進行嘗試,即使在相關法律還不夠健全的情況下,它的總體態度也是鼓勵創新的。”而人工智能再次進入《政府工作報告》可以說為眾多學者、從業人員、以及投資者打了一只強心劑。

  人工智能政策匯總

  實際上,在人工智能進入《政府工作報告》之前,中國政府就已經出臺了眾多相關政策,促進人工智能技術和產業的發展。

盘点:两会工作报告中提到哪些AI的支持政策?

  2015年5月,國務院印發《中國制造2025》,其中“智能制造”被定位為中國制造的主攻方向,而這裏智能的概念,其實可以看做人工智能在制造業的具象體現。

  2015年7月,國務院印發《國務院關於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其中人工智能是重點布局的11個領域之一。

  2016年3月,《國民經濟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草案)》發布,國務院提出,要重點突破新興領域的人工智能技術。

  2016年5月,發改委、科技部、工信部和網信辦聯合印發《“互聯網+”人工智能三年行動實施方案》,提出到2018年“形成千億級的人工智能市場應用規模”。

  2016年7月,國務院印發《“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規劃》指出,要重點發展大數據驅動的類人智能技術方法;突破以人為中心的人機物融合理論方法和關鍵技術,研制相關設備、工具和平臺;在基於大數據分析的類人智能方向取得重要突破,實現類人視覺、類人聽覺、類人語言和類人思維,支撐智能產業的發展。

  2017年3月,人工智能首次被寫入國務院的《政府工作報告》,正式進入國家戰略層面。

  2017年7月,國務院印發《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提出了“三步走”的戰略目標,宣布舉全國之力在2030年搶占人工智能全球制高點,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超過1萬億元,帶動相關產業規模超過10萬億元。

  2017年12月,工業和信息化部印發《促進新一代人工智能產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計劃提出,以信息技術與制造技術深度融合為主線,以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的產業化和集成應用為重點,推進人工智能和制造業深度融合,加快制造強國和網絡強國建設。

  今天,人工智能再一次進入《中國政府報告》。

  自2016年以來,中國的人工智能政策密集出臺,這也意味著,在全球競爭的背景下,人工智能已經上升為國家意誌。

  從技術轉向應用

  此外,從2017年開始,政策的重點已經從人工智能技術轉向技術和產業的融合。特別是2017年7月國務院印發的《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其中明確指出:“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任務非常艱巨,必須加快人工智能深度應用,培育壯大人工智能產業,為我國經濟發展註入新動能。”

  不僅如此,這份《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還為我國人工智能產業設定了三個階段性的目標:

  2020年,人工智能產業競爭力進入國際第一方陣。初步建成人工智能技術標準、服務體系和產業生態鏈,培育若幹全球領先的人工智能骨幹企業,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超過1500億元,帶動相關產業規模超過1萬億元。

  2025年,人工智能產業進入全球價值鏈高端。新一代人工智能在智能制造、智能醫療、智慧城市、智能農業、國防建設等領域得到廣泛應用,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超過4000億元,帶動相關產業規模超過5萬億元。

  2030年,人工智能產業競爭力達到國際領先水平。人工智能在生產生活、社會治理、國防建設各方面應用的廣度深度極大拓展,形成涵蓋核心技術、關鍵系統、支撐平臺和智能應用的完備產業鏈和高端產業群,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超過1萬億元,帶動相關產業規模超過10萬億元。

  2018年伊始,李克強又重新強調,加強新一代人工智能研發應用,運用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大力改造提升傳統產業。中國的人工智能技術產業化或迎來最好的時機。

  中國“AI+”開始騰飛

  人工智能並不是一個新的概念,它實際上誕生於20世紀50年代。在這60年間,人工智能的發展並不是一帆風順,而是起起落落,先後經歷了Pre-AI時代、黃金時代、第一次低谷、第二次繁榮、第二次低谷,我們目前正處於第三次浪潮之中。

  與前兩次不同,第三次人工智能的熱潮迎來了全面商業化的爆發。互聯網興起產生的海量數據、以及摩爾定律帶來的計算力的突飛猛進,推動了深度學習技術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普及,並促進語音識別、圖像識別等技術快速發展並且迅速產業化。

  雖然中國在人工智能領域起步較晚,但是我們卻有幸趕上了這一波人工智能產業大發展的浪潮。

  IT桔子統計的數據顯示,從2012年至2017年底,我國AI領域共有1354家公司,投資事件1353起,投資總額為1448億人民幣。

  2012年,我國的AI投資事件共26起,投資金額為6億元人民幣。到了剛剛結束的2017年,投資事件已經高達384起,投資總額已經超過622億元人民幣,相比2012年翻了上百倍。

盘点:两会工作报告中提到哪些AI的支持政策?

  資本市場的火熱也催生了一大批人工智能領域初創公司的誕生。比如以雲知聲、思必馳等為代表的語音識別和自然語言處理公司,以商湯科技、曠視科技、依圖科技等為代表的計算機視覺公司。它們中有很多已成為新興的獨角獸,融資額度甚至超過美國同行。

  而且美國CB Insights最新發布的《2018年人工智能發展趨勢》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人工智能初創企業股權融資額占全球總量的48%,相比2016年實現了翻倍以上增長,並高出美國10個百分點。

  這足以說明,雖然中國在人工智能基礎技術領域仍然落後美國,但是在商業化應用方面,中國已經多點開花,大有趕超之勢。

  附科技界大佬人工智能相關提案和發言

  李彥宏

  1)鼓勵企業開放人工智能平臺,促進實體經濟轉型發展

  建議國家出臺更大力度的項目、資金、稅收等政策措施,鼓勵企業開放人工智能平臺,加速構建智能時代的國家創新基礎設施,呼籲和鼓勵更多的企業開放其人工智能技術,同時積極培育一批市場競爭力強、影響力大的國家級人工智能開放平臺。

  2)打造自動駕駛政策全球新高地,構建汽車產業強國

  建議支持企業做大做強自動駕駛開放平臺,構築我國在自動駕駛領域的產業競爭力。充分發揮我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體制優勢,建立千億級國家自動駕駛產業投資基金。鼓勵有能力的企業搭建“中國汽車大腦”平臺,支持其逐步成長為全球領先的自動駕駛開放平臺,圍繞自動駕駛產業鏈和價值鏈,匯聚全球優秀自動駕駛力量,加速產業發展。

  馬化騰

  自從AI、尤其是AlphaGo起來以後,大家才意識到深度學習威力如此厲害。事實上,深度學習現在在很多的場合是完全可以落地的。騰訊目前後臺很多技術,比如說廣告的精準匹配、個性化內容推薦,都采用了AI技術,只是用戶的感知還不太清楚。

  楊元慶

  建議用人工智能武裝各行各業,給實體經濟插上騰飛翅膀。人工智能的“水滴”,只有滲透到各行各業,才能創造智能未來,而推動人工智能賦能各行各業,既要“樹標桿”,也要“搭平臺”。(來源:AI科技大本營 文/阿司匹林 編選:電子商務研究中心)

下载论文

論文《盤點:兩會工作報告中提到哪些AI的支持政策?》其它版本

互聯網研究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